第30章 所以你就把她弄哭了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第030章 所以你就把她弄哭了

回到东宫,夏瑾寒换了一身衣服,就见上官轻儿坐在她房间里,大有赖着不走的意思,挑眉,冷冷的问,“不困?还不回去休息?”

上官轻儿水汪汪的双眼略带欣喜的看着夏瑾寒,跑到桌子前,踮起脚尖给夏瑾寒到了一杯茶,然后脚步不稳的走到他面前,将茶水地上,娇滴滴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徒儿拜见师傅,师傅,请喝茶。”

师傅?夏瑾寒挑眉,这丫头倒是知道抓住时机,这么急着来拜师,是怕他会反悔么?

夏瑾寒一身白衣,懒懒的站在原地,并未伸手去接她送过来的杯子,只是道了一句,“一点诚意都没有,本宫为何要教你?”

啊?没诚意?那要怎么样才算有诚意?

上官轻儿眨了眨清澈的双眸,露出了招牌式笑容,“瑾哥哥,你方才答应了轻儿。”

“本宫只答应考虑,你若不能拿出诚意来,可就别怪本宫食言了。”夏瑾寒说着,绕过她,在椅子上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完全无视了上官轻儿的存在。

拜托,不带这么玩人的好吗?之前还说好了的,如今一转身就翻脸不认人了。

上官轻儿低着头,端着杯子里的茶水,自己一边喝一边低声嘀咕了一句,“骗子,早知道刚刚就去找左相哥哥教了。”

她不说这话还好,这一说,夏瑾寒的脸色顿时又变得难看起来了。

左相哥哥,她倒是叫的亲热!“既然如此,你去找他便是了,又何必这般委屈的留在本宫这里?”

夏瑾寒说完,衣袖一甩,起身就走,看都不看上官轻儿一眼。

上官轻儿顿时满头黑线,话说,太子殿下您这是肿么了?您不跟左相关系不错的么?咋她一提到左相,他就翻脸了?莫非,他跟左相之间,有奸情?

想到这里,上官轻儿两眼发光,立刻放下茶杯,跟着夏瑾寒走进屏风后面,见夏瑾寒拿着一本书坐在床前,她也爬到了他的床前坐下,一脸奸笑的道,“哥哥,轻儿哪都不去。”

说罢,拉着他的袖子,蹭了蹭,“轻儿错了,轻儿不该看左相哥哥的,瑾哥哥别生气了。”

夏瑾寒蹙眉,瞪着上官轻儿,这丫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不该看左相?这跟她看谁了有关系?

夏瑾寒肯定不会想到,他莫名的情绪不佳,居然会让上官轻儿将他当成了——断袖。

而上官轻儿说完了这一段话之后,就下了床,走出了夏瑾寒的房间,往隔壁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呵欠,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夏瑾寒答应教她弹琴。

……

第二天一早起来,上官轻儿在梨花的伺候下洗漱完,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找夏瑾寒,打算先探探他的口风,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

谁知她才走没几步,就被青然告知,夏瑾寒一大早就去上早朝了,现在还未回来。

上官轻儿点点头,低着头头,咬着小手指,让梨花带着她去周围转转,一边熟悉环境,一边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说服夏瑾寒的。

要是之前,她还能厚着脸皮,用她巨萌无比的小脸去“引诱”一下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左相,让他教她弹琴,但是现在她只了某些不该知道的秘密之后,只好作罢了。

所以,现在除有夏瑾寒没有人能教她了。

一路走出了东宫,在外面溜达着,上官轻儿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所以,拐弯的时候很不巧的撞到了一个人。

出于礼貌,上官轻儿退后了两步,稳住了身子就要道歉,但是,对方却在她之前开口了。

“哪里来的小丫头这么不懂事,撞了八皇子殿下,还不道歉?”那被她撞上的人还未开口,他身后的人倒是先扯着嗓子,大声的叫了起来了。

上官轻儿摸了摸有些疼痛的额头,抬眸,对上了一双敌意的眼睛。

顿时不屑的冷笑道,“你这狗奴才,你主子都没说话,你在这里乱叫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撞他了?”

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威严和霸气,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能说出来的。

这让夏瑾轩微微蹙眉,鄙视的看着上官轻儿,道,“果然是来历不明的乡下小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来人,掌嘴。”

昨天他夏瑾轩就看这个小丫头不顺眼了。一出现就取代了他在太子哥哥心中独特的位置,甚至,一向冷漠的太子哥哥居然对她宠爱有加,比对任何人都要好,这让他觉得很不爽,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爱吃的糖被抢走了一般。

所以,今日这么巧在这儿遇到了上官轻儿,他要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她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东西呢。

掌嘴?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背在身后的手,阻止了梨花要说话的冲动,水汪汪的眼睛里,眼泪就流了出来,“八殿下,轻儿哪里得罪您了?嘤嘤嘤……呜呜……”

此时正是下早朝的时间,上官轻儿的哭声,在这走道上,就显得十分的明显了。

不少大臣刚好从附近走过,看见八皇子面前站着一个小女孩,正在不停的抹眼泪哭泣,那哭声十分的凄凉,叫人听着就觉得一阵心疼。于是,不少大臣都心生不忍,上前想去看看怎么回事。

却有一道身影比他们任何人都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上官轻儿面前。

上官轻儿正卖力的抽泣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八殿下,呜呜,你欺负人家,明明是你撞的轻儿……嘤嘤嘤……”

“怎么回事!”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接着一身蟒袍的夏瑾寒就越过夏瑾轩,来到上官轻儿面前,拉着她的小手问,“怎么了?”

看到夏瑾寒,夏瑾轩缩了缩脖子,本能的有些畏惧,但眼神里却满是仰慕。在他眼里,夏瑾寒是神一般的存在,是最公平公正的,所以,他仰着下巴,理直气壮的回答,“太子哥哥,上官轻儿撞了轩儿,轩儿的随从说她两句,她还不服气骂人,所以……”

夏瑾轩的话还没说完,夏瑾寒就抬眸,目光宛如冰雹一般落在夏瑾轩身上,“所以你就把她弄哭了?”

------题外话------

感谢【永远纪念你】送了5朵鲜花,么么哒!

推荐好友新文,养成文:《妖娆皇后,养夫成瘾》文/稻子不要睡觉,这是一段摄政王赵政的憋屈成长史。这是一段言樱落欢快的养夫调教史。链接:http://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