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再不醒来,他就要被抢走了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069章 再不醒来 他就要被抢走了

一片虚无的幻境中,上官轻儿低头,愧疚的不敢去看老人,“对不起,奶奶,轻儿不想回去……”

她不想回去,也不要回去,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已经有了她的依恋,离开是件很痛苦的事。

老人不敢相信的拉着她的手,激动的摇头道,“你在说什么?轻儿,你难道要留在那个男人身边?”

“是。”上官轻儿点头,坚决的,没有一丝犹豫。

“即使,他将来不会爱你,要跟别人成婚,你也要留下?”

“是。”

老人冷笑,继续道,“要是你留下,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他而死呢?你是不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上官轻儿愣住了,咬着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想要跟他在一起,她喜欢他对自己的好喝宠溺。那是她两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的,那样的温暖,她舍不得放开。

要是,真的,自己留下能救他一命,替他去死的话,她也是愿意的,不是么?自己这条命,本就是他救的……

老人似乎已经知道了她心里的答案,闭上眼睛,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语气也充满了嘲讽,“师傅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想不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你就已经这么留恋他了。也罢,你要是想留下,奶奶也不拦你。只是,既然为他留下了,就不要让他被别人抢走了,奶奶的好丫头,可要好好的守护好自己的爱情。”

被奶奶这么一说,上官轻儿的脸红了红,什么爱情啊,她跟夏瑾寒,最多也是亲情吧?怎么会是爱情呢?

但奶奶却没有继续跟她多说,将一串娇艳欲滴的红色珠串套进了她的手里,有些不舍的笑道,“轻儿,自己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奶奶今后就不能陪你了。这个好好戴着,必要的时候可以救你一命,记得,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奶奶……”上官轻儿也不舍的拉着老人的手,咬着嘴唇,忍不住低声的抽泣。

“傻丫头,别哭,回去吧,不然有人就要难过了。”奶奶说着,微微一笑,苍老粗糙的手轻轻推了推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的身体一个失重,顿时就从空中跌落,看着奶奶熟悉的容颜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看不到……而她也重重的落在了自己那娇小的身躯上。

耳边,夏瑾寒伤心欲绝的,无助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上官轻儿的耳朵里,他说,“轻儿,求你醒醒好不好?哥哥今后不逼着你写字了,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若不醒来,哥哥就要被别人抢走了,你不心疼哥哥吗?”

“轻儿……你真的要丢下哥哥一个人离开吗?”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醒来?

天已经蒙蒙亮,夏瑾寒一夜未睡,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她却一点生机都没有,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让夏瑾寒的心痛到几乎不能呼吸。

太医明明说了没事了,为什么她还不醒来?是昨天真的太累了么?

轻儿……求求你,醒来!醒来……

夏瑾寒的声音,沙哑的有些吓人,那样子,像是一天一夜都没吃过东西,没喝过水了似的。听的上官轻儿心疼无比。

上官轻儿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跟奶奶离开,要不然,夏瑾寒现在这么伤心,要是自己真的离开了,他该多难过?

只要想到他会很难过,上官轻儿就很心疼很心疼。

小小的手掌被紧紧握在夏瑾寒大大的手掌里,她动了动,立刻就惊醒了他

“轻儿……轻儿……”他惊讶的抬起头,那张白皙的脸一夜间似乎苍老了许多,颓废的样子,叫人无法想象这个人真的就是那个玉树临风的太子殿下。

上官轻儿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要好好的看看他,却看到了他颓废的样子,不由的愣住了。

“瑾哥哥……?”她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喉咙也很沙哑。

夏瑾寒被她这一声叫的回了魂,原本无神的双眼,绽放出了万丈光芒,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轻儿,你,你醒了……”

上官轻儿点点头,水汪汪的双眼带着几分迷茫,不解的看着夏瑾寒。

他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好像很疲惫?

她只是昏睡了一夜,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瑾哥哥,你怎么……”上官轻儿紧张的想要问他是怎么了,话还没说完就被夏瑾寒一把抱住,所有的话都被堵进了肚子里。

他抱的很紧很紧,比上一次在马车里还要紧,紧得上官轻儿几乎要呼吸不过来。但是夏瑾寒却觉得还不够似的,紧紧抱着她,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他闭着双眼,感受怀里那个小巧到几乎不存在的小丫头,呼吸急促,声音温柔无比,“轻儿……我以为你要离开我了。”

听到这话,上官轻儿心中一痛,小手也回抱他,靠在他身上,感受他这深情的拥抱,只觉得整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都是这么的美好。她的声音很小,很沙哑,却也很甜,很动听,“瑾哥哥,轻儿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的。”

听到她的回答,夏瑾寒才总算松了一口气,依然紧紧抱着她不肯松开,似乎一放手她就会飘走了似的,“轻儿,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要离开我。”

他已经不想去管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乎她了,反正在乎了就是在乎了,他不会离开她,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以妹妹的身份也好,恩人女儿的身份也好,他要她留在她身边。

“嗯,不会离开的,只要瑾哥哥还要轻儿,轻儿就不会离开。”上官轻儿安静的依偎在他怀里,心中被幸福填的满满的。

过了好一会儿,夏瑾寒依然不肯松开上官轻儿,上官轻儿呼吸困难,终于忍不住低声道,“瑾哥哥,你抱的轻儿喘不过气了……”

夏瑾寒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松开他,白皙的脸上闪过一抹绯红,小心翼翼的道,“身子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不舒服?”

上官轻儿大口的呼吸着,苍白的小脸依然没有血色,眼眉中去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儿渴了,头晕晕……”

许是因为不小心喝了酒,又接着跳舞,那些酒精在身体蔓延了的缘故,上官轻儿觉得浑身无力,晕乎乎的。

“来人,传太医。”夏瑾寒慌忙对着门外大叫,然后起身为上官轻儿倒了一杯热水,坐在床前一边吹一边温柔的道,“来,喝点水。”

上官轻儿舒服的靠在身后的枕头上,小心的喝了几口,发现温度刚好,就咕噜噜的一口全部喝了下去。

夏瑾寒用手帕将她肥嘟嘟小脸上的水渍拭去,笑道,“舒服点了吗?”

“恩恩,瑾哥哥最好了。”她懒懒的回答着,就像考拉一般的挂在夏瑾寒的身上,紧紧的抱着,不肯松手。

夏瑾寒嘴角含笑,温柔的托住她娇小的身子,笑道,“怎么不好好休息,老是这么调皮。”

“轻儿喜欢靠着哥哥睡……”软软的一句话,却然夏瑾寒甜到了心里。他,喜欢看到她依赖自己的样子,那会让他觉得她真的会跟她说的一样,永远留在自己身边,离不开自己。

太医很快就进来了,看着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干咳了两声,低着头,当做什么都没看的,低声道,“殿下,下官来给小郡主看看吧。”

夏瑾寒点头,小心抱起已经熟睡的上官轻儿,让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往她手腕上盖了一张手帕,才给太医检查。

太医对夏瑾寒的紧张程度有些无语,但也没敢出声,安静的给上官轻儿把脉。

这一把脉,太医才发现,这上官轻儿昨夜徐乱的脉搏,居然变得正常了,而且,她这身体还像是经过特别的调理了似的,居然变得健康了很多,原本有些体寒的,这会也变好了,这,还真是奇迹……

检查完,老太医惊讶的问,“敢问殿下,这一夜,可曾给小郡主吃过什么特别的药?”

夏瑾寒蹙眉,将上官轻儿抱起来,又在她身上盖上一张狐裘,才道,“不曾?怎么了?”

老太医捋了捋下巴是胡子,点点头,“如此就奇怪了,小郡主的身体突然恢复了,如今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比生病前还要健康。”

闻言,夏瑾寒低头看着上官轻儿,眉头深锁,“可知是为何?”

“下官愚昧,并不知缘由。”老太医恭敬的回答,心里也非常的好奇。

夏瑾寒问,“可会对身子有什么不良影响?”

“不会,小郡主的身子,很健康。”

“那便好了,下去吧。”夏瑾寒点头,对流花道,“流花,带老太医去领赏。”

“是。”流花恭敬的点头,对着老太医道,“太医请。”

“请……”老太医低着头,转身走出了房间。于是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

夏瑾寒将上官轻儿放在**,恍然看到她左手手腕上那一串红的娇艳欲滴的珠子,眉头紧皱起来。

这是什么,为何他不知道她有戴过这样的珠子?

再看她头发上那两颗圆滚滚的小珠子,跟手腕上的很是相似,莫不是为了装扮,昨日才戴上的?

还是等她醒了再问吧,夏瑾寒温柔的抚摸着她肥嘟嘟的小脸,见天色还早,便起身去洗漱一番,将自己收拾妥当。

老实说,长这么打了,他还是第一次这般的不注意自己的形象,第一次把自己弄的这么邋遢呢。那小丫头还真是个磨人精,今后他要把她看紧了才是。

收拾完了,夏瑾寒又恢复了最初的玉树临风,一身白衣,飘逸如仙。他没去上朝,只是让人去向皇帝告假,说他身子不适,休息一天。

大家都知道,夏瑾寒身体不适是假,上官轻儿身体不好是真,这太子殿下当真是太宠着上官轻儿了。

但想起昨夜的舞蹈,大臣们又无不露出惊叹的表情。如此佳人,太子就是再宠她,也值得的啊。这般绝色的孩子,世上可不多。

所以,太子没来上朝的事,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无视了。

早朝上,说的最多的无非就是锦阳王和北疆的事情了。只是,今日这赵王和漠北大王以及飞雪国太子都在,大臣们都很自觉的转移了话题。

……

清晨的阳光,斜斜的洒落在了床前,夏瑾寒换上了一身素白的长袍,端坐在床前,目光温柔的看着**的上官轻儿,手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脸,见她的小脸已经恢复了最初的红润,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已经过了早膳时间,上官轻儿昨夜就晕倒了,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夏瑾寒也没吃,但他不觉得饿,看着上官轻儿好好的,他就满足,什么都无所谓了。

上官轻儿就不一样了,她睡饱了,肚子却饿坏了。

精神十足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夏瑾寒俊美的脸,上官轻儿心情大好的爬起来,甜甜的叫道,“瑾哥哥,早啊……”

夏瑾寒弯起嘴角一笑,小心的抱起她,“不早了,怎么醒了?”

“轻儿饿了。”上官轻儿在夏瑾寒怀里蹭了蹭,乖巧的像只猫咪,慵懒,可爱,诱人。

“就知道你该饿了,起来洗漱,东西已经热好了。”夏瑾寒捏了捏她红润的小脸,对门外的梨花道,“梨花,去把早膳端上来。”

上官轻儿懒懒的抱着夏瑾寒,奶声奶气的问,“瑾哥哥,你怎么有黑眼圈了?”

之前夏瑾寒的脸上可是没有任何瑕疵的,她晕倒了一会,怎么就……难道……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恍然明白了什么,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感动,清澈的大眼睛深深的看着他,小手爬上了他俊美无双的脸,一脸歉意的说,“瑾哥哥是不是为了轻儿一夜没睡?累不累?”

夏瑾寒抓住她的魔抓,轻笑道,“傻丫头,你没事就好了,哥哥不累。”

“骗人,你都有黑眼圈了,轻儿不管,一会吃饱了你哪里都不准去,陪轻儿睡觉。”上官轻儿嘟起小嘴,霸道的叫着。

夏瑾寒低头在她白皙的脸上亲了亲,笑道,“好,陪轻儿睡觉,哪里都不去。”

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洒在他们的身边,让这美好的一幕也变得无比美好起来。

上官轻儿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嘴角裂开,笑靥如花。夏瑾寒温柔的看着她,那双深情的凤眸中,夹带着的是无法言喻的宠溺。

梨花将早膳端进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顿时诶电到了,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是那样的美好,美好的叫人不忍打破。

但……

“咕,咕噜,咕……”上官轻儿的小肚子发出一阵阵煞风景的声音,彻底破坏了这一幕的美好。

梨花嘴角抽了抽,无奈的笑着,端着东西走进去,道,“殿下,早膳好了。”

“哎呀,好香啊,我好饿。”上官轻儿听到梨花的话,为了缓解尴尬,就一把推开夏瑾寒,兔子一般的溜到了桌子前,眼巴巴的看着那早膳。

梨花轻笑,“小郡主饿坏了吧,马上就可以吃了。”

夏瑾寒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抱,有些不悦的瞥了梨花一眼,而后起身,优雅的在桌子前坐下。

上官轻儿看着梨花将那些美味的饭菜一碟一碟的端出来,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等夏瑾寒开口,就拿起筷子去夹灌汤小笼包。

“先喝点小米粥,包子太烫,你刚醒来,别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夏瑾寒及时的阻止了上官轻儿,然后亲手舀了一碗小米粥送到上官轻儿跟前。

上官轻儿瘪瘪嘴,委屈的道,“那我能吃这红烧排骨么?”

“先把粥喝下去。”夏瑾寒严肃的回答。

好吧,喝就喝。

上官轻儿低着头,闷闷的把粥喝完,又将爪子伸向了肉包子。

这一次夏瑾寒没有阻止,待她吃了两个包子,又要吃排骨的时候,夏瑾寒主动给她夹了两块到碗里,淡淡的道,“慢点吃。”

上官轻儿还以为夏瑾寒会阻止自己的,没想到他竟亲自给自己夹了肉,顿时感动的内牛满面,扯着夏瑾寒的袖子就要感动一番,却被夏瑾寒下一句话给泼了冷水。

“只能吃两块,多了不行。”

上官轻儿闻言,嘴巴一瘪,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夏瑾寒,“再多吃两块好不好?瑾哥哥,轻儿需要补充能量。”

夏瑾寒哪能不知道她嘴馋呢?轻轻一笑,虽然很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送到她面前,让她吃个够,却还是不想让她身体吃不消。所以,坚决摇头,“不行,就两块,中午再让你多吃点。”

夏瑾寒说着,又往上官轻儿碗里夹了些别的东西,道,“不许挑食,对身体不好。”

上官轻儿委屈的嘟着小嘴,低着头,闷闷的,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食物,心里却忍不住骂夏瑾寒:还说会对人家很好很好,骗子。呜呜……

上官轻儿的身子好的很快,当天晚上就又活蹦乱跳的,像是没事了一般。一整天都拉着夏瑾寒陪她玩这个玩那个。

夏瑾寒也任由着她胡闹,整日的陪在她,直到她要洗澡了,才离开,去书房忙碌。

上官轻儿坐在浴桶里,舒服的泡着热水,全身放松,舒服无比。

抬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左手手腕上那一串红艳艳的珠子,目光突然变得呆滞起来。这珠子,不是奶奶给的那一串么?难道,那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的?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深深的看着手腕上的珠串,呼吸有些急促,心,不住的颤抖着。她回来了,再也回不去现代了,那,奶奶她……

上官轻儿低着头,突然觉得自己好任性,为了一个男人,就把奶奶都给抛弃了。

其实她也是很想念奶奶的,但是她又真的不愿离开夏瑾寒。短短几个月的相处,她早已经把夏瑾寒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虽然不知道将来他们会如何,但至少这一刻,她不愿离开。

“奶奶,对不起。”抚摸着手中的珠子,上官轻儿满心的愧疚。

突然想起,奶奶似乎说,这珠子能在必要的时候,救她一命,难道,她留在这里真的会跟奶奶说的那样,会有血光之灾吗?

这珠子,真的能为自己挡下灾难吗?

那奶奶她,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轻儿深呼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去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奶奶从小就很疼她,她长大后也一直很努力的孝敬奶奶,但这才没几年呢,她就离开了奶奶,并且再也不能回去了。

“丫头,你在哭什么?难道是太想九哥哥我了?”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吓得上官轻儿慌忙捂着胸口,坐在浴桶中,抬起头狠狠的瞪着那个罪魁祸首。

慕容莲一身红色的衣衫,一如数月前一般,腰间挂着铃铛,笑的无比妖娆。

他一手撑在上官轻儿的浴桶上,一手挑起她的下巴,动作妩媚妖娆,“丫头,许久不见,想哥哥了没有?”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拍掉他的爪子,不耐烦的道,“谁要想你啊,一边去。”

慕容莲笑靥如花的脸立刻变得阴沉,眯起眼睛,咬牙道,“哦?你真不想哥哥?那天哥哥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

想起昨天,上官轻儿无奈的撇撇嘴,道,“我又没叫你帮我,真是的。”说罢,突然想起昨晚宴会的时候,慕容莲似乎不在,于是蹙眉问,“昨晚你去哪儿了?怎么没在宴会上看到你?”

慕容莲闻言,略带嘲讽的笑着,一副很伤心的样子,“你个没良心的,现在才想起你九哥哥没在宴会上是不是?我为了你,不辞辛苦的偷偷从飞雪国跑来,你感动就算了,还这般没情没义……唉,遇人不淑啊!”

上官轻儿嘴角猛抽,小小的巴掌带着水花,一巴掌拍到了慕容莲的脸上,道,“少来了你,你会为了我特地跑过来?我才不信,肯定是别有目的的吧?”

软绵绵的小手,暖暖的,带着水珠,拍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让慕容莲不由的愣了愣,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继续伤心的回答,“丫头,你就是这么看你哥哥我的么?我的心都碎了……”

上官轻儿感觉自己跟这个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于是……

“拜托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一会子瑾哥哥来了,小心又要挨揍。”上官轻儿凉凉的来了这么一句,让慕容莲成功回魂了。

哀怨的念了一句,“丫头,你好狠的心,唉,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丫头了,我这眼光真是太差了。”就在上官轻儿要继续打击他的时候,慕容莲正色道,“丫头,你果真不是赵王派来的?那个赵倾,是怎么回事?”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你今天不是都看到了,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什么赵王赵倾的全部不认识,我才没有这么恶心的爹,连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额……”

上官轻儿说到这里,慌忙捂住了小嘴,脸色十分难看。

完蛋了,她这一激动,怎么的就露陷了?她这话分明就是在告诉慕容莲,她没有失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啊……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有些尴尬的看着身侧的慕容莲,正要狡辩,慕容莲却没给她机会。

“丫头,你还说你失忆了?老实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慕容莲眯起狭长的双眸,犀利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深呼吸,终于还是决定说实话,“我是失忆了,我不记得我认识你。不过我还记得一些东西,没错,我就是瑶贵妃当年生下来的那个七皇子,不过因为是女儿,被抛弃了。现在那个赵倾是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左右不过是她为了争宠的工具罢了,无需在意。”

上官轻儿这话听起来非常老成,但慕容莲似乎一习惯了跟她这样相处,也没觉得奇怪,只是眉头微蹙,道,“难怪当初你总是被关在倾城阁里,出门都要戴个面纱,原来瑶贵妃是做贼心虚,怕有人认出你。这么说,她是早就想着要趁机来个狸猫换太子了……”

出门都要戴着面纱?上官轻儿嘴角猛抽,心想,那个瑶贵妃还真是个奇葩。要是有机会,她一定要让那个女人后悔生下自己,不,其实早在生下了自己,又发现生的是个女孩的时候,她就已经后悔了吧?

没事,既然这么后悔,这么不喜欢自己,那么就让她知道这个不被需要的女儿的厉害好了。

慕容莲没有看到上官轻儿眼里的冰冷,只是自顾自的道,“当初要不是我看见你好玩,故意趁着没人的时候掀开了你的面纱,看到了你的样子,如今怕是也会被那些人给骗了去了。”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好了,既然你都知道事情的始末了,就快点离开吧?总是趁人家洗澡的时候跑进来,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慕容莲继续怨妇附身,哀怨的看着上官轻儿,“丫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九哥哥呢?我这不是要趁着不会被发现的时候进来么?那个夏瑾寒一直在你身边,我连靠近你的机会都没有啊……我……”

“好啦,真啰嗦。”上官轻儿转身不看他,只是问了一句,“我都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要告诉你来这里的目的?”

慕容莲犹豫了一下,妖孽般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放心吧,你说的这些,我不会告诉任何的,就算是我三姐,也不会知道。至于我来此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看你了。要是不来,昨夜岂非错过了你那动人的舞姿?”

上官轻儿无奈的道,“得了,你不说就罢了,快滚出去!”她软软的声音,虽然没有威慑力,但却带着不耐烦,让慕容莲再次怨妇上身。

“丫头,你真是个狠心的,九哥哥真是白疼你了,呜呜……”说罢,起身,跳出窗口,丢下一句,“我的事,你还是别知道的好,知道太多了对你没好处,你只要相信我不会对你,对夏瑾寒不利就好了。”

好吧,其实上官轻儿想听的也就是这句话,所以……慕容莲的目的,他不说也罢了。只要不会对自己和夏瑾寒不利,其他的她一概不在意。

洗完澡出来,上官轻儿换上温暖的狐裘,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昨晚睡了一晚,早上又陪夏瑾寒睡了一个上午,这会子上官轻儿一点都不困。天刚刚黑,外面寒风阵阵,吹得宫灯胡乱飞舞,光线若隐若现的,有些怕人。

上官轻儿身后跟着梨花和流花,在院子里散步。

深秋的风,很凉,也很舒爽,吹在脸上,感觉很舒服。

走着走着,不小心走道了院子边上的那片小树林旁,上官轻儿深呼吸,低头看着手腕上那穿红色的珠子,不由的又想起了奶奶。

“嘎嘎……蝴蝶郡主,名动天下。”一声尖锐而又搞笑的声音传来,抽回了上个轻儿的思绪,她眨了眨眼睛,看着身侧树枝上那只绿色羽毛的鹦鹉,眼中闪过一抹欣喜,飞快的跑过去,叫道,“唉,小鹦鹉是你啊?你怎么跑出来了。”

“蝴蝶郡主,佩服佩服。”小鹦鹉张着鸟嘴,嘎嘎嘎的叫着,样子好不活泼。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什么蝴蝶郡主,她啥时候变蝴蝶了?无语……

不过,她还真的很喜欢这只鸟儿,伸出肥嘟嘟的小手,笑着问,“你怎么不在太后哪儿好好呆着,跑这儿来干嘛呢?”

“嘎嘎嘎……太后,不好玩,小郡主,可爱,嘎嘎……”小鸟大声的叫着,那样子,又呆又萌,总叫人忍不住想要欺负它。

“你这墙头草,要是太后听着你这么说她,小心她把你给煮了吃了。”上官轻儿笑眯眯的回答。

“嘎嘎,不要吃我,嘎嘎……”那小鹦鹉叫着叫着,挥舞着翅膀,就扑腾扑腾的飞走了。

上官轻儿捂着肚子大笑,“哈哈,胆小鬼,你比小八还胆小……”

刚笑完,身后就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夏瑾寒淡漠的声音,“笑什么呢?天冷,怎么不回去屋子里待着?”

熟悉的关怀声过后,背上就被披了一件暖暖的披风。上官轻儿转头,就看到那个一身素白长袍的男子,衣着单薄的站在她身后,正温柔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转身抱着他的大腿,笑道,“瑾哥哥,你忙完啦?怎么穿这么少?冷不冷?”

稚嫩的声音,关怀的语气,欣喜的笑容,明艳的就跟一个小太阳似得,有她在,他就总能感觉道无限的温暖。

弯腰将她抱起来,夏瑾寒忍不住出言调侃她,“冷啊,可是某个丫头故意在这里吹风,我这不是心疼了么。”

上官轻儿小手紧紧抱着他,笑眯眯的道,“那咱们回去歇着吧,轻儿给哥哥暖床,哥哥就不冷了。”

“噗……”这丫头还能再雷一点么?暖床……

嗯,貌似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

夏瑾寒笑过之后,就抱着上官轻儿回了房间。

上官轻儿居然真的很乖巧的爬到**,盖好被子,对夏瑾寒道,“哥哥,你先去忙,一会就暖了。”

夏瑾寒忍俊不禁,本想直接上床去,跟她一起睡的,可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好,又不得不点头,“嗯,乖乖躺着,别乱跑,哥哥马上就回来。”

“嗯,哥哥早点回来哦,别忙太晚了。”上官轻儿甜甜的说着,目光夏瑾寒出了房间,才转过身,闭上眼睛安静的等着他回来。

第二天一早,当上官轻儿看到兆晋帝的那些赏赐的时候,立刻双眼发光,抱着那金银珠宝激动的大叫,“哇,哇……好多宝贝啊,哈哈……还有这个是什么布料,好漂亮,好舒服……”

梨花见状,笑道,“郡主,这是其他国家进贡的天蚕雪纺纱,咱们宫里一共就这么十多匹,太后那儿送去了两匹,皇后和淑妃那儿两匹,剩下的给了大公主两匹,还有就在您这儿了。可见,陛下可是真的很欣赏您呢。”

“这么说,德妃和琳郡主他们都没有”上官轻儿挑眉,得意的问。

梨花笑着点头,“那是自然啦。”

“原来是这样……”上官轻儿笑了笑,道,“那,去给我做两套好看的衣裳回来吧。嘿嘿。”夏雨琳不是眼巴巴的想着要看她出糗么?那改天她就穿着这个书名雪纺纱做的衣服,去好好的“感谢感谢”她。也省的她整天惦记着自己,要来跟自己过不去。

梨花点头,随后就让人将那些东西拿下去处理好了。

上官轻儿则是让梨花顺便将一些银两换成了银票,以方便携带。

梨花不明白上官轻儿要银票做什么,她又不离开,根本不需要花银子啊?

殊不知,上官轻儿早已经有了强烈的预感,她总觉得,自己也许很快就要离开这皇宫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先准备的好。

不过,不管去哪里,她都会跟着夏瑾寒的。

转眼就过去了好几天,上官轻儿的身体也已经完全好了,太后心疼她,这天特地叫人请了她去太后的宫里,说是去陪太后聊聊天,实际上却是太后为表示那天没有阻止她去跳舞的歉意。

上官轻儿也明白,太后其实正在在乎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夏瑾寒,太后是怕那天的事情会让夏瑾寒记恨她,所以才来讨好自己的吧?

不过,上官轻儿觉得,既然太后是很喜欢夏瑾寒这个孙子的,那也是真的为了夏瑾寒好的,所以她没有拒绝太后的好意,还在太后的寝宫里陪太后聊了好一会儿天。

太后身边那鹦鹉,见上官轻儿来了就不听的“嘎嘎嘎”的叫着,唱着听不懂的歌儿,让上官轻儿很是纳闷。

太后则是有些奇怪的看着身侧笼子的鹦鹉,道,“这鸟儿似乎很喜欢你啊,轻丫头,这几天它在哀家这儿都不爱唱歌,整天都闷闷的呢,怎么的一见你就蹦的这么欢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那只臭屁的鹦鹉,道,“许是今儿太后您心情不错,它也跟着欢快起来了吧?”

“哈哈,你这丫头就会哄哀家开心。”太后笑着,叫身边的宫女将那鸟笼取下,笑道,“这鸟儿你若是喜欢,就送你,哀家老了,这鸟儿跟哀家在一起,怕是也觉得无趣了。”

上官轻儿嘴角不由的抽了抽,心想,难不成那天她跟这鹦鹉的对话,被太后听到了?还是这死鹦鹉这么不识趣的在太后面前说了什么?

虽然挺喜欢这鹦鹉,可是这鹦鹉是冷天睿送的,她还真不想要了。所以就摆手拒绝,“轻儿谢太后宠爱,只是这鸟儿是漠北大王送您的礼物,轻儿不敢夺爱。”

太后愣了愣,道,“你这丫头倒是个懂规矩的,前些日子琳儿那丫头还跑来跟哀家要着鸟儿呢。只是这鸟儿不太喜欢琳儿,哀家就没给她,今儿看它挺喜欢你,你真不要?”

上官轻儿双手绞着手帕,正要摇头,就听那鹦鹉扯着嗓子叫道,“小郡主,舞动天下……”

汗,它就不能换句台词么?上官轻儿嘴角猛抽,终于还是拒绝不了太后的盛情,收下了那鸟儿。

回去的路上,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上官轻儿出门的时候没带伞,只好跟梨花和流花一起在一处宫殿下躲雨。

没想到她们这么巧,她们居然来到了漠北大王暂住的宫殿旁。

这个时候,那漠北大王冷天睿一身紫色的长袍,刚好站在她们的不远处,似乎在散步的样子。

看到上官轻儿,以及她手中的鹦鹉。冷天睿嘴角微微勾起,鹰眼中带着几分笑意,来到上官轻儿身边,低声打招呼,“这不是蝴蝶郡主么?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本王这儿来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而后抬起头,肥嘟嘟的脸上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对上冷天睿的,道,“轻儿参见漠北大王。不是风吹来的,是这雨将轻儿困在了这儿呢。”

她的语气很稚嫩,声音甜甜软软的,听起来很是天真无害,尤其是她的回答,有些搞笑,让她看起来真的跟一个天真烂漫的三岁小孩似得。

但,经过那天那一场惊艳全场的舞蹈,冷天睿可不觉得这孩子真的很天真。

他笑了笑,道,“这么说,这雨不将你带到别处,却是带到了本王这寝宫里,也算是本王跟小郡主的缘分吧?”

“嗯,缘分,嘻嘻。”上官轻儿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大大的门牙,巨萌无比。

冷天睿被她的表情给萌到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笑道,“既然如此,不知本王是否有这个荣幸请小居住进殿内一叙?”

叙?我跟你有什么好叙的?上官轻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上却是笑得很灿烂,“还是不去打扰大王您了,一会子雨小了,轻儿就回去了。”

“小郡主太见外了,不过,既然你不想进去,那本王在此处与你聊聊,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冷天睿笑着,目光看向了上官轻儿身后的流花手里那一只鹦鹉,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美好?上官轻儿彻底无语了,这个男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强烈的霸气,她真觉得跟他在一起完全没有美好的感觉,反而叫人觉得很纳闷,恨不得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这个时候,那只死鹦鹉又开始叫唤了,“小郡主,真可爱,软软绵绵,喜欢,喜欢。”

“噗……”上官轻儿忍不住笑喷了,扭头狠狠的瞪着那鹦鹉,道,“我说,你这只色鸟,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呢?”

“大王教的,喜欢喜欢。”小鸟完全不客气的出卖了它的主人。

于是,上官轻儿离冷天睿远了几步,干笑道,“那个,貌似这鸟儿是大王您送的,它说的大王,莫非就是您?”

冷天睿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犀利的鹰眼冷冷的瞪着那只鹦鹉,不太自在的道,“小郡主多虑了,这鸟儿虽然是本王送给太后的,但却并非本王亲自驯养的。”

上官轻儿好笑的点点头,“原来如此。”说完,就大声的呵斥那小鸟,“小黑,你记住了,今后本郡主才是你的主人,你以前主子教你的东西,就忘记了吧。”

“嘎嘎嘎,嘎嘎……”我不叫小黑……小鸟大声的叫着,似乎很不甘心。

上官轻儿继续道,“别不甘心,你要是跟着我,可就代表着我的形象,以后再这么流氓,我就把你烤着吃。”

“嘎嘎嘎嘎嘎……别吃我,别吃我……”小鸟扑腾着翅膀,在笼子里飞上飞下的,样子很是搞笑。

上官轻儿看着就捂着肚子大声的笑了起来,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三岁孩子,在陌生人面前,还是傻一点的好,省的被人盯上了。

也多亏了上官轻儿今天没有表现的太多机灵,否则,也许她就真的没有办法走出这宫殿了。冷天睿这次来夏国虽然是来祝寿的,但更多的是来刺探军情,了解夏国的国情国力。

他刚登基不久,国家百废待兴,暂时没有精力打仗,但不代表他不觊觎夏国这肥沃的土地。

而且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来夏国,一方面是为了表示友好,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了解夏国。

没想到这一来,他的收获还不小,尤其是夏瑾寒身边的那个小女孩,成功吸引了他的视线,若是,她再大个十岁八岁的,也许他会让这个女人跟自己回漠北也不一定。

而今日见上官轻儿,其实是冷天睿在试探她,要是她已经机灵到让冷天睿不喜欢的地步的话,这位冷血无情的帝王,完全有将她的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的可能。

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上官轻儿见雨停了,也不想继续跟这位漠北大王一起待着,就对他笑了笑,行礼道,“大王,这雨停了,轻儿也该回去了,今儿很高兴认识你。有机会轻儿再来找您玩。”

说罢就逃之夭夭,她不喜欢冷天睿,他太冷,太可怕,总让她觉得危险。

找他玩?冷天睿那双鹰眼闪过一抹冷笑,但见上官轻儿双眼清澈,纯净无暇,又不由的有些愣住了。

这个世上,真的有这么纯洁的眼睛么?这世道这么黑暗,这皇宫更是浑浊不堪,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清澈的双眼。

那一刻,冷天睿的心居然为这个年仅三岁的小女孩所打动了。直到多年后,他才明白,原来这一刻起,她就已经成为了他心中最为纯洁的存在,以至于后来他始终不舍得玷污了她。

上官轻儿逃也似地离开了那宫殿,直奔东宫,跟冷天睿在一起的感觉很不好,她不喜欢,所以,方才那地方她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但,当路过皇后的凤翔宫,看到了门口那一幕的时候,上官轻儿却很感谢刚刚自己在那宫殿里多停留了一会,不然,她就要错过这一幕了。

只见,凤翔宫门口,两个盛装打扮的中年女子,踏着优雅的步子,正从里面走出来。其中一位上官轻儿不认识,另一位则是皇后,他们似乎相谈甚欢,身后还跟着一群穿着红白相间工女装的侍女,以及一名一身粉衣的娇柔女子。

上官轻儿本就不太喜欢皇后,也无意跟她接触,正要离开,没想到皇后已经看到了她,而且笑吟吟的用很温和的目光看着她,“这不是轻儿么?这是去哪儿呢?”

上官轻儿也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皇后行礼道,“轻儿参见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快起来吧,自己人,无需多礼。”皇后一改先前对上官轻儿那冷冰冰的态度,很温和的扶起她,笑着问,“轻儿这是去看太后吗?”

上官轻儿点头,很老实的回答,“是呀,今儿太后说有些闷,让轻儿过去陪她解解闷呢。”

“娉婷郡主果真跟外面说的一样乖巧懂事,也难怪太子殿下这般疼你。”皇后身边的那妇女笑着,对上官轻儿道。

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那妇人。

皇后顿时笑着为上官轻儿介绍,“哦,轻儿还不认识夫人吧?这是邱国公府上的大夫人王夫人,这位是邱国公府上的千金,邱云梦小姐。”

邱国公府?那不就是皇后一位兄长的娘家么?上官轻儿对夏国的世家不太了解,但这邱国公府跟夏瑾寒也有些关系,所以她就知道一些。

“梦儿参见小郡主。”那邱云梦微微屈膝,一身粉色的襦裙,将她衬的很少柔弱,配合着她娇滴滴的声音,让上官轻儿有一种见到了林黛玉的感觉。

上官轻儿笑着摆摆手,“邱小姐不必多礼。”

那邱云梦直起身子,有些娇羞的脸微微抬起,一张粉嫩清秀的脸就出现在了上官轻儿面前。

看到这张脸,上官轻儿蹙眉,总觉得很熟悉。恍然想起了那天宴会上,似乎就是这个粉衣女子一直在盯着夏瑾寒看似得。她没记错的话,那时候这人的眼神还很炽热。

上官轻儿看了看那王夫人,再看看皇后以及邱云梦,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皇后,莫不是还想着给夏瑾寒塞女人?真是执迷不悟。

“小郡主年纪轻轻就能有这般舞姿,实在是叫梦儿好生敬佩呢,没想到今儿进宫能见着小郡主。”邱云梦笑着,娇滴滴的说。

上官轻儿实在很不喜欢她那甜腻腻,娇滴滴的声音,伸手掏了掏耳朵,笑道,“大姐姐说笑了,轻儿不过是雕虫小技,如何能跟大姐姐们相比呢?”

这不礼貌的动作让皇后有些不满,但……

上官轻儿说罢,就想先离开,皇后固然不满,却是立刻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还笑着道,“轻儿今儿难得经过这里,不若和本宫进屋去坐坐?许久没跟轻儿聊过了,本宫也很想跟你聊聊天儿呢。”

想跟她聊天?开玩笑,这皇后分明就很不喜欢她好不好?虚伪的女人啊。

上官轻儿当然要拒绝,“轻儿谢娘娘邀请,只是,今儿太子哥哥布置的任务轻儿还未完成,得早些回去,不如轻儿改日再来陪娘娘?”她仰起头,笑容灿烂,美艳如花。

皇后的脸色变了变,正要施加压力,却听前面传来了一个熟悉而又冷漠的声音,“轻儿,又跑出来胡闹了?你今儿的五十个字,不用写了?”

这声音的主人,不用说,肯定是太子殿下了。

夏瑾寒一身白色鎏金暗纹的长袍,玉带束腰,玉树临风,俊美的脸不带任何表情,只慢慢的,一步步的走到上官轻儿跟前。

“哥哥,你怎么来了?”上官轻儿嘻嘻一笑,小步来到他身边,拉着他的衣袖,笑嘻嘻的问。

“本宫若不来,你这丫头岂非是要趁机去皇后哪儿偷懒了?”夏瑾寒好笑的看着她,一点都不介意皇后就在身边,语气说不出的宠溺。

说罢,他才对着皇后行礼,“儿臣见过母后。”

皇后一身明黄的凤袍,听到夏瑾寒的声音,点点头,挥了挥手衣袖,道,“太子免礼。”

“臣妇(臣女)参见太子殿下。”王夫人和邱云梦一起对夏瑾寒行礼。

------题外话------

~\(≧▽≦)/~啦啦啦…月初啦,亲们,求评价票和钻石啊,(弱弱的说一句,伦家要上钻石榜和pk榜~(gt;_lt;)~)

轻儿:(挥舞双手,巨萌)据说,今天写长评可以得到打赏?不知道是多少?

清溯:谁说的?拖出去,打死!(可怜兮兮)伦家木有银子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太子:我家轻儿说的,你有意见?(目光冰冷犀利)

清溯:泪奔~o(gt;_lt;)o~没意见,没意见,只要你每天给看文的妞们挑一个脱衣舞,我绝对没意见。

轻儿:(一拳挥出)滚一边去,太子哥哥是我的,果照我还没看过,谁都别想看。

(嗷呜,好吧,伦家就恶搞一会,哈哈,亲们,愚人节快乐……╭(╯3╰)╮祝大家心情愉快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