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嫁给你,你配么?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071章 嫁给你,你配么?

凤翔宫里,正在同皇后喝茶闲聊的王夫人突然感觉到些许的不安,坐在皇后对面,时常走神,连皇后在问她话都没有听到。

“王夫人,你是对本宫不满么?”皇后问王夫人的话,被王夫人彻底无视了,这不,皇后的架子一出来,怒了。

身处高位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有很强的自尊心,尤其见不得别人无视自己。整日站在权利的最高点,看惯了其他人的阿谀奉承,谄媚讨好,习惯了所有人都将自己当成神一样的祀奉,哪里还能容许其他人无视自己的存在呢?

王夫人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在地上跪下,战战兢兢的回答,“娘娘息怒,臣妇并非有意,只是,只是臣妇有些担心小女的安危,故而……”

皇后本是挺喜欢这个王夫人和她的女儿的,那个邱云梦虽然看起来娇滴滴的,但却不难看出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只有这种表面温驯,内心里野心勃勃的女人,才能成为太子妃,将来帮助太子上位。

只是方才王夫人的无礼,惹恼了她,皇后才会这般的生气。

听到王夫人的回答,皇后淡淡一笑,“贵府千金是跟太子在一起的,王夫人是信不过本宫,还是信不过太子呢?”

王夫人很想说,她是信不过太子身边的那个孩子,但,上官轻儿不过是个孩子,她这话要是说出来,必然就会显得自己小心眼,跟一个孩子过不去了。

所以,王夫人咬碎了一口银牙往肚子里吞,心里恨的不行,表面上却很是恭敬,“娘娘恕罪,臣妇并无不信任娘娘和太子的意思,是小女鲜少离开臣妇,让臣妇多虑了。未曾听到方才娘娘的问话,是臣妇的不是。”

听着王夫人这么一说,皇后也懒得再跟她计较。这邱国公府,毕竟的皇后她嫂子的娘家,闹翻了对自己也没好处。便让王夫人起身了。

熟料,王夫人才站起来,还有些老眼昏花站不稳,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邱云梦的贴身侍婢紧张的声音,“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胡说八道什么?不得在皇后娘娘面前无礼!”王夫人方才被皇后惩罚,如今这下人又突然跑来说不好了,顿时怒气外泄,大声的呵斥起来。

呵斥完,又对皇后道,“娘娘恕罪,这小丫头没见过世面,不懂事……”

皇后固然有些不喜,但,见那侍女突然跪下,急急忙忙的样子,又有些好奇,问,“发生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那侍女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回答,“回娘娘的话,是,是我们家小姐出事了……”

王夫人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听到这话,立刻拉着那侍女的衣服,大声的问,“什么?小姐出事?发生什么事了?”

那侍女哭着道,“方才奴婢一直在东宫的训练场外等着小姐出来,谁知过了半个多时辰后,太子殿下和小郡主出来了,小姐却一直未出来,奴婢想进去找,没想到就看到小姐衣衫凌乱的跑了出来。奴婢急忙追上去,就看到小姐跟琳郡主撞上了,然后被,被琳郡主的人拖下去挨板子了……”

“轰!”王夫人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她的女儿,果然是被欺负了吗?难怪她方才一直觉得不安……

“你,你说什么?怎么,怎么会这样……快,快带我去看看。”王夫人几乎要站立不稳,浑身颤抖着,显然是被吓得不轻。走出了好几步,才想起自己是在宫里,是在皇后这儿,慌忙对皇后行礼,道,“娘娘,小女不知是犯了何事被琳郡主处罚,还望娘娘救救小女。”

皇后眉头微蹙,心想,这王夫人还不算蠢,还知道要求自己。不过,这事既然是夏雨琳闹出来的,她也不介意去瞧瞧热闹,省的德妃今日总是嫌日子太好过。于是点点头,就跟这王夫人一起,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御花园附近。

老远的,就听到了一阵板子拍打的声音,王夫人浑身颤抖着,要不是有侍女在一边扶着,怕是早就站不住倒下了。

皇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琳郡主往日里嚣张跋扈就得了,她也懒得管,但,这邱云梦可是她看上的人,而且是从她凤翔宫出去的,夏雨琳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邱云梦给打了,这要是传出去,她皇后的脸面往哪儿搁?

“你们在干什么?!”皇后的仪仗渐渐靠近,随即也传来了皇后威严的低喝声。

原本不少过来凑热闹的宫女太监,以及打得正欢的夏雨琳身边的侍卫们听到这声音,立刻慌了,纷纷跪下,“奴婢(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放肆,谁准你们在此公然打人的?你们可知你们打的是什么人?”王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打得屁股开花,粉色的衣衫上满是鲜血,险些没晕过去,但很快又回过神来,拿出了她一品夫人的架子,大声的喝道。

皇后也冷笑道,懒懒的问,“不知这邱国公府上的千金是犯了什么错?”

邱国公府的千金?原来这个浑身臭烘烘,撞倒了琳郡主,还敢顶嘴的不懂事的女人,真的是邱国公府的小姐,这……一群侍卫和宫女太监都颤抖着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倒是躺在大板凳上,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的邱云梦,流着泪,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娘,娘……”

“梦儿……”王夫人心中一疼,再也顾不得其他的,冲到了女儿面前,紧张的扶起邱云梦,心也在滴血。

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这话可一点都不假,王夫人一向宠爱这个女儿,就是自己都舍不得打一下,如今不但被人打了,还伤得这么重,这口气,她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梦儿,你怎么样了?”王夫人心疼的搂着邱云梦。

“娘娘,呜呜……好痛,好痛。”邱云梦虚弱的喊着痛,靠在王夫人怀里,泪流不止。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传御医?”皇后对身后的侍女喝了一声,就开始质问事情的始末。

一位胆子大点儿的侍卫战战兢兢的回答,“回娘娘的话,方才小的在陪琳郡主散步,就见这位,这位邱小姐从东宫的方向跑出来,一下子撞到了琳郡主,琳郡主手受伤了,要处罚这位小姐,这小姐不认错,还同琳郡主顶嘴,故而,故而琳郡主生气,就让小的们打她几板子,让她吃点教训。”

“几板子?你们这要是再打下去,我梦儿的命都要没了!”王夫人忍不住怒吼,心里是恨极了那琳郡主。

皇后冷笑,一拂身上的长袍,道,“来人,把琳郡主给本宫找来。”

“是……”

夏雨琳回到德妃的宫里,上完药,正准备出去看看那嚣张的贱婢被打得怎么样了,就见自己的下人急急忙忙的跑回来跟她说不好了,那撞着她的女子是邱国公府的小姐,这会儿皇后娘娘都被请过去了。

于是,夏雨琳知道自己闯祸了,没想到那个贱婢居然是邱国公府的千金。

不过,她立刻又想到了应对的法子。既然邱云梦是从东宫出来的,她只要把火引到上官轻儿身上,那就没她什么事了。

这么想着,夏雨琳就装作受了重伤,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到了皇后身边。

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正在接受夏瑾寒按摩的上官轻儿也得到了消息。心知那夏雨琳去了,怕是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便也起身,拉上夏瑾寒,一起去凑热闹了。

这事夏雨琳既然摊上了,她上官轻儿就绝对不会让夏雨琳占了便宜,要是能连同夏雨琳和邱云梦一起打压掉,那是最好不过了。

上官轻儿拉着夏瑾寒的手,虽然手臂还是有些酸酸痛痛的,但,想着能一举除去那两个碍眼的家伙,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刚走到御花园,就听到了夏雨琳哭哭啼啼,可怜无比的哭声,“琳儿,参见娘娘,娘娘,你可要为琳儿和邱小姐做主啊……”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这夏雨琳,还真是黑心肝啊,居然真的跟她想的一样,要来黑自己一把呢。

不过,她既然来了,就不会让夏雨琳得意。

皇后蹙眉,似是不解的看着夏雨琳,“琳儿,你这是怎么了?”

上官轻儿走近了才发现,那夏雨琳居然是坐着软轿来的,行礼的时候,身边还有好几个人搀扶着,那样子,娇弱的就跟随时都会倒下似得。

她怎么不知道,方才夏雨琳跟邱云梦那一撞,夏雨琳被撞的这么惨了呢?她分明看到夏雨琳一脸怒气的跑回去换衣服的……

上官轻儿没有上前去,就跟夏瑾寒站在一边,等着看好戏。

夏雨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拉着皇后的衣服,哭道,“娘娘,琳儿方才回去了才知道,原来琳儿是错怪了邱姐姐,琳儿知错了。邱姐姐身子不适,太过难受了才会撞着琳儿的,琳儿当时不知情,以为邱姐姐是故意的,请娘娘责罚。”

这夏雨琳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认错,让皇后处罚她。但,明眼人一听就明白这话不对,因为夏雨琳说,邱云梦从东宫出来的时候,就是受了伤,身子不适的,这也就是在告诉大家,这邱云梦定是在东宫受了什么委屈,才会不小心转上了夏雨琳的。

而夏雨琳如今已经认错,就算要责罚,也是从轻发落。而这件事的矛头,却是彻底指向了东宫,或者说上官轻儿。

因为,这邱云梦是上官轻儿请了去的,在东宫出事了,不怪上官轻儿怪谁?

夏雨琳是算准了皇后不喜欢上官轻儿,所以才会大着胆子,将话题引向上官轻儿。但,夏雨琳却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东宫住的是太子,太子是皇后的儿子。

皇后作为这夏国的国母,皇宫的女主人,脸面是何其的重要,就算她再恨上官轻儿,也绝对不会跟太子过不去。要知道,上官轻儿丢人的话,夏瑾寒也是要跟着丢人的。

所以,皇后冷冷的看着夏雨琳,语气犀利,“琳儿这话是说是承认你因着邱小姐撞了你,你就派人将她给打了是么?”

夏雨琳一愣,不明白皇后为什么要这么问。皇后不是应该将上官轻儿扯进来,然后再质问上官轻儿的么?怎么会……

夏雨琳傻傻的,点点头,“是琳儿让人打了邱姐姐,琳儿起初不知邱姐姐受伤了……”

夏雨琳还想继续将矛头指向上官轻儿,但上官轻儿很适时的出现,打断了夏雨琳的哭诉。

只见,上官轻儿挥舞着一双小手,激动的跑向邱云梦,嘴里还大声的叫着,“大姐姐,大姐姐你肿么了,呜呜……轻儿回去换个衣服你怎么就被人打了,伤的怎么样?”

上官轻儿清脆的声音,娇滴滴的,还带着哭腔,听起来十分的悲伤,尤其是她的脸上还满是焦急,眼眶有泪水在打转。看起来楚楚可怜的,让王夫人也有些感动了。

而奄奄一息靠在王夫人怀里的邱云梦却是有些迷茫,有些不解,方才明明是上官轻儿故意刺激自己,取笑自己,才让她这么狼狈,不慎撞到了夏雨琳的,如今,这上官轻儿到底是真的担心自己还是假的?

上官轻儿蹲在邱云梦身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里带着泪,只有真诚的痛,完全没有一丝虚假。王夫人也低头看自己的女儿,两眼泪汪汪的道,“多谢小郡主关心,只是,梦儿从来都是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就……我苦命的女儿啊……”

王夫人一边说着就大哭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皇后也有些难受,目光冰冷的投向了夏雨琳,“琳儿,你如何能因为这等小事就打了邱小姐?如今还不知认错,这件事,怕是本宫也护不了你了。”

皇后看夏雨琳的眼神,满是失望,那样子,就像是她真的很想护着夏雨琳似得。

上官轻儿在心里感叹,果然,这后宫的女人都是演戏高手啊,要不是她前世有点本事,还不被这些女人给骗了?

不过,别的她不在行,这演戏还是没问题的,这些人既然这么喜欢演,她就陪陪她们。

上官轻儿一边擦着泪,蹲在邱云梦身边,拉着她的衣服,奶声奶气的道,“大姐姐,呜呜,你没事吧?方才轻儿不过是去换了身衣服,你肿么就这样了,谁欺负你了?”

皇后看着上官轻儿那无辜的小脸,也有些动容,这上官轻儿若是喜欢邱云梦,那也是一件好事,太子这么宠着上官轻儿,只要邱云梦跟上官轻儿多接触,那么要太子接受邱云梦应该也容易很多。

皇后干咳了两声,似乎是在提醒那已经呆愣过去的夏雨琳回魂。

夏雨琳这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摇头,“娘娘,你说什么?这,这不是琳儿的错,分明就是上官轻儿那丫头在东宫里欺负了邱姐姐,邱姐姐才会撞着琳儿的,琳儿此前不知邱姐姐被欺负了,所以,所以……琳儿知道了之后立刻就过来了……”

闻此言,一言不发的夏瑾寒淡淡的道,“琳儿是如何知道邱小姐被轻儿欺负了?”

夏雨琳一个激动,也没多想就叫道,“我派了人在训练场里盯着,亲眼看到……”话没说完,她就愣住了,捂着嘴,牙齿咬着嘴唇,目光惊恐的看着夏瑾寒,原本抱着皇后抬腿的身子,忍不住一阵颤抖,退后了好几步。

太子哥哥一向不喜欢他宫里有外人,更不喜欢他做事的时候有人跟着,而她刚刚居然说出了自己有派人在东宫看着上官轻儿……

果然,夏瑾寒原本就冷漠的脸此刻变得更加吓人,那双狭长的凤眸中寒光闪现,宛如刀子一般的射出,让夏雨琳浑身战栗。

“是么?本宫倒是不知道,东宫也有琳郡主的人呢。”听似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点出了夏雨琳的罪行。

夏雨琳知道,自己连上官轻儿都比不过,绝对不可能是太子哥哥的对手,太子哥哥这么宠着上官轻儿,是不会帮自己的,于是,打算双眼一闭晕过去算了。

但……

夏雨琳还没来得及晕倒,德妃的人就过来了。

“琳儿,这是怎么了,琳儿……”德妃带着六皇子夏瑾元,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夏雨琳被这么一叫,就只顾着哭诉,想着让德妃给她扳回一局,哪里还知道要装晕呢?

“呜呜,娘娘,您可算来了,琳儿好冤枉,呜呜……”夏雨琳扑倒在德妃怀里,就开始一个劲儿的哭。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夏雨琳还不知道适可而止,她以为德妃宠着她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么?要是这件事涉及到了德妃的利益这夏雨琳绝对是死路一条。

真是猪一样的对手啊……

果然如上官轻儿想到那样,夏雨琳才刚将事情的过程讲出来,德妃见皇后和夏瑾寒都在,便知道这件事闹大了。自己跟皇后斗了这么多年都斗不过她,如今还有一个太子在,自己又怎么是对手呢?

当即,德妃大声的呵斥,“琳儿,够了,这件事分明就是你不对,还不跟邱小姐和太子哥哥认错?就算是小郡主欺负了邱小姐,那也不关你的事,就事论事你都不懂吗?看来本宫这段时间是太宠着你了。”

德妃呵斥完,才起身对着皇后和太子行礼,一改方才那凶残的样子,笑道,“臣妾参见皇后,参见太子,琳儿年纪尚小,不懂事,是臣妾管教无方,今后定会好好教育她的。”

皇后冷笑,她早就看不惯这个德妃了,如今夏雨琳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以为一句话就能将事情掩盖过去?

皇后一脸为难的叹口气,失望的看了一眼夏雨琳,“德妃妹妹,你也看到了,王夫人和邱小姐来本宫的宫里做客,下午陪小郡主去练箭,一出来就被琳儿给打了,你叫本宫如何向邱国公府交代?”

德妃的脸色一变,知道皇后这一次是要拉自己下水了,于是,她咬牙,对着夏雨琳喝道,“听到了吗?琳儿还不快去跟邱小姐赔礼道歉?”

夏雨琳还是第一次看到德妃这么大发雷霆的样子,原本就慌张的她,更是不知所措,咬着嘴唇,委屈的叫道,“娘娘,琳儿……”

“你还不认错?”德妃眯起眼睛,那凶狠的样子,吓得夏雨琳再不敢出声。

夏雨琳咬着嘴唇,咽了一口口水,终于乖乖的爬到邱云梦身边,低着头道,“邱姐姐,是琳儿不懂事,琳儿知道错了。”

上官轻儿擦去眼泪,看着邱云梦那虚弱的样子,道,“大姐姐,你怎么样了?”

邱云梦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这两个女孩,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活了十五年,最后却被两个小孩子给整了。

可她现在已经疼得要死了,也没心思跟这两个丫头片子斗。只是懒懒的闭上眼睛,拒绝说话。

这一拒绝,看起来像是不理会上官轻儿,但同时也拒绝了夏雨琳的道歉。

夏雨琳的脸色自然不好看,狠狠的瞪了上官轻儿一眼,怪她没事多嘴搭话。

上官轻儿却是可怜兮兮的看着邱云梦,对王夫人道,“王夫人,太医怎么还不来呢?大姐姐撑不撑得住?”

被上官轻儿这一提醒,王夫人才回过神来,慌忙叫道,“梦儿,你撑住,娘马上带你去找太医。”

而皇后也脸色也很不好看,这太医她早就叫人去请了,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来?于是,皇后再次叫人去找了。

这一去才知道,这些太医们有些被派去北疆帮重伤的夏瑾煜治疗了,有些则是去了容妃和淑妃的宫里,据说,淑妃有喜了……

这些消息一出来,皇后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狠狠的瞪着德妃一眼,似乎在说: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决不轻饶。

德妃心知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也不敢再说什么,带着夏雨琳打算离开。

不料……

皇上得知了淑妃怀孕的消息,正急急忙忙的往牡丹宫而去,刚好路过了这御花园。而眼前这一幕,刚好被兆晋帝看到了。

“怎么回事?”兆晋帝冷冷的看着皇后和德妃等人,目光冰冷。

他深深的感叹:后宫这些女人,整日里就知道争来斗去的,要是谁都像淑妃这么懂事就好了。

在场的人纷纷下跪,“参见皇上。”

“起来吧,谁来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兆晋帝原本心情很好的,被这些人这一闹,脸色顿时有些阴沉。

皇后温婉的笑着起身,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不过直接跳过了夏雨琳这则上官轻儿的那一段,只说是邱云梦从东宫出来无意中撞了夏雨琳,就被打了。

这个时候,太医也刚好赶来,急急忙忙的给邱云梦看诊。

兆晋帝的脸色十分难看,犀利的目光落在夏雨琳的身上,道,“琳儿,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朕念你父王有功,方才让你留在德妃宫里好生教养,不想你竟这般胆大妄为。”

说罢,又将目光看向了德妃,德妃慌忙求情,“皇上,臣妾知错,今后定将好生教育琳儿……”

但兆晋帝却完全不理会德妃的眼泪,冷冷的命令道,“朕是信任你,也是因为你是琳儿的亲姑母,才让你好好教育她,爱妃你非但没将她教好,还将琳儿宠坏……你太让朕失望了。”

兆晋帝说着,一脸沉痛的下令,“来人,德妃德行不良,教育琳郡主无方,纵容琳郡主多次作恶,打入冷宫。琳郡主随多次犯错,念起年幼,陪同德妃反思一年,一年后若是知错,便交由皇后管教。”

兆晋帝的话掷地有声,每一句都惊人,吓得众人纷纷呆若木鸡。

尤其是皇后和德妃,皇后是得意的,而德妃是被惊吓的。

德妃怎么想不到,因为这么小的一件事,皇上就要把她打入冷宫?她陪伴兆晋帝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为兆晋帝生下了六皇子,兆晋帝就是不念他们的夫妻之情,也不能这般……

“皇上,臣妾知错了,皇上,求求你不要让臣妾去冷宫,臣妾今后一定悔改。”德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着来到兆晋帝身边,苦苦求饶。

六皇子夏瑾元也回过神来,跪下道,“父皇,母妃已经知错了,再说这也不完全是母妃的错,求求父皇从轻发落。”

上官轻儿在太医来了之后就乖乖的站在夏瑾寒的身边,看着这些人的精彩表演,只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她讨厌的人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老天果然还是眷顾她的。

德妃和六皇子的求饶,让兆晋帝有些心动,但这个时候王夫人却哭喊着让皇上给她一个公道。太医也为邱云梦检查完了,说是重伤,怕是要休养大半年才能好。

这夏雨琳下手居然这么狠?

兆晋帝彻底龙颜大怒,这不,完全无视了德妃和夏瑾煜的求饶,以及夏雨琳不断的哭诉,直接将他们给处罚了。同时,还瞪着夏瑾元道,“六皇子若是再不懂事,也跟着你母妃去反省好了。”

六皇子这才回过神来,咬着牙,不甘心的道,“儿臣知错了,父皇。”

“知错就要改,你年纪尚小,今后你母妃不在,你就住到容妃宫里去罢。”容妃就近日里因为三皇子的事情伤心欲绝,希望夏瑾元去了容妃宫里,能抚慰一下她。

兆晋帝这话一出,在场的份都安静了下来,心知兆晋帝心情不好,谁还敢去招惹啊?

当然,还有一个人敢的,那就是……

“皇上,轻儿方才听说淑妃娘娘有喜了,皇上是要去牡丹宫吗?”上官轻儿拉着夏瑾寒的手,笑容憨厚的看着兆晋帝。

听到上官轻儿清脆的声音,兆晋帝脸上的怒气消散了不少,又想起淑妃有喜的事,嘴角微微勾起,“不错,轻儿这是要随朕一块儿去么?”

嘎,一块儿去?

上官轻儿愣了愣,还来不及回答,就见夏瑾轩急急忙忙的跑来,救了上官轻儿一命。

“父皇,父皇,不好了,母妃吐得很厉害……”夏瑾寒跑得气喘吁吁的,激动的看着兆晋帝。

闻此言,兆晋帝脸色一变,着急的问,“怎么回事?太医呢?朕立刻去看看。”

于是,兆晋帝立刻把上官轻儿丢在了一边,急急忙忙的跟着夏瑾轩跑了。

夏瑾轩离开前,扭头对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调皮的抛开了。上官轻儿才知道,小八居然是故意来请走兆晋帝的,顿时对小八心里充满了感激。

兆晋帝一走,皇后也跟着离开,去了淑妃的宫里了,这邱家的母女也就交给了太子处置。

夏瑾寒冷冷的看着邱云梦和王夫人,叫人将好生的将他们母女送了回去,还听上官轻儿的建议,给送了不少宝贵的药材过去。

今日这一场风波,就这么落下了帷幕,上官轻儿分明是这件事是始作俑者,但却没有任何人怀疑她,甚至,因为太子和小郡主给邱国公府送了不少好东西,两人的名声也更加响亮了。

王夫人和邱云梦对着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千恩万谢,最后才离开皇宫。

而邱云梦对上官轻儿原本的怨恨也在上官轻儿那纯洁的眼神下,慢慢的化解了。上官轻儿才三岁,在训练场里也不过是跟自己闹着玩儿的吧?三岁的孩子不就是贪玩么,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坏心思?

而且,上官轻儿的表情和眼神,是那样的无辜,叫人不忍怀疑她。

所以,邱云梦这一次将所有的恨都转移到了夏雨琳的身上。比起上官轻儿,那个夏雨琳直接打了她,这如何能让邱云梦释怀?

夏雨琳,我记住你了!邱云梦咬牙。

……

夜里,躺在**,上官轻儿看着身侧的夏瑾寒,抱着他蹭了蹭,撒娇道,“瑾哥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不会被分开的对不对?”

看到今天德妃被打入冷宫,夏瑾元被丢到了容妃宫里教养这一幕,上官轻儿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总害怕会离开夏瑾寒。

“嗯……”夏瑾寒点头,轻轻抱着她,“不会分开的。”

这一刻,夏瑾寒说的是信心十足的,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但,当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他才明白,比起她的安全,在不在一起,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

两天后,上官轻儿正在院子里跟夏瑾轩先聊着。

因为母妃坏了宝宝夏瑾轩也得意有空出来偶尔找上官轻儿玩了,但,时间通常都很短,因为他还要回去继续努力。所以,每次出来找上官轻儿,都会觉得时间很宝贵。

走在小道上,上官轻儿闷闷的道,“小八,我最近好无聊,你还在埋头学习么?”

夏瑾轩大义凛然的扬起头,“那是当然,我要成为有用的人,必须努力,让轻儿你叫我一声哥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拜托,你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这一声哥哥么?要是我现在叫了你哥哥,你是不是就不用去努力了?

当然,有些话上官轻儿并没说出来,只是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这样才对嘛,好好加油。”

“上官轻儿!”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传来,然后一个狂傲身子就直接推开了夏瑾轩,来到了上官轻儿面前。

夏瑾轩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正要生气,就听那人奶声奶气的对上官轻儿道,“上官轻儿,你听好了,等我长大后,要娶你做我的妃子。”

上官轻儿也才回过神来,就被这人这么一句话给雷得里焦外嫩,水汪汪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嘴角猛抽,打量着身前这个小不点儿,不屑的道,“赵倾,你脑子进水了吧?”

没错,这小屁孩就是赵倾。

他说什么?要娶她?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个臭小子才只有三岁,而且前几天还跟自己结仇了。怎么突然就……

不等上官轻儿反驳,夏瑾轩就不甘心的推了赵倾一把,怒道,“七皇子,请你放尊重点。”

赵倾那天被上官轻儿的舞姿给迷住了,这几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几次想去找上官轻儿都被赶了出来,这不就着急了么?一见到上官轻儿,他就激动的跑过来了。

但见上官轻儿跟其他的男孩勾肩搭背,他醋劲儿一来,压根就没留意自己推的是什么人。这会子被夏瑾轩一推,才知道自己犯错了。又不甘心认错,便继续傲娇的道,“没见着是八皇子,抱歉。”

一句抱歉就算了?夏瑾轩冷冷的道,“七皇子若是没事的话,还是少出来乱跑,这儿可不是你们赵国的皇宫。”

赵倾恼怒,瞪着夏瑾轩,“八皇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官轻儿无语的白了他们两个一眼,拍拍手道,“你们继续吵,我还有事,不奉陪了。”小孩子吵架,一点都不好玩,她可没时间看他们吵。

上官轻儿来不及挪脚,就被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拉住了。

“等等……”

“轻儿……”

赵倾和夏瑾轩异口同声的叫着,然后又狠狠的互相瞪了一眼,火光四射。

上官轻儿愣了愣,心想,这两个家伙莫不是杠上了?

“放开,你不能碰轻儿。”夏瑾轩怒视赵倾,大声喝道。

赵倾不服气,“为什么你能碰我就不行,她是我未来的皇子妃。”

“胡说,轻儿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夏瑾轩怒喝。

“轻儿,我喜欢你,嫁给我吧,等你长大了,我就来夏国娶你好不好。”赵倾也不笨,立刻一脸正经的看着上官轻儿,双眼满是深情。

上官轻儿一手推倒一个,瞪着他们,生气的叫道,“够了啊,你们两幼稚鬼。别碰本小姐。”

说罢,看着那两个呆愣了的男孩,道,“小八是我朋友,你推他是不对的。还有,我现在不是你的朋友,也没答应要嫁给你,所以,哪儿凉快哪儿待去。”

嫁给他?开玩笑,她又不是有病,要嫁给一个三岁小孩。而且,这个臭小子还是自己的替身,嫁给他?那不是找死?

赵倾一向孤傲惯了,听到上官轻儿的话,质问,“要怎么样你才肯嫁给我?”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她真的很想说,你去把你老妈那个坏心眼的女人给杀了,老娘就考虑嫁给你。但想了想,这一点都不好玩,于是笑道,“想我嫁给你啊?你配么?”

赵倾怒了,“我为什么不配?我可是赵国七皇子。”

“你是么?”

这话不是上官轻儿说的,而是……

“九哥哥,你怎么跑出来了?”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慕容妖孽。

慕容莲一身红衣,掠到上官轻儿身边,揽着她肩膀笑道,“我家丫头要被人抢走了,我能不出来么?”

她什么时候成他家的啊?她分明是夏瑾寒家的好不好?

上官轻儿撇撇嘴,也懒得理会慕容莲,对赵倾道,“你啥时候打败了九哥哥再说吧,连他都比不过,还想娶本郡主?”

赵倾看到慕容莲这妖孽的样子,立刻气得小脸通红。

为什么脸红呢?因为慕容莲九岁了,身材高大,一身红衣妖孽无比。而自己呢?

赵倾看着自己肥嘟嘟的小手和矮矮的身子,顿时一阵自卑。没错,他不是慕容莲的对手,上官轻儿说的对,他现在确实没有资格娶上官轻儿。

那天上官轻儿那异常惊艳的舞蹈,早已经让她名动天下,就算不是眼前这妖孽,也还有很多人排着长队等着娶她。所以,他必须要好好的努力。

“我一定不会输给你的。你等着!”赵倾高傲的扬起头,对慕容莲宣战。

慕容莲冷笑不屑的回答,“就凭你?回去练个十年再来试试。”

如此狂妄的话,让赵倾和夏瑾轩都握紧了拳头。夏瑾轩只是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好好努力,赵倾却是张牙舞爪的扑到慕容莲面前,“总有一天,本皇子会证明给你看,我比你厉害,上官轻儿是我的。”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骂了一句,“白痴。”然后就高傲的走开了。

夏瑾轩跟上官轻儿,慕容莲也推开了赵倾,跟了上去。只剩下赵倾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三个人的背影,眼底是满满的不甘。

“上官轻儿,你等着,本皇子一定会来娶你的。”赵倾孤傲的对着他们的背影叫道,叫完了转身,发现身边站着那面色冰冷的黑衣男子,正不满的看着自己。

“天叔叔……”赵倾惊讶的叫了一声。

男子低头,双眼犀利的看着他,“你喜欢那个小郡主?”

赵倾的脸一红,点头,“是,喜欢。”

“真的想要娶她?”战天继续冷冷的追问。

赵倾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也不知道自己对上官轻儿算什么,但他却很肯定的点头了,“是,我想娶她,一定要。”

这一刻的赵倾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却求而不得一般,固执而又坚决。

战天看着上官轻儿的背影,跟自己心里的某个身影重合,他深呼吸,笑道,“好,你记住你今日的话,接下来的十年,我来教你武功,帮助你打败慕容莲,把上官轻儿娶回去。”

“天叔叔教我?”赵倾双眼发光的看着战天,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战天的厉害他是见过的,要是有战天教他,他还怕那个慕容莲么?

“没错,你可有信心打败敌人?”战天望着赵倾,认真的问。

“有,我今后一定好好跟着师傅学习武功,打败慕容莲。”赵倾咧嘴一笑,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战天也笑了,原本纠结的心,此刻也变得明朗了起来。

没错,他就是战天,是瑶贵妃的旧识。他跟瑶贵妃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后来瑶贵妃为了荣华富贵,进攻做了赵王的妃子,战天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坏了赵王的孩子。战天当时很痛恨瑶贵妃的背叛,但终究还是因为深爱而跟她发生了不伦的关系,并从此成为了瑶贵妃的私人杀手。

冥衣楼的杀手全部是战天亲自培养出来的,但大多时候除了杀人赚钱之外,都是帮着瑶贵妃做事。

战天自然知道瑶贵妃生下来的七皇子是女儿这件事,也是他帮着瑶贵妃将这件事瞒下来的。要杀上官轻儿,他也很不忍心。但瑶贵妃说,上官轻儿一日不除,她就不能安心,所以这一次战天才会跟赵倾一起来了夏国,目的就是杀了上官轻儿。

如今听到赵倾说要娶上官轻儿,让战天恍然想起,这似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上官轻儿是瑶贵妃的亲生女儿,届时成为了瑶贵妃的儿媳妇,那一样是一家人。那样的话,就算不出去上官轻儿,上官轻儿也不会对瑶贵妃造成任何威胁了。

而且现在上官轻儿失忆了,根本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在她恢复记忆之前,让赵倾将她娶回去,不就两全其美了?

战天这一刻的心情是激动的,他还不知道,他今日的一个决定,让上官轻儿今后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因为,今后再没有赵国来到杀手整日盯着她了。

……

这天,上官轻儿无聊的在东宫的院子里逗弄那只鹦鹉小黑。

“小黑,你为什么这么黑啊?”她一双眼睛清澈而又明亮,婴儿肥的小脸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奇的问。

“嘎嘎嘎,嘎嘎嘎……”小黑扑腾着翅膀,站在上官轻儿的手臂上,扭着头,看看这儿,看看那儿。

“你不知道是吗?笨鸟,我都知道。”上官轻儿撇撇嘴,不屑的回答。

“嘎嘎……”小黑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任由它站在自己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抚摸着它光滑的黑色羽毛,“因为你是小黑啊,你的毛不黑,难道是白的啊?”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小黑被这么一说,立刻扑腾着翅膀,大声的叫唤起来。

上官轻儿看着它抓狂的样子,捂嘴偷笑,“你才胡说八道,鸟嘴里吐不出象牙。”

“嘎嘎嘎,嘎嘎……”小黑受不了上官轻儿的欺负,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上官轻儿没想到这笨鸟还会飞,当下着急的道,“小黑,你去哪里,站住……”

“臭小黑,你再跑,我就叫人把你抓下来,拔光你的毛。”

“梨花姐姐……帮我抓住它。”

“嘎嘎嘎,抓不到,坏郡主,抓不到……”

上官轻儿气急败坏的声音,伴随着小黑得意的鸟叫声,在这东宫的院落里响起,然后一直传向了东宫门口。

“小黑,站住,死鸟,被我抓住你就死定了。”上官轻儿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一只鸟过不去,可能是太无聊了,也可能是这只臭鸟太嘚瑟了,每次看了,她都想要欺负一下它。

小黑飞啊飞,不知不觉的飞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上官轻儿和梨花,流花一起追着追着,然后不小心的就撞到了一个人。

“哎哟,谁啊,怎么走路的?”上官轻儿正因为小黑而生气,突然被撞了,立刻不满的抱怨。

“小蝴蝶这是要去哪儿?”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吓得上官轻儿小脸苍白,抬起头惊慌的看着他。

“原来是漠北大王啊,真不好意思,轻儿不是故意的。”上官轻儿看着一身紫色长袍的冷天睿,灿烂的笑着赔礼。

天啊,为什么是这个可怕的男人?上官轻儿不由的有些害怕。

冷天睿轻笑,扶起她,道,“无事,倒是小蝴蝶,没伤着吧?”

小蝴蝶?蝴蝶你妹!

上官轻儿恶心的咽了一口口水,水汪汪的双眼无辜的看着他,“没,没事,大王这在散步吗?”

“不,我在等你。”冷天睿蹲下身子,跟她对视着,“小蝴蝶,跟我走怎么样?”

这几天,冷天睿在皇宫里,已经把这个上官轻儿给看透了,这个小丫头根本就是个鬼灵精,这么可爱,这么聪明的孩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夏瑾寒这么喜欢她,不如,自己将她带回去养着玩儿?嗯,那感觉应该不错。

“大王你真会开玩笑,我认得路,不用跟你走的。”上官轻儿嘻嘻一笑,牛头不对马面的回答完,就四下张望,寻找着梨花等人的身影。

冷天睿挑眉,笑道,“我是说真的,你是要主动跟我走,还是让我把你绑回去?”

上官轻儿退后两步,跟他保持了距离,歪着头,慌张的问,“你为什么要带我走?”

“因为,你很有趣。”冷天睿轻笑,俊美的嘴角勾起,那双老鹰般犀利的双眼删除了一阵寒光。

有趣?你才有趣,你全家都有趣。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可是你很没趣。要是没事的话,我要走了。”

上官轻儿不客气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冷天睿伸手,拉着她的手臂,用力的捏着,让上官轻儿动弹不得,“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从漠北攻打过来,到时候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被毁掉,你还是要跟我走。”

上官轻儿一愣,不解的扭头看着冷天睿,“什么意思?”

这一刻的她,褪去了稚气,只有一脸的认真。

冷天睿轻笑,“我相信你听得懂我的意思。”

“为什么?”上官轻儿蹙眉。

冷天睿鹰眼中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很老实的回答,“因为,我需要一个理由攻打夏国。”

需要一个理由攻打夏国?开什么星际玩笑,他这是要绑架自己,然后趁机引诱夏瑾寒跟他开战么?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可怕了一点?

“为什么要攻打?”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问。

“呵,因为,这一切必须属于我。”冷天睿的目光阴冷,看着不远处的天空,似乎有了浓烈的恨和——憧憬。那是一种很强烈的,势在必得的欲望。

“你以为抓了我,夏瑾寒就会去攻打漠北了吗?”上官轻儿嗤笑,“哈哈,你以为我算什么呢?不过是他收养的孤儿,他有什么必要为了我打仗?”

闻言,冷天睿蹙眉,觉得有些道理。他之前一直觉得夏瑾寒很重视这个孩子,只要将孩子带走,那夏瑾寒就会动怒,跟自己对着干。那样的话,不管是夏国发起侵略战,还是漠北发起正当的保卫战,对漠北来说都是莫大的好事。

但,他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夏国的皇帝,是兆晋帝,而非夏瑾寒。

上官轻儿懒懒的看着冷天睿,奶声奶气,而又有些垂头丧气的道,“大王你真看得起我。只是很可惜,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对夏国来说,没这么重要。不信的话,你带走我试试。”

上官轻儿的心跳的很快,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是,她不能慌,不能让在野心勃勃的男人将自己带走,她还要将冷天睿的目的告诉夏瑾寒,让夏瑾寒防备他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跟着上官轻儿的青然,经历了艰难险阻,终于成功找到了上官轻儿的所在,一下子飞出来,落在上官轻儿身边,将她带出了冷天睿的身边,紧张的道,“小郡主,你没事吧?”

上官轻儿摇摇头,紧紧抱着青然的手臂,一双眼睛无辜的看着冷天睿,似乎还带着几分强烈的畏惧。

冷天睿眯起眼睛,露出了无比阴森的笑,冷冷的瞪着青然和上官轻儿,那眼神,似乎准备将他们一起解决掉。若是青然知道了自己的目的,那是绝对不能留的。至于上官轻儿,那就要看她是不是够聪明了。

------题外话------

~\(≧▽≦)/~啦啦啦……恭喜【占小幺】成为本书会元,同喜同喜。小幺么么哒!扑倒……

谢谢暖光和小幺的鼎力支持,~(>__文/富乐吉萍:

【这是一个大龄剩女猝死穿越回到孩提时代的故事;

这是一个中医世家的顶级外科医生瞬间成乞丐的故事;

这是一个花美男把断袖王爷扶上太子位的故事;

这是一个医女悬壶济世荡平十国纷争一统江湖的故事。

到底是个什么故事?

跳进坑里慢慢看吧,瓶子的坑品是绝对有保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