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离别,化思念为力气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074章 离别,化思念为力气(卷一完) 文 / 清溯

普崖山脚下,马车辘辘前行,一路开到了接近山顶才停下。

普崖山并不高,但因为这一处的地理环境和位置极好,加上这山上有浓密的原始森林,在上面建一座房子住着的话,倒是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原本,要是在这样的初春时节到这里来踏青游玩,应该是一件很幸福很美好的事情。但这一刻,因为离别,上官轻儿完全没有心情去看那些风景。

她只想一直就这样依偎着夏瑾寒,不要分开。

时间如流水般流逝,美好的东西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上官轻儿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夏瑾寒说再见,马车就停下了。

上官轻儿的心颤抖了一下,咬着嘴唇,抬眸对上夏瑾寒那双狭长的凤眸。

夏瑾寒嘴角微微勾起,笑道,“不许哭。”

上官轻儿也笑了,点头,“嗯,轻儿不哭。”

于是,夏瑾寒就这么牵着上官轻儿下了马车,来到了半山腰的那一座房子的大门前。

夏瑾寒伸手敲了敲门,没一会们就被打开了,一个睡眼朦胧的中年大叔揉着双眼,含糊的问,“谁啊,大清早的。”

“是我。”夏瑾寒拉着上官轻儿的手,冷冷的站在门前,霸气外泄。

那人听到这声音,立刻眨了眨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身白衣的男子,而后激动的叫道,“哎呀,这,这不是大师兄寒小子吗?你咋的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走走走,陪球叔过两招去,你不在了之后,这院子里的娃子没一个是我对手,一点都不好玩。老二这几天出去了也没回来,我都手痒痒了……”

那自称球叔的男子身材高大,一身粗糙的深蓝色麻布衣衫,下巴长满了胡子,头发凌乱,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跟个叫花子似得。但是他的双眼却很有神,很犀利,说话也很利索,看的出来这人并不简单。

面对这球叔的热情,夏瑾寒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句,“今日没空,改天吧。”

“改天?”球叔似乎才看到夏瑾寒身边的小不点,眼前一亮,激动的看着她,“哎呦,这小丫头长得可真水灵,瞧瞧张脸,跟……”跟大师兄你还真像……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被夏瑾寒打断了,“球叔,她是我妹妹,今天开始来此处跟师傅学艺。”

妹妹?球叔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脑袋,嘻嘻的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叔叔好。”上官轻儿也在这个时候很乖巧的张开小嘴,甜甜的叫了一句。

她眼神清澈,虽然衣着华丽,却没有富贵人家的娇气,看着球叔的时候,眼里也没有一丝不屑和鄙视,这让球叔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起来。

他弯腰对着上官轻儿,笑道,“小丫头真乖,哈哈,既然你是来学艺的,那叔叔送你一样东西吧。”

说着,就从身上拿出一个很小巧的袖箭,递到她跟前,略带怀念的看着那袖箭,道,“这玩意我拿着也没用了,倒是跟你这小娃娃挺配的,就当做是见面礼了。”

上官轻儿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眼前这袖箭虽小,但是要用起来却很方便,只要绑在手腕上,遇到无法应付的敌人的时候,一箭射出去,敌人绝对是毙命的。这球叔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而且这么随意就送她了?

上官轻儿没有去接球叔送的袖箭,而是抬起头看着夏瑾寒,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

夏瑾寒也没料到球叔会这么大方,但,这东西可是个好东西,不要白不要。

“收下吧。”夏瑾寒点头,让上官轻儿收下这礼物。

上官轻儿欣喜若狂的双手捧着那小巧玲珑的袖箭,激动的道,“谢谢叔叔的礼物。”

“哈哈哈,大师兄,你这妹妹还真是可爱,嘴巴真够甜的。”球叔愣了愣,而后就大笑了起来,那样子,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感觉。

但上官轻儿却觉得这个球叔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他定是有秘密,有故事的人。

来不及多说,院子里就跑出了一个一身灰袍子的白发老人,激动的对着夏瑾寒跑来,“哎哟,寒小子回来了,为师都等你一早上了,还不快进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不敢相信的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那个白发苍苍,颇有仙风道骨的老人。他要是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有仙气的,感觉就跟个半仙似得。但一说话一动作,那简直……

好吧,简直就是个老顽童。

上官轻儿想过很多次关于这位师傅的样貌,她觉得能将夏瑾寒教的这么好的师傅,要么是威武霸气的,要么是仙风道骨的,要么是冷漠风流的,要么……但从没想过会是这种老顽童类型的。

夏瑾寒牵着上官轻儿走进院子,那一袭灰袍的老人故作严肃的干咳两声,道,“真要把这小娃娃留在这儿?”

“虽然信不过你,但也别无去处。”夏瑾寒的声音依然很冷,冷的吓人。

闻言,那老人像是受了打击一般哀怨的瞪着夏瑾寒,“你这臭小子,什么意思?什么叫信不过我?我怎么说也是你师父,要不是,你有今天这样的武艺吗?啊?不知回报的臭小子。”

夏瑾寒却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冷冷的道,“我的武艺,是我自己努力学来的。”

说罢也不再给老人哀怨的机会,对上官轻儿道,“轻儿,今后乖乖留在这里,想学什么就让这老头教你就是。”

上官轻儿点头,很是乖巧的叫了一句,“轻儿见过师父。”

老人原本到了嘴边的那一句,“想学什么就教?你想得美。”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面对这么乖巧可爱,声音又甜又脆,看起来又呆又萌的小丫头,他哪里还能说出拒绝的话来啊?于是……

“哈哈,小娃娃不必多礼,今后那臭小子不在,为师定会好好教你,将来让你超过那臭小子的。”老人一开心,就夸下海口,以至于他这辈子都被上官轻儿欺负,说他没有好好教她。

“谢谢师父,轻儿一定好好学。”上官轻儿咧嘴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欢喜。

老人看到上官轻儿这么可爱的样子,更是得意的不行,还不知道自己被下套了,得意的道,“哎,乖徒弟,这才对嘛。不像那臭小子,整日里就板着一张脸,还总是对为师不敬。”

听到这话,上官轻儿其实真的很想说一句,不是别人不尊敬你,而是你现在这样子,实在很难叫人尊敬啊。

但是,她初来乍到,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熟悉,难得这师父看起来挺好相处的,她还是别打击他了,免得今后自己没好日子过。

“寒小子,你真要去北疆?”老人突然转移话题,严肃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点头,“嗯,今日就出发,轻儿今后就交给你了,若是我回来她少了一根毫毛,你那十坛桂花酿,也就别想要了。”

夏瑾寒这一句话,彻底打破了老人好不容易维持的严肃形象,他再次张牙舞爪的对着夏瑾寒,“你这臭小子,居然敢威胁为师,你个欺师灭祖的东西……你,你……”

“轻儿……”这个时候,慕瑶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昨天就听说上官轻儿今儿会过来,她就有些期待了,如今果然是看到大师兄和上官轻儿,她便顾不得其他,立刻激动的跑了过来。

“啊,慕瑶。”上官轻儿看到慕瑶,嘴角勾起,笑着跟她打招呼。

慕瑶还是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长发绑成两个小辫子,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干净白皙,大大的眼睛欣喜的看着上官轻儿。

“轻儿,你真的来啦,嘻嘻,那今后我就有伴儿了。”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一笑,“是啊。”

其实,她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要离开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未来,可她知道,她要坚强,因为她不是一个小孩,前世这么艰难她都挺过来了,不过是分别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殿下……”青云站在夏瑾寒身后,眉头紧张的看着夏瑾寒。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再不出发,就赶不上出征的队伍了。大军出征,要是主帅不在,容易引起事故和动乱。

夏瑾寒自然明白,但……

他低头,看着身边一身翠绿色裙子的娇小身影,眼中满是不舍。

“轻儿……”

他低声叫着她的名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官轻儿掩饰着眼中的失落和不舍,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只有一片澄澈,“瑾哥哥,轻儿在这里等你回来。”

“好。”夏瑾寒点头,蹲下身子抱了抱她,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道,“好好听话,哥哥不在,不能再任性了知道吗?”

“嗯。”上官轻儿点头,双手圈住夏瑾寒的脖子,“瑾哥哥,轻儿一定会乖乖的,你去吧。把那个狗屁漠北大王打得落花流水,把他赶回家去喝奶,省的有事没事跑来胡闹。”

“噗……”周围的人听着这话,都忍不住笑了。

夏瑾寒也笑了笑,松开她,宽厚的手掌抚摸着她白皙粉嫩的小脸,“好,哥哥一定不会让轻儿失望。”

“啵!”上官轻儿在夏瑾寒脸上亲了一口,依然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笑着说,“哥哥快去吧,一会赶不上了。”

“好。”夏瑾寒点头,也在她脸上亲了亲,终于起身,大步的往外面走,不再回头。

上官轻儿笑着,深深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看着他走出了大门,往山下走去,完全没有回头。心,很痛。

可她还在笑,因为他说了,不准哭,她很听话。

大概过了两分钟,上官轻儿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风一般的飞奔出门口。

正在帮忙将东西搬下来的青然见状,慌忙跟上去,生怕她会激动的去追夏瑾寒。

但上官轻儿只是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山下,看着夏瑾寒骑着马儿的背影,一点一点,慢慢的远离……

“瑾哥哥,加油,轻儿等你回来。”上官轻儿张嘴,用尽了力气,对着那已经远去的背影大声的叫道。

夏瑾寒微微一愣,勒住马缰停下,扭头看了一眼山上那抹绿色的身影,只是点点头,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然后继续往前,这一次,真的没有回头。

山上,白发苍苍的老人,球叔,以及慕瑶,都站在门口,看着上官轻儿那娇小的身影,都有些为她担心。

方才她的样子太激动,看得出来她是很不舍的。而且,夏瑾寒会把她送到这里来,显然也是很在乎的她的……

上官轻儿在门口痴痴的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瑾寒的身影早已经看不见了,她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流花和青然都有些担心她,慕瑶也想过来安慰她。

但,大家都在为她担忧的时候,她却突然转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身边的青然,脆生生的说,“然哥哥,瑾哥哥真的离开了。”

青然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点点头,很老实的回答,“是。”

上官轻儿闭上眼睛深呼吸,再睁开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忧伤。只见她伸了伸懒腰,舒活了一下胫骨,就笑道,“好啦,既然瑾哥哥已经离开了,那我们也该继续干活了。”

“然哥哥,流花姐姐,你们快些帮我把东西都搬进来。”她指挥着一脸茫然的青然和流花,然后又对慕瑶说,“慕瑶,我住哪儿啊?”

慕瑶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愣愣的指着不远处的单独的一个小院子,“那儿。”

“那,带我去看看我的院子好不好?”上官轻儿甜甜一笑,拉着慕瑶的手问。

慕瑶怀疑的看着上官轻儿,心想,她看错了吗?上官轻儿刚刚是真有难过吗?为什么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但她什么都没问,两人都是孩子,也很少会去纠结太多事情。

慕瑶点点头,拉着上官轻儿一边跑一边道,“好啊,走,我带你去看看,听说你今天回来,昨儿师父就让人给你收拾干净了呢……”

“哈哈,真的吗?师父真好……”上官轻儿嘻嘻的笑着,跟慕瑶手牵手的就往边上跑。

一旁的几个大人却是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师父大人忍不住小声嘀咕,“这小娃娃到底是真的伤心还是假的?果然是小孩子,没心没肺的。”

青然却是眉头紧皱,跟流花对视了一眼,然后低着头,继续忙他们的东西。

上官轻儿上山住,太子殿下担心她各种不习惯,简直跟搬家似的,把她之前喜欢的一些东西全都给搬来了。青然看着就有些头疼,他怎么说都是一个暗卫,如今却完全成为了奶爸,还要做粗活,简直是无语至极。

上官轻儿让慕瑶带着她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走了一圈就出来了。她住的与其说是院子,还不如说是几间很简单很普通的房子,房子前有一小片空地,可以用来晾衣服或者栽种花草。此外再没有别的了。这配置,就跟这古代的普通股家庭没有区别,跟皇宫自然是完全不能比的。

可上官轻儿看着,心里去很舒服,有一种回到自己家的感觉。

因为前世,她跟奶奶住的地方就是这样的,很普通,很偏僻,很安静,很简陋……

屋里有青然和梨花打理,而上官轻儿则是跟着慕瑶开始在周围逛了起来。整个大院子其实也很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因为这里依山而建,地理位置绝佳,空气清新,环境优雅,绝对是长居养生的大好场所。

“轻儿,别往那边去了,那门是通往后山的,出去了就是后山了。”走到西北角的一个角落里,慕瑶拉住了上官轻儿,不让她再乱跑。

“后山不能去吗?”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不解的问。

慕瑶摇摇头,笑道,“当然不是不能去,只是后山很多野兽,而且到处都是浓密的树木,你乱跑的话,容易迷路。”

上官轻儿点头,然后乖乖的跟着慕瑶回去了。

中午,因为上官轻儿的到来,师父给他们舔了不少菜,都是后院的菜园子里自己种的,味道绝佳,绝对是外面吃不到的美味。

师父还把自己去年去山里猎来的腊肉也给拿了出来,加上上官轻儿从宫里带来了不少点心和美味,整整摆了一大桌子的菜,吃的慕瑶双眼发光,恨不得将这一桌子的饭菜都给吞进去。

上官轻儿倒是有些没胃口,只吃了一点平时吃不到的菜肴,就跟着流花回院子午睡了。

下午,师父带着上官轻儿和慕瑶,去看了一下她们练功的地方,简单的讲了一些简单的规则,说上官轻儿刚来,让她休息两天,过几天就开始教她。

上官轻儿都好好的记下了,看着这陌生的地方,心里却有些空荡荡的。

她早想过要学一些拳脚功夫保护自己,但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也好,夏瑾寒不在了,她就不会想着偷懒,就能为了自己的目标,奋发图强,努力拼搏了。

“上官轻儿,加油!”上官轻儿在心里低声的给自己打气。

……

当天夜里上官轻儿还是失眠了。

躺在从东宫带来的熟悉被窝里,却没有了熟悉的怀抱,让她觉得很不习惯。

流花就睡在她房间的外间,青然在隔壁,大家都将她保护的很好,可她却觉得很闷,很不舒服。

起身,迎着月光,瞧瞧的走出房间,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望着外面生机勃勃的草地和不远处迎风摇晃的大树,总觉得自己被人抛弃了似得。

可她心里其实明白,她不是被抛弃了,她只是觉得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没有依靠,失去了夏瑾寒,她有些无助罢了。

但,这一切本就是她要面对的,她不是四岁的上官轻儿,她的内心已经二十几岁了,所以,她不能这么颓废。

“该死,为什么会睡不着啊。”上官轻儿心烦意乱的低骂。

她都想开了不是么?她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难过了啊,她只是不习惯……

“哎哟,你就是新来的小师妹?”一个好奇,而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在上官轻儿身侧响起。

上官轻儿蹙眉,抬眸惊讶的看着那人。

月光下,可以模糊的看出,那人有着一张很清秀的脸,一身浅蓝色的衣服,身材高大,比例完美。若非他脸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和那一双看起来十分风流的桃花眼,上官轻儿定会以为这帅哥是个很温柔可敬的好“师兄”。

“你是谁?”上官轻儿白天的时候没看到这个人,所以并不认识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

她只知道,师父一共收了五个弟子,夏瑾寒是第一个,还有一个二师兄,三师姐,四师兄,然后就是自己了。

这三师姐是慕瑶,除了慕瑶,上官轻儿还未见过二师兄和四师兄,不过不难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年纪比慕瑶大,肯定就是传说中风流倜傥的二师兄了。

慕瑶今天说,二师兄和四师兄今天都去外面办事了,明天才能回来。那眼前这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听到上官轻儿稚嫩清甜的声音,少年轻笑,在她面前蹲下,道,“瑶儿还真没骗我,小师妹当真是长得十分可爱呢。我当然就是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帅气十足的二师兄了。”

果然是……

只是,这二师兄会不会太自恋了一点?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点点头,“哦”了一声,就没再理会他。

这会二师兄不乐意了,他低下头,看着她粉嫩的小脸,笑道,“怎么了?小师妹有心事?不开心?还是睡不着?”

“没事。”她心情不好,不想理会这个看起来怪里怪气的师兄。

“莫不是想大师兄了?嘿嘿,我听说大师兄对你很好啊,你放心,今后大师兄不在了,就由二师兄我来保护你,绝对不让你受任何人的欺负,怎么样?”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身边这个俊逸的少年,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不相信,小嘴嘟起,道,“真的吗?二师兄很厉害吗?”

“那当然啦,你二师兄我可是马上就要超过大师兄的了,嘿嘿,今后有二师兄在,绝对不会交任何人欺负你。”少年挑眉,得意的笑着,看着上官轻儿。

“好啊,二师兄你说的,你今后要好好保护轻儿的,你要是做不到怎么办?”上官轻儿很给面子的接下了他的话。

少年闻言,越发的得意起来,“当然,我说话算话,二师兄一向最懂怜香惜玉,小师妹你这么可爱,最需要的就是我这样帅气又强大的男人来保护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突然出声对着屋子里叫道,“然哥哥,你要不要跟二师兄比比看啊,要是二师兄真的很厉害,以后然哥哥就轻松多了……”

青然立刻从屋子里飞出来,冷眼看着那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二话不说,就跟他打了起来。

“喂,小师妹,你这是干吗?有话好好说啊……”二师兄见状,慌忙接招,一边打还一边哇哇大叫着,样子有些滑稽。

青然才不跟这二师兄说话,动作迅速,一点都不马虎,招招都让二师兄无处可逃。

“小师妹,快让你手下住手啊,要杀人了。”

“二师兄不是很厉害么?都快比得过大师兄了……”上官轻儿无辜的看着二师兄,眼底满是好奇。心里却在偷笑,这丫的敢跟夏瑾寒比,连青然都打不过……

“我错了,小师妹,再打下去,你二师兄这俊美无双的脸就要毁了……噗……”少年还没说完,青然就一掌将他打倒在地,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也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上官轻儿还以为这少年是深藏不露,没想到这么几下就倒下了,起身,有些不屑的看着那摔了个狗吃屎的二师兄,“二师兄,你没事吧?”

“小——师妹……”二师兄风吹雪抬起头,吐出了一口草,双眼泪汪汪的看着上官轻儿。

那哀怨而又困窘的样子,看的上官轻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官轻儿捂着读者,不停的笑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夏瑾寒离开之后,她一直在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笑容,哪怕是强颜欢笑,她也能做到让别人看不出丝毫破绽,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真的无忧无虑,把什么都给忘记了。

如今这一笑,她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不压抑,而是一直在强忍着。

看到上官轻儿笑的这么开心青然也松了一口气,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感激的看着风吹雪。

倒是风吹雪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拍了拍身上的草叶站起来,一拂长发,很臭屁的笑道,“怎么,小师妹被师兄我帅气的样子给迷住了吗?瞧你笑的多开心,嘿嘿,来,给师兄亲一个。”

看着某人靠过来的欠扁的脸,上官轻儿的小爪子一挥,“啪”的一声,落在了那人的脸上。

“二师兄,天色已晚……”

“正适合出来跟漂亮姑娘约会……”无良二师兄打断上官轻儿的话,嘴角噙着一抹妖娆的笑。

上官轻儿退后好几步,像是看怪物似得看着他,“既是如此,二师兄你还是快去找漂亮姑娘吧,轻儿要睡了。”

“小师妹,你不就是那漂亮姑娘么?”风吹雪一双桃花眼里带着笑意,一步步的靠近上官轻儿,但还没走近,就被青然拦住了。

“二师兄,你居然连四岁小孩都下得了手,看来今后本姑娘要跟你保持距离了。”上官轻儿一脸苦恼的叹着气,耸耸肩,慢慢走进了房间。

而风吹雪见上官轻儿进去了,才撇撇嘴,冷冷的瞥了青然一眼,不知从哪弄来一根鸡尾巴草叼在嘴里,故作潇洒的笑道,“小师妹好好休息,师兄明儿再来跟你培养感情。”

说罢,挥舞着衣袖,一步步走出了小院子。

风吹雪离开后,青然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刚刚离去的那个少年,心里有些摸不透。

这个少年的武功分明不在自己之下,要打的话,怕也是平手,可他刚刚那一跤却摔得很漂亮,就跟真的似得。他,是故意的吧?只是为了讨好小郡主,换她一笑吗?

青然转身回到房间,嘴角微微勾起,这里的人都不错,看来殿下把小郡主带到这里来是对的。看到小郡主没事了,他也就放心了。

经过风吹雪那一闹,上官轻儿回去之后居然没有再失眠,虽然半夜醒来的时候还是习惯的往边上靠,没有熟悉的怀抱,有些不自在,但总算是度过了最难熬的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起来,流花和青然就在院子里开小灶,给上官轻儿熬了清甜的玉米粥。

上官轻儿吃饱了之后,来到大院子里,去见师兄师姐们。

才进大殿,就看到一身浅蓝色袍子的风吹雪一阵风似的掠到她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师妹,早啊,昨儿睡得可好?”

上官轻儿退后一步,嘴角抽了抽,甜甜一笑,“很好啊,二师兄今儿心情不错啊。”

“当然不错啦。”他拂了拂额前的刘海,给上官轻儿抛了一个媚眼,“今后有这么可爱的小师妹陪着我一起练功,我心情怎么能不好呢?”

“自恋!”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风吹雪身后传来,不带丝毫温度。

风吹雪的脸色一变,哀怨的扭头看着身后比他矮了一小截的少年,道,“我说师弟,不带你这么损师兄的好吗?你师兄我本来就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二师兄,师父来了。”慕瑶白了他一眼,出声打断了自恋的二师兄继续吹嘘。

风吹雪撇撇嘴,小声嘀咕道,“真是一群不可爱的孩子,唉,还是小师妹可爱。”

上官轻儿自动无视了风吹雪的自恋,目光透过他,看向了前面的四师兄。

只见那是个八九岁左右的男孩,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漠的有些吓人。

似乎是看到了上官轻儿在看他,他扭头,对上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而后淡淡的点头,便不再出声。

上官轻儿奇怪的看了看四师兄,再看看慕瑶,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四师兄会比慕瑶年纪大。

后来才知道,这个四师兄叫明夜,是一年前师父在山下捡回来的孩子,因为失忆,就留在了这里没有离开。他比慕瑶要迟一年拜师,所以慕瑶就仗着自己先来,愣是逼着明夜叫她师姐。

“轻儿,你的身体太娇弱了,暂时不适合练武,这两个月,就跟着你师兄师姐,每天绕着这院子跑几圈吧。早晚一次,把身体练好了,为师再教你,可好?”老人站在他们的前面,一脸严肃的说。

上官轻儿点点头,明白要习武不能着急,她这小身板,肥嘟嘟的,浑身都脆的要命,就这么去学习那些比较难的东西的话,怕是很容易会受伤。

“是,师父,轻儿一定好好锻炼。”上官轻儿点头,虚心的接受了。

于是,当天她就跟着那个很骚包的二师兄去跑步了。

为什么只跟二师兄呢?因为慕瑶和明夜已经跑了大半年,早就跑得想吐血了。而风吹雪显然是对上官轻儿很感兴趣,所以整日的缠着她,一有机会就勾引她。

要是上官轻儿之前没有跟夏瑾寒相处大半年,没有认识慕容莲那个妖孽,也没有跟韩熙然接触过的话,怕是真的会被眼前这个骚狐狸给迷惑了。

老实说,风吹雪长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简直就跟狐狸眼睛似得,看的久了,就容易被迷惑。慕瑶说,二师兄虽然年纪小,却很好色,老是用那双眼睛和他的长相出去勾引女人,让上官轻儿离他远点儿。

上官轻儿在一次早上跑步的时候,不小心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还深以为然的表示,慕瑶说的有道理,她今后要跟他保持距离。气得风吹雪当即就一挥衣袖跑了,说上官轻儿没良心,他不去练功跑来陪她跑步,居然还嫌弃他,说要离他远点。

那失落的背影和悲痛的样子,让上官轻儿心中无比佩服二师兄的演戏天分。

“二师兄不去拿金马奖影帝,简直可惜了。”上官轻儿摇摇头,见风吹雪已经走远,看不到身影了,无奈的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继续跑。

“啊!”结果一扭头就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尖叫一声,退后两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哎哟,小师妹就这么想投入师兄我的怀抱么?”风吹雪媚眼含笑,一把搂住上官轻儿,稳住她的身子,那样子,**无比。

上官轻儿一把推开他,瞪着他叫道,“二师兄,再碰我,就让然哥哥把你给绑起来,再也不让你深夜出去找美女。”

风吹雪一愣,干咳两声,“小师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师兄我什么时候……”出去找美女了。

话没说完,上官轻儿就打断他,邪恶的笑着,“昨晚我看到了,嘿嘿。‘风公子,真是太感谢你了,奴家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咳咳,‘那,姑娘以身相许可好?’”

上官轻儿捏着嗓子,阴阳怪气的学着一个娇滴滴女子和风吹雪对话的声音,气得风吹雪脸都绿了。

刚好这个时候,流花拿着杯子过来给上官轻儿送水,听到这话,笑道,“风公子,想不到你有这么多风流事迹呢……”

“流花姐姐,你误会了,方才小师妹不过是跟我开玩笑的。”风吹雪一本正经的笑着,一双桃花眼深情的看着流花。

流花最初的时候还会被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少年欺骗,但是现在……

“得了吧,就你那些风流事,我还能不知道?”流花说着,弯腰将水杯递给上官轻儿,温柔的为她擦汗,“小郡主喝点水润润喉咙,你这都跑了两个时辰了,天气热,早些回去吧。”

上官轻儿一边喝水,一边摇头。

不够,完全不够,每天早晚就跑这么一小会儿,身体根本就强壮不起来。她要加强训练强度,让师父早点教自己功夫。

夏瑾寒已经离开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上官轻儿时常做梦梦见夏瑾寒,仿佛他还没有离开,还在她身边一般。

夜里醒来,她总会睡不着,然后就想哭。

而,每次她想哭的时候,都会跑出房间去吹风。很巧的是,风吹雪似乎是夜晚行动的夜猫子,每次她出门去吹风都会很巧合的遇到出去勾引良家妇女刚回来的风吹雪,风吹雪总想要上官轻儿亲他,上官轻儿总会给他一巴掌,这一切,似乎都已经变成了习惯,和——默契。

上官轻儿发现,这个二师兄虽然看起来很风流,一点都不正经,但他的人还是很好的,尤其是对自己,每次自己要是闯祸了,都是他帮自己搞定的。

还有那个四师兄明夜,他不爱说话,也不喜欢搭理人,但却对上官轻儿不错。

许是因为都是被人收养的缘故,上官轻儿很喜欢跟明夜相处。

他很安静,每次上官轻儿跑去找他,他都只是安静的听着她说,他最多就“嗯”一声,然后不再理会。

也正是因为明夜不爱理会上官轻儿,那冷漠的样子,总是让上官轻儿想起夏瑾寒,反而更喜欢缠着明夜了。

“四师兄……”这天,上官轻儿终于得到了师父的许可,开始练习扎马步,以及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但她练到一半就忘记后面的内容了,于是,满脸渴望的看着明夜。

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如既往的清澈明亮,婴儿肥的脸却是尖了不少,因为整日都在跑步,训练,原本白皙如玉的肌肤也黑了一些,却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可爱和美丽,反而比原来多了几分阳光的气息,不再像瓷娃娃一般易碎。她一身很见到的绿色窄口的衣服,将她娇小的身子衬得玲珑有致。

正在练功的明夜听到她的叫声,扭头,淡淡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早已经习惯了明夜的冷漠和安静,很主动的拉着他的衣服,道,“四师兄,轻儿忘记下面的动作了。”

明夜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却见她双眼清澈见底,表情认真,便点点头,让她将前面的动作做一边,到了她不记得的地方,就细心的教她。必要的时候,还会握着她的手臂,纠正她的动作。

这天,慕瑶从外面回来,一眼就看到了明夜正在陪上官轻儿练功,顿时有些嫉妒的拉着上官轻儿,道,“轻儿,你可真厉害,四师弟这么难相处的也被你给收服了。”

上官轻儿拭去额头汗水,吐了吐舌头,笑道,“瑶儿,其实四师兄很好相处的,他只是不爱说话。”

“快教教我怎么跟他相处,每次跟他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是我在自言自语,我迟早有一天会被闷死。而且,那小子一直不肯叫我一句师姐,你给我传授几招怎么样?让我制服他。”慕瑶一边抱怨,一边期待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捂嘴偷笑,靠在她耳边道,“这个啊,是秘密哦……”

“轻儿,你耍我……”慕瑶闻言,大怒,不满的瞪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一边逃走一边对她吐了吐舌头,“瑶儿,你要是喜欢四师兄就去表白嘛,我也帮不了你啊……”

“噗……”被扭曲了是非,慕瑶气得险些吐血,张牙舞爪的追赶着上官轻儿,大声的叫道,“上官轻儿,你找死。站住……”

“哈哈,咯咯……追不到,追不到……”上官轻儿一边跑,一边对着慕瑶做鬼脸。

慕瑶跑得更快了,恶狠狠的道,“你个死丫头,不肯叫我师姐就算了,还敢污蔑我,找死。”

“啊,不要啊,瑶儿,我错啦……”上官轻儿的小短腿,哪里跑得过慕瑶呢?很快就被抓到了,不断的求饶。

慕瑶按住上官轻儿,双眼冒着邪恶的光芒,一手抓住她的双手,一手作势要去挠她痒痒,嘴里说着,“你说你喜欢四师弟,我就放过你。”

居然敢说她喜欢那个冷冰冰的无趣师弟,慕瑶心里自然很不开心。

上官轻儿嘟起小嘴,“喜欢大师兄行么?瑶儿……”

“不行,不说喜欢四师弟也可以,叫一声师姐来听听?”慕瑶得意的笑着,眼底满是得逞的笑。

上官轻儿撇撇嘴,她才不要叫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师姐呢,虽然,慕瑶确实是她师姐,但那会让她觉得很没面子,于是。

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不远处叫道,“二师兄你回来啦……”

“咦?二师兄不是跟早上来的那个女人出去了吗?”慕瑶疑惑的扭头去看,结果她一走神,上官轻儿就一把推开她,挣脱她的束缚站起来,跑到了一边的明夜身后,躲着。

“上官轻儿,你又耍我!”这样的把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慕瑶却每一次都会上当。

“嘻嘻,瑶儿,你不能以大欺小的,轻儿是师妹,你要让着我一点是不是?”上官轻儿很无耻的笑着。

慕瑶才不会被她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于是这两人又在院子里追赶了起来。

……

北疆。

北疆城内,护国将军府。

是夜,夏瑾寒坐在将军府内,看着那张属于漠北的地图,仔细的研究着,眉头紧皱。

已经跟漠北对峙了两个月,双方都没有主动出击。冷天睿似乎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似得,当初来势汹汹,如今却一直按兵不动,也不知道他们是在打什么主意。

他没料错的话,冷天睿根本是早就想开战了,夏国对周围的国家来说,绝对是一块肥肉,因为地理位置优越,环境好,物产丰富等原因,夏国曾经是各个国家争抢的目标。若不是如今的夏国够强大,怕是早就被瓜分了。

可为什么冷天睿急急忙忙的召集了这么多人在边疆,却迟迟不开始呢?他们漠北已经有正当的攻打理由,他们是在等什么?

夏瑾寒有些头疼的扶着额头,看不透冷天睿的目的,又不能公然冲出去跟漠北打,这让他有些烦躁。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时候已经不早了,也该休息了。有什么事还是明日再说吧,该做的准备,他都准备好了,只要漠北进攻,他就有把握把冷天睿打个落花流水。

站在窗前,夏瑾寒望着天上的月亮,才发现月又圆了。可他的归期却依旧是遥遥无期。

不知道远在京城的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自己不在,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听话,有没有乖乖吃饭,是不是还挑食不肯吃青菜?自己不在,她睡得可好?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每夜醒来都会在身边寻找一个熟悉的身子?

她是不是还那么调皮,会不会把老头子气得跳脚?

也不知道风吹雪那小子会不会欺负她,她这么可爱,那么天真,会不会被那臭小子给欺骗了?

不知道两个多月不见,她长高了没有?是不是还跟当初那样,总喜欢要人抱着?

习武难免要吃苦受累,她的小身板,是否能承受的住?会不会被折磨的整日叫苦,不肯去练功呢……

夏瑾寒深呼吸,发现自己居然想了这么多。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变得这么喜欢叨念了?

那小丫头的性子,就算是没有自己在身边,也一定会过的很好的吧?有青然和流花在身边照顾着,还有慕瑶陪她玩,她该是过的很逍遥自在才是。

不知道,他会不会跟自己一样,一安静下来就会被思念折磨呢?

轻儿……

在山上等我,很快,我就会回去看你的。

夏瑾寒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上官轻儿,正坐在床前的桌子前,手里握着毛笔,正给夏瑾寒写信。

内容大概是告诉夏瑾寒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知道自己过的很好,自己很听话,很乖,没有任性也没有哭闹。

同时,问他在那边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她?

提醒他要好好打仗,不打赢就不准回来……

------题外话------

第一卷就写到这里,下面是第二卷啦,期待的妞,赞一个(*^__^*)嘻嘻……

恭喜【723622】成为本书解元,同喜同喜。

妞们,那个,不要去买评价票了,不值,不想大家浪费钱,咱不争第一了。争来争去没意思,会演变成恶性竞争,而且评价票伦家没分成,哈哈。要是妞们心疼伦家,就给免费五分评价票,或者鲜花钻石月票打赏,都欢迎,哈哈,么么哒!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推荐《邪皇溺宠倾城女将》文/蜗牛爬来了:

东方有女,其名为凰,得此女者,必得天下!

穿越?江玉凰表示,木有压力;

啥?穿越成四岁幼娃?还是穿越到农户家中?江玉凰继续表示,木有压力。

可当镜子一照,一张阴阳脸出现在她面前时,江玉凰仰天长啸:尼玛,压力山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