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绑架,比试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088章 绑架 比试

东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

而其中最为热闹的,当属清寒斋了。

这里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客人进出,而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子。

也就是因为这里总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子来往,对面新开的一家酒楼,生意也很火爆。当然,里面坐的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男子。他们去酒楼,自然大多数的是冲着对面那清寒斋来来往往的年轻女子去的。

这天,清寒斋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成功的吸引了周围人的眼球,惹来了一大群人的围观。

上官轻儿和夏瑾轩一起挤进人群,来到了清寒斋的大门前。发现门口居然被一群身穿家丁制服的人给围住了,眉头微微皱起。

“这位公子,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们家公子并非每日都会来这里,我们也不知该如何联系他,您若是真想见我们家公子,下次我们公子来了,我定会帮你转告他的。”刘婶子礼貌的对着坐在上官轻儿最喜欢的贵妃榻上,一脸骄横的男子,温婉的解释。

看到那人,上官轻儿的嘴角猛抽,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人怎么还是没变?不,甚至比当年更加叫人厌恶了。

夏瑾轩看到那人的时候,也是眉头深锁,有些紧张的看了看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拍拍他的肩膀,摇摇头,笑道,“没事,你在外面等等我,我自己进去就好。”

夏瑾轩怎么会让她一个人进去呢?当即跟上她的步伐,“我陪你一起吧。”

上官轻儿摇头,“你跟我在一块,容易被他认出我的身份。”

夏瑾轩愣了愣,明白上官轻儿的身份极其重要,虽然很担心她,却也乖乖的留在了外面没有跟上去。

“等?本公子也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了,那上官清寒是不敢出来么?”贵妃榻上坐着的男子,优雅的张嘴,一双邪恶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刘婶子。

刘婶子看这人的衣着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这人非富即贵,也确实是来了几次,说要找清寒公子,只是她们公子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也找人给公子传过消息了,但公子一直没出现,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刘婶子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我说今儿这清寒斋为何这般热闹,不想竟是六王爷大驾光临了,在下有失远迎,还望六王爷多多见谅。”

听到这声音,刘婶子立刻如释重负,来到上官轻儿身边,道,“公子,您来了。”

她知道这男人很不简单,但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六王爷。幸好公子出现了,不然她要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六王爷,怕是会连累了清寒斋呢。

生平第一次,一向八面玲珑的刘婶子感到了一阵后怕和惊慌。

上官轻儿给了刘婶子一个放心的眼神,摇着扇子,含笑的对上了贵妃榻上一身华丽衣衫的男子,也就是兆晋帝的第六个儿子——夏瑾元。

看到上官轻儿,夏瑾元眉头微蹙,这个长得异常漂亮的男人,总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具体哪里熟悉,又有些说不上来。

“你就是上官清寒?”夏瑾元眯起眼睛,疑惑的问。

这上官清寒在夏国的名声可不小,虽然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也不至于只是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吧?

上官轻儿合起扇子,轻笑,“在下正是,不知道今日六王爷大驾,是所为何事?”

夏瑾元冷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清寒公子,竟是个小孩子,这话要是传出去,怕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了。”

夏瑾元这话,显然是不相信上官轻儿就是清寒公子。

上官轻儿也不恼,礼貌的笑着,道,“王爷您要找的人若不是在下,那还是请您先回去吧,在下的清寒斋,只有在下这么一个上官清寒。”

言外之意就是,你要不相信,那就快滚蛋,别没事找事。

居然敢赶他走?夏瑾元咬牙,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上官轻儿,“这么说,清寒公子是不欢迎本王了?”

“不敢,在下不过是平民百姓,做点小本生意,只要是顾客,我们都欢迎并且绝对的尊重。但,若王爷您是来找事的,那,只怕是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欢迎了。”

没想到这个上官清寒这么能说会道,夏瑾元竟是被噎住了,久久都对不上话来。那张长得还算好看的脸,气得一红一白的,很是好看。

一边的贞子和芊芊,看着这个天天来闹事的男人被她们家公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们家公子,果然是最厉害的!

上官轻儿也知道要适可而止,尤其这个夏瑾元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自从德妃去世之后,他的性格变得阴晴不定,动不动就会要了别人的命,她还是悠着点儿的好,免得给自己的清寒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礼貌的笑着,上官轻儿再次对夏瑾元道,“六王爷既然来到了这清寒斋找在下,不知是所谓何事?”

上官轻儿这话,也算是给了夏瑾元一个台阶下。他要是再不顺着阶梯走,就是自找虐了。当即有些不自在的道,“哼,本王的表妹前些日子说你曾救过她一命,她出宫多有不便,让本王过来请去参加两日后本王的婚宴,算是对你的报答。”

参加夏瑾元的婚礼?

对了,这夏瑾煜,如今都十五了,他之前整日流连花丛,如今也是该成婚了。

上官轻儿这些时间也有听说这件事,也就是因为夏瑾元都娶妻了,夏瑾寒比夏瑾元年长这么多,却还是单身,皇后等人才会这般着急的。

上官轻儿明白,夏雨琳让夏瑾元请她去参加婚宴,说是要报答自己,其目的怕是让自己有机会接触官场上的人,拓宽自己在生意上的道路吧?

上官轻儿之前也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这些年,清寒斋越做越好了,但毕竟只是普通的小商铺,没有强硬的后台,要想继续强大下去并不容易。

但那是因为那个时候上官轻儿不想去找夏瑾轩,夏瑾寒又没有回京,她才会有这些想法的。如今身后有了夏瑾寒撑腰,她哪里还需要去勾搭别人啊?

上官轻儿眉头微蹙,礼貌的婉拒,“多谢琳郡主和王爷的美意,在下不过是举手之劳,如何能当得起王爷的邀请呢?且,在下身份低下……”

她说着,故意停下,又道,“还没恭喜王爷呢,哈哈……只是,非常遗憾。在下两日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京城,去附近的城镇巡视,怕是不能赶回来参加王爷的婚礼,还望王爷见谅。在下祝王爷和王妃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夏瑾煜本来还很不屑请这么一个一身铜臭味的商人去参加他的婚礼,要不是夏雨琳求他,他才不屑来。没想到如今还被上官轻儿拒绝了,这让他的脸面往哪儿搁?

“这么说,清寒公子是不愿给本王这个面子了?”夏瑾元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那双阴冷的眼睛,似乎要将上官轻儿看透。

上官轻儿轻笑,宠辱不惊的道,“王爷说笑了,在下不过是没见过世面的黄毛小子,能有王爷的邀请,是在下的荣幸。是在下没有这个福气,实在是凤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出了些问题需要在下亲自去处理。故而不能去参加王爷的婚礼。”

说罢,又很礼貌的道,“不如这样吧,今儿在下请王爷去对面的酒楼里喝两杯,也算是赔礼,可好?”

夏瑾元本就不喜欢这个长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过分漂亮的男孩,也并没有坚持要请他去参加婚礼。见这个上官清寒又这么礼貌,心中的怒气也消了不少。

于是,微微扬起下巴,有些不屑的看着上官轻儿,“喝酒就罢了,本王的表妹让本王到你这儿来买两盒云芝膏,你的人却告诉本王说已经售完,不知清寒公子能否处理一下这事?”

那云芝膏,夏雨琳早就想要了,上次她自己出来没买到,后来又遇到了恶棍,差点被非礼,所以这段时间都不敢出来了,就吵着要夏瑾元给她买。

夏瑾元对谁都可以很狂妄,却惟独很宠那个小表妹,她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上官轻儿轻笑,道,“这个,实在抱歉,因为现下云芝膏实在已经售完,若是王爷和琳郡主不嫌弃,在下这里倒是有些效果不错的新产品,可以带回去给琳郡主试试看。”

上官轻儿说着,就让刘婶子拿来了最新研制出来的一盒绯韵霜,递给夏瑾元,“此乃清寒斋过几日才推出的绯韵霜,可以补水保湿,美白紧致,最适合琳郡主这样年轻的女子使用。这产品尚未推出,就已经预订了大半,不少试用过的客人都表示效果很不错。”

上官轻儿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开始游说夏瑾元。而且,外面围着这么多人,她这个时候拿出新产品来打,也可以做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这东西,真这么神奇?”夏瑾元不相信的看着手中那粉色的小盒子,眉头微蹙。

上官轻儿笑道,“王爷若是想知道效果,不若也带一盒回去,过几日让六王妃试试看,便可以知道了。”

提到六王妃,夏瑾元的眼神微变,冷笑道,“给本王拿十盒。”

哇靠!这么大方?

上官轻儿眼前一亮,立刻让刘婶子去里面拿,生怕夏瑾元会反悔了似得。

十盒,这个东西一盒卖五十两,那就是五百两。而实际上,这东西成本不过是几文钱,除了手工和程序比较复杂之外,材料都很简单。当然,对上官轻儿来说材料简单,但对别人来说却是十分难得,因为那些材料都是来自普崖山迷林。

而且,知道夏瑾元是有钱人,她还不打算卖五十两,哼哼,这个家伙小时候可没少跟夏雨琳一起欺负自己,她可是很记仇的。

“这样吧,王爷您要十盒,在下给您打个八折,原价一盒一百两,现在只要八十两。作为赔礼,在下再额外送王爷两盒。”上官轻儿一脸坦诚的说着,那样子,似乎是她是真的很有诚意一般。

夏瑾元蹙眉,看着手中那些小盒子,“这东西,这么贵?”

他不是没听过清寒斋的东西价值不菲这句话,但也没想到这么一小盒东西,居然要一百两。

一百两银子,普通人家那是一年都花不完啊……她这是敲诈吧?还打折?

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笑着,道,“王爷有所不知,在下这里的东西,都是纯天然的护肤佳品,用过的姑娘都知道,这东西有多神奇,而且,放眼天下,这东西只此一家,很多人就是有黄金千两,怕是也买不到这等好东西,故而,价格高一点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上官轻儿说着,又一脸颓废的叹气,“再则,这东西的用料独特,这个价已经是很实惠。”

如此坦然又真诚的话,让夏瑾元有些不忍心怀疑这个小男孩,尤其是他那纯洁的眼神,说不出的无辜,叫人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的沦陷了。

“咳咳……”夏瑾元不自在的干咳两声,道,“既然如此,本王就信你一次,若是效果不好,小心你这清寒斋的牌子。”

夏瑾元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叠银票递给上官轻儿,道,“一千两,不用找了。”

然后,很是神气的让下人拿着绯韵霜,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清寒斋。

夏瑾元一走,这清寒斋外面的人也慢慢散开了,刘婶子等人也才松了一口气。

芊芊看着上官轻儿手里的银票,赞许的道,“公子,您真厉害。”

上官轻儿挑眉,伸手在芊芊脸上捏了一把,痞痞的笑道,“你家公子若是不厉害,怎么能带出你们这些厉害的丫头。”

“公子,人家明明比你大好几岁。”芊芊嘟起嘴,不满的抗议。

“在公子看来,你也就是个小丫头罢了。”贞子的脸上也带着一抹笑意,一脸爱慕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爽朗的大笑,“哈哈……还是贞子懂事,芊芊要多多跟贞子学习,看人家多沉稳。”

芊芊哀怨的低着头,嘀咕道,“公子就喜欢贞子姐姐,哼……”

“哎哟,还生气啦?”上官轻儿笑着抬起芊芊的下巴,笑的很是玩世不恭,“乖丫头,本公子不笑你就是了。”

这个时候,门外的人散开了,被挡在外面的客人也随即进来了。

上官轻儿对面红耳赤的芊芊和安静低着头的贞子道,“好了,去招呼客人吧。”

说罢,又跟刘婶子商量着关于新产品“发布会”的相关问题。另外,上官轻儿大半个月前去后山采集的云芝草制成的云芝膏,京城两家店铺都已经售完,附近几个城镇因为比较迟收到货,如今正在热卖。

虽然上官轻儿已经很努力的开发新产品,却仍是没有办法取代云芝膏在这市场上的地位,这让上官轻儿有些苦恼,想着要不要去后山把再找找,看还有没有更多的云芝草可以采。

因为顾着跟刘婶子商量事情,上官轻儿也没留意到夏瑾轩没进来这回事。直到大半个时辰后,见时间差不多,夏瑾寒很快就要下朝回去了,才起身离开了清寒斋。

走出清寒斋,上官轻儿才终于发现了什么,蹙眉,迷茫的道,“咦,小八呢?他不是跟我一起出来的么?”

上官轻儿疑惑的看着周围,却没有夏瑾轩的身影,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

那小子这是跑哪去了?会不会有什么事?

这么想着,她便不安的开始在周围找了起来。

再说夏瑾轩。见上官轻儿进了清寒斋,他不放心,就在门口的人群外等着,一双眼睛一直紧张的看着上官轻儿,生怕她会被夏瑾元欺负了。

但很显然,多年后的上官轻儿一点都不比多年前的她差,甚至更厉害了。

看着夏瑾元被她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夏瑾轩也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小时候夏瑾元可没少欺负自己,看到上官轻儿现在把夏瑾元欺负回去了,他能不开心么?

然而就是这一开心,他就忘记了戒备周围的人,连有人来到他身后都没发现,直到……

“什么人?”夏瑾轩感觉有人在逼近自己,不由的眯起了眼睛,危险的看着那人。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身后那人已经一记手刀,打在了他的脖子上。

“额……”夏瑾轩双眼一闭,无力的倒了下去。

而他身后那人则是将夏瑾轩扛起,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飞走了……

不巧的是,绑架了夏瑾轩的人才飞上屋顶想要离开,就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就是看到清寒斋的门前这么热闹,特地飞到屋顶上来凑热闹,看上官轻儿如何智斗夏瑾元的——慕瑶。

她看好戏正看得精彩,就被人这么撞了一下,险些没扑街。

于是转身,愤怒的看着身后的人,在看到那是一个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以及那男子肩膀上扛着一个一身墨绿色长袍的男子的时候,慕瑶眯起双眼,低声道,“光天化日之下,阁下要抓人我不管,但你撞了我,就是你的不对了。”

方才夏瑾轩是站在人群外面的,所以他下手的时候,并没有人看到,如今却是被一个小丫头给撞见了,男人眼底满是杀气,犹豫着是要杀人灭口还是解释两句。

想到了清寒斋里面的人,男子最终还是决定选择第三个办法,那就是什么都不说,直接走人。他就不信眼前这个小丫头会没事来管自己的闲事,最重要的是,他的武功在这小丫头之上,他完全不怕她。

于是,男人只是冷冷的看了慕瑶一眼,就转身溜走了。

“哎……”慕瑶嘴角抽了抽,低呼了一声,知道那男人的武功比自己高,本是不想去管的。但是,当她看到那被黑衣人抗在肩膀上的男人那张脸的时候,却是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追了上去。

因为,那被绑架的男人,就是方才跟上官轻儿一起来的那个男子,也就是说,那是上官轻儿的朋友。

她慕瑶没有别的,就是很讲义气,上官轻儿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所以,她追了出去,甚至因为着急,都没来得及知会正在跟夏瑾元斗智斗勇的上官轻儿一声。

慕瑶一路追着那黑衣男人,在屋顶上飞奔着。

男人似乎有心想要甩开她,但慕瑶的轻功不差所以勉强能跟上。

出了城门,男人一路飞奔,慕瑶穷追不舍。

男人似乎没先到这丫头的轻功这么厉害,当即有些恼怒的在城外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停下,转身用危险的双眼盯着慕瑶。

慕瑶也随即停下,呼吸急促的看着那人,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道,“抱歉,阁下绑架的男人是我朋友的朋友。”

“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男子的声音,低沉,沙哑,有些吓人。

慕瑶撇撇嘴,道,“我也不想管,你把那人给我,我立马走人。”

“不识好歹。”男人就一个肩膀扛着夏瑾轩,另一只手拿出自己的短剑,就飞快的对着慕瑶攻击过去。

慕瑶的脸色变了变,一张精致的小脸带着几分薄怒,“喂,这位大叔,欺负一个小女孩,你好意思么?”

“找死!”大叔?男人显然很不满这个称呼,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招招致命。

慕瑶跟他过了十多招,就越发的觉得吃力了,咬着牙,在心里哀嚎,她这是闲着没事做吗她?那人是上官轻儿的朋友,又不是她的,呜呜……继续这么打下去,她肯定要承受不住了。

“那个,大叔,我错了,咱们不打了,那人你带走吧,我不要了。”慕瑶哭丧着脸,忍不住出声求饶。心里再一次后悔,为什么在山里的时候就老偷懒不肯好好学习呢?

如今打不过明夜就算了,连上官轻儿这个比她迟好多年才开始学习的小丫头都比她厉害了,这简直是太丢人了啊。

当然,最丢人的还是——她来救人没救到,还窝囊的在求饶。

“哼,迟了。”男人丢下这三个字,手中的短剑就刺进了慕瑶的肩膀。

“哇靠,好痛……”慕瑶咬牙,抬起脚,狠狠的踹向男人的重要部位。

男人没有想到慕瑶会来这一招,吃痛的一把将慕瑶退后,退后了好几步才站稳。

而慕瑶却是又累又痛,看着不断流血的肩膀,慌忙拿出一粒药丸吃下,点了身上的穴道,止住了鲜血,才咬着牙,对那个男人道,“敢刺伤老娘,找死!”

说罢,冲过去,不要命的跟男人打了起来。

那男人也是被她刚刚那一脚激怒了,将夏瑾轩丢在一边,跟慕瑶打了起来。

谁知,慕瑶刚冲过去,还没来得及出招,就头脑一阵晕眩,双眼一闭——晕倒了。

男人嘴角抽了抽,看着地上倒下的小丫头,再看看一边的夏瑾轩,最后将这两人一起扛起来,飞快的离开了。

慕瑶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酸痛,难受不已。

想起自己晕倒之前的事情,她伸手摸了摸肩膀,发现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她动了动身子,依然觉得很酸痛,忍不住发出一声呻yin。

她这一声,却是惊动了她身边的人。

“姑娘,你醒了?”身侧传来一道温雅的声音。

慕瑶这才感觉道,自己是靠在那人肩膀上的,脸一红,慌忙起身,看着身侧的人。

因为这里的光线很昏暗,她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人的轮廓。清澈的双眸带着关怀,白嫩的脸颊,好看的双唇,即便光线昏暗,也阻挡不住他的魅力。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却长得很秀气,看着很舒服。

只是,慕瑶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这里的光线太暗,她看不太清楚,也就没有多想,只是戒备的看着他,“你是轻儿的朋友?”

听到上官轻儿的名字,夏瑾轩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姑娘你也是轻儿的朋友吗?你为何会受伤在此?这里是哪里?”

慕瑶听着他的话,嘴角抽搐,“我哪知道这里是哪儿啊。”说完自认倒霉的道,“我这不是刚好在清寒斋看轻儿跟那个什么狗屁王爷的好戏么?然后就看到你被人扛着带走了,我好奇,跟了来,没想到人没救到,倒是把自己给拌进来了。”

“咳咳……”夏瑾轩有些干咳的干咳两声,道,“原来是这样,姑娘如此仗义,待离开这儿之后,本……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慕瑶摆摆手,道,“算了,轻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

夏瑾轩点点头,站起来,四处打量着。

这里是一个很昏暗的角落,前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天窗,隐秘的样子,就跟地下室似得。这地面有些潮湿,上面铺着一些干草,周围弥漫着一股恶心的味道,叫人难以承受。

慕瑶想起自己身上的伤口,有些紧张的问,“那个,我的伤口……”

夏瑾轩脸一红,侧对着那窗口照进来的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是我包扎的,那个,我什么都没看到。”

慕瑶嘴角抽了抽,她当然知道他什么都没看到了,因为她的衣服都好好的,那包扎的布条也只是在外面裹了一层,上了药,止住了血而已。这人还真是腼腆,动不动就脸红。

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而是……

“是你……”因为夏瑾轩是侧身对着窗的,窗外的光线刚好落在他的脸上,让慕瑶看清了他的脸,忍不住叫了出来。

夏瑾轩也才认出眼前的女子是那天在太子府门口不小心撞到的那位,愣了愣,笑道,“原来是姑娘你,真是缘分。”

“谁要跟你有缘分啊,要是知道是你,本姑娘才不会傻乎乎的追过来呢。”想不到居然是这个没礼貌的臭小子,他居然是上官轻儿的朋友,真叫人难以接受。

夏瑾轩无奈的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都很感谢姑娘的帮助。”

慕瑶懒懒的撇撇嘴,“得了,你现在就算再礼貌再客气,也不会改变我对你的印象的。”

一阵沉默过后,夏瑾轩和慕瑶都疲惫的开始寻找出口,但这屋子的只有一个出口,而且已经被封死,他们的能力,无法打开,这周围的墙壁也很厚,他们想逃,几乎是不可能。

慕瑶有些气馁的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墙壁,道,“你得罪了什么人啊?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你给绑走了,真是凶残。”

夏瑾轩蹙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恨我的人是不少,但不记得有谁会对我动手。”

他身为兆晋帝最为宠爱的儿子之一,是一直受到很多人的羡慕嫉妒恨,但是,这般名目张胆来抓他的人,他还真不知道有谁了。

“肯定是平日里坏事做多了。”慕瑶口无遮拦的回答。

夏瑾轩只觉得跟这个姑娘是有话也说不通,便在她身边坐下,懒懒的道,“罢了,是我连累你的,你随便怎么说吧。”

“哎哟,我说你两句还不行了?”慕瑶跳起来,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夏瑾轩被她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吓到,无语至极的回答,“你请随意。”

慕瑶这才满意的在方才的位子上坐下,然后,百无聊赖的问,“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瑾轩蹙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的回答,“夏瑾轩。”

“夏瑾轩?这个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慕瑶后知后觉的抓了抓脑袋,而后恍然大悟的道,“哦,我知道了,我大师兄叫夏瑾寒,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听到有人直呼太子的名讳,夏瑾轩嘴角抽了抽,道,“必须有什么关系嘛?”

“肯定有关系啊,你若不是大师兄的弟弟,那就一定是他崇拜者的儿子。”慕瑶很认真的回答。

“为何?”崇拜者的儿子?什么意思……

“因为你父母崇拜我大师兄,所以给你起了这么相似的名字,不是吗?”慕瑶一脸认真的回答。

好吧,夏瑾轩觉得,这个女子的思维跟普通人不一样,他理解不来,干咳两人,道,“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倒是受教了。不知姑娘芳名?”

“慕瑶……”慕瑶懒懒的回答。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的竟在彼此的话里面找到了共同的话题,那就是——上官轻儿。

提起上官轻儿,夏瑾轩才知道,上官轻儿这些年都是跟慕瑶他们一起过的,听慕瑶眉飞色舞的讲着上官轻儿的英勇故事,夏瑾轩又是羡慕,又是后怕,在心里为上官轻儿捏了一把汗。

两人就这么聊着聊着,慢慢的忘记了时间和地点。直到……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慕瑶和夏瑾轩都安静下来,浑身警惕着。

这个时候屋子的唯一一扇门被推开,一个黑衣人带着一个一身华丽的衣衫的男孩,走了进来。

慕瑶和夏瑾轩从地上站起来,紧张的看着那两人。

门外明亮的光线照进来,让屋里的两人成功的看清了门外的两人,夏瑾轩微微蹙眉,发现这两个人他都不认识,当即有些疑惑,他们这是抓错人了?还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得罪过什么人?

但是,当那一身华丽衣衫的男子开口之后,夏瑾轩就知道他是谁了,因为他说……

“夏瑾轩,可还记得本太子?”

太子?

夏瑾轩蹙眉,努力的在记忆里搜索属于这个人的记忆,终于让他想到了什么,惊讶的道,“你是……赵国太子,赵倾?”

夏瑾轩没记错的话,一年前,赵国原来的太子突然暴毙,而那位年仅七岁,却一直深得赵王宠爱的七皇子,就成为了新一任太子。

“放肆,太子殿下的名字岂是你能随便叫的?”赵倾身边的高大身子,也就是赵倾的贴身护卫,冷冷的喝道。

赵倾摆摆手,瞪了自己身边的护卫一眼,道,“你才是放肆,夏国贤王比本太子年长几岁,直呼名字有何不可?”

那护卫愣了愣,慌忙跪下,“殿下息怒,是小的有眼无珠……”

赵倾摆摆手,道,“下去吧。”

而后,用那双大大的眼睛,打量着夏瑾轩,道,“本太子四年前就说过总有一天要打败你,把上官轻儿抢过来,今日本太子学成出师,就是来找你比试的。八王爷可敢跟本太子比试比试?”

噗……

慕瑶笑喷了,一脸鄙夷的看着衣着奢华的赵倾,心想,这人未免也太狂妄了吧?看他的年纪,也就跟轻儿差不多,如今这是在对夏瑾轩宣战?要跟夏瑾轩抢上官轻儿?

等等,抢?这个夏瑾轩也喜欢轻儿吗?赵倾要抢,为何不去找大师兄?

赵倾直接无视了慕瑶,目光直直的看着夏瑾轩。

夏瑾轩也有些无语,他小时候是跟轻儿走的很近没错,但是,这赵倾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打败自己,把上官轻儿抢过去?开玩笑,上官轻儿又不是他的……

夏瑾轩比赵倾要高出许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道,“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本王同轻儿不过是好友,你打败本王,和把轻儿抢过去,有什么关系么?”

赵倾扬起下巴,冷眼看着夏瑾轩,“当然有关系,打不过你,我就不能得到上官轻儿的认同。”

这话让夏瑾轩不由的愣了愣,打不过他,就不能得到上官轻儿的认同?

这赵倾跟自己小时候还真像,当初自己不就是因为上官轻儿一句话,而奋发图强,努力拼搏,想要得到上官轻儿的认可么?而自己的目标,似乎是要打败那个妖孽般的飞雪国九皇子慕容莲。

这些年来,他从没忘记自己的目标,也没忘记自己努力的方向,却是在不断的拼搏中,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想到这里,他突然能理解赵倾的想法,并且愿意成全他。

点点头,笑道,“既然赵国太子殿下不辞辛苦千里迢迢来到夏国,就是为了跟本王比试,本王又岂会拒绝?只是,不管比试是输是赢,本王希望太子殿下能放我身边这位姑娘离开,她是无辜的。”

“哼,那是自然,本太子断然不会伤害轻儿的朋友。”赵倾不屑的说着,对夏瑾轩伸出手,道,“八王爷请吧。”

对于赵倾绑架自己的目的,夏瑾轩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没有抗拒,而是乖乖的走出了那密室。

出来了之后,他们才发现,这密室是一处废弃的寺庙,密室的出入口,就在一尊佛像的背后。

没想到赵国的太子殿下,居然在夏国京城的城郊,拥有这样的密室,这让夏瑾轩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若是赵倾在夏国有很多这样的密室,将来要是跟赵国发生战争什么的,那绝对是对夏国很不利的,看来他回去之后要跟太子哥哥说说才是了。

走出了那废弃的寺庙,他们来到了外面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夏瑾轩和慕瑶发现,这周围草地上,居然到处都是赵倾身边的护卫,赵倾带着这么多人进京了,夏国皇宫居然不知道么?

似乎是看出了夏瑾轩的疑虑,赵倾一边摇着手中的扇子,一边懒懒的道,“后天就是六王爷大婚,本太子是前来祝贺的,因着提前了几天到来,便先找八王爷切磋来了。”

他要找自己切磋,就不能礼貌客气一点么?夏瑾轩心里有些纳闷,将自己绑架来这里,要自己跟他比试,这赵国人,当真是野蛮的紧。

“原来如此,倒是让赵国太子费心了。”夏瑾轩这话有些讽刺,但赵倾却不在意。

“废话少说,开始吧。”赵倾将手中的扇子放进怀里,在原地摆好了架势。

夏瑾轩点点头,收起脸上的笑,跟赵倾对峙着,“请。”

“那本太子就不客气了。”赵倾眯起眼睛,那张褪去了婴儿肥的脸,满带着自信,跟夏瑾轩打了起来。

慕瑶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那两个不停“厮杀”的男孩,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两人的武功都不算太好,这架的打的,还真是没啥技巧,一点都不精彩,倒是有些搞笑。

就在慕瑶看的津津有味,恨不得手里捧个爆米花慢慢欣赏的时候,突然,跟前真的出现了一桶爆米花,以及一道含笑的声音,“瑶儿,一起吃吧,就这么干巴巴的看,多没意思。”

------题外话------

去年考的驾照,如今都快不会开车了,这不,这几天大清早就被家人拖起来,去练车了,话说半年没开过,我也还会开,哈哈,没白学,只是好累好累啊,呜呜。

非常感谢小暖光的钻石,艾玛,爱死你了……扑倒……

嘻嘻,妞们的月票和评价票在哪里?有的赶紧丢出来吧,伦家接着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