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陷害,狗咬狗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092章 陷害,狗咬狗

元王府上,婚宴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大多数人都准备吃饱喝足了就离开,没想到那边后院里突然传出有人被杀的消息。

于是,六王爷立刻让人封锁了元王府,不让任何人离开,随即就带着人来到了是伐现场。

现场,夏雨琳刚刚赶到,看到地上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侍女,一脸同情的说着,“出什么事了,哎呀,这不是容姐姐的侍女么,前几天本郡主看她还是蹦乱跳的,还大胆顶撞过轻儿妹妹。怎么就……”

她都没看那侍女的脸,就说那是容紫菱的侍女,并且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上官轻儿,说这丫头顶撞过上官轻儿。明里暗里的都说是上官轻儿杀的人。

这夏雨琳还是真是狠毒啊,居然来这么一招。难怪在婚宴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一直跟自己较劲到底,原来还有这么一手。

上官轻儿冷笑,小手突然被夏瑾寒温暖的大手握住,她扭头,对他一笑,表示感激,也告诉他自己没事。

夏瑾寒嘴角勾起,手轻轻捏着她的小脸,道,“看下去。”

“嗯。”上官轻儿点头,继续将目光转移到花园那边。

只见,夏雨琳的话音落下之后,容紫菱就一脸难过的跑了过来,紧张的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侍女,扑过去,叫道,“玲儿,玲儿,你怎么样了?玲儿……”

“玲儿……”跟在容紫菱身边的另一个侍女也蹲下去,哭着叫着那倒在地上的女子的名字。

“玲儿,你不能死啊,呜呜……你一直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你怎么能离开我了……”容紫菱挤出两滴泪水,楚楚可怜的说着。

“呜呜……玲儿,不要死啊。”那侍女也哭着,道,“是谁这般狠心呢?你不过是奉了小姐的命来告诉小郡主,小姐没空不能过来跟她见面,怎么就,怎么就……”

他们一句话都离不开上官轻儿的名字,让周围围观的人都不由的开始暗暗指责起了上官轻儿。

小郡主的大名,大家都听过,但是见过的人不多,了解的人更少。只是最近有传言说,小郡主不愿让容家小姐住进太子府,而拍了杀手去迫害过容家小姐。只是,没有人知道那是真是假。

但很多人都知道的是,容家小姐上次在太子庆功宴上那惊艳全场的反弹琵琶,成为了夏国的绝唱,风头成功盖过了小郡主当年的蝴蝶舞。

于是,人们都纷纷猜测,莫不是小郡主不满自己被容家小姐盖过了风头,所以才会这般警告容家小姐的?

上官轻儿冷笑,看着那容紫菱和她的侍女哭的撕心裂肺的,真差点跑出去问她们哪只眼睛看到是她做的了,还有,她什么时候让人去约容紫菱过来了?扯蛋!

但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好戏还没开始她怎么能这么快出去,好落下把柄让人来陷害呢?

只见,夏雨琳一脸惋惜的扶起容紫菱,道,“容姐姐,你也别难过了,她既然是死在这元王府的,本郡主一定会让六哥哥给还你一个公道。”

容紫菱一边抹泪一边点头,拉着夏雨琳的手道,“琳郡主,这丫头从小跟紫菱一起长大的,你一定要为紫菱做主,还她一个公道啊。”

夏雨琳一脸温和的笑着,“容姐姐放心,六哥哥马上就过来了,不管是谁敢在这元王府上杀人,六哥哥都不会姑息的。”

容紫菱这才安慰的点点头,低着头,用袖子掩着面,低声的抽泣着。

上官轻儿看着嘴角直抽抽,白了她们一眼,道,“这古代的女子果然是宅斗中的战斗机,她们完全可以去做奥斯卡影后了。”

夏瑾寒蹙眉,听不懂她嘴里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似乎经常有事没事的就会来这么一句,听起来怪怪的。

想要问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却见她正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花园,夏瑾寒只好作罢。

那边,夏瑾元已经赶了过来,看着这围得满满的衣裙人,目光冰冷,问,“怎么回事?”

夏雨琳立刻跑到夏瑾元身边,道,“六哥哥,是容姐姐的贴身侍女被杀了,这侍女跟容姐姐一起长大的,如今突然没了,你一定要为她们做主啊。”

夏瑾元有些不耐的看着夏雨琳那张焦急的脸,点点头,道,“元王府已经不许任何人出入,刺客不会离开,大家不用慌。”

说罢,又问前面低着头,战战兢兢的侍女,问,“你们谁最先看到这个侍女倒在这里的?”

那个之前急急忙忙从这花园里跑出去,并告诉上官轻儿,说这边有人死了的侍女,慌忙跪下,道,“王爷,是奴婢最先看到的。当时这侍女还曾跟奴婢问过路,说小郡主找他们家小姐有事,她们家小姐身子不适,不能前来,让她来跟小郡主说一声,问奴婢花园在何处。”

“奴婢给她指了路,想起这边不太好找,犹豫了一下,又赶上来,打算带她过来,没想到,没想到她就转了个弯就,就被人刺了一刀,倒在了地上。奴婢当时被吓傻了,跑过来想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发现她已经没气了,奴婢就慌忙跑去找人了……”

夏雨琳眯起眼睛,在人群里找了一遍,没有找到上官轻儿,有些失望,但随即又笑了,问,“你去找人的时候,可曾看到过什么人在这附近走动?”

那侍女又咬着嘴唇,似乎是在犹豫,好一会才道,“奴婢,奴婢在路上遇到了小郡主和她的侍女在散步……小郡主当时还问奴婢发生什么事了,奴婢告诉她,这里有人死了,小郡主便说要过来看看……”

夏瑾元冷冷的看了夏雨琳和那侍女一眼,对身后的侍卫道,“来人,去请娉婷郡主过来。”

“是。”那侍卫低着头离开了。

上官轻儿知道是自己该出场的时候了,不舍得扭头看了看身后紧抱着自己的男人,“寒哥哥,轻儿去看看吧。”

夏瑾寒心疼的看她,点点头,“去吧,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有我撑着。”

“你且在这里好好坐着,别乱动,你身子不好,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轻儿可要自责死了。”上官轻儿说着,轻轻推开他,就跳下了大树。

跳下去的那一刻,听到了夏瑾寒含笑的声音,“记得好好辨认那死去之人的身份。”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心想,这个男人方才肯定做了什么手脚,果真是腹黑的紧,居然一直都不告诉她。

她点头,站在大树下,对他眨了眨眼睛,道,“看我的。”

说罢,上官轻儿将自己的衣服揉皱,眼眶挤出了两滴泪水,哭哭啼啼的道,“呜呜,救命啊,来人,快来人啊……”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一身黑色长袍,闻风赶来的夏瑾煜阴鸷的双眼闪过一抹笑意,来到上官轻儿身边,问,“小郡主这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个男人啊?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而后继续哭道,“三哥哥,呜呜……轻儿方才在这院子里迷路了,轻儿好怕怕……”

“哦?迷路?”这丫头比谁都机灵,在这小小的元王府,她会迷路?

夏瑾煜冷笑道,“那你现在是要去哪儿呢?”

“轻儿要找流花姐姐和瑶儿,她们跟轻儿一起来的。”上官轻儿说着,无辜的双眼闪着泪花,楚楚可怜。

夏瑾煜微微蹙眉,竟有些抵抗不住她这可怜的表情。

他直起身子不看她的双眼,道,“如此,本王便带你去找她们吧。”

“谢谢三哥哥。”上官轻儿用小手揉了揉眼睛,一脸感激。

夏瑾煜对她的感激甚感怀疑,但却没有多说,便带着她去了花园。

花园里,大家都在等着上官轻儿过来,如今看到她一脸有仇,像个迷路的了的孩子一般迷茫的跟在夏瑾煜身后,不由的都被她萌到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的肌肤,水润的双唇,呆萌的表情,还有迷茫的眼神,每一样都足以引起人们强烈的爱怜之心。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因为嫉妒就对一个丫头下手呢?人们不由的在心里否定了自己最初的看法,并深深的被上官轻儿所吸引。

上官轻儿像是刚睡醒的一般,迷迷糊糊的走过来,突然看到这么多人围在那里,惊讶的问,“怎么这么多人在这里?流花姐姐和瑶儿呢?”

夏瑾煜低头,看着她呆滞的小脸,眉头皱了皱,一时间也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不过,这件事本就跟他没关系,他只需看戏便好,于是就站到了一边,对夏瑾元解释道,“本王方才听说这边出事了,赶过来的路上便遇到小郡主,说是迷路了,让本王带她来找她的侍女。”

这话,先是撇清了自己跟上官轻儿的关系,又说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完全是置身事外的态度。

他置身事外最好,要是他也想来掺一脚,那才麻烦了。上官轻儿这么想着,便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围的人,问,“你们,为何这般看着我?我是不太会认路,可是……”

潜台词——我是路痴没错,但你们也不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啊。

好吧,其实,那些看她的表情哪里是看白痴,分明就是看杀人犯……

夏雨琳嘴角含笑,来到上官轻儿身边,道,“轻儿妹妹,你方才,可曾来过这儿?”

上官轻儿低头看了看那倒在血泊中的女子,退后了两步,有些害怕的回答,“我,我不曾来过啊,方才在外边遇到一个丫鬟说,说这边有人死了,正想过来看看,不想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说罢,又呆萌的道,“流花姐姐说要去茅厕,一转眼就找不着她了,你们谁看到她了吗?”

脆生生的声音,带着点儿迷茫和害怕,听起来十分悦耳,叫人心疼。再加上她那呆萌可爱的表情,瞬间秒杀了在场的男女。

一个胆子大点儿的女子来到她身边,道,“小郡主,没事了,你找到我们,就不会再迷路了,你的侍女一会也会过来的。”

“谢谢大姐姐。”上官轻儿扭头,对着那人怯生生的一笑,那女子立刻面红耳赤,瞬间被萌的愣在了那里。

夏瑾元也险些被这可爱的表情给雷到,但他的定力显然比旁人强,直接切入正题,道,“娉婷郡主,本王大婚之日,王府内有人被杀了,你说,本王该如何处置?”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人能不能别这么抠门啊?这么问,是想让她自己来惩罚自己么?想得美!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有些害怕的看着那地上的侍女,问,“这是谁家的丫头,谁,谁敢在六哥哥大婚的时候杀人呢?”

见上官轻儿还在装傻,容紫菱眼底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而后低着头,以袖掩面,哭道,“小郡主,这丫头是从小跟紫菱一起长大的,前些日子是得罪了您,但是,但是您也不能这般对她啊……”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道,“我如果对她了?容姐姐,轻儿今儿都不曾见到过你和你的侍女啊……”

“小郡主,方才您让人来找我们家小姐到花园一叙,我们家小姐身子不太舒服,便让玲儿过来这边跟您说一声,不知道她是说了什么得罪了您,竟,竟落得如此下场,呜呜……”容紫菱身边的侍女一边哭一边控诉上官轻儿,仿佛上官轻儿真的就是那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般。

上官轻儿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惊讶,道,“我何时让人去找容姐姐,你可不要胡说。”

“轻儿妹妹,方才姐姐我可是也在场的呢,分明就是跟在你身边的那个丫头过来找容姐姐的,你如今却不承认,这……”夏雨琳一脸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言语间却是落实了上官轻儿的罪证。

“琳姐姐,是轻儿身边的哪个侍女?”上官轻儿的眼神依然清澈见底,但原本弥漫在她身边那一股子娇弱可怜的气息,却是满满的褪去,语气也变得沉稳了许多。

夏雨琳冷笑,道,“你今儿可是带了流花和另一个陌生的丫头?便是那个不曾见过的丫头来的,本来,姐姐我也不相信是妹妹你要找容姐姐,只是,那丫头又确实是你身边的,所以就信了她。”

“哦?琳姐姐确定是那个吗?”上官轻儿含笑的问。

“是的,小郡主,是那丫头跟紫菱说,您在此处花园等紫菱的,只是紫菱身子欠佳,故而……”容紫菱说着,看着地上那倒下的女子,又是一阵伤心落泪。那可怜的表情,可把周围的男子们给心疼死了。

上官轻儿点头,眼底闪过一抹狡黠,道,“原来是这样……那容姐姐方才身子不适不能过来,如今倒是好的很快呢,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上官轻儿这话一出,容紫菱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这分明是说,她方才的不适是装出来的,此刻的她可没有一点不适的样子。

周围的人也因为上官轻儿这话,开始疑惑的看着容紫菱。

上官轻儿却没有揪着这个不放,只笑道,“既然是本郡主的侍女去找你过来的,不是应该由我的侍女带着她一块儿过来么?为何这儿只有容姐姐的丫鬟一人?”

夏雨琳闻言,耐性终于被耗尽,不耐烦的冷笑,道,“上官轻儿,你和你的侍女将这丫头给杀了,再趁机溜走,还想赖账不成?”

上官轻儿一脸惊恐的看着夏雨琳,“琳姐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紫菱也配合的道,“小郡主,您若是不想让紫菱住进太子府,直接跟紫菱说便是了,为何要跟一个小丫头计较呢?”

这显然在说上官轻儿因为这丫头曾经顶撞她,这一次她代替容紫菱过来回话,可能是说了什么得罪了上官轻儿,上官轻儿就恼羞成怒,将她给杀了。

看来,这古代的女子,果然每一个都是影后!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上官轻儿可不是好欺负的。

“这么说,琳姐姐和容姐姐都觉得,这侍女当是轻儿和轻儿的侍女所杀?”上官轻儿的声音虽然还是稚嫩的,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力,让周围的众人都不由的安静了下来。

夏雨琳和容紫菱对视一眼,心想,如今已经是证据确凿,这上官轻儿还能有本事逃了不成?就算不能好好的处罚她,也定要让她彻底名声扫地。

于是,两人都点头。

夏雨琳道,“轻儿妹妹,不是姐姐认为是你做的,只是如今证据确凿,妹妹你还是快些跟容姐姐认个错吧。”

“人死不能复生,若真是小郡主你所为,紫菱也定不会怪罪于你,只是,这丫头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容紫菱附和。

都认定是她做的,不怪罪又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她这是想要哪样?上官轻儿嘴角猛抽。

这一唱一和的,倒是把双簧唱的十分响亮啊。

上官轻儿轻笑,清澈的眸子里带着一抹狡黠,道,“如此,那容姐姐可看清楚了,这确定就是您的侍女玲儿,那个曾经顶撞过本郡主的丫鬟,对不对?”

容紫菱愣了愣,和身侧的夏雨琳对视一眼,点头,“这丫头从小跟紫菱一起长大,紫菱又如何会认错了?”

ok!确认完毕了,上官轻儿也懒得再跟她们打哈哈,转身对夏瑾元身后的侍卫道,“侍卫大哥,麻烦你帮本郡主将她的身子翻过来。”

这个女子一直都都是趴在草地上,长发掩面的,这容紫菱还能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她的侍女,这得多好的视力了,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那女子的身子被翻过来的那一刻,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身上到处是红色的鲜血,脸上却没有一点异样,就像是睡着了的丫头。当看清她的脸的时候,认识她的人,都惊呆了。

上官轻儿故作惊讶的看着那丫头,叫道,“哎呀,琳姐姐,这分明就是你身边的秋衣,她什么时候变成容姐姐的侍女了?”

不少认识这个侍女的小姐和丫鬟也纷纷附和,“是啊,我在宫里见过这丫鬟,确实是琳郡主身边的丫头。”

“秋衣,确实秋衣,呜呜……怎么会这样呢?”

“没错,我也认识她……”

“我认识容小姐身边的玲儿姑娘,这个根本就不是……”

你一言我一语,整个花园的人都炸开了,一个个都在激动的说着这侍女的身份。

而容紫菱和夏雨琳则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丫鬟,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人本应该是玲儿的,为何会……

上官轻儿用水汪汪的双眼看着夏雨琳和容紫菱,道,“容姐姐,琳姐姐,不知你们可否解释一下,这人不是顶撞过本郡主而本郡主却不曾怪罪的玲儿么?为何却是从不曾跟本郡主有接触过的秋衣?”

容紫菱见状,眼珠子一眼,不好意思的笑道,“小郡主,这,恐怕是个误会,她穿着玲儿的衣服,紫菱还以为……”

“以为?容小姐,你难道不知道,在给人定罪之前,要先有确凿的证据吗?你只是以为,方才就一句句的指责本郡主,说是本郡主杀了你的侍女,如今这侍女却不是你身边的。知道的人,以为是容小姐你关心自己的侍女,一时伤心过度,没有好好想明白就说出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容小姐你这根本就是见不得本郡主好,故意趁机污蔑本郡主呢。”

上官轻儿一改方才的娇弱,微微扬起下巴,整个人就像是一刀发光体,这话说的头头是道,条理清晰,让周围的人都被她的言辞所折服了。

容紫菱哪里知道上官轻儿这么能言会道,一时愣在了那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上官轻儿又看向了夏雨琳,道,“琳姐姐,方才你也一口咬定这侍女是容家的,是本郡主所杀,如今这侍女却是你的,你不觉得,你得说句话,给大家一个交代嘛?”

夏雨琳咬牙,看着上官轻儿得意的样子,手紧紧握成拳头,一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但却强忍着没有发作,而是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哎呀,可不是本郡主记错了么,方才原本是容姐姐的侍女要过来的,而后姐姐担心轻儿妹妹会看那丫鬟不顺眼,便让秋衣过来给你知会一声了,瞧瞧我这记性……”

说罢,又一脸伤心的蹲下去,看着秋衣,哭道,“秋衣,你,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呜呜……”

拜托,这样的话她也说的出来?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向了一边的夏瑾元,自信的笑道,“六王爷也认为这一切都若琳姐姐所言吗?”

“这秋衣来找轻儿,最后因为顶撞了轻儿,被轻儿和侍女所杀?”上官轻儿懒懒的说着,心里却有些不耐烦。

夏瑾寒身子不好,他还在那边等着她呢,她可恨不得能立刻飞到他身边去了,跟这些人说话,还真是费劲儿。

“娉婷郡主以为,琳儿这话有问题吗?”夏瑾元冷冷的看了夏雨琳一眼,而后森森的看着上官轻儿。

“当然有问题。”上官轻儿指着那一开始跪在地上,将自己供出来的侍女,道,“方才她也说了,这侍女是容小姐身边的,如今变成了琳姐姐的。难道王爷不觉得,这个侍女有问题,不老实吗?”

那侍女被这么一说,立刻慌了,不停的摆手,“小,小郡主,奴婢没有,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奴婢……”

“王爷,奴婢没有说谎。”那侍女一脸可怜的看着夏瑾元。

“来人,给本王打,打到她说实话为止。”夏瑾元的心情自然是很差的,今天大婚,他本就没啥好心情,如今又来了这么多烦人的事情,他心情能好才怪。

听到夏瑾元这么说,不仅是上官轻儿,连夏雨琳都被吓了一跳。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夏瑾元,本想给他使个眼色,不想一抬眸却对上了夏瑾元阴冷无比,带和警告的眼神,夏雨琳再次被吓到了。

六哥哥一向都是最疼她的,为什么会,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夏瑾元无视夏雨琳的惊讶,大声道,“给本王狠狠的打。”

那侍女听到要挨打,也慌了,一脸惊愕的看着夏雨琳,道,“琳郡主,奴婢不想死,求求你救救奴婢。”

“咦,她不是元王府的侍女么?为何要跟琳姐姐求救?”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这一幕,眼底满是嘲讽。

夏瑾元闻言,心里越发的郁闷了,这侍女确实是他元王府的,但夏雨琳经常来,跟这些下人比较熟也正常,若是这侍女跟夏雨琳一起谋划了什么,他岂非就要落下管教不严的罪名了?

“拖下去!”夏瑾元一挥手,那些侍卫立刻就拖着那侍女要离开。

然而这个时候,原本“死”了的秋衣,却张开了眼睛,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啊,秋衣醒了。”上官轻儿雀跃的声音,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秋衣的身上。

“郡主,这……”秋衣显然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就会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当即迷茫的看着夏雨琳。

夏雨琳咬牙,道,“你,你个死丫头,你为何要装死吓唬本郡主。”

秋衣看着自己身上那些鲜红,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慌的拉着夏雨琳的衣服,道,“郡主,郡主,你要为奴婢做主啊,呜呜……奴婢本是按照您的意思,带着得罪了容小姐的丫头玲儿来这里,准备将她杀了的,可是,可是那玲儿却拿着刀,反过来要杀奴婢……”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夏雨琳和容紫菱脸色大变,当即喝道,“你个贱婢,胡说什么呢?本郡主何时让你来杀人了?”

“郡主,奴婢,奴婢真的不想死,那玲儿的力气很大,还跟奴婢说,琳郡主您心肠歹毒,无恶不作,将来定要嫁不出去,说她们家小姐早就看您不顺眼,若不是要跟您合作一起对付小郡主,她们家小姐才不屑跟您这样愚蠢的人合作。”

秋衣像是真的很怕,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用力的拉着夏雨琳的衣服,一个劲儿的吐着苦水。

夏雨琳闻言,原本是瞪着秋衣的,此刻却是将愤怒的目光落在了容紫菱身上,“容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分明是你主动要跟本郡主合作的,你……你想杀我的侍女不说,还这般诋毁本郡主。”

容紫菱的手狠狠绞着自己的手帕,心里无比的后悔自己找了这么一个人合作。如今,夏雨琳这么一说,就算她本来还能洗清她们两个的罪名,如今也百口莫辩了。

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容紫菱冷笑,而后一脸慌张的摇头,“琳郡主,您,您在说什么呢?紫菱何时找过您了?紫菱与小郡主无冤无仇,为何要跟您一起对付她?”

说罢,一脸可怜的看着夏瑾元,道,“六王爷,求您明察,紫菱只是来参加您的婚礼,得知自己的侍女出事了,便带着不适的身子过来看看,如何如今变成是紫菱的不是了?倒是琳郡主你,众所周知,你跟小郡主不合……”

这话题,倒是转移的很巧妙,将一切都推向了夏雨琳。

上官轻儿不由的在心里为容紫菱鼓掌,这个女人,当真不简单。只可惜,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她竟跟夏雨琳合作,就注定要失败。

“容紫菱,你,你什么意思?”夏雨琳生气的瞪大双眼,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听着这些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夏瑾元烦不胜烦,却不得不跟容紫菱解释,道,“让容小姐受委屈了,今日的事,本王定会了解清楚,不会姑息了坏人,也不会冤枉好人。”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惊喜的叫道,“哎呀,那不是玲儿姑娘吗?”

于是,大家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上官轻儿指着的方向,那边,果然又一个穿着一身粉色侍女群的女子,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女一起。

上官轻儿看过去,也激动的道,“瑶儿,小八,你们方才去哪了?”

没错,跟玲儿在一块的男女,就是慕瑶和夏瑾轩。

慕瑶嘴角带着笑容,本想跑过去跟上官轻儿说话的,想起自己的身份,只得慢慢的走过来,低着头道,“郡主,奴婢方才在外边遇到了这个玲儿姑娘晕倒在草地上,便叫醒她,带她过来了。”

夏瑾轩点头,道,“没错,方才本王一直和慕姑娘在一块儿,这侍女说有话要告诉轻儿你,我们就带她过来了。”

上官轻儿眉开眼笑的点头,问,“玲儿姑娘,你想跟我说什么呢?”

玲儿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阴狠的容紫菱和一脸怒气的夏雨琳,跪在了上官轻儿身边,道,“小郡主,奴婢有罪,琳——”

“啪……”

玲儿话没说完,突然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利器碰撞声,夏瑾轩手握着匕首,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飞镖,道,“容小姐,玲儿姑娘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人灭口了?”

玲儿没想到容紫菱会杀她,本来她还想只供出夏雨琳一个人的,如今却是被容紫菱的做法给激怒了。

而容紫菱也没想到夏瑾轩的这么厉害,不但看到是她发出的飞镖,还能挡下,当即脸色大变,低着头道,“八王爷,紫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不如让玲儿来告诉你好了。”上官轻儿赞许的看了夏瑾轩一眼,对玲儿道,“玲儿,有什么就说出来,有八王爷,六王爷,还有三王爷在,不会有人敢对你动手的。”

玲儿像是得到了巨大的鼓励一般,点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前几天容紫菱在宫里遇到了夏雨琳,两人都对上官轻儿有恨,可谓是一见如故,于是就开始商量合作对付上官轻儿的事情,最后她们将行动的日子定在了今天。

因为容紫菱非常不喜欢这个叫玲儿的侍女,便打算让她来做替死鬼,玲儿无意中知道了之后,就一直很恐慌。今天这事,她本就是想来到这里就告诉上官轻儿事实的,没想到那叫秋衣的侍女居然要杀她,当下就极力反抗,最后是被一个黑衣人救了,醒来就遇到了慕瑶等人。

上官轻儿听到黑衣人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棵大树,那人一身白衣,还坐在树上,一双温柔的眸子,一直锁定在她身上。

上官轻儿笑了笑,对玲儿道,“玲儿,你可确定你今日这话,全都是实话,不曾欺骗任何人?”

“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请小郡主和诸位王爷明察。”玲儿低着头,认真的回答。

“玲儿,你,你为何要这般诋毁我?我往日待你不薄,你却如此陷害我。”容紫菱指着玲儿大声的控诉。

夏雨琳却是咬着嘴唇,道,“容小姐,这一切分明就是你的计谋,本郡主不过是让秋衣来帮忙罢了,哼!”

哎呀,开始狗咬狗了。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夏雨琳和容紫菱,心想,好戏要开始了。

“琳郡主,你说话要凭良心,原本你的侍女说我找你合作,如今你又说这一切是我所为。我跟小郡主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害她?”说着,又一脸忧伤的看着玲儿,“玲儿,莫不是前几日因为你顶撞了小郡主的事情,我打了你,你对我心中不满,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玲儿咬着牙,道,“小姐,奴婢一向把你当成是自己最尊敬的人,可是你却永远都看奴婢不顺眼,如今还要让奴婢来做替死鬼,你,你为何这么狠心。”玲儿说着,就大声的哭了出来。

上官轻儿打了个呵欠,看着那几个不停争吵的女人,没兴趣再看好戏了,便对夏瑾元笑道,“六王爷,你怎么看?”

夏瑾元见上官轻儿将问题踢给了自己,当即冷着一张脸,怒声道,“琳儿,你可知错?”

夏雨琳没想到夏瑾元会责怪自己,不知所措的看着夏瑾元,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夏瑾元低头,看向了地上还试图反抗的容紫菱,道,“来人,将容小姐和琳郡主关起来,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离开房间一步。容府那边,本王会去给个交代,这件事查清楚之前,任何人不得见她们两个。”

说罢,又道,“这几个丫头,关进王府大牢,本王明日再审。”

“是!”侍卫们大声应道,而后拉着那几个侍女,离开了。

上官轻儿笑道,“慢。六王爷,不知能否卖轻儿一个人情?这玲儿姑娘知错能改,又帮助王爷解开了今日这谜底,不管结果如何,能否请王爷留她一条性命?”

她说的是帮助六王爷解开谜底,而非帮助她自己喜庆嫌疑。

玲儿闻言,感激的看着上官轻儿,心里原本还在犹豫自己出卖了自交小姐是不是不对的,如今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夏瑾元蹙眉,看了看那玲儿,点头,“若她所言都是实话,本王定不会为难她。”

“多谢六王爷。”上官轻儿说完,又看了看夏雨琳和容紫菱,一脸惋惜的道,“两位姐姐,轻儿自认不曾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今日这般陷害轻儿,实在叫人心寒。不过你们放心,轻儿绝不会记仇的,还望今后莫要再为难轻儿了。”

在场的众人都十分欣慰的看着上官轻儿,为上官轻儿的头顶盖上了善解人意,知书达理的光环。而看容紫菱和夏雨琳的时候,则是变成了鄙视和不满。

夏雨琳和容紫菱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还要被上官轻儿踩在脚底下,来衬托上官轻儿的美好形象。

夏雨琳气得挣开了身边的护卫,张牙舞爪的扑向上官轻儿,叫道,“上官轻儿,你少在那里装了,我告诉你,这一次弄不死你,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激动,夏雨琳就将狠话说了出来,越发的引起了周围众人的厌恶。也落实了她试图陷害上官轻儿的事实。

上官轻儿害怕的退后两步,躲在慕瑶身后,怯生生的道,“琳姐姐,你,你为何总是要跟轻儿过不去。”

夏雨琳咬牙,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夏瑾元一巴掌拍了过去,“够了,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夏瑾元吼完,对侍卫道,把琳郡主带下去。

夏雨琳却是彻底的傻掉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夏瑾元,眼泪很快就模糊了视线。

六哥哥居然打了她,怎么可能。六哥哥从小就醉疼自己,从来就没有打过自己,为什么……

夏瑾元却没有看夏雨琳,转身对周围的人,冷冷的道,“让诸位看笑话了。”殊不知,若这个人不是夏雨琳,恐怕夏瑾元早就要了她的命了。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王爷不必放心上。”众人慌忙摆手,笑道的跟朵花儿似得,然后慢慢的散开。

上官轻儿也带着慕瑶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流花一起离开了,夏瑾轩也跟着一起。但是在半路上被上官轻儿踢开了。

理由是,“瑶儿今天被我拉过来陪我参加宴会辛苦了,小八,你帮我带她去吃点好吃的好不好?我答应了她的,饭钱算我的。”说着又一脸可怜的低着头,“太子哥哥身子不好,轻儿想早些回去看他。”

说罢,上官轻儿用可怜兮兮的表情,认真的看着夏瑾轩。

夏瑾轩最受不了上官轻儿这样的表情了,每次她一卖萌装可怜,他就抵抗不了,只得点头,对慕瑶道,“慕姑娘,请。”

慕瑶白了他一眼,道,“你这次要是再耍赖不请我吃大餐,我跟你没完。”

夏瑾轩头疼的抓了抓脑袋,道,“姑娘你放心吧,既然我轻儿让本王请你的,本王一定不会怠慢。”

“这还差不多。”慕瑶说着,对上官轻儿道,“轻儿,那我先回去了,你快回去看大师兄吧。”

上官轻儿点头,笑道,“好。”

上官轻儿抬眸,发现夏瑾寒已经不在大树上了,便跟着慕瑶等人一起出了元王府,果然就看到了马车上坐着的青云,而明夜已经被赶到了另一辆相对普通的马车上了。

夏瑾轩和慕瑶上了明夜的那一辆马车,上官轻儿对明夜道了一声谢谢,就来到了青云身边的马车,跳了上去。

一走进马车,果然就看到了那个一身雪白衣裳的男人,他端坐在马车中间,长发披散在身边,姣好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狭长的凤眸,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

“寒哥哥……”上官轻儿飞快的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撒娇道,“轻儿刚刚的表现怎么样?”

夏瑾寒轻笑,揉着她的长发,柔声回答,“还不错,就是浪费太多时间了。”言下之意就是,他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吧,上官轻儿也觉得有些拖拉了,但她也是为了好好整整那两个女的,出一口恶气。老实说,出了这口气,她现在舒服多了。

所以,对于夏瑾寒的批评,她也很乐意的接受了,并没有跟他斗嘴。

“嗯哼,下次我会注意滴。”上官轻儿说着,又问,“亲爱的,你身体好些了没有?出来这么久了,累不累?”上官轻儿抬起头,靠在他怀里,一双澄澈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他。

“无事,我身子好,不碍事,让你担心了。”他轻轻捏着她的小肥脸,闭上眼睛,似乎很是享受。

难得看到他这么享受的表情,上官轻儿没有挣扎,看得出来他很疲惫,如果这样可以让他放松一些,她很乐意。

“你知道我会担心,今后就不要什么都瞒着我了。”上官轻儿叹口气,安静的陪着他。

夏瑾寒蹙眉,睁开眼睛,问,“你……”

他想说,你知道了?还知道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上官轻儿已经明白他的意思,清澈的眸子对上他漂亮的凤眸,笑道,“你还想瞒着我啊?别以为我不知道,青云都告诉我了。”

都告诉她了?夏瑾寒浑身散发出一阵寒冷的气息。

外面正在驾马车的青云,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冷,一股强大的威慑力,让他不寒而栗。心中叫苦连连。

小郡主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他都答应她,不将这些事情告诉夏瑾寒了,她却要出卖自己!

好在,上官轻儿还算给力,并没有出卖青云,而是板着小脸,无视夏瑾寒身边强烈的寒气,气呼呼的道,“你还想不承认?你因为生气,怒火攻心,把身体都给气坏了……”

上官轻儿说完,又低着头,一脸伤心,“今后轻儿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要是不听话,你就打轻儿好了,你要是再把身子气坏了,轻儿好心疼的。”

听到这话,夏瑾寒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手轻轻抚摸她的头,淡漠的道,“傻丫头,你能这么想,我就欣慰了,只要你乖乖的,我的身体,定然会越来越好。”

虽然这么说了,但夏瑾寒心里却没有底。师父已经将他的情况告诉他了,他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他还没好好看着这个丫头长大,怎么能离开了她?

“那你答应我,这些天好好在家里养伤,别乱跑了,好不好?轻儿陪着你,哪里都不去。”上官轻儿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心里却有些难过。

她也许很快就要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陪陪他,让他知道,她是爱他的,也是因为爱他,才会这般不顾一切。

从前她不明白什么是爱,如今,也许她还是不太明白,但却懂的珍惜和守护。他对她的好,无人能取代,他才她心中的位置,也是独一无二的。她希望能永远留在他身边,陪伴他,永远不让他孤单。

夏瑾寒轻笑,微微点头,

窗外的风,吹开了窗帘,细碎的阳光打落在他的脸上,他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仙人,唯美,如梦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