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莫非你是我爹?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03章 莫非你是我爹?(精)

漠北王宫,漠北大王寝宫旁边一直空着的凤栖宫,是每一代王后的寝宫。网.从漠北大王冷天睿继位至今,已经有十多年,这里一直都空着,从未有人居住过。

但就在五天前,王突然带着一个女子回到了王宫,并直接将那女子放到了凤栖宫里,惹来了不少人的非议。

有人欣慰的表示,他们的王终于开窍了,终于要给他们找一个王后了,这绝对是好事。

但更多的人表示,王后必须要从各大部落的千金里面选出来,方能稳定漠北当前的局势动乱,如何能让一个不相干的人给占了便宜呢?

还有一部分知情的人则是有些头疼,因为,他们的王带回来的女子,根本就是个小女孩,就算王喜欢她,那也不能一个年纪八九岁的女孩成为王后啊?

漠北的王宫里,各大臣个下人们早已经对凤栖宫里的那位女子议论纷纷,各种流言蜚语,漫天飞舞。

而此刻的凤栖宫,却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气氛,紧张的有些吓人。

冬儿情绪激动的将他们的王请来,本以为王应该是很喜欢**那少女,见到她醒了,怎么都改激动一下的。

可,看着王冷傲的站在床前,浑身寒气,霸气逼人的样子,她就不懂了,王对这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懂,冬儿也不敢靠近,安静的站在一边,低着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上官轻儿本还在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这里又是哪里?

忽而想起自己貌似是来到了漠北,在枫雪山下跟慕容雪云一起坠崖了,然后掉进了水里,后面还发生了什么,她就不记得了。

唯一记忆清晰的是,夏瑾寒似乎,跟她一起跳下去了。

他们是一起被人救起来了吗?她没事,他一定也会好好的吧?不知道他是不是就躺在她隔壁的房间里?还有,翠玉雪花……他应该拿到了吧?

上官轻儿内心忐忑不安,正要起床,想去看看夏瑾寒在不在这里,就看到门口走进了一个冷酷孤傲的男人。

抬眸,清澈的大眼睛有些迷茫的看向那人,在看到那张熟悉而又陌生,刚毅俊美,风华万千的脸的时候,上官轻儿的心,咯噔了一下。

有没有搞错?这人不就是那个杀千刀的冷天睿吗?他怎么会这里?夏瑾寒呢?

上官轻儿呆愣的看着前面高大的男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伸手,揉了揉双眼,在心里祈祷着,一定是她的错觉,她看到的人一定是夏瑾寒而不是冷天睿,她怎么会见到那个混蛋呢?一定是看错了。

可,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还是冷天睿,而且,他已经缓步来到了自己的床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上官轻儿努力的稳定自己的情绪,一双清澈无瑕的大眼睛跟他对视着,他不出声,她也不说话,也不给任何惊愕或是惊慌的表情,就这么像个没有表情的傀儡娃娃一般看着他。

冷天睿微微蹙眉,冷眼看着这个刚刚清醒的小丫头,一双鹰眼微微眯起,眼底满是寒意和杀气。

这个死丫头,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敢用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她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上官轻儿感觉到了冷天睿身上的杀气,顿时缩了缩脖子,心想,这人想要做什么?莫不是救了自己,然后再慢慢的折磨死自己?

想当初,她为了报仇,可是把那只臭小黑给拔光了毛,丢回给他了的。这男人这么记仇,会不会为难自己?

好吧,其实已经不是会不会的问题了,看这个男人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会的!

再想想当初,这男人被夏瑾寒打的落花流水的滚回了漠北,心里对夏瑾寒肯是有很大的敌意的吧?不知道夏瑾寒有没有落到他的手上?若是在他手上,那就是糟糕了。

不,上官轻儿摇头,夏瑾寒不会落到他的手上的,一定不会,就算是他跟着自己一起坠崖,他的武功高强,肯定不会出事的,她要相信他。

但是,冷天睿恨极了夏瑾寒,而自己又是夏瑾寒身边的人,他定是连带着自己给一起恨上了吧,所以,现在有危险的人不是夏瑾寒,而是她自己。

要怎么办?

这个邪恶的男人,全身都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看着就叫人害怕,他会不会,杀了自己?

上官轻儿想了很多,心底越发的不安了。

而冷天睿看到她一个人在那里又是皱眉又是摇头的,表情变幻不定,就像是抽风了一般的样子,嘴角抽了抽,终于出声道,“上官轻儿,你也有今天?落在本王的手上,你可想好要怎么死了?”

一开口就这么惊悚的威胁?

上官轻儿的小心肝被吓得扑通扑通的狂跳,她现在还是伤员好不好?一醒来就给她这么一个炸弹,她倒是宁愿自己还是晕倒的好。

现在要装晕也是不可能的了,但是……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立刻就有了主意。

清澈无比的大眼睛,静静的对上了冷天睿冰冷的双眸,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上官轻儿?”

冷天睿一愣,那比苍鹰还要犀利的双眸,闪过了一抹疑惑,冷冷的问,“你不记得本王了?”

上官轻儿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一脸害怕的看着他,而后认真的问,“我应该记得你吗?你莫非,是我爹爹?”

她的声音,稚嫩而又清甜,十分动听。但这内容……

“噗……”门口的冬儿忍俊不禁,立刻笑喷了出来。

冷天睿扭头,猛的瞪了门口的冬儿一眼,冬儿被那表情吓到,立刻乖乖低着头跪下,“王恕罪,奴婢,奴婢……”

“滚出去!”冷天睿眯起眼睛,语气冰冷吓人。

冬儿哪里还敢多说?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寝殿,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在害怕的同时,也庆幸自己的心脏还能跳动。

上官轻儿的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冷天睿貌似快三十岁了吧?嗯,自己八岁,做他的女儿,也不为过,于是,恶搞之心一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激动的看着他,再次娇滴滴的道,“爹爹,真的是你吗?娘亲说,轻儿睡一觉醒来就能见到爹爹的,娘亲果然没有骗轻儿。”

冷天睿的表情一红一白的,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道,“上官轻儿,你以为你装傻,本王就会放过你?”

上官轻儿怯生生的缩了缩脖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弥漫着一层雾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爹爹,你果然是不喜欢轻儿吗?轻儿都三岁了,你一直都没有来看过轻儿,娘亲说你太忙,没想到,你真的不喜欢轻儿,呜呜,呜呜……”

上官轻儿说着说着,就开始“嘤嘤嘤”的哭了起来。那张略带婴儿肥的小脸,白皙娇嫩,吹弹可破,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控诉的看着冷天睿,晶莹的泪珠,就这么一滴一滴的落下,简直看的人心都要碎了。

这丫头,说风就是雨,就是冷天睿也被她吓到了,那张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一双比苍鹰还要犀利的眼睛,审视般的看着上官轻儿,似乎要将她看穿。

她说她才三岁?难道上官轻儿的脑子是进水了?

据说,当初上官轻儿是三岁的时候被夏瑾寒捡到,并带回夏国的。但那个时候,她已经丢失了三岁之前的记忆,只知道自己叫上官轻儿。

而如今,她这脑子一进水,就回到三岁前的智商了?

冷天睿突然有些佩服自己的接受能力和想象力,他之前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如此之好?这种事他也想得出来!

冷哼一声,冷天睿不屑的道,“上官轻儿,本王告诉你,就算你装疯卖傻,本王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上官轻儿闻言,一边抽泣着,一边用那双哀怨的眼睛看着他,“爹爹是坏人,坏人,轻儿不喜欢你,嘤嘤嘤……娘亲,娘亲你在哪里……”

上官轻儿说着,就掀开被子跳下床,娇小的身子,因为受伤的缘故,娇弱无比,一下床就站不住,对着冷天睿倒了过去。

不知为何,看到她一脸泪水,大声控诉自己的样子,冷天睿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看到她倒下,本能的就伸手扶住她。

上官轻儿还以为这个冷血的恶魔会让自己摔死的,没想到他居然没有?

有些惊讶的同时,也越发的入戏了。

“爹爹,轻儿今后一定乖乖听话,不会给爹爹惹麻烦,爹爹不要抛弃轻儿,好不好?”上官轻儿一脸真诚的看着他,那清澈的眸子,像是一汪清泉,幽深而又闪亮,叫人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任是冷天睿一向冷漠无情,从不曾被任何人打动过,看到这样的上官轻儿,心还是颤抖了一下,微微蹙眉,道,“你当真会乖乖听话?”

上官轻儿认真的点头,急忙道,“一定听爹爹和娘亲的话。”

娘亲?

冷天睿嘴角猛抽,扶她在床前坐下,道,“你娘亲在何处?”

上官轻儿惊讶的眨了眨眼睛,“不是娘亲带轻儿来找爹爹你的吗?”

冷天睿眯起眼睛,道,“不是!”

“那轻儿为何会在这里?娘亲呢?娘亲……”上官轻儿说着,又激动的四处张望起来,眼里满是泪水的样子,让冷天睿头疼不已。

他分明是想把这丫头带回来,好好折磨她,或者用她来牵制夏瑾寒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身子不好,先歇着,本王还有事。”突然有了一个“三岁”的大龄女儿,冷天睿一时间真的很难接受,面对上官轻儿的问话,他只觉得头疼无比,所以干脆找借口离开算了。

上官轻儿却不放过他,软软的小手拉着他的衣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爹爹你去哪儿,你不能丢下轻儿……”

冷天睿无奈的将她推开,道,“好,本王不会丢下你,你快休息吧。”

冷天睿嘴角都没想到,他堂堂漠北战神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对一个孩子无奈至极。面对这孩子的纠缠,他完全不知该如何招架。

这话要是传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了。

上官轻儿这才乖乖的在**躺下,然后双眼一直看着冷天睿,目送他离开。

冷天睿出了房门,就看到门外候着的一脸惊愕的冬儿,冷冷的看着冬儿,道,“去给她准备饭菜,别饿死了。今儿的事,记得不得对任何人说起!”

冬儿慌忙跪在地上,低着头回答,“是,是,奴婢遵命。奴婢一定不会将小公主的事情说出去的。”

小公主?

冷天睿额头的青筋狠狠的跳起,一双愤怒的鹰眼,带着怒火,瞪着冬儿,怒道,“本王何时说她是本王的女儿?”

他不吼还好,这一吼,周围的那些宫女太监都听到了这话,都一脸惊讶的愣在那里。

原来那女子是王的私生女,而非是王喜欢的人?难怪王会这么疼她,还让她住在凤栖宫里,这,这简直是天大的新闻啊。

冷天睿似乎也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刚刚是太激动了,干咳两声,道,“谁要是敢把今儿这里的事情说出去,本王就让你们脑袋搬家!”

说罢,也不再多说什么,一挥衣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他本就在为国事烦恼,过几天是就是中秋,他马上就要准备选后事宜了,整个漠北都动荡不安,他每天都要忙很多很多的事情。

今日得知上官轻儿醒来的消息,他本是想过来好好吓唬一下上官轻儿,给自己消消气的,没想到没消气,反而被那死丫头给气得半死!

简直是气死他了!

冷天睿冷着一张脸回到了他的御书房,看到那一大堆的奏折,心里更是窝火不已,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而上官轻儿见冷天睿被自己气得半死的出去,又被门口的侍女给气得不行的样子,乐得在**一边打滚一边大笑。

“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老婆都没有就突然多了一个女儿,也不知道这漠北的女人们知道他们洁身自好的大王,其实早就有一个私生女的消息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哈哈……

上官轻儿得意的笑着,那张白皙的小脸泛着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可爱至极。

冬儿一进来就听到了上官轻儿疯狂的笑声,以及她那像是萌宠一般的表情,瞬间雷到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差点没流鼻血。

他们的小公主,真的太可爱了有木有?

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上官轻儿明白自己有失形象了,慌忙收起了笑容,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冬儿,一脸欣喜的道,“这位姐姐,轻儿好开心,轻儿终于找到爹爹了。”

“噗……”看着上官轻儿那巨萌的样子,冬儿的鼻血就这么喷了出来,囧的她慌忙拿手帕去擦,低着头,一脸尴尬。

上官轻儿却是忍不住嘴角猛抽起来。这漠北人没问题吗?同样都是女子,这侍女居然对着自己流鼻血,这,感觉好邪恶……

她不知道的是,这漠北的女子虽然也不泛美艳无双的,但却极少有跟上官轻儿这般水灵,这般娇嫩的。

漠北人一向野蛮,就算是大户人家的女子,也是文武双全的,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经常被日晒,他们这里的女儿皮肤多是健康的小麦色。冷天娇那样白嫩的女子就已经不多见,何况上官轻儿的样子早已经甩了冷天娇好几条街了呢?

在上官轻儿惊恐的表情中,冬儿低着头,道了一句,“小公主,奴婢去给您拿些吃的过来。”

说罢,冬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生怕在屋子里待得久了,就会把她们可爱的笑公主给吓着了。

只是,小公主?上官轻儿眼角都开始抽搐了。

这丫头没听到冷天睿的话么?居然直接默认了自己的身份,哈哈,真是太有爱了。

冬儿很快就端来了一些清淡的饭菜,在桌子前摆开,然后小心的跟另一个侍女上前来将上官轻儿扶下床,安静的守在桌子前,为她布菜。

上官轻儿习惯了跟夏瑾寒一起,自己吃自己的,被人伺候着,倒是有些不自在了,便摆手让她们在一边候着。

然后看了看餐桌,发现没有小米粥,便道,“我睡了多久了?”

冬儿立刻低着头回答,“公主殿下,您已经睡了五六天了。”

五六天了?

上官轻儿微微蹙眉,道,“去给我准备一碗青菜粥。”

冬儿不解的看着上官轻儿,道,“是这些菜肴不合您的口味吗?”

上官轻儿摇头,“不是,我就是想吃。”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改掉了。上官轻儿在心里叹气。

于是,冬儿也不再多问,就让另一个侍女去准备小米粥,自己则是继续守在上官轻儿身边。

上官轻儿又问,“现在是什么时间?”

冬儿愣了一下,笑道,“已经是八月十一,再有几天就是王要选后的日子了呢。”

上官轻儿算了算,发现她坠崖到现在,居然已经有七天了,整整七天了,夏瑾寒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吗?

这些日子,他是不是还在找她?他,会不会很担心,很难过?

想起他担忧的样子,上官轻儿就有些心疼。低着头,心里满是不安。

她不想留在这里,她要去找夏瑾寒,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要不然,那个傻瓜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但是,当上官轻儿吃饱喝足,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好了许多,准备出去逛逛,熟悉一下坏境的时候,却被房门口的侍卫拦住了。

“姑娘,王有令,您不能离开这寝殿。”那侍卫手里拿着刀,恭敬的低着头,语气却十分冰冷。

不让她离开寝殿?这么说,她这是被软禁了?

好他个冷天睿,居然敢把她关在这里。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怒气冲冲的运功,想要给这些人一点教训,反正这里不是夏国,也没有人认识她,大家都以为她是冷天睿的“女儿”,她此时不嚣张跋扈,怎么能坏掉冷天睿的名声呢?

但,她这一运功,顿时觉得全身无力,这才明白,冷天睿那个混蛋,居然把她的内力给封锁了!也就是,现在她基本上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丫头,一点内力都没有了。

上官轻儿咬牙,手紧紧握成拳头,正要去找冷天睿算账,就听身后传来了冷天睿冰冷而又邪魅的声音,“你这是要去哪里?嗯?”

上官轻儿呼吸,努力平复自己心里的怒气和不满,在心里告诉自己,别生气,别生气,生气你就输了,你就当做自己已经失忆了,不要跟这个男人计较。你现在要做的是,作为他的女儿,努力的气死他!

上官轻儿转身,一脸无辜的看着冷天睿,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双眼绽放出万丈光芒,就像是看到了自己最爱的玩具一般,飞快的跑过去,嘴里叫着,“爹爹,你回来啦。”

听到上官轻儿对自己的称呼,冷天睿嘴角猛抽,额头上滑下一根黑线。

而冷天睿身边,漠北最年轻的国师非影,则是眉头深锁,目光惊愕而又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看着她一脸可爱的笑容,像只快乐的小鸟一般的跑过来,那欢快的样子,竟让他心中一阵悸动。

手指不经意的就开始动着,盘算着这个女孩的命运,但结果却让非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他居然算不出来。

非影不仅是漠北的国师,也是天下第一神算的关门弟子,他很少给人算命,但每次算出来的都必然是准确的。

这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分明是凤格,却命中带着许多的不确定,未来的路坎坎坷坷,他根本看不到尽头。

不仅如此,她,竟是来历不明。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的人……这让非影顿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不安。

上官轻儿没有忽略冷天睿身边那男子,因为他竟是有着一头白发的。但她没留意他的表情,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表情。也就是因为这样,她觉得那人一身白衣的样子,跟夏瑾寒有些像,却不知他为何用那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

不过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去猜测别人在想什么,而是应付冷天睿这个邪恶的男人。

在冷天睿面前站定,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清澈见底,“爹爹,你来的正好,轻儿在屋子里有些闷了,那些坏人不让轻儿出去散步。”

冷天睿浑身都是寒冷的气息,怒道,“本王再说一次,上官轻儿,本王不是你的父亲,你莫要再乱叫了。”

早上的时候就被她左一句爹爹又一句爹爹的叫,已经让他烦透了,如今她还来?她真当自己是他女儿了不成?他可是连女人都没碰过,哪来这么大的女儿,开玩笑!

上官轻儿被他这一喝,却是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的看着他,“爹爹,你又不要轻儿了吗?”

什么叫又?说的好像他真的曾经把她丢下一般。

冷天睿不悦的怒道,“你最好别再胡说,否则,本王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命!”这个女人,八成是装的,还装的这么像,简直是气死人了。

虽然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失忆了,但,冷天睿始终觉得她是装的,上官轻儿这丫头的鬼点子太多了,他可不能轻视她。

冷天睿不凶她还好,这一凶,上官轻儿又哭了。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流出来,原本清澈的眸子,染上了雾气,变得越发的诱人。她绞着手指,一脸委屈的看着冷天睿,“爹爹,你果然是不要轻儿了,嘤嘤……娘亲不要轻儿了,你也要抛弃轻儿,还不让轻儿离开这里……”

说着,她又生气一般的叫道,“我要去找娘亲,呜呜……你们走开,走开,我要去找娘亲……”

她转身,一把推开了那拿着刀的护卫,就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但才走没几步,就被人提着衣领抓了回来。

冷天睿将她整个的提起来,冷眼看着她,“想走?上官轻儿,你当本王这王宫是你家?”

冷天睿以为,他这么说,上官轻儿怎么都该摊牌了,没想到她居然……

“这里本来就不是我家,你也不是我爹,那你还把我留在这里做什么?坏蛋,你说,你把我娘亲弄到哪里去了,呜呜……你还我爹爹,还我娘亲!”上官轻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咬着嘴唇,哭得撕心裂肺,当真是我见犹怜。

非影看着他们的互动,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有表情的脸,淡漠的看着上官轻儿,对冷天睿道,“王,你这样会吓着小丫头。”

冷天睿冷哼一声,将上官轻儿松开,丢在一边,生气的不看她,一双比苍鹰还犀利的眼睛里满是愤怒。但他找非影来,是想让非影给上官轻儿看看,她到底是真失忆还是装的。如今非影开口了,他当然不会再多说。

冷天睿不信鬼神之说,但对非影的本事却是深信不疑的。这一次若不是非影,怕是这漠北早就土崩瓦解了。所以对于非影这个比他还要小五岁的国师,冷天睿还算尊敬。

非影上前两步,伸出一只手给上官轻儿,淡淡的道,“没事吧?”

上官轻儿这才开始正视这个年轻的白衣男子。他一身白色的长袍,一双琉璃般闪亮的眼睛,漂亮的瓜子脸,皮肤细腻白皙,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那淡漠的样子,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上官轻儿记得,当初刚开始认识夏瑾寒的时候,夏瑾寒也是这样的……

唯一不一样的是,夏瑾寒的淡漠中,带着一股子寒冷的气息,几乎能将一切都冻结。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淡漠的什么都没有,要是他不出声,不说话,似乎都能消除自己的存在感。

而,他最显眼的地方,当属那一头花白的长发了。

他的发,很长,也很白,万千银丝,就像是瀑布一般,随意的披在脑后,看起来沧桑又带着一点唯美。

上官轻儿痴痴的看着这个跟神仙一般的男人,咬着小嘴唇,终于将小手递给了他,站起来之后,抽回自己的手,低着头,不安的道了一句,“谢谢叔叔。”

叔叔?

非影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愕,他已经这么老,可以做她的叔叔了么?

恍然想起,她是叫冷天睿爹爹来着,顿时就放松了心情。他这是怎么了,对他来说,年龄和时间,早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为何又会因为一句叔叔而乱了心神?

非影摇头,淡漠的道,“不必客气。伤都好了吗?”

他的语气,很淡,却也很自然,仿佛他跟上官轻儿早就认识了一般。

上官轻儿摇头,委屈的道,“身上,还是疼。爹爹都不疼轻儿。”她低着头,一脸的委屈,那样子,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非影有些哭笑不得,道,“无妨,哪里不适,我给你看看。”

“叔叔是大夫吗?”上官轻儿的双眸瞬间变得闪亮起来。

非影蹙眉,他是会一些医术,但却算不上是大夫吧?

“不是,但可以帮你疗伤。”非影淡淡的回答。

上官轻儿眉开眼笑,点头,立刻就挽起自己的袖子,道,“这里都淤青了,还有这里……”她认真的说着,那样子,就像是受伤的小鹿一般惹人爱怜。

非影的手修长纤细,从怀里拿出一瓶药膏,轻轻拂过她白嫩的肌肤,顿时手臂上就传来了凉凉的感觉。

上官轻儿吸了吸鼻子,眼前一亮,脱口而出,“翠玉雪花膏?”

非影愣了愣,然后继续恢复了最初的淡漠,点点头,“没错,你认得这东西?”

感觉到冷天睿投来的犀利目光,上官轻儿立刻捂着头,一脸难受的道,“哎呀,我头好疼……”

一边一直安静站着的冬儿见状,欣喜的道,“小公主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么?”

上官轻儿捂着头,好一会儿才一脸无辜的摇摇头,“好像有什么片段闪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冷天睿嘴角抽了抽,低头,一把将她从非影的面前扯过来,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是吗?你确定记不起来了?”

上官轻儿摇头,闪亮的眸子里满是雾气,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

“那让本王来告诉你,你为什么会不想补起来吧。”

上官轻儿不解的问,“你知道?”问完,又恍大悟的叫道,“莫非,是你害的我变成这样的?”

冷天睿嘴角猛抽,对于上官轻儿的跳跃思维,实在是不敢恭维。于是大声的叫道,“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失忆,上官轻儿,你把本王当傻子么?”

“你,你是傻子吗?我不知道。”上官轻儿呆萌的眨了眨眼睛,稚嫩的声音,甜甜的,却差点让冷天睿气得吐血。

一边的侍卫和宫女听到上官轻儿的话,肩膀都开始一耸一耸的,想要笑,却碍于他们王的威严,不敢笑出声来,憋的都快内伤了。

上官轻儿依然无辜的看着跟冷天睿对视着,似乎还嫌冷天睿不够生气,怯生生的道,“爹爹你怎么会是傻子呢,娘亲说,爹爹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了。”

咋听之下,这话好像是在夸冷天睿,冷天睿的表情,也确实是立刻的就好转了许多。虽然他不是她的爹爹,也不知道她那狗屁娘亲是什么人。但本能的就默认了她说的是自己。

只是,下一刻,冷天睿就差点暴走了。

因为,上官轻儿遗憾的说,“可惜你不是我爹爹,所以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傻子,反正不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就是了。”

要是一般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大家肯定都会很不屑或者直接将她给打一顿,作为亵渎他们伟大的王的教训。但是,这上官轻儿的声音软软的,又甜又腻,那章婴儿肥的可爱小脸,白白嫩嫩的,表情又认真至极,似乎还有着一丝真实存在的苦恼。

这一切配合在一起,只叫人想笑,而再没有想要对上官轻儿动粗的念头了。

当然,不想对上官轻儿动粗的人,要除去一个,那就是冷天睿。他不仅想对她动粗,还想直接把她给杀了。而且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冷天睿咬牙,手还揪着上官轻儿的衣服,直接将她整个的丢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上官轻儿没想到这冷天睿居然是个混蛋,连个孩子都下的了手,被丢出去的那一刻,她简直死的心都有了,这一摔,她这小身板就是不死也要残了。

好在……冷天睿身边还有一个白衣美男子。这男子方才将上官轻儿拉起来,看过了她的手相之后,就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如今见上官轻儿被冷天睿丢了出去,眉头一皱,身子已经风一般的飞向了上官轻儿,稳稳的将她抱住,一个旋身,两人安然的落在了地面上。

上官轻儿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双手紧紧的抓着非影的衣服,身子颤抖着,一张小脸苍白的吓人。

非影松开她,道,“无事了。”

上官轻儿这才惊魂甫定的看着非影,眼里满是感激,“谢谢叔叔,呜呜,谢谢……吓死轻儿了。”

见她又要哭,冷天睿头疼的吼道,“上官轻儿,你够了没有?你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你?”他这辈子,还从没有这么窝火过,还是被一个小丫头给惹的,简直是太丢人了。

上官轻儿被吓到了一般,躲在非影的身后,紧紧拉着非影身上的白色长袍,“叔叔,救救轻儿,那个坏蛋不是轻儿的爹爹,他要杀轻儿,呜呜……轻儿怕怕。”

非影有些无奈,却没有推开上官轻儿,只是抬眸,清冷的目光,闪着琉璃珠一般的光彩,道,“王,可否借一步说话?”

冷天睿冷哼一声,瞪着上官轻儿道,“你最好给本王乖乖的,否则,本王迟早弄死你。”说完就一挥衣袖,再一次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非影扭头,没有表情的脸就像是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最美的傀儡娃娃一般,那双琉璃般的眼睛,对上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淡淡的出声,“没事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让上官轻儿松手。但是上官轻儿不但没有松手,双手还拉的更紧了,双眼有着感激,似乎还有一抹哀求,“叔叔,你不要走好不好,你一定是仙人对不对?那个坏蛋要杀轻儿,你保护轻儿好不好?”

非影没有表情的脸上,竟是闪过了一抹很淡很淡,几乎看不见的笑容,他轻轻扯出自己的衣服,道,“你若听我的话,也许我可以保护你,让他不伤害你。”

上官轻儿很配合的点头,用力的点头,“我一定乖乖听话,叔叔你别走。”

非影道,“那,我晚些来看你,我帮你去跟王求情,让他放过你,可好?”

这声音,淡漠中带着一丝温和,听起来很舒服。

上官轻儿知道自己不该继续闹下去,虽然不知道这个白发美男子到底要跟冷天睿说什么,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坏人,而且他这一身冷傲的样子,还跟夏瑾寒有些相似,让上官轻儿不由的多了几份亲近和信任。

点点头,松开了他的衣服,上官轻儿道,“好的,轻儿乖乖的,在这里等叔叔回来。”

非影点了点头,转身,白色的长袍飞舞着,高大颀长的身影,慢慢的走出了凤栖宫。

看着非影冷漠孤独的背影,上官轻儿心中一动,不由的想起了夏瑾寒。

夏瑾寒跟非影长的不像,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但是,他们的背影都一样孤独。

不知道夏瑾寒现在怎么样了?他可还在漠北?是不是还在到处找她?没有她的消息,他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很颓废?

曾经,她因为身体不适晕倒了两天,醒来就把他给折磨成了不像样了。还有上次在普崖山,他刚回来的时候,也因为自己的事情,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如今自己从那么高的山崖掉下来,又失踪了这么久,他,还好吧?

想起他为了自己而不吃不喝,整日守在自己身边时候的样子,上官轻儿就一阵心疼。也许,他如今还在山崖地下不停的寻找自己……

不行,她不能留在这个鬼地方,她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那个笨蛋总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要是一直找不到她,他还不知道会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

而且,师父当初也说了,夏瑾寒就算吃了翠玉雪花,也还需要自己的功力相助,才能让他体内的力量彻底的融合。也就是说,他现在的情况还是很危险,她要是不快点找到他,指不准那傻瓜就要把自己折磨死了。

越想,上官轻儿就越是是心急如焚,咬着牙,绞着手指,在凤栖宫的寝殿外,一遍又一边的走着,好看的眉头,皱成了一堆小山。

那样子,看得冬儿很是心疼,也看得那一群守在外边的侍卫内心纠结不已。这小公主,不,不是小公主,王一直都不承认她的身份呢。是这小姑娘要是继续这么晃下去,他们的眼睛都要花了。

……

这边,上官轻儿心急如焚的想要离开漠北王宫,去找夏瑾寒。而另一边,夏瑾寒依然在山崖底下的大河里寻找着上官轻儿的身影。

只是,已经整整七天了。这边的河道和周围的村庄,他们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上官轻儿的消息,让夏瑾寒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而长寿村的村民,更是在两天前就已经放弃寻找了。这些天陪着夏瑾寒等人不要命的在这水里寻找,去附近的存在询问,他们也算是仁尽义至,虽然没能找到上官轻儿,心里有些愧疚。但是,这都七天了,就算上官轻儿还活着,也肯定是被人救走了,绝对不可能还留在这里。

要是上官轻儿还留在这河道的某处,那恐怕也只是一道冰冷的尸体了吧?

好心的长寿村村民,不止一次的劝夏瑾寒,别找了。看到夏瑾寒一身白衣变成了灰不溜秋的,原本谪仙般的脸也变得苍老了许多,他们都表示很心疼。

但夏瑾寒却完全听不进去,他只是一句,“感谢你们的帮忙,我不会放弃。”

他不会放弃上官轻儿,不管她在哪里,他都要找到她,永远不会放弃,也永远不相信上官轻儿已经死了这回事。

她不会死,一定不会。她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仙女,她会好好的,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所以他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

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绝望,夏瑾寒却像是永远不会被打倒一般,不屈不挠的继续在周围寻找着。

从崖底的河道,到前面的几条支流,再到支流附近的居民,没有放过任何上官轻儿可能会出现的地方。

但,还是找不到,一直找不到!

上官轻儿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点消息都没有。

清晨,夏瑾寒站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前,一双眼睛已经许久没有合上,此刻黑眼圈已经可以跟熊猫媲美了。但,他一身脏兮兮的白衣,即便样子很颓废,却依旧挡不住他的完全风华。

不远处的梨花看着夏瑾寒的样子,低着头,心里愧疚不已。

她当初不希望殿下和小郡主任何一个人出事,所以忍不住拉了殿下一把,却不想被她那一拉,就让殿下彻底的跟小郡主失去了联系,她的内心的后悔的,也是愧疚不安的。所以,她这些天也在很努力的寻找上官轻儿,甚至她的拼命不亚于夏瑾寒。

但,这还不够,还是不能弥补她的过错。

殿下一直不肯离开这里,那就让她一个人去外面看看吧,也许小郡主是被人救走,离开这附近了。

梨花咬着牙,定定的看着夏瑾寒,然后毅然转身,离开了。她发誓,若不能帮殿下找到小郡主,她就不回来了。

青云看着梨花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自己小心点。”

梨花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而后点点头,道了一句,“谢谢”,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漠北王宫,冷天睿的书房里,非影站在冷天睿的面前,没有表情的脸上,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的,在跟冷天睿说着什么。

只见冷天睿的表情由开始的冷漠,慢慢转变成了疑惑,又由疑惑变成了迷茫,最后由迷茫变成了愤怒和难以置信。

他一挥衣袖,怒不可遏的大声叫道,“这,不可能!”

非影淡漠的看着他,不卑不亢道,“这是我的建议,到底要怎么做,还要看王您的意思。”

冷天睿的表情有些奇怪,一张脸一红一绿的,似乎有些尴尬,又有些难为情,道,“你让本王娶上官轻儿做王后?这不是笑话么?她不过是个八岁的小丫头,本王已经年近三十!”

他从不觉得自己老,也不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必须要娶妻怎么样的。但是,跟上官轻儿一比,那就……

而且,上官轻儿方才都叫他爹爹了,别说,要是一般的人家,他这个年龄有个八岁的女儿,本就是正常的事情。如今让他娶一个八岁的小丫头,还是他讨厌的丫头,这怎么可能?

但非影的表情却很淡漠,仿佛这不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而是家常便饭一般。

性感的薄唇轻启,道,“她的命,是凤格,将来比定能给漠北带来巨大的收获,称霸天下也不是梦。只要你想,她就是十五岁。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你自己考虑。”

在冷天睿这个浑身王者气息的强大男人身边,非影却一点都没有被影响,依然淡漠如霜,没有表情,也没有一点尊敬的样子。仿佛这冷天睿不是他们的王,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不等冷天睿回答,非影就转身离开了冷天睿的书房,没有表情的脸,在温暖的阳光下,也像是蒙了一层化不开的薄冰,他身上写满了生人勿近,完全叫人不敢靠近。

------题外话------

嗷呜,妞们,看吧,我是亲妈,哦呵呵呵……

突然接到通知,我今天就要去上班了,今后更新字数可能会减少,今天答应了多更的,所以36点,唉……我去看看上班到底是做什么的,要是清闲,还是会坚持万更的,要是比较忙,周末会争取多更的。希望大家不要抛弃咱们轻儿和太子啊,~文文一定不会断更的~(>_

推荐好友文文,《修真之巨星天后》文/影氏公子,莫小浮悲催地穿进了都市言情小说,成了原著恶毒花瓶女配,作为修真界一代天骄,她表示,踹掉黑心女主,逆天改命才是王道!这是一个鬼才修真女夺舍重生到炮灰身上,从被人唾弃的花瓶艺人成功逆袭,在娱乐圈华丽转身、谱写传奇的故事。成长型腹黑女主,主角身心干净,请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