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亲自下厨 幸福满溢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07章 亲自下厨,幸福满溢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异,前一刻还温馨无比的,这一刻却变得有些僵硬、冰冷。

上官轻儿紧紧抓着夏瑾寒的衣服,水汪汪的大眼睛,急切的看着夏瑾寒。

她从没忘记自己来漠北的目的,也没忘记夏瑾寒的身体问题,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最为关心的问题。

方才在漠北王宫里,看到他强悍的武功和霸道的内力,上官轻儿就有些怀疑夏瑾寒到底是已经恢复了,还是在逞强。要是他本身的能力,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但重逢的喜悦,冲淡了危机意识,直到现在她才想起他身体的事情,内心满是不安和紧张。

夏瑾寒愣了愣,微微错开上官轻儿是眼神,道,“我没事,别担心。”

这样的回答,让上官轻儿内心的不安又放大了一些,眉头紧皱着,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翠玉雪花,你拿到了吗?吃了吗?”

当初因为情况紧急,他们又相隔那么远,他很可能没有接住她丢出去的东西,要是那样的话,她这么辛苦不就白费了?

夏瑾寒低头,靠在她的脖子上,呼吸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笑道,“拿到了。”

“吃了吗?身体好了?”上官轻儿继续追问。

夏瑾寒懒懒的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道,“嗯,没事了,过两天,等你身子好些了,就回夏国去。”

但他这么干脆的回答,却让上官轻儿感到不安,她推开他,认真的看着他漂亮的双眼,“你骗人,看着我眼睛……”

她的双眼,清澈如许,纯洁无暇,一眼看去,就像是望进了那无边的清泉,在那样干净的双眸,似乎能净化一切污浊。

面对这样的她,夏瑾寒竟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欺骗她。

但,想起她为了那朵花,连自己的命都不顾的样子,终于只是笑着,亲吻着她的脸颊,道,“我为何要骗你,傻丫头。”

上官轻儿看着他的双眼,总觉得他在说谎,可是他的样子却没有任何破绽,只好点点头,没有继续追究,靠在他怀里道,“你要是敢骗我,我一定不原谅你。”

“睡吧,傻瓜,你还小,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呢?”夏瑾寒轻笑着,搂着她的肩膀,眼底一片坚决。

“嗯,你要是敢丢下我,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上官轻儿嘟嘟小嘴,低声的呢喃着,很快就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她总是很容易就睡着了,好像他身上有催眠的东西一般……也许这就是她对他最深的依赖吧。

……

第二天一早,上官轻儿起身后就看到了床前那一套合身的绿色长裙,而本该在她身边的夏瑾寒却已经不知去向。

她疑惑的起身,将衣服换上,长发整理成了简单的女式发髻,稚嫩的小脸,肥肥的,双眼带着几分迷蒙。

“小郡主,你起来了。”听到屋里的声音,梨花有些激动的笑着,推开门进来。

上官轻儿点头,道,“梨花姐姐,早啊……”

“郡主早,先洗把脸,一会就吃早膳了。”梨花将手中的的水盆放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上官轻儿就着水盆,洗了一把脸,然后就往外边走,问,“怎么不见寒哥哥?”

梨花闻言,轻笑,道,“殿下一会就回来了,您先在屋子里歇会儿吧。”

上官轻儿总觉得梨花的表情有些怪怪的,微微蹙眉,直接从房间跑了出去,夏瑾寒去哪儿了?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这让上官轻儿不安。

一走出房间,上官轻儿就发现这本该是人满为患的可看一楼大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是被包场了还是怎么的,居然没人?

来到楼梯口,突然看到楼下一群店小二围在厨房门口,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上官轻儿疑惑的下楼,来到那些人的身后,问,“你们在干嘛呢?”

那些人似乎看什么看的很投入,也没发现陌生人靠近,直接回答,道,“楼上一位客官,包下了咱们客栈,正在厨房里自己动手做饭呢。”

“我看到了,那客官可真不是一般英俊,就跟仙人似得。”

有几个女的,已经陶醉了进去,道,“他围着围裙做饭的样子,也好迷人……”

“可不是,我简直看得痴了都……”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忽而想起了什么,推开前面的人群,就往那厨房的大门口走去。

透过厨房虚掩着的大门,上官轻儿顺利看到了厨房里正在忙碌的身影。

他一身白色的长袍,腰间围着围裙,三千青丝随意的用玉簪挽起,随着他的动作,无声的舞动。

他颀长的身子,站在炉灶前,手里拿着一个勺子,在那一口大大的锅里搅拌着。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射入厨房,被他跟前的厨具反射到了天花板上,远远的看着,就像是有一道金色的光芒围绕在他的身边一样,将他衬得光芒万丈。

上官轻儿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一双眼睛痴痴的望着那正在往锅里加调料的人,他白皙完美的侧脸,认真的表情,叫上官轻儿心跳加速。

满满的幸福和温暖,从心底涌起,深深的感动和震撼,在心底蔓延。她咬着嘴唇,清澈的眸子,闪着明亮的光芒。

似乎发现了什么,夏瑾寒扭头,好看的脸面向上官轻儿,那双狭长的凤眸,有着一抹惊讶,在看到她的时候,微微一笑,道,“睡醒了?”

背对着晨光,他围着围裙,嘴角含笑的样子,竟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一般,美得很不真实。

上官轻儿的心跳也在那一刻停止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许久,才回过神来,一步步的走进厨房,难以置信的道,“你,你在做早膳吗?”

夏瑾寒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点点头,应了一句,“嗯。”

说完又像是想要掩饰什么一般,别开脸道,“早就答应过你,要给你做饭的。”

上官轻儿感动的大步跑过去,抱着他的腰,靠在他身后,低声道,“谢谢!”

夏瑾寒嘴角微微勾起,感受身后那娇小而又温暖的身子,心里莫名的感到满足和幸福,有已种奇怪的成就感,让他觉得自己的形象似乎瞬间高大了起来。

“傻丫头,饿了吧?早膳就做了一点粥和点心,马上就可以吃了。”

“嗯,嘻嘻,寒哥哥最好了,轻儿好爱你。”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在他身后蹭了蹭,心中的幸福,似乎要满溢出来。

外面的小二和掌柜等人,看着厨房里温馨的一幕,都不由的被感动了。已经年过四十的老掌柜,一脸认真的道,“如此说来,我还不曾为我家夫人和孩子做过一次饭菜呢……”

其他人也对这话表示深深的震撼,看着厨房里那两人幸福的样子,他们起初只会羡慕,如今听到这掌柜的话,却是有了更深的感触。

为什么他们总觉得自己不幸福,而看别人的时候,就觉得他们都很幸福呢?

原因其实不在别人身上,而在自己的身上,跟相爱的人相处的时候,多一点包容,多一点关怀,多一点付出,你才能收获更多的爱和幸福……

清淡的小米粥,配着一碟青菜,一盘点心,摆在那一张八仙桌上,看起来简单,却充满了幸福和温暖。

上官轻儿端着小碗,一口一口的品尝着夏瑾寒亲手为她准备的粥,脸上的笑容,一直甜到了心底。

“好吃吗?”第一次亲自为上官轻儿下厨,夏瑾寒心里多少有些紧张,看着上官轻儿一边吃还一边笑的跟朵花儿似得,他的心就有些期待起来。

上官轻儿没有回答他,只是低着头不停的吃着,直到将那一小碗吃完,才皱着眉头看夏瑾寒,“不好吃。”

夏瑾寒一愣,脸上的期待瞬间凝固,呆愣的看着上官轻儿,心里慢是苦恼。

但上官轻儿却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碗递了过去,激动的叫道,“这哪里是好吃啊,分明就是太好吃了,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啊啊……快给我再盛一碗。”

夏瑾寒怎么都不会想到,前一刻还眉头紧皱的人,怎么突然就眉开眼笑,激动不已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看到她这幸福的笑容,夏瑾寒的心是满足的,经过刚刚那一刻的小失望,幸福突然被放大了好几倍,叫他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幸福。

“还愣着干嘛呢?”看到夏瑾寒那呆愣的样子,上官轻儿只觉得说不出的好笑,小手伸过去,在他脸上捏一把,坏笑着道,“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夏瑾寒脸色微微泛红,一扭头就看到边上的梨花和青云等人都在低着头偷笑,就显得越发的尴尬了。这死丫头,这般调侃自己做什么,他怎么有一种自己是小女人的感觉?

夏瑾寒不客气的排掉她使坏的手,瞪着她道,“这不是我该问你么?”

本以为上官轻儿会尴尬的,但她却是笑靥如花的点头,一点都不害臊,“我很幸福啊,你亲自给我煮早膳,我都幸福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她稚嫩的声音,认真的表情,让夏瑾寒再一次深深的感到无奈,同时,也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很美好,很希望时光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留住这一刻的美好。

边上的慕瑶和风吹雪等人看着这两人幸福的样子,都不满的看着自己面前酒楼给做的饭菜,抱怨道,“为什么我们就要吃这些?”

“二师兄,你能吃这些就该知足了。”慕瑶叹口气,道,“要是大师兄再狠一点,不让厨房的其他人给咱们做早膳,你怕是要喝西北风了。”

明夜抬眸看了一眼上官轻儿,淡淡的道,“小师妹身子不好,需要特殊调养,你们羡慕什么?”

慕瑶撇撇嘴,一脸羡慕的看着正在给夏瑾寒盛粥的上官轻儿,叹气道,“轻儿真是个幸福的丫头,大师兄当真是疼她啊。”

“怎么,瑶儿你这么感叹,是思春了,想找个男人给你做饭了么?”上官轻儿将盛好粥的碗递给夏瑾寒,懒懒的调侃慕瑶。

慕瑶脸色一变,怒道,“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我这才十岁,思什么春啊?”

“你思的什么春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看你的样子,就是思了。”上官轻儿一点都不客气的反驳着,然后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鲜美的粥,发出了一阵啧啧声,“啊,真好吃。”

“就你有的吃,切,我的还是大厨做的呢。”慕瑶瞪了上官轻儿一眼,扭头,开始将自己的怒气和不满都发泄在了面前的美食上。

上官轻儿偷笑着,抬眸看了夏瑾寒一眼,温暖的阳光下,他们不经意的相视一笑,却无形中透露出了满满的爱和温暖。

上官轻儿本以为,不知道要隔多久,才能吃到夏瑾寒亲手做的饭菜,没想到,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此生能遇到他这样的男人,她无憾了。

上官轻儿低着头,一边吃着那清淡的瘦肉粥,一边回忆着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眼眶很快就弥漫了一层雾气。

感动的泪水,无声的流下,泪是咸的,心却是甜的。

早膳过后,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打算一起出去走走,慕瑶和风吹雪等人本也是吵着要跟他们一起出去的。上官轻儿失踪了,他们也很担心,很希望能多和上官轻儿聊聊,但是夏瑾寒出现了之后,上官轻儿就彻底被他霸占了,这让慕瑶他们感到很不满。

但,明夜却用一句,“街上的灯光已经够亮了,你们这些超级灯笼,还去凑什么热闹?”打发了风吹雪和慕瑶。

于是,上官轻儿的小手被夏瑾寒的大手牵着,一个一身白衣胜雪,一个一身青衫飘逸,虽然走在一起,身高有些不协调,却不能抹去他们这一刻的美好。

走在街上,不少人都回过头来,偷偷的看着他们宛如仙人一般的模样,不论男女老幼,无不为他们的样貌所折服。

上官轻儿一手紧紧牵着夏瑾寒的,一手拿着各种好吃的小吃,一边走一边吃,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笑。

夏瑾寒也一改往日的淡漠,不时低头看上官轻儿,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眼中更是满满的宠溺。

中午时分,两人走累了,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突然,前面出现了几个不速之客,迅速的跑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身边。

上官轻儿蹙眉,看到那人的时候,嘴角抽了抽,有些汗颜。

老天啊,要不要这么对她?她承认她真的已经很漂亮很迷人,到了男女通杀的地步了,但是,被一个女人爱慕追求,她压力很大的有木有?

冷天娇来势汹汹的冲到上官轻儿身后,一身漂亮的修身长裙,一头长发,编成了许多的小辫子,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十分喜气。但,她的表情却是惊人的。

周围的人们看到她,都纷纷的让开,生怕得罪了这人,就要遭殃。

上官轻儿也很想当做没看到她,跟夏瑾寒直接溜走,但是,她已经当街吼出了上官轻儿的名字,“上官轻儿!给本公主站住!”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抬起头,那张稚嫩的娃娃脸带着一抹可爱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见底,道,“大姐姐,是你啊?”

冷天娇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她,头顶似乎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上官轻儿,你居然敢骗本公主?”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装傻的看着她,“大姐姐,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骗你?”

冷天娇咬牙,道,“你就是上官清寒,对不对?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双胞胎哥哥!”她的语气是肯定的,显然是从冷天睿那里听到什么了。

上官轻儿的脸色没有一丝变化,清澈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迷茫的道,“大姐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是上官清寒?上官清寒分明就是我哥哥啊。”

冷天娇看到她这清纯的表情,不由的有些迷惑了,问,“你真的有个哥哥,叫上官清寒?”

“当然有,哥哥是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最好的人了,不许你说他的不是。”上官轻儿有些生气的样子,瞪着冷天娇,仿佛真的在为有人诋毁了她的哥哥而不满。

冷天娇问,“怎么可能,你们看起来长得一模一样,我王兄跟我说了,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哥哥和娘亲!”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果然是冷天睿那个混蛋在捣鬼。

“大姐姐,我怎么会没有哥哥和娘亲呢?呜呜……你骗人,哥哥早上还跟我在一起,娘亲虽然很久的时候就不见了,但是我相信她一定不会抛弃我的。”上官轻儿说着,眼眶就湿润了,一脸不满的对着冷天娇。

冷天娇傻了,上官轻儿的表情,真的很逼真,一点都不像是装的。但是,王兄明明说了,自己出来给曾经跟在上官清寒身边的侍女(也就是梨花)报信,根本就是上当,被上官轻儿给骗了。

上官轻儿是夏国太子夏瑾寒身边的人,也没有什么叫上官清寒的哥哥。

要真的是那样,上官轻儿为何这么激动?

“既然你真的有个跟你长得一样的哥哥叫上官清寒,那,他人在哪里?你让他出来见我,我就信你。”冷天娇扬起下巴,大声的说道。

------题外话------

啊啊啊……妞们,我错了,昨天上班突然比较忙,都没时间码字,然后,然后晚上被朋友拉去唱歌了,我不该抵挡不住有活动,呜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