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剧毒,雾谷的主人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14章 剧毒,雾谷的主人 精

上官轻儿看到夏瑾寒被伤成那样,本就情绪激动,又见夏瑾寒为自己受了重伤,心里更是疼痛不已,心一乱,打起来也有些不分轻重,要不是这金蚕蛊太耗费力气,她恐怕还会继续这么不停的攻击下去,不死不休。

好在这个时候,夏瑾寒及时的叫住了她,“够了,轻儿。”

上官轻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才停下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泛着红色,转身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心中一疼,飞身过去,一把将她抱住,低声道,“傻丫头,你不要命了。”

“我不要任何人欺负你,谁都不可以。”她靠在他熟悉温暖的怀抱,眼中的通红慢慢褪去,最后只剩下无边的黝黑。

“好,有轻儿在,没有人看欺负我。”夏瑾寒揉着她凌乱的长发,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楚。

他何德何能,竟能得到她这般的信任和深爱……

这份爱,他定会永远铭记在心,并付出十倍的去疼她,爱她。

“受伤了吗?疼不疼?”上官轻儿抬起头,心疼的看着他,当看到他那张一直让她迷恋的脸也被划伤了的时候,她的心,狠狠的抽痛着,伸手轻轻抚过他的脸,低声道,“下次还敢不敢丢下我,呜呜……”

“不敢了……”夏瑾寒轻笑,弯着腰,轻轻吻着上官轻儿的脸,“轻儿,没事了。”

“啧啧,我说你们要秀恩爱,好像来错地方了。”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十分尖锐尖酸尖利的声音,打破了眼前的唯美一幕。

上官轻儿紧拉着夏瑾寒的手,转身,目光幽深的看向身后。

身后,那一身红色长袍,有着一张妖娆至极的脸的男人,不是慕容莲又是谁?

上官轻儿冷笑,道,“你果然是这里的人。”

慕容莲眯起眼睛,冷哼,“是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有些失望罢了。”上官轻儿自嘲的笑了笑,她当他是朋友,可他却不把自己当回事。要不然,为何明知道他们一定回来雾谷,他却没给她任何帮助呢?

其实上官轻儿也是太在意跟慕容莲的感情了,她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没有多少朋友,也很珍惜这个朋友,所以会有很多比较偏激的想法。就算慕容莲是她的朋友,他身为雾谷的一员,不帮她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听到上官轻儿的话,慕容莲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道,“是吗?我还没说对你失望呢,你个死丫头。”

上官轻儿深呼吸,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失望之类的话,只是低着头道,“我要找翠玉雪花,而且志在必得,你若是来拦我的,就动手吧。”

慕容莲险些被上官轻儿气死,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睛瞪得大大的,怒道,“上官轻儿,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老子要是要拦你,你以为你还能来到这里?”

该死的,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总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可恶……

上官轻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你会帮我吗?”

慕容莲冷哼,扬起高傲的下巴,道,“你若是答应我一件事,别说是一朵翠玉雪花,这里所有的翠玉雪花,都是你的。”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鄙视的看着慕容莲,道,“这么说,你不但是雾谷的人,还是这里的主人?”不然,他哪来这么大的口气,敢说这里所有的翠玉雪花都会是她的?只是……

“抱歉,如果还是上次的那个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也不必再问了。”上官轻儿说着,拉着夏瑾寒的手又紧了紧。

慕容莲再次被上官轻儿气得浑身颤抖,他妖孽般的脸上带着愤怒,手指指着上官轻儿,怒道,“好你个死丫头,你,你真是气死老子了,在你眼里,老子就是这样的人吗?可恶……”

慕容莲气得一脸通红,就差没跺跺脚,好发泄他的愤怒和不满了。

上官轻儿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既然不是,那你说吧,到底想要我答应什么?我时间很宝贵。”

天很快就要亮了,她要快点找到翠玉雪花,然后在白天离开雾谷。

雾谷的阵法很奇特,只有晚上才能进来,也只有白天才能出去,要是天亮之后不能顺利离开,那他们就要再等一个晚上。在这里多待一天,对他们来危险就多一成,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在这里用生命去冒险。

“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你便是千百年来金蚕蛊的新一任宿主吧。”

这话是上官轻儿那一身灰白袍子的老人说的,只见那人捋着胡子,明明身上有多处受伤,那张脸却带着笑容,一点都不显得狼狈。

上官轻儿扭头,发现说话的人竟是那个一直在维持阵法,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的老人。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三个老人,每一个都一脸激动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蹙眉,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警惕的问,“你想说什么?”

“姑娘有所不知,这雾谷,千百年前就是金蚕蛊的发源地,这里乃是由金蚕蛊的鼻祖所建,一直以来,金蚕蛊的宿主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主人。只是,自从千百年前,我们最后一位主人成为了武林盟主,并因为生性善良,觉得金蚕蛊太过狠毒,便丢下了这里独自离开了之后,这里就慢慢没落,最后隐没在这山谷之中,成为了世间最为独特的存在。”

“啊?”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老人,再看看慕容莲,道,“你们,在开玩笑吧?”

这里是金蚕蛊的发源地?这地方就是千百年前,那些发明了金蚕蛊的人建出来的?这都千百年过去了,这里还能安然无恙?这不是扯淡么?

上官轻儿嘴角猛抽,道,“我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不是三岁小孩,你们就不能说点别的来忽悠人么?”

慕容莲妖娆的笑着,道,“他说的没错,这里就是千百年前,创造了金蚕蛊的人留下的宫殿,也是金蚕蛊的发源地。但是金蚕蛊向来是一脉单传,因为这东西太可怕,谷里有明确规定,不得擅自传授外人。我们的鼻祖也在发现这东西太可怕了之后,对之进行改造,于是便有了金蚕蛊除非新一任宿主身亡,否则无法传授任何人这一说法。事实也是如此。故而在数百年前,最后一人宿主因为胆小怕事自杀了之后,金蚕蛊就彻底失传了。”

关于上一任宿主的事情,上官轻儿也有所耳闻,但那些内部的事情,她却从不知道。也许除了这雾谷的人,外人都不会知道吧。

上官轻儿蹙眉,道,“既是如此,你们不知道那人死了之后还将金蚕蛊取出留了下来,并将自己的内力也流传下来了这回事么?”

慕容莲懒懒的回答,“当然知道,只是一开始,雾谷的人都深受金蚕蛊的迫害,不愿去寻找。直到数十年前,上一辈的长老们深刻意识到了金蚕蛊的重要性,便开始根据先祖留下的一丝信息,四处寻找。当初我去夏国,也是为了这件事,但一直没有找到具体的地点,只能明确大概是在夏国。”

“这四年来我跑了很多地方,最后将目标基本确定在了夏国京城,尤其是神秘的普崖山迷林,上次跟着你去,发现那里有强大的结界,我便知道很可能是在里面。但是等我破了结界闯进去之后,在迷林里寻找了三个月,最终发现那地方经已经被人闯破,里面的宝贝早已经不知所踪。”

慕容莲说着,一脸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我猜到可能会是你们普崖山的人拿走了那东西,却没想到居然是你。”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你还真是会讲故事。按你这么说,我今后将成为你们的主人了?”

成为世上最邪恶最神秘的雾谷的主人,也成为……慕容莲的主人?

只要想想,上官轻儿就觉得很搞笑,也很扯淡,她本是来闯这地方,要到这里抢东西的,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居然是这里的主人?

慕容莲点头,那灰袍子的老者也捋着胡子,一脸欣喜的回答,“小主人说的不错,你便是我们雾谷数百年来都在寻找的,真正的主人,所以,只要你留下,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上官轻儿冷笑,道,“就算你们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会让一个外人做你们的主人么?还是,你们打算骗我留在这里,再趁机杀了我,取出我身上的金蚕蛊,献给你们这里原来的主人?”

老者听到上官轻儿这般犀利的话,当即就笑了,“哈哈哈,小主人这话确实是有道理的,若我们现在的代理主人不是阿莲的话,也许会跟你说的那样。但,老夫觉得阿莲不会那么做。”

慕容莲是这里的代理主人?难怪他当初敢说什么,半年之内帮她拿到翠玉雪花之类的话,想不到他不但是雾谷的人,还是这里的主人,啧啧……真是叫人意外。

上官轻儿扭头看向了慕容莲,见他妖娆的笑着,那张漂亮的脸,因为这妖孽般的笑容,变得妩媚至极。

他低头,靠在上官轻儿耳边轻声道,“我怎么舍得让你死掉了,我的小、王、妃。”

上官轻儿脸一红,有些担心的看了一身身侧的夏瑾寒,见他冷峻的脸变得越发难看,当即怒视慕容莲,道,“你再胡说八道,我便让你好看。”

“呵呵……丫头,我已经够好看了,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我不介意为你,变得更好看一些。”慕容莲笑着,暧昧的语气和妖娆的表情,叫人恨不得痛扁他一顿。

夏瑾寒终于忍受不了上官轻儿被这般的调戏,拉着她退后两步,冷冷的道,“她不会留下,也不会死。”

如此狂妄的话,叫慕容莲以及那几位老者都变了脸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夏瑾寒,他一身被血染红的白色长袍已经都多处被割破,那张俊美无双,倾绝天下的脸也被划出了一道血痕,但他站在那里,却丝毫没有显得狼狈,反而越发的冷傲,一身贵气无法抵挡。

慕容莲冷笑,懒懒的抚着耳边的青丝,动作妖娆妩媚,声音略尖,撩拨人心,“那可由不得你。夏瑾寒,你自己的小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想管丫头的事么?”

夏瑾寒冷着一张脸,没有表情的脸,淡漠的看着慕容莲,“那又如何,她的事,我管定了。”

“啧啧,夏国太子殿下好大的口气,不愧是夏国的战神,当真是好气魄。只是,你以为雾谷是这么好闯的么?”慕容莲刚说完。

夏瑾寒的嘴角就有黑色的血慢慢的流了出来,他本想拭去,不被上官轻儿发现,却还是迟了。

“寒哥哥,你,你怎么了?”上官轻儿紧张的看着夏瑾寒,大大的双眼里写满了慌张。

夏瑾寒摇头,双眸温柔的看着她,想要说话,却张不开嘴。

一张嘴,血就会流出来……

上官轻儿这才发现,夏瑾寒的脸色十分苍白,从他的角度看去,脸白的就跟要透明了似得,这让他嘴角的血色,看起来更加显眼,也更加惊人。

上官轻儿慌忙拉着他的衣服,不安的道,“寒哥哥,你别吓我,你怎么样了?”

夏瑾寒只是深深的看着她,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但眼前那一阵晕眩,却让他的脚步有些不稳。

上官轻儿慌忙扶着他,目光冰冷的看着慕容莲,“你,你们队他做了什么?”

慕容莲耸耸肩,无辜的看着上官轻儿,“丫头,你可是看着我过来的,我能对他做什么呢?”

“哼,你敢说这些老头不是你找来的?”上官轻儿咬牙,眼底是慢慢的愤怒。

那灰袍子老者被直接叫老头子,有些不悦的道,“小主人,老夫是老了些,但按辈分,你也该叫老夫一声爷爷吧?”

上官轻儿瞪了他一眼,道,“快说,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慕容莲叹口气,一脸忧伤的回答,“丫头,你实在太让我伤心了。罢了,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吧。每个人,从进入雾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中了剧毒。雾谷的入口,每一条通道上都种着许多会散发毒素的花草,因为是几种花草种在了一起的,你们手中的解毒丸解不了那些毒。”

说着,他幽幽的看着上官轻儿,道,“也就是说,你们现在每个人身上都中了剧毒,而且,除非我们愿意给你们解药,否则你们都回在中毒后的五个时辰内死掉。”

五个时辰内?

上官轻儿瞪大了双眼,惊讶万分的看着慕容莲,再看看那些老人,老人也都点点头,表示慕容莲说的没错。

上官轻儿现在才总算明白,为何这雾谷会是世上最危险的地方,没想到这里不仅有最神秘的阵法,最强悍的巫术,连毒也竟是这么狠。

慕容莲见上官轻儿有些难以接受,又补充了一句,“你以为曾经跟你说的,只要进来的人,就算闯过了那层层关卡,最后也活不下去,是为什么呢?”

上官轻儿这才算是明白,原来,这里之所以难闯,阵法和武力是一个因素,而入口处的剧毒,才是真正带走那些人生命的原因……

而她此刻也确实感觉身体有些不适了,之前因为一心想着要奋斗,根本没有察觉到问题,慕容莲这一说,她才觉得,进来的时候,确实曾闻到一阵奇怪的花香,但因为是花香,她并未留意……

“嗯……”这个时候,青然忍不住闷哼一声,身子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点点鲜红。

“青然!”梨花紧张的叫了一声,发现她的身体也是无力的,竟是想要扶青然都扶不住了。

上官轻儿紧张的看着梨花和青然,再看看身边脸色越发的苍白的夏瑾寒,道,“寒哥哥……”

“丫头,只要点头留下来,我就能给他们解药。否则,再过半个时辰,他们就没救了。”慕容莲一脸遗憾的笑着,眼里蛮是无奈,却明显带着几分得意。

“不许答应。”夏瑾寒咬着牙,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语气冰冷而又坚决。

上官轻儿低着头,刘海挡住了她的视线,叫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紧紧拉着夏瑾寒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慢慢变凉,以及他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她的心也沉了下去。

她似乎明白师父为何总说什么天意,什么命中注定之类的话了。也许,她会得到这神秘的金蚕蛊,会为了夏瑾寒来到这个地方,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是注定了的。这就是她的命吧?

梨花和青然都撑不住,跌坐在了地上,嘴角溜出了鲜血,他们的脸色十分难看,似乎很痛苦。上官轻儿也觉得有些痛苦,但身体上的痛苦远远比不上内心的痛。

她说过不会离开夏瑾寒的,她要是留下来了,那……

不对,要是她留下来了,那她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啊,慕容莲又没说她必须一直留在这里。

上官轻儿抬起头,目光坚决的看着慕容莲,“我留下,给他们解药。”

慕容莲轻笑,给上官轻儿递了一粒棕色的药丸子,懒懒的道,“你把这个吃下,我就把解药给他们。”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冷笑,“你不相信我?”

这东西,分明就是毒药。他让自己吃下,是害怕自己会出尔反尔,转身就离开了么?

她确实是想过要翻脸不认人,救了夏瑾寒等人之后就离开。但是她突然觉得,这雾谷的主人,貌似也挺不错的,这个身份,对她今后的帮助不小,对夏瑾寒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她既然点头了,就一定不会反悔。

当然,不反悔不代表她不会离开这里。离开是暂时的,她会回来,留下,也是暂时的,她希望能随时离开。

慕容莲耸耸肩,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这是长久的解药,你今后要留在雾谷,总会呼吸道那些有毒气体,吃了这个,你今后就可以在这里来去自如,不会再被毒药约束。”

这居然是好东西?上官轻儿一脸怀疑的接过那东西,犹豫了一下,然后张嘴一口吃掉。

夏瑾寒本想阻止,却因为本身身子不适,没能来得及,只能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慕容莲,“卑鄙……”

“呵呵……”慕容莲轻笑,懒懒的笑道,“不是我卑鄙,这东西确实是解毒的没错。但,我还没说完呢。你若是离开了雾谷,没有这里空气中的毒素限制,它就会变成剧毒。”

上官轻儿死死的瞪着慕容莲,怒道,“慕容莲,你,算你狠!”

慕容莲挑眉,不以为意,懒懒的从身上掏出几粒解药,道,“喏,这个是他们的解药。”

上官轻儿接过解药,确定了没问题,才给夏瑾寒和梨花等人服下。

夏瑾寒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看样子都要站不住了,却还是不肯吃上官轻儿递来的药,张嘴,黑色的血顺着嘴角流出,语气坚决,“不要留下来。”

上官轻儿清澈都没眸子里,滑出了晶莹的泪滴,她张嘴,认真的看着他道,“求求你,快吃了,你不能出事。”

“不要为我,牺牲你的自由。”夏瑾寒蹲下身子,双手捧着她的小巧的脸,目光幽深。

自由?自由能比得上他的命么?这个傻瓜……

上官轻儿摇头,笑道,“要是没有了你,我还要自由做什么?”

是啊,失去他,她活着就没有意义了,还要什么自由呢?

这般深情的告白,让夏瑾寒感动的同时,也刺伤了身后的慕容莲。

他没想到,上官轻儿对夏瑾寒的感情,已经这么深刻了,难道他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吗?

夏瑾寒无力的靠在上官轻儿怀里,闭上眼睛,轻声在她耳边道,“如果你要留下来,我陪你,可好?”

上官轻儿先是一愣,在看到他眼里的真诚和认真的时候,点点头,笑道,“好。”

他从不是那种会轻易许诺的人,也从不会随意做决定,她相信,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对策了。

她相信他,不管任何时候都相信。

夏瑾寒也笑了,看着上官轻儿递上来的药丸,终于张开嘴,将它吞了下去。

梨花和青然见夏瑾寒吃了,也才纷纷吃下那东西,在原地打坐休息。

上官轻儿轻轻扶着夏瑾寒,扭头对慕容莲道,“带我去找翠玉雪花。”

慕容莲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终于点点头,道,“你先洗个澡,换身衣服休息一晚,这两天我会召集雾谷的人,先让大家认识,两天后,我带你去取翠玉雪花。”

上官轻儿蹙眉,有些防备的道,“不骗我?”

慕容莲苦笑,“我说的话,就这么不可信么?”

上官轻儿低头,有些愧疚的点点头的,“我信你。”

他虽然经常动歪脑筋,但对自己,却一直都是很好的,上官轻儿相信他不会害自己。但会不会害夏瑾寒,就难说了,所以这些天她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夏瑾寒,不能让他被欺负了。

上官轻儿扶着夏瑾寒,身后跟着梨花和青然,几人在慕容莲的安排下,来到了他们住的地方,也就是圣殿旁边的那一座奢华的宫殿,名曰金璃殿。

看样子这金璃殿只有慕容莲住,大多数的院子都空着,但到处都打扫的很整齐,很干净,纤尘不染。

因为是在山谷里,夜晚的天气很凉,上官轻儿不由的往夏瑾寒身边靠了靠。

夏瑾寒吃了解药身子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因为身上多处受伤,身体比较虚弱。感觉上官轻儿轻微的颤抖,夏瑾寒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没有任何言语,却已经明确的传达他的关心和疼爱。

靠在夏瑾寒怀里,上官轻儿嘴角微微勾起,虽然他身上有浓郁的血腥味,她依然觉得这是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最温暖的怀抱。

慕容莲有些不爽的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将上官轻儿带到了这金璃殿的主院,不客气的看着夏瑾寒等人道,“这是丫头的房间,你们住到隔壁的院子里去吧。”

上官轻儿不满的蹙眉,道,“他跟我住一起。”

“男女授受不亲,你在别的地方如何我不管,但是在这儿,你就必须最好表率,别被看轻了。”慕容莲严肃的回答。

上官轻儿咬牙,固执地看着慕容莲,“我说了他跟我住一起,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要是你们不远认同我,我大不了让你做这个主人就是了。”

慕容莲有些丧气的低着头,苦笑,“丫头,为何你总要用这样敌意的语气跟我说话?”

上官轻儿冷笑,道,“抱歉,只要跟他有关的事,我都会比较固执。”

慕容莲叹气,道,“也罢,我去给你找几个侍女过来,有什么需要的,你吩咐她们就是了。”

上官轻儿点头,看着慕容莲转身,那落寞的背影,心里有些不忍,道,“谢谢你,九哥哥……”

慕容莲愣了愣,嘴角勾起,回头对她妖娆的一笑,“你若是真的感谢我,今后就对我好点儿。”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对慕容莲做了一个鬼脸,孩子气十足。

慕容莲的脸色终于好看了许多,无奈的摇摇头,看着上官轻儿的目光,却柔和而又带着宠溺。

夏瑾寒眉头紧皱,显然对慕容莲跟上官轻儿之间的暧昧,表示万分的不满,他抱紧她,快步往前走,不再让她跟慕容莲有更多接触。

上官轻儿只当是夏瑾寒身子不适,便快速的扶他在屋里的**坐下,开始嘘寒问暖。

这个时候,青云浑身是伤的在两个侍女的带领下走了过来,看到夏瑾寒和上官轻儿都安然无恙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为夏瑾寒护航,抵挡那些趁机来袭的雾谷护卫。那些护卫哥哥武功高强,青云一直守在那里,早已经是精疲力尽。但是想到夏瑾寒还在里面奋斗,还需要他,他就一直忍着,机械的跟那些人厮杀着,即便伤痕累累,却依然不肯放弃。

直到听说上官轻儿跟夏瑾寒已经没事,正在这里休息,他还不愿相信,但身体实在承受不住,最后只好妥协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在这里看到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他激动的几乎要流出泪水。

上官轻儿感激的看着青云,道,“云哥哥,辛苦你了。”

青云摇头,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这是我的职责。”

上官轻儿笑了笑,青然和梨花也笑了。

很快就有侍女带着医药箱过来,上官轻儿让人打来了水,给夏瑾寒简单的擦了一下身子,又细心的为他上了药。在看到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的时候,上官轻儿死死的咬着嘴唇,泪流满面。

夏瑾寒抬手,轻轻抬起她埋得低低的脑袋,看到她哭花了的脸,心疼的道,“傻丫头,哭什么呢?”

“你才是傻瓜,呜呜……”上官轻儿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泪水模糊的道,“答应我,以后不要再逞强了,我好心疼。”

夏瑾寒轻轻搂着她的肩膀,点点头,“好,我会好好的。”

“还疼吗?”上官轻儿抬起头,手轻轻拂过他白皙的脸,脸上那浅浅的伤口,叫她心如刀绞。

“不疼了。”夏瑾寒握着她的手,低头,轻轻吻着她的小嘴,含糊的道,“有你在,就不疼了。”

上官轻儿脸一红,推开他,道,“快休息一会吧,马上就天亮了。”

夏瑾寒抱着她一起躺下,笑道,“你也累坏了,睡吧。”

“你真的要跟我一起留下来吗?”上官轻儿靠在他怀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疑问。

夏瑾寒神秘的一笑,手揉着她的长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你可希望我留下?”

“你若留下,那夏国……”上官轻儿蹙眉,表示有些担心。

他是太子,要是留在这里,那岂不是便宜了夏瑾煜那些人?

夏瑾寒笑了笑,道,“你希望我做皇帝么?”

上官轻儿愣住了,咬着嘴唇,许久才道,“那是你的责任,不是吗?”

责任?

听到上官轻儿的回答,夏瑾寒笑了笑,紧紧抱着她,闭上眼睛,道,“是啊,是我的责任,也是使命。但你若不希望,我便放弃。”

上官轻儿也笑了,在他怀里蹭了蹭,道,“不,我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什么都好。我也相信,你要是做皇帝,定能给夏国带来更好的未来。”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夏瑾寒轻吻着她的长发,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

------题外话------

嗷呜,妞们,第二卷完了,嘿嘿……明天开始是第三卷啦,咱们轻儿也要长大了,好激动有木有,哈哈哈……

╭(╯3╰)╮谢谢大家耐心的等待和支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