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莫非你真爱上我了?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17章 莫非你真爱上我了?

清晨,春雨过后的天空,一片晴朗,清澈如许。

被雨水清洗过的树叶,在阳光下反射出了淡淡的光泽。

上官轻儿坐在房门外的栏杆上,一双大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前方,还沉醉在昨夜的夏瑾寒给的温暖中,有些不能自拔。

她跟他认识十多年了,他看着她长大,陪伴她成长,他们几乎每天都睡在一起,很小的时候,就有亲密的接触,在别人看来,他们之间的一切,似乎早已经习惯成自然,做什么,似乎都是正常的。

但只有上官轻儿之间心里明白,昨晚跟夏瑾寒缠缠绵绵之后,她才觉得,自己终于是女人而不是女孩了。虽然,夏瑾寒并未逾越最后的防线,他真的很珍惜她,从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

即便,他已经忍了这么多年,昨晚差点就要控制不住,最后还是怕她会不适应,最后放弃了。

上官轻儿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夏瑾寒,相反,在她看来,自己早就是他的人了。至少,她的心是他的,从没改变过。

但是,他们之间在一起这么久了,虽然时常亲密无间,不分你我,却一直都是点到为止。习惯了那样的相处方式,突然要更进一步的深入,她觉得一时间有些难接受。

至少,等他们成亲了再那个啥,也不迟吧?

上官轻儿是这么想的。

不过,想起昨晚夏瑾寒那难受又无奈的样子,她还是有些心疼。

一身翠绿色的青衫,上官轻儿坐在栏杆上,望向远处,眼前似乎还有属于他的甜蜜笑容,于是,她也忍不住笑了,明媚的笑容,能叫百花黯然失色。

“大清早就在这里傻笑,怎么,春天来了?”一道幽幽的声音,带着讽刺,从她身侧传来。

上官轻儿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扭头,清澈的大眼睛有些不满的看着一身红色长袍的妖孽,道,“是又如何?莫非九哥哥你也想要春天?”

慕容莲靠在她身侧的栏杆上,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睛,微微眯起,慵懒的看着上官轻儿,“我要春天,你就给么?”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无语的回答,“现在可不就是春天了?需要我给?”

慕容莲弯腰,逼近她,眼底带着一抹怒气,“你再给我装傻试试?”

上官轻儿毫不畏惧的跟她对视,挑眉,略带调戏的笑道,“我怎么装傻了?九哥哥莫非是真的爱上我了?”

慕容莲的心跳漏了一拍,艳红的双唇微微张开,嘴角是妖娆无比的笑,“是又如何?你,会给我机会么?”

“不会。”上官轻儿有一瞬间的呆滞,看着慕容莲那认真的眼神,她真差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但她知道,她不能给慕容莲希望,否则,她今后会更加愧疚。

这些年来,慕容莲对她的好,她从未忘记过,她真的很感激他,一直就像大哥哥一般保护她,任由她闹腾,给她撑起了一片蓝天。

不管是在飞雪国,还是在雾谷,他都是她最坚实的后盾。要是没有他,她在雾谷的地位不会这么快就稳定下来。要是没有他,她可能会多吃很多苦头。要是没有他,这些年夏瑾寒想要陪在她的身边,怕也没这么容易……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夏瑾寒不能给她的。虽然,夏瑾寒在雾谷里给她出谋划策,对她的帮助绝对不比慕容莲的少,但,慕容莲跟他的关系不一样,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这一切,她都会铭记在心。除了爱情,她可以给他任何东西做回报,哪怕是她这条小命,也在所不惜。

有时候老天就是喜欢这么抓弄人,她跟夏瑾寒早已经两情相悦,却又来了一个慕容莲,叫她为难的同时,也让慕容莲痛苦不堪。

但,不管如何,她会坚持自己的坚持。前世演戏演的多了,她很清楚一个男人的心思,要是你给他一线希望,他就有可能会抓着那一丝丝的希望,奋战到底,她不能害了慕容莲。

他可以拥有更好的幸福,那是她给不了的。

慕容莲似乎早就知道上官轻儿会是这样的回答,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了,但心里还是觉得很不爽。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就因为她先遇到你,先给你温暖,所以就将我排除在外了么?”他咬着牙,手抬起她的下巴,眼底满是不甘。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只是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上官轻儿轻笑着,摇摇头,“不,九哥哥,因为只有他才是不求回报,没有目的的靠近我的。”

这话说出来有些伤人,但也是事实。

慕容莲浑身一僵,妖娆的脸上,愤怒变成了惊讶,忍不住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我只知道,九哥哥你对我没有恶意,我们不过是相互合作,各取所需罢了。”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清楚,但也不能不说,否则就是真正的伤人了。

慕容莲呆愣了好一会,才咧嘴笑道,“是吗……”

说罢,他松开她,直起身子,一身艳红的袍子,在凉风中飞扬,三千青丝,也随之飞舞。他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你说的没错,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他之前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夏瑾寒了,如今才明白,原来上官轻儿会这么深爱夏瑾寒,不是没有理由的。

确实,就像是她说的那样,他接近她,对她好,都是有目的的,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征服她。但是他必须承认,他这些年这么纵容她,不过是想借她的力量,来壮大自己的队伍,同时拉拢夏国,作为他夺取皇位的筹码罢了……

即便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掺杂了那些不纯的动机,他就已经远远比不上夏瑾寒了。

看着慕容莲忧伤离开的身影,上官轻儿低着头,说不愧疚是骗人的,但是,若能让慕容莲早些看透,趁早放弃,去追求他自己的幸福,也是好事。

不过上官轻儿错了,因为,凉风中传来了慕容莲略尖的声音,“就算那样,我也不会放弃你的,丫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他身边抢过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对着天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敢情她刚刚说的这么认真,都是白搭了?果然,跟妖孽说话永远都是说不通的,罢了随他去吧,她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他怎么想,怎么做,就是他的事情了。

起身,穿着许久没穿过的女装,打算去后院里练功。

夏瑾寒一早就离开了,他是夏国大军的统帅,彻夜不归就已经是不好的了,要是白天还闹失踪,被人知道就不好了。

这些年,上官轻儿都已经习惯了,虽然觉得他这样很奔波,很辛苦,但她的心却是幸福的。

能被一个人这么宠着爱着,她这辈子也无憾了。

……

下午,上官轻儿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男装,带着梨花,到雾谷巡视了一番之后,就来到了圣殿。

黄金打造的圣殿,一如她刚来的时候一样,金光闪耀,在明媚的阳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光泽。

据说,这是千百年前,雾谷最为强大的时候,某一任雾谷的主人建造的。耗费了多少黄金就不得而知了,光是看这庞大的架势,上官轻儿就知道,这这宫殿,绝对价值连城。

但,也是因为那一任的谷主太多奢靡,将雾谷长久以来的积蓄都挥霍一共了,导致雾谷今后长久的时间里,都陷入了经费严重不足的困境中。

也就是因为经费不足,雾谷的人才会创建了一个杀手组织,专门帮外面的人杀人,来赚取高额的经费,补充雾谷的开支。

雾谷不是很大,里面的人也不多,就跟外面的一个小村庄差不多,只有几十户人家。这些人家,还是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就生活在雾谷的那些先辈的后代。世世代代下来,形成了一个小村庄,或者也可以称其为一个小小的国度。

这圣殿里面,放的是世代雾谷主人的灵位,甚至还有雾谷创建人保存完整的尸体。

上官轻儿在刚来到雾谷的时候,就进去过圣殿,因为翠玉雪花就在圣殿里面。栽种在一处很隐秘,也很独特的地方。

还记得上官轻儿第一次来到时候,是用她强大的功力,一路闯进来的。因为,虽然雾谷的长老和慕容莲都认可她这位新的主人,却不代表雾谷其他部门的人也能接受她。为了取得众人的认可,她便独自一人,闯了进去。

最后当然是顺利拿到了翠玉雪花,并未夏瑾寒疗伤了。但,她却弄的伤痕累累,还差点为了那朵花,死在里面。

她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进去的画面,也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惊悚和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然,如今的她,早已经不畏惧。

上官轻儿将梨花留在外面,一个人走进了圣殿的大门。

圣殿里面很亮,屋顶有一个透光的天窗,洒下了万丈光芒,将屋里的一切都照得金光闪耀的。里面也很大,一进去,就出现了四扇紧闭的金色大门,每一扇都通向不同的地方。

上官轻儿来到中间那一扇大门前,脚步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那是在跳舞。实际上,那门前被布下了强大的阵法,想要进入正确的门,就要懂得破解阵法。否则,你随便过去,推开一扇门就往里面走,将会永远都走不出来。

每一扇门都是错的,只有破解了阵法,正确的大门才会开启。

这就是为什么这圣殿只有几个人守着,却从没几个人能闯进去的原因。

上官轻儿第一次闯的时候,也因为走错了一个步伐,差点死在了这扇门前。要不是慕容莲出手,她恐怕真的没办法活着进去给夏瑾寒拿翠玉雪花。

但是如今的她,早已经将雾谷里所有稀奇古怪的阵法都学透了,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阵法能困住她。

踏完最后一步,耳边传来了一阵轰隆声,右边突然开启了一扇金色的门,大门打开,从里面散发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上官轻儿淡漠的走进了那一扇门,大门在她进去之后,瞬间关上,恢复了最初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过。

进了那扇门,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这里不比大殿,没有明亮的光线,只有两边无数拳头大的夜明珠,将这甬道照亮。

一路往前,大概走了一刻钟,又来到了一处大殿,这大殿的四个角落,分别有一个人在看守着。他们都一身黑色才长袍,头上戴着黑色的帽子,脸上带着鬼面具,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见上官轻儿进来,他们纷纷上前两步,对上官轻儿行礼,“参见主人。”

上官轻儿淡淡点头,大步来到了正中央。

那正中央的地方,放着一排排冰冷的牌位,牌位前,是一排排的香炉,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其中一个黑衣人很自觉的上前,为上官轻儿点了香,递给她。

上官轻儿接过那香,对着这些牌位拜了拜,便将香递给了那四个黑衣鬼脸面具人,他们四个人帮上官轻儿将那些香分别的插在牌位前的香炉里,然后就带上官轻儿来到了一边的一个侧门前,敲了敲门,三长两短。

敲门声停下,门就被打开,上官轻儿独自一人走进群。原本大殿里的四个人,则是再次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至始至终,只叫了一声主人,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进了侧门,上官轻儿又被里面的人带着,往前走了许久,大概经过了三道神秘的大门,才终于来到了圣殿的最里面。

那是一个很宽敞明亮的大殿,大殿的的四周都放着拳头大的夜明珠,将这里照的宛如白昼。大殿的最里面,还停放着一个漂亮的冰棺,冰棺放在高台之上,就像是坐在至高无上的皇位中的皇帝一般。那里面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这雾谷的创始人。

带她进来的人都退了下去,只有上官轻儿一个人,慢慢的来到了那冰棺前面。

这大殿,因为这冰棺的缘故,气温比较低,上官轻儿因为内力深厚,才没有被冻着,但她也明白,这里不宜久留,否则,就算不被冻死,也要染上体寒。

不仅如此这大殿里面,还飘荡着一种很强烈的防腐剂的气息,使得这个屋子里的一切都保持着最初的模样,千百年来,这里面哪怕是一个苹果,都不会被腐蚀。

也就是因为这样,这里的空气不适合人久留。

大步来到冰棺前,上官轻儿看着冰棺里那一身黑色长袍的男人,他很年轻,看上去就只有三十岁的样子,因为长期冰冻在这里,他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完全不像是死了千百年的老僵尸。

上官轻儿还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她真差点以为自己看道睡美男了,因为,他真的很美,而且是跟夏瑾寒不一样的美,他美得邪恶,美得张扬,即便如今已经是一具尸体,却依然叫人惊艳。

他就是这雾谷的创建人……

上官轻儿按下一个开关,打开冰棺的第一层,冰棺里面的男人的手从第二层的盖子里伸出来,就在第二层的空间里停放着。因为第二层空间和第一层是隔绝的,只有他那只手的位置开了一个孔,刚好让他的手放出来。

第二层空间也放了许多的药材,都是防腐的,所以男人的手,也只是比他身体其他部位的要干枯一些,并没有被空气腐蚀掉。

虽然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也做过很多现在这样打开冰棺的事情,上官轻儿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尤其是……

从身上拿出一个自制的针筒,上官轻儿将针刺进了那人伸在在外面的手指里,吸了两滴血出来。

也就在她吸出了血的同时,那冰棺里沉睡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

那红色的,没有瞳孔,没有焦距的双眼,诡异的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在这个时候,叫人万分惊悚。

是的,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那种惊悚的感觉,至今让她心寒。

顺利取了两滴血,上官轻儿觉得,似乎还不够,又多抽了一点,这才抽回自己的针筒,对着那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睛,诡异而又吓人的僵尸,道,“祖师爷,晚辈已经取够了血了,你安歇吧。今后不会再来打扰您了。”

似乎听到了上官轻儿的话,那人的眼珠子似乎转了转,吓得上官轻儿慌忙盖上冰棺的盖子,骂道,“喂,你别吓我啊。”

之前她来这里取过几次血,但是每次念完这句话之后,这老东西就会乖乖闭上眼睛的,如今怎么的,眼珠子居然会动了?莫非,是她太贪心,血取多了?

可千万别把这老东西给吵醒了啊,否则……

上官轻儿简直不敢往下想。

咽了一口口水,上官轻儿干笑着,道,“祖师爷,不带您这么吓人的,快睡吧,我多抽您一点血,今后就可以少来这打扰您一次,您该高兴才是。”

说完,那双红色的诡异眸子,终于闭了上去。

上官轻儿也松了一口气,看着针筒里那一点鲜红的血,得意的笑着,在冰棺上按了一下,然后冰棺的侧边就打开了一扇通往地下的大门。

上官轻儿走进了那扇门,一路往下,终于来到了最后的目的地,也就是翠玉雪花生长的地方。

那是地下的一处明亮的密室,不知道从哪里取来的光,直接从天空中的脖子天窗洒下,那光芒不大不小,刚好照在了那一片翠玉雪花生长的地方,给花儿提供了充足的阳光。

上官轻儿看着那一片数十朵的翠玉雪花,心里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东西,在外面根本存活不了,但是在这里却长得非常好,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这里有许多毒蝎子,那些毒蝎子,浑身剧毒,被扎一下,绝对会一命呜呼。但它们不知何故,竟是喜欢跟这些翠玉雪花生活在一起。而翠玉雪花,也因为那些毒蝎子,生长的十分茂盛。

上官轻儿身上带有毒蝎子不敢靠近的药丸,所以那些东西一看到上官轻儿靠近,就躲得远远的了。

这一片翠玉雪花,还没完全盛开,因为这种花十分的娇气,随便照顾不好就会死掉,只能种在这种地方。但这里的条件并不适合花儿盛开,导致原本一年一开的翠玉雪花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三五年一开。

但是,翠玉雪花不盛开,就没有那种功效,所以上官轻儿拿了那祖师爷的血,就是来浇灌这些花儿,让它们盛开的。

说来也诡异,她曾试过用自己的血去浇灌那些花,结果那些花儿根本不为所动,但是换成了祖师爷,就……

从针筒里,滴了一滴鲜红的血在其中一个花骨朵上,那花儿就迅速的吸收那鲜血,然后像是吃了催生剂一般,花瓣慢慢的盛开,绽放出明艳的色彩。

见那花朵盛开了,上官轻儿就伸手,将那花摘下,让后拿出随身带着的小瓷瓶,将那花朵放了进去。

然后又按照前面的程序,将一朵花浇开,摘下,再浇开,再摘下。

一共摘了五朵,上官轻儿看着针筒里仅剩的那一滴血,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收起了针筒和花朵,给那些花儿浇了些水,就匆匆离开了密室。

来到停放冰棺的大殿里,上官轻儿扭头,再次看了一眼那冰棺,然后转身,出了圣殿。

她不知道的是,她离开之后,那冰棺里的祖师爷,被她刺破的手指竟有不少鲜血慢慢的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那铺满了冰块的冰棺底部,异常诡异而又惊人。

上官轻儿刚要走出大殿,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扭头去看了看那冰棺,又没看到什么异样,念了一句,“哪来的鬼啊?上官轻儿,你又在自己吓自己了。”

说完,将大殿的门关好,就直接出了圣殿。

回到她住的金璃殿,已经是黄昏时刻,上官轻儿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将翠玉雪花熬成汤,端到了房间里,等夏瑾寒来了好一起喝掉。

剩下的四朵,上官轻儿一部分制成了翠玉雪花膏,这雾谷,三年就会采一起翠玉雪花,冰将其制成翠玉雪花膏,分发给雾谷上下的人们使用。

雾谷虽然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但因为是在山谷里,总是会有不少毒虫子会靠近,这里比较潮湿,容易滋生蚊虫,而且,这里到处都弥漫着有毒气体,要是没有翠玉雪花膏,很多人都存活不下去。

一共二十八盒,制成之后,夏瑾寒也就来了。

上官轻儿让青然将其中的十多盒拿去,给这里的每户人家发一盒。剩下的她和夏瑾寒一人留一盒,其他的就给了雾谷每个部门的掌管人和慕容莲一人两盒,以备不时之需。

做完这些,上官轻儿就拉着夏瑾寒在餐桌前坐下,看着那一盅翠玉雪花汤,道,“快喝吧,喝了咱们就自由了。”

是的,翠玉雪花,可以解百毒,上官轻儿当年服下了剧毒,离开雾谷超过十天,就会毒发身亡,唯有喝了翠玉雪花熬的汤才能解开那剧毒。

夏瑾寒虽然没有吃哪种长久性的药丸,但他时常在雾谷里来来去去的,也不免吸进了赌气,喝一点这东西,对身体好。

她已经提前给梨花和青然喝过了,这剩下的就他们两个的。

夏瑾寒看着那一盅翠玉雪花,眉头微蹙,“你又去圣殿了?”

上官轻儿点头,“嗯,放心吧,没事的。”

夏瑾寒看着那汤水里的翠玉雪花,心底隐隐有些不安,道,“你摘了多少?”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道,“就刚好够用,我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回来,所以就顺便给这里的人每人都备了一盒用的。怎么了?”

夏瑾寒摇摇头,“今后,不要再去了。除非翠玉雪花自然开花,否则,别再进去。”

“嗯。”上官轻儿知道他在害怕什么,所以点头应了下来,起身给他盛了汤,道,“快趁热喝吧。”

夏瑾寒端起那汤,跟上官轻儿一起喝了下去,然后吃了饭,两人就准备休息了。

躺在熟悉的**,上官轻儿心里有些激动,笑道,“亲爱的,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嗯,开心吗?”夏瑾寒笑着问。

“当然开心了,嘻嘻……”手紧紧抱着夏瑾寒,上官轻儿笑的很是开心。

夏瑾寒捏着她的小脸,笑道,“可有跟雾谷的人明说?”

“已经跟然哥哥说了,明早就召开会议,跟他们说清楚。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上官轻儿认真的回答。

“嗯。”夏瑾寒闭上眼睛,紧紧的抱着上官轻儿,“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他早就想带她离开,奈何她不愿。

“让你等了这么多年,今后,我会好好陪在你身边。”上官轻儿轻轻吻着他的脸,眼底满是深情。

夏瑾寒喉结滚动着,忍不住咬住她的小嘴,“轻儿,你勾引我。”

上官轻儿咯咯一笑,道,“哪有,是你心思不纯好么?”

“那也怪你太撩人了。”夏瑾寒说着,就深深吻住她,声音里带着一抹隐忍,“轻儿,真想快点跟你成亲。”

上官轻儿心头一紧,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道,“不是很快了么?”

“我等太久了,总害怕你会离开。”这倒是真的,每次她不在身边,他都会觉得她似乎随时会离开他,总让他不安心。

上官轻儿紧抱着他,笑道,“不会,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有了他,她什么都不缺了,要是离开他,她也许真的会活不下去。

夏瑾寒堵住她的小嘴,加深了这个吻。

室内的气温再次攀升,两人在那张舒适温暖的大**,纠缠着,不分你我。

好在,这一次夏瑾寒没有想要将她上官轻儿吃掉,否则的话,他肯定会失望。

因为……

“砰砰砰……”就在他们**热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每次他们亲热,都会被外面的人干扰,夏瑾寒似乎都已经习惯了。但,即便习惯了,还是会生气。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就管他本身没有想要继续下去,也绝不会有人希望被人打断。

夏瑾寒眯起眼睛,冷眼看着门外,冰冷的声音,几乎能将人冻结,“谁!”

门外的黑龙,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心想,完蛋了,他貌似来的又不是时候,听这声音,就是谷主大人对他下手,里面那位怕是也不会放过他了吧?

黑龙怀里抱着一只黑猫,手里还拎着一笼子的“吱吱吱”的叫着的老鼠,硬着头皮回答,“谷主人大,属下按照您的吩咐,帮您把老鼠抓来了。”

上官轻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原本还有些怒气的,听说是老鼠来了,当即激动的跳起来,在夏瑾寒脸上亲了一口,安抚道,“亲爱的,别生气了,我先去研究一样东西,一会回来陪你哟。”

说完,她就笑嘻嘻的下床,跑了出去。

夏瑾寒的脸,顿时比锅底还黑,也跟着起身,跟在上官轻儿的身后,他倒想看看,她要做什么。还有那个黑龙,要是再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实在不能让他消气。

上官轻儿让黑龙将老鼠提到了隔壁的一个厢房,也就是上官轻儿往日里研究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房间,然后将黑龙赶了出去,留着夏瑾寒在旁边,就自己一个人研究了起来。

夏瑾寒看着上官轻儿从一个针筒里滴出了一地血在一个装满了黑乎乎的药汁的碗里,然后用针筒将那碗里面的药汁取出几滴,稀释成不同的浓度,然后分别滴在几个装着谷粒的碗里,将那些谷粒都沾上了药水。

一共有七个碗,里面都装着混了不同浓度药汁的谷粒。

上官轻儿将这些装着谷粒的碗,椅子排开,又叫夏瑾寒帮忙,将那些老鼠分别装进七个不同的笼子里,一共二十只老鼠,每个笼子两只,还剩下六只被放在一边。

老鼠分好了之后,上官轻儿又将混合了不同浓度药汁的谷粒,放进了那些笼子里,看着那些老鼠将谷粒吃掉后的反应。

------题外话------

恭喜【浮誇的庫洛】升级为本书贡士,同喜同喜,散花╭(╯3╰)╮

妞们,欢迎加入咱们的正版读者群,群号:132478308,敲门砖:你的会员名+文中主角的名字。(注:必须全文订阅才能加群,具体加群要求,不达到要求不能进群。)

普通群:105696828,敲门砖:文中主角名字。(主只需要验证,任何人可加群)妞们不要加错了哦。

求评价票,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