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想耍赖,没门!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23章 想耍赖,没门!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回来,让沉寂了许久的太子府,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

沉闷的气氛被打破,下人们都开始忙碌着,生怕主子不知道自己有多勤奋似得。

太子府内的一切都没有变,让上官轻儿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回到大殿刚坐下,流花就让人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和点心,为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接风洗尘。

这一路上,因为赶路,又带着大军,上官轻儿他们吃的东西都比较普通,可以说都是吃的干粮比较多,所以,看到满桌熟悉的饭菜,她是食指大动。

“流花姐姐,好久没有吃你做的饭菜了,太好吃了。”上官轻儿嘴里塞满了饭菜,还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话,那样子有些滑稽。

流花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上官轻儿,“郡主您喜欢就好了。”

“哎呀,要是能一辈子都吃流花姐姐做的饭菜就好了。”上官轻儿幸福的吃着,无意的一句话,却让流花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坚决。

上官轻儿并没留意流花的变化,跟夏瑾寒一起大口的吃着,打算吃饱了洗个澡,再好好的睡一觉,再过两个时辰天黑了,他们还要进宫呢。

她真心觉得兆晋帝很不会为被人着想,她和夏瑾寒刚从边疆回来,风尘仆仆,累的不行,这当天就招他们进宫去。说的好听是为他们接风洗尘,给他们庆祝,但天知道,他们要的不是什么庆祝,而是休息。

饭后,上官轻儿来到了浴池,泡了个舒服的澡,换上一身干净舒服的衣服,就躺在**舒服的睡了起来。

夏瑾寒本也想跟上官轻儿一起洗澡、一起休息的,但奈何他刚回来,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压根走不开。只能认命随便洗了个澡,就蹲在书房里处理公文了。

上官轻儿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睁开眼睛一看,天都要黑了,她慌忙起身,让梨花和流花给她梳妆打扮。

让上官轻儿意外的是,她离开这里这么久了,这里不仅存放着她当年穿过的衣服,还准备了不少她现在能穿的。那些衣服,清一色的都是翠绿色,嫩绿色,看得上官轻儿有些头疼。

其实,她是喜欢浅绿色的衣服没错,浅绿色能让人看起来很清新,很清爽。但,也不代表她就不喜欢或者是不需要其他颜色的衣服了啊?

她能说,比起绿色,她更喜欢红色么?

若不是红色平日里穿就叫人显得妖娆,她怕是早把红色当成是自己的最爱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慕容莲那妖孽也爱红色,所以她每次穿红色都会觉得跟他撞衫……

好吧,撞衫什么的,最讨厌了。

上官轻儿觉得,她的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似乎只剩下一片翠绿了,绿的清新,也绿的沉闷。

不过,穿上那一身翠绿色的衣服的时候,上官轻儿才觉得,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低头,仔细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才发现这衣服的每一针每一线都绣的十分的精细,那布料,也是上好的雪纺纱,染着嫩嫩的绿色,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娇嫩了。

最让上官轻儿喜欢的,当属衣衫上那翩翩飞舞的彩蝶,彩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她走路的时候,衣舞飞扬,那些蝴蝶似乎也随时都要飞起来一般,十分动人。

上官轻儿轻笑着,称赞了一句,“这衣服做的可真好,比京城最好的织绣坊做的,还要好上不止一点两点呢。”

听到上官轻儿的称赞,流花笑的很是灿烂,一边帮上官轻儿梳妆,一边幸福的开口,“那是当然的了,这可是殿下亲自为小郡主你绣的图案呢,别人怎么能比啊?”

什么?夏瑾寒给她绣的?

开玩笑,他一个男人,怎么,怎么……

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看着流花,“流花姐姐,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流花笑的更艳了,道,“奴婢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上次殿下回来的那半年,可是整日都在给郡主您准备衣服,和一些首饰之类的。当时奴婢以为殿下是给未来太子妃准备的,还为郡主您感到委屈呢。”

上官轻儿睁大了双眼,清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惊讶,但更多的是幸福和温暖,谁说夏瑾寒是木头,不懂爱呢,瞧瞧,他浪漫起来的时候可是谁都比不上。

真是个可爱又可恨的家伙……

上官轻儿低着头,嘴角的笑容,甜甜的,一直甜到了心里。

不过,流花居然还不知道她跟夏瑾寒的事情,上官轻儿突然有一种要抓弄流花的想法。

“未来太子妃?流花姐姐可知道那是谁?”上官轻儿笑的像只狐狸,让一边的梨花看着,嘴角猛抽。

流花却没看到上官轻儿的异样,只是有些气愤的说到,“奴婢也不知道,只听说是殿下挚爱的女子,下个月就要跟殿下完婚了呢。”

只是,流花还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殿下都要跟别人成亲了,为何小郡主回来之后,还是没有搬回自己的房间呢?

而且,殿下之前回来,也只是用心的打扮现在的房间,可不曾给上官轻儿的那个房间打理过,这是为何?

上官轻儿偷笑着,道,“是么?他终于舍得娶妻了,倒是挺难得的,我还以为他要做一辈子老处男呢。”

“噗……”

“咳咳咳……”

梨花笑喷了,嘴角直抽抽,流花则是被雷到了,干咳不已。

小郡主说话,就不能像个姑娘家一点吗?这一开口就说这些,当真是叫人难以接受。

上官轻儿不以为意,笑着起身,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美艳无双的自己,笑眯眯的道,“流花姐姐的手艺就是好,我这头发在你的手下,可是变得好看太多了。”

流花笑了笑,道,“郡主过奖了。”说罢,低着头,有些欲言又止。

上官轻儿挑眉,看穿了流花的想法,问,“你是不是想问,太子殿下要成婚,我为何还这么高兴?”

流花的脸色红了红,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道,“奴婢该死,奴婢不该猜测郡主的心思。”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都说了咱们是自己人,你怎么还总是这么见外呢,哎呀,好了,不逗你啦,哈哈……夏瑾寒要娶的人是我,我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嘛。”

上官轻儿说完,看着流花瞬间变得苍白,然后又变得惊愕,呆愣,最后是狂喜的表情,满意的一拂衣袖,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出了房间。

只有流花还回不过神来,傻傻的站在房间里,眼底写满了惊讶和欣喜。

“你再不走,郡主可就要进宫去了。”门外飘来了梨花淡漠的声音,流花才回魂,激动的叫着,“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流花就大步的跑出门,跟上上官轻儿的步伐,眼中却是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她之前还一直担心,上官轻儿跟夏瑾寒的感情这么好,却因为年龄的关系,没办法在一起,要是殿下正的成亲了,那小郡主该怎么办呢?

如今得知上官轻儿就是夏瑾寒要娶的人,她简直高兴的不知所措了。那样子,真的是比她自己要嫁人了还开心。

出了房间,夏瑾寒的马车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看到上官轻儿穿着新衣服出来,夏瑾寒顿时眼前一亮。

她真的很适合穿这种清纯的绿色衣衫,娇嫩的绿色,衬得她白皙的肌肤,娇艳欲滴,嫩白的小脸,就像是那万绿从中一点红,美得娇柔,美得诱人。

夏瑾寒有些激动的看着上官轻儿,发现自己做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怎么看怎么好看,绝对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那种喜悦感和成就感,让他感到自豪。

“等很久了吗?”上官轻儿来到他身边,笑眯眯的问。

“刚到。”夏瑾寒拉着她的小手,一双狭长幽深的凤眸,深深的看着她,“衣服,很适合你。”

上官轻儿笑靥如花的挥舞着衣袖,耍宝般的道,“是吗?我也觉得很好看,好喜欢呢。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绣女给绣的,当真是心灵手巧,天下无双啊。”

绣女?

夏瑾寒的脸色变了变,嘴角一阵抽搐,看上官轻儿脸上那无邪的笑容,心中果断怀疑她这话的用意。

每次她笑的越甜美越可爱诱人,就越是心存不轨,这一点,夏瑾寒早已经看透了。

“是么?”夏瑾寒挑眉,两个字,却表达出了他此刻的心情,露出了危险的信息。

上官轻儿跳上马车,一脸奸诈的笑着,“可不是,这是我看过最好的绣功了,这技巧真是没话说,要是可以,我都考虑要不要把那绣女请回来,专门给我做衣服。”

夏瑾寒钻进马车,手已经握成拳头,额头上满是冷汗,他眯起眼睛,目光犀利的看着上官轻儿,“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你怕是请不起。”

“谁这么大牌啊?还请不起?我可是夏国第一富豪上官清寒。”上官轻儿故意逗弄夏瑾寒。

夏瑾寒又怎么会听不出上官轻儿这话的含义呢?剑眉轻佻,冰冷的回答,“再多的钱,也请不到。”

上官轻儿奸笑着,靠在他身边道,“我请不到,那你呢?你可是人人崇敬的太子殿下,有什么人你也请不动的么?你可是说了你最爱我,什么都会给我的,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你吧?”

让他请?请他自己给她做衣服么?

听起来似乎有些起伏人的样子,但是,若今后她身上只穿他一个人做的衣服,貌似也是很不错的一件事。

夏瑾寒嘴角勾起,轻轻挑起上官轻儿的下巴,一双狭长的凤眸,带着一抹妖娆,看着她,“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要怎么答谢我呢?”

答谢?上官轻儿清澈的眸子眨了眨,似乎在夏瑾寒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这家伙,笑的这么邪恶,肯定是在想什么很不正经的事情。

“难道你为我做这点小事,都需要我答谢么?”上官轻儿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似乎他不答应她的要求,就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

每次都是这样的表情,夏瑾寒表示有些头疼,他完全无法招架她的可怜和委屈……

但,他也不能就这么吃了哑巴亏,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就要为她做苦力吧?

“你亲我一下,我就考虑考虑。”夏瑾寒也笑的很是邪恶,一双狭长的眸子里,闪着几分狡黠。

就知道这丫的不会就这么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不过,只是一个吻,算不得什么,给他就是了。

上官轻儿扬起头,小嘴轻轻的碰了碰他的脸,然后双眼闪着明亮的光芒,看着他道,“好了,考虑好了吗?”

“没诚意。”淡淡的三个字,将上官轻儿的热情,瞬间抹杀了。

她瞪大了双眼,嘟起小嘴,抗议道,“哪里没诚意了?”

“哪里都没诚意。”耍赖一般的闭上眼睛,靠在边上,夏瑾寒的态度,很是冷漠。

上官轻儿磨牙,耐性终于被小莫殆尽,“不给拉倒,我一会子就跟皇奶奶说你虐待我,我想要几身像样的衣服都不给我做,这亲,我不……”不成了。还没说完,小嘴就被堵住了。

夏瑾寒猛的低头,攫取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浅尝起来。

不想跟他成亲?他们在雾谷就已经成亲了好么?再说了,她都已经是他的人了,还想要耍赖?没门。

就算是说说的,他也不会让她说出不成亲了这样的话来。

他认定的人,就只能是他的,她逃不掉。

上官轻儿生气的瞪着双眼,看着某人一脸享受的样子,她心里有些纳闷。为什么每次都要被他吃的死死的,这家伙,看起来一本正经,不近女色,实际上却是狡猾的老狐狸,就喜欢欺负她。

马车一路开进了皇宫,停在了里面的宫道上。

下了马车,上官轻儿哀怨的瞪了夏瑾寒一眼,却换来某人得意的笑容。

紧紧拉着她的小手,夏瑾寒一脸春风得意,倒是上官轻儿看起来闷闷的,还用手帕遮着小嘴,显然是刚刚被啃的有些过火,留下痕迹了。

一路来到御花园,上官轻儿都低着头。她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原本水润诱人的小嘴,都已经被这个该死的色狼啃的红肿起来了,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好不好?她还要参加宴会呢!

夏瑾寒却是很满意方才的一切,一路上,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心情好的不行。

快到御花园的时候,上官轻儿突然看到前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当即就激动的挥舞着小手,叫道,“九姐姐,熙哥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韩熙然的身体有些僵硬,木然的回头,果然就看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携手走来的样子。

而夏静曦则是有些迷茫的扭头,看着夏瑾寒身边那一个娇小玲珑,浑身都散发着活力,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女子,一时间有些失神。

这个女子是谁,长得可真是漂亮,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一身翠绿的衣服上,无数的彩蝶,振翅欲飞,栩栩如生,衬得那女子也像是天仙一般,美得不真实。

记忆中,似乎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自己,也只有一个人酷爱绿色的裙子。

夏静曦瞪大了眼睛,激动的上前两步,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你是轻儿?”

天哪,多年不见,她都快忘记这个丫头了,没想到她已经长得这么高,这么出落了。

上官轻儿大步跑到夏静曦身边,见她都已经盘起了长发,作妇人打扮,才想起她已经嫁做人妇,已经是韩熙然的妻子了。

上官轻儿想起之前听说的那些事情,突然很是心疼夏静曦。

跑到上官轻儿身边,抱住她消瘦的身子,上官轻儿很是激动的叫道,“九姐姐,好久不见,轻儿可想你了。”

夏静曦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上官轻儿,长大之后的上官轻儿,身高竟是比夏静曦还要高出不少,这般抱着夏静曦的时候,身上淡淡的幽香,叫人心情舒爽。

夏静曦咬着嘴唇,伸手抱着她,也是激动不已,“轻儿,你个死丫头,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这些年,夏静曦每每受了委屈,能想到的倾诉对象也就只有上官轻儿一个,可她跟着夏瑾寒去了一趟城郊的别院,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了。

夏静曦多次追问夏瑾寒,上官轻儿是去了哪里了,每次夏瑾寒都只是答了一句,“她很好,暂时还不能回来。”就没有下文了。

夏静曦也曾经问过夏瑾轩和韩熙然,夏瑾轩每次都表示不知道,调查了也查不出什么来。而韩熙然每次提到上官轻儿,眼中那种温柔,让夏静曦难以承受,所以后来她就没有再问了。

听到夏静曦带着哭腔的声音,上官轻儿轻轻拍着她的背,笑着安慰,“好姐姐,轻儿可想死你了,怎么会不回来呢?让我看看,九姐姐是不是比以前更漂亮,更出落了?”

上官轻儿说着,就松开夏静曦,一双小手捧着夏静曦的脸,满意的笑着,“啧啧,当真是个漂亮许多,九姐姐果真是美人胚子。熙哥哥娶了你,可是他的福气呢。”

这话,让夏静曦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一边的韩熙然,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上官轻儿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现似得,拉着夏静曦有些冰冷的手,对韩熙然道,“熙哥哥,你娶了九姐姐怎么都不说一声呢,要不是我特地去问了,现在还被你们蒙在鼓里呢。”

韩熙然低着头,笑了笑,道“呵呵,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是啊,我不但知道你跟九姐姐成亲了,还知道你这些年不太听话,老是乱跑呢。看来我得帮着九姐姐好好教训你才这个不负责的哥哥才是了。”

被上官轻儿这么口无遮拦的一说,夏静曦和韩熙然都有些尴尬,一时间,气氛变得很是怪异。

但上官轻儿就是要当着他们的面,把事情说破。

韩熙然对夏静曦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但是,她绝不能看着夏静曦因为韩熙然而受苦。夏静曦是她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里,除了慕瑶之外唯一的好朋友,她希望夏静曦能幸福。

原本在她看来,韩熙然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至少在她的眼里,这个男人一直都很好,她也很希望他这样温润的性子。但她没想到韩熙然会这般对待夏静曦。

其实上官轻儿也明白,这是他们夫妻的事情,她不该管,也管不来,可,她怎么能看着夏静曦受委屈,看着她喜欢的大哥哥变成渣男呢?

“咳咳……”夏瑾寒干咳两声,上前拉着上官轻儿的小手,道,“不早了,进去吧。”

上官轻儿看着他们两个尴尬的表情,也知道自己这些话是说的有些操之过急了,点点头,一手拉着夏瑾寒的,一手拉着夏静曦,对夏静曦道,“九姐姐,咱们进去吧。”

夏静曦点头,抬眸看了看韩熙然尴尬的表情,心里很是委屈,刚刚听到上官轻儿那些话的时候,她差点就哭出来了。

但,她还是很给韩熙然面子,没有当着上官轻儿的面流泪,也没有当着上官轻儿的面诉苦。

这一切说白了都是她自愿的,是她选择了嫁给一个自己喜欢,却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这怪不得韩熙然。

上官轻儿站在中间,一边是身材高大,一身白衣,飘逸若仙的夏瑾寒,另一边是一身橘红色的长裙,微微低头,脸上带着苦笑的夏静曦。他们的身后,还跟着脸色淡漠,隐隐带着愧疚的韩熙然……

这样的组合,本该是温馨的,奈何夏静曦和韩熙然之间,存在很严重的问题。让气氛变得很是怪异。

为了缓解气氛,上官轻儿开始叽叽喳喳的跟夏静曦说着,眉飞色舞的样子,倒是让夏静曦的表情好看了许多。

上官轻儿就是个开心果,永远都这么活泼天真可爱。时隔多年,她还是一点都没变,更从前一样,惹人爱怜,叫人羡慕。

夏静曦低着头,想起过去,自己似乎也跟上官轻儿一般活泼可爱,无忧无虑,但是,自从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嫁给了不爱自己的人,她的人生就至剩下忧愁和哀伤了。

“太子殿下驾到——九公主、娉婷郡主到——左相大人到——”御花园的门口,小太监看到夏瑾寒一行人,立刻扯着嗓子,激动的叫了起来。

上官轻儿也松开了夏静曦,让她跟身后的韩熙然一起进去,自己则大大咧咧的拉着夏瑾寒的手,丝毫不介意里面那些人投来的炽热目光。

铺着红地毯的御花园里,已经摆满了座椅,里面坐了不少衣着华丽的人,人们在听到太子殿下和小郡主进来的声音之后,就扬长了脖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期待的看向了门口。

在看到帅气逼人,高大威猛,俊美无双的太子殿下,牵着一个明眸皓齿,貌美如花的女子进来的时候,众人都不由的看痴了。

太子殿下一个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够吸引人眼球了,如今还来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子,如何能不叫他们激动呢?

在场的人中,女眷不在少数,而且不管未出阁的少女,还是为人妇的成熟少妇,姿色都不差,而且大多数都是美女。但是她们任何一个人,要是站在夏瑾寒的身边,都会瞬间显得黯然失色。

唯独夏瑾寒身边那一位,水灵动人的少女,仿佛全身都带着灵气,跟夏瑾寒站在一块,简直就是天生一对,怎么看怎么唯美。

夏瑾寒依然淡漠如霜,完全无视周围人的眼光,上官轻儿嘴角含笑,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着纯洁的光芒,不受周围人的影响,步伐沉稳的跟夏瑾寒来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前面那两人都还没成亲,就已经凸显出了他们的恩爱,相反,后面的韩熙然和夏静曦这一对成亲将近两年的夫妻,却是有些生分的样子。

若是没有夏瑾寒和上官轻儿方才那一出,也许人们还会觉得夏静曦和韩熙然是相敬如宾,很值得人们羡慕,有了对比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好在,人们的目光都已经被夏瑾寒他们吸引了过去,所以几乎没有人留意到夏静曦和韩熙然的不自在。

“九姐姐,坐这儿。”上官轻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笑眯眯的对着夏静曦招手。

夏瑾寒是太子,位置在兆晋帝左侧的第一个,但上官轻儿只是郡主,并不能跟夏瑾寒坐一块儿,小时候可以不懂规矩,但是如今长大了,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再说了,上官轻儿还想在宴会上跟夏静曦说点悄悄话呢。

夏国的皇宫,虽然有很多的礼仪,而且十分严格,但好在这里对宴席上的座位并没有硬性要求。

只是一般都按着身份的高低,一路排下去。上官轻儿是郡主,身份不比夏静曦,但坐一起也不会显得不合理。

夏静曦也想跟上官轻儿说说话,所以便笑嘻嘻的来到了上官轻儿身边坐下。

上官轻儿不跟他做一块,倒是坐到他对面女眷席上去了,这让夏瑾寒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丫头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就喜欢跟他对着干。

不过也罢,夏静曦是他的妹妹,上官轻儿能跟夏静曦好好聊聊,多开导一下她也是好的。

其实当初,夏瑾寒就不支持夏静曦和韩熙然这门婚事的,夏瑾寒很了解韩熙然,他是一个好丞相,好臣子,却不会是一个好丈夫,至少不会是夏静曦的好丈夫。

夏静曦坚持要嫁给韩熙然,他劝过,她不听,也就没有办法了。但夏瑾寒还是心疼这唯一的亲妹妹的,如果可以,他希望她能幸福。

说来,夏瑾寒对夏静曦也有许多愧疚,在夏静曦小的时候,他因为帝王家的无情,不愿给夏静曦宠爱,而是把爱都给了上官轻儿,如今想想,其实他也不是一个好哥哥。

韩熙然坐在了夏瑾寒的不远处,刚好跟夏静曦和上官轻儿他们是面对面的。

上官轻儿看了一眼韩熙然,对夏静曦道,“九姐姐,这些年,你过的可好?我听小八说了关于的事情,但我觉得,熙哥哥不会是那样的人……”

夏静曦低着头,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嘴角是苦涩无比的笑容,“是怎么样的人,又能如何呢?轻儿,他根本就不爱我,他心里没有我。”

“你明知如此,为何还要坚持嫁给他呢?”要是换了是自己,夏瑾寒心里没有她的话,她宁愿孤独一生,也不会委屈自己嫁给夏瑾寒的。

夏静曦深呼吸,眼中有些深深的愧疚,“这一切都是我的自找的,我以为,他只是不了解我,只是没有更我相处过,所以才不喜欢我。我以为,只要我嫁给他,跟他日夜相对,他就会知道我的好,就会喜欢我,爱上我。是我太自信了。”

上官轻儿听着夏静曦的话,心中一疼,拉着她微凉的手,道,“他既然不爱你,又为何要娶你呢?”

上官轻儿是希望夏静曦幸福的,她要是能跟韩熙然一起,两人都过的幸福,那是最好的,要是不能,就算是跟别人,也要过的幸福才是。

上官轻儿本能的觉得,韩熙然是有担当的男子汉,虽然跟韩熙然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但她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韩熙然就是那种外表温和,内心冷漠,只要关上心门,就会将一切都拒之门外的人。若是他真的不喜欢夏静曦,当初就应该不会娶夏静曦,要是娶了,那就必然是会好好待她的。

夏静曦摇摇头,道,“不是他的错,轻儿,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夏静曦说着,就靠在了上官轻儿的肩膀上,身子微微颤抖着,滚烫的泪水也随之落下,落在了上官轻儿的肩膀,湿了她薄薄的衣衫。

她的声音很小,有些含糊,隐隐带着痛,“我真的很爱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他总是带笑的脸,让我觉得很假,我很想给他温暖,我希望他能卸下面具,真心的笑,不需要被任何东西束缚。我也是太自信了,总觉得,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感动他。所以,我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的跟父皇和母后哀求,求他们将我指婚给他。”

“但是他不但不喜欢我,甚至不愿娶我。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他的身份低贱,配不上我,呜呜……”夏静曦哭的很伤心,但是身为公主,与生俱来的休养,让她即便是痛苦得不行,却忍着,没有大声的哭出来。

上官轻儿拍着她的背,低声的安慰她,“这不是你的错,傻瓜,别哭了。”

夏静曦用力的摇着头,泪眼模糊的看着上官轻儿张了张嘴,就要说什么,却听外面传来了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后驾到——”

最重要的人物,终于压轴出场,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起身,下跪行礼,嘴里叫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上官轻儿和夏静曦的谈话也被打断了,两人不得不乖乖的下跪行礼。

兆晋帝一如多年前一般,和皇后一起,扶着太后进来,一眼看去,还真的是孝子慈母好媳妇,表面功夫做的是足足的。但他们之间到底有几分真情,就不得而知了。

兆晋帝来到中间的主位上,扶太后坐下,才来到自己的位子前,摆手道,“免礼。”

“谢皇上。”众人纷纷从地上起来,低着头,等候皇帝的发话。

兆晋帝也是跟往常一样,说了几句客套话,夸奖了太子是如何的勇猛,多么的有勇有谋,为夏国冲锋陷阵,击退敌人。最后给夏瑾寒赏赐了一些东西,就算是对这个宴会的一个交代。

夸奖过后,就是歌舞升平的时刻。

舞台中间,舞女们跳着动人的舞蹈,嘴角含笑,媚眼如丝,诱人无比。

台下,人们要么喝着酒,聊着天,要么吃着东西,品着好差,要么盯着舞台,用双眼yy那些舞女,可谓是样态百出。

早已经习惯了皇家的这些宴会,上官轻儿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夏静曦的事情。

只是,因为刚刚被打断,夏静曦已经止住了哭声,完全没有要再次倾诉的意思了。

上官轻儿也不好再次揭她的伤疤,只是拍着她的手,道了一句,“九姐姐,别哭了,有什么委屈,今后慢慢跟轻儿说,要是熙哥哥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就没有再问什么了。

夏静曦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谢谢你,轻儿,真的不关他的事,等哪天你有时间了,我再慢慢跟你说吧。”

现在的场合,也确实不适合说这些,上官轻儿点头,叫夏静曦放宽心,别多想,就没有再说什么。

宴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饿了的上官轻儿,看着跟前的美味佳肴,继续跟往常一样,美美的吃着,无视那些歌舞。

每次宴会,都少不了有人要上去表演,出出风头,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这一次也不例外。

上官轻儿正在吃点心,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舞台上响起。

“太子哥哥这些年真的是辛苦了,琳儿在此为您弹一曲。”一身白色长裙的夏雨琳还是跟从前一样,连说话的语气都没变。

只是,上官轻儿抬眸看到舞台上那人的时候,却觉得夏雨琳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不仅是外表变得成熟端庄了,似乎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总觉得她变得更精明了似得。

“有心了。”夏瑾寒淡淡的应了一句,算是允许夏雨琳的表演。

夏雨琳扭头,目光准备的落在了上官轻儿的身上,那双阴狠的眸子,叫上官轻儿觉得浑身都冷冷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夏雨琳,莫非还想跟自己作对?

看夏雨琳的样子,是还没嫁出去吧?啧啧,也难怪,这样的女人,谁要娶呢?

上官轻儿眼中丝毫没有畏惧,眼中还带着一丝嘲讽,直直的看着夏雨琳。

夏雨琳看到上官轻儿眼中的讽刺,当即咬牙,用唇语道,“上官轻儿,你会后悔曾经对我做的一切。”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这皇宫还真不是个好地方,一回来就有人要针对自己了,这么多年了,她们带着仇恨活着,就不累么?

无奈的摇摇头,上官轻儿突然觉得,还是在雾谷好,虽然有矛盾,有纠纷,但不像宫里这般复杂。

夏雨琳弹的是十面埋伏,曲子十分有气势,跌宕起伏的曲调,似乎能叫人看到太子殿下在战场中杀敌时候的英勇样子。杀气腾腾的歌曲,又带着威慑力,惊艳全场。

听完这曲子,上官轻儿总算是知道夏雨琳哪里不一样了,这个女人,居然学会了武功,而且功夫还不弱。想来这些年,必定也是瞎了功夫的。

但,那又如何呢?就算夏雨琳会武功,她就会怕了么?

上官轻儿冷笑,听完夏雨琳的曲子,上官轻儿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娇艳,带头拍着手,晴清脆的声音,一如儿时一般动听,却多了几份女子的娇柔和爽朗。

“多年不见,琳姐姐的琴真的是弹得越来越好了,妹妹佩服。”上官轻儿笑着,站起来清脆的掌声,将沉醉在琴声中的人们都唤醒。

回过神来的人们,甚至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眼前似乎上演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战斗,叫他们热血沸腾。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夏雨琳眼底满是惊讶,微微眯起眼睛,阴狠的看着上官轻儿,道,“轻儿妹妹过奖了,区区拙技,只是为了给太子哥哥助兴罢了。”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想的却是,上官轻儿到底有什么本事?为何她方才弹的幻梦曲,对上官轻儿一点效果的没有?相反,她辛苦编制的梦境,竟是被上官轻儿两个掌声,就给毁掉了。怎么会这样?

如今的夏雨琳,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女孩,比上官轻儿还大两岁的她,如今已经有了儿时没有的计谋和心机,也学会了隐忍和不动声色。

上官轻儿笑靥如花的摇摇头,认真的道,“姐姐你真的是太谦虚了,听你这一曲子,妹妹都觉得自己来到了战场,在跟敌人厮杀,那种热情澎湃的感觉,就像是真的一样,相比在坐的各位也跟轻儿一样,陷入了那梦境般的场景之中,几乎不能自拔吧?”

上官轻儿其实还是很意外的,要不是她自己也学过这种幻梦曲,这一次怕也很难看穿夏雨琳的用意。

这女人,居然学会了幻梦曲,虽然功力还很低,只能短暂的叫人迷失心智,但要是她想杀什么人,那一刻的失神,就已经足够一个人死上好几次了。

夏雨琳还真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上官轻儿觉得,必须想个办法,把这个女人嫁出去才是,否则她今后怕是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被上官轻儿这么一说,在场的人纷纷表示惊讶的点头,认同上官轻儿的话,同时也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不知情的人夸奖着夏雨琳的琴技之好,知情人则是目光深沉的看着夏雨琳和上官轻儿,似乎要将她们两个看透。

也难怪,幻梦曲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一种邪门的东西存在,会用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而夏雨琳和上官轻儿年纪轻轻的,一个会用琴声编织梦境,一个能用一两句话破解梦境,能不叫人惊讶么?

夏雨琳接受到那些惊讶的目光,脸上写满了自豪,扬起下巴,得意的笑道,“妹妹谦虚了,姐姐这雕虫小技,如何能跟妹妹你倾绝天下的舞姿相比呢,轻儿妹妹这些年在外边,想必学会了更多厉害的舞蹈才是,不如也上来舞一曲,也算是给太子哥哥祝贺,如何?”

不就是想让她上台么?上官轻儿冷笑,这夏雨琳还真是不自量力。

“姐姐太看得起轻儿了,轻儿这些年可不像姐姐这么有时间,能练习歌舞呢,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就不污浊了各位的眼睛了。”上官轻儿轻笑着,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但,却有人不让她好过。

“小郡主太谦虚了,素闻小郡主三岁就能跳出惊艳天下的舞蹈,如今长大了,比小时候更加漂亮迷人,舞姿也必然是更为惊艳才是。”这声音是从上官轻儿的身后传来的。

上官轻儿蹙眉,不知道自己还得罪过谁,为何那人这么希望她上台,或者说是希望她出糗呢?

扭头,发现那人一身水蓝色的长裙,白皙的脸上,一双淡漠的眼睛,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随意的将长发绾起,用一枚玉簪和一枚珠钗固定,却显得她高贵大方,气质优雅。再看她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竟是超级大美女一枚!

------题外话------

嗷嗷嗷……收藏破八千了,(*^__^*)嘻嘻……谢谢妞们的大力支持,继续评价票,么么哒!

推荐好友新文,《将门妖妃》文/梨小唯

秦落羽,21世纪影视歌三栖巨星,风华绝代;一朝穿越,却成了饭都吃不起的乞丐?——导演,你丫拿错剧本了吧?!

旁边还有一个忽闪着大眼睛的熊孩子?还是她儿子?

——老娘连男朋友都没有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