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完美组合,赐婚!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24章 完美组合,赐婚!

上官轻儿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个蓝衣女子,更别说是得罪了。她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是为何?

莫非,是夏雨琳的好朋友?

上官轻儿嘴角含笑,看着那长得十分俊俏的女子,道,“多谢姑娘夸奖,不知姑娘是谁家的千金,本郡主多年不曾回宫,都没发现宫里还有姑娘这般漂亮的女子呢?”

听到上官轻儿的这般淡然的回答,那女子的脸色变了变,而后如实回答,“小女子欧阳如霜,参见小郡主。”

欧阳如霜?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上官轻儿眉头微蹙,不由的看向了对面的夏瑾寒,见他目光深深的看着自己,恍然明白了什么,笑道,“原来是欧阳小姐,果真是奇女子,不但人长得漂亮,也很会说话。本郡主跟欧阳小姐,可谓是一见如故,若是欧阳小姐想看,本郡主定是不会推辞的。”

上官轻儿嘴角带着大方优雅的笑容,声音也是清脆爽朗的,不带一点对欧阳如霜不待见或是讽刺的味道。

欧阳如霜,不就是曾经被兆晋帝下旨许给夏瑾寒,又给夏瑾寒拒婚的女子,镇国将军欧阳易的小女儿么?

欧阳如霜从小就听着关于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神话长大的,但如今却是第一次跟上官轻儿正面接触,本以为别人把她说的再神秘,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对自己的刁难,必然会给予反击,如此一来,自己也就能会自动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了。

尤其,自己还是曾经被许配给夏瑾寒的对象。而上官轻儿是夏瑾寒认定的未来太子妃,她就一点都吃醋,不觉得自己碍眼,甚至怨恨自己,恨不得除掉自己么?

要问,欧阳如霜怎么会知道上官轻儿就是夏瑾寒的未来太子妃?当然是因为今天中午的时候,她刚好在街道上,在人群中看到了夏瑾寒马车中的上官轻儿了……

没错,中午街道上的那位蓝衣女子,正是眼前这位。

既然上官轻儿都说不会推辞了,欧阳如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淡淡的一笑,摆手道,“郡主请!”

上官轻儿嘴角含笑,从席位上出来,发现对面的夏瑾寒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在怪自己鲁莽。

但上官轻儿这么做可不是没有目的的。

有了容紫菱和邱云梦的前车之鉴,她真不想让那些喜欢夏瑾寒的女子,都变成恶女。这古代的女子其实都很可怜,就好比夏静曦,她深爱着一个人,就为了那个人不顾一切,到头来却未必能得到幸福。

她不知道欧阳如霜是什么样的女子,虽然,当初在得知这个女子被许给了夏瑾寒的时候,上官轻儿也曾去了解过欧阳如霜,对欧阳如霜的了解却并不多。

但,不了解欧阳如霜,上官轻儿却是了解欧阳易的,夏瑾寒每次出征,几乎都是与欧阳易一起,欧阳易一直都是夏瑾寒最为得利的助手,也是夏瑾寒最大的支持者。

欧阳易为人清廉,正直,大义凛然,胸怀天下,而且在战场上颇有威望,是夏国百姓心中保家卫国的好将军。这么一个好将军的女儿,想必也是有教养的。

当然,这也只是上官轻儿的推测,欧阳如霜的为人如何,还需要她去验证。但不管如何,她不喜欢自己跟欧阳如霜之间出问题,否则,怕是会对欧阳易和夏瑾寒之间的关系有所影响。

欧阳如霜被拒婚的事情,欧阳易虽然不曾对夏瑾寒有什么不满的言辞,可是为人父母,谁得知自己的女儿被拒婚了还能笑嘻嘻的呢?嘴上不说,不代表心中没有不满。所以,要是可以的话,上官轻儿希望能跟欧阳如霜成为朋友。

因此她方才的话,是有深意的。

欧阳小姐想看,她就不推辞,说明这舞蹈是调给欧阳如霜看的,能否看懂,就要看欧阳如霜的资质了。

上官轻儿一身绿色的长裙,衬得她身高修长,踏着优雅缓慢的步子,一步步平静的来到了舞台上,立在尚在舞台之上的夏雨琳身前,对她笑道,“琳姐姐的幻梦曲弹得真好,让轻儿听着都要入迷了,忍不住也想要比上一比呢,只可惜,欧阳小姐想看轻儿跳舞。”

她的话,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可以让前排的人都听到。

幻梦曲?琳郡主方才弹的那曲子当真是幻梦曲么?难怪他们都会听的入迷,想不到居然是用了那种见不得人的把戏的。

得知真相的人们,纷纷对夏雨琳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幻梦曲不是禁术,却是邪恶的代表,这种东西能迷乱人的心智,跟歪魔邪道一样都是人们厌恶的东西,练这种东西的人,通常都会被排挤,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迷惑了,所以练的人越来越少,而且要练成很难,练不好容易走火入魔,这些年已经慢慢的失传了。

如今夏雨琳突然在这种场合之下,公然使用这种东西,让人们不由的都警惕了起来。甚至有些人在排挤夏雨琳。

夏雨琳没想到上官轻儿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拆穿自己,当即气得一脸通红。

也怪她自己沉不住气,看到上官轻儿就忍不住想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也是太自信了,以为这幻梦曲知道的人不多,会的人更少,当是不会被识破的,所以还没练到家,就忍不住拿出来了。

不想,没有整死上官轻儿,却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不过这一次,夏雨琳冷静沉稳多了。

她淡淡的笑着,道,“轻儿妹妹你在说什么呢?姐姐从小就开始练琴,虽然不敢说自己琴弹得有多好,但也是老老实实的在学在练。方才那一曲,姐姐可是反复练习了好几年的曲子。按妹妹这么说,能让你投入进去的曲子,就是幻梦曲了么?”

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子,灵动无比,脸上带着纯洁的笑容,殷红的小嘴微张,“琳姐姐误会轻儿了,轻儿不过是觉得琳姐姐的曲子弹的极好,都能让轻儿看到幻境了,所以想要夸姐姐几句,姐姐这般激动做什么呢?”

夏雨琳咬牙,手紧握成拳,一脸愤怒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却还是一脸无辜的笑着,问,“莫非,姐姐嘴里的幻梦曲,还有别的含义么?”

别的含义?上官轻儿的意思是,她并不知道所谓的幻梦曲是指什么?

鬼信!

夏雨琳知道自己又着了上官轻儿的道了,当即也不再多说,只是笑了笑,道,“轻儿妹妹都不知道的事情,姐姐又如何会知道呢?”

说罢,道了一句,“妹妹可不是还要跳舞么?莫让欧阳小姐和在场的诸位等太久才是。”

看着夏雨琳像是战败的公鸡一样,灰溜溜的带着怒气下了舞台,上官轻儿嘴角勾起,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突然感觉一道十分炽热、叫人不舒服的目光从边上投来,上官轻儿蹙眉,扭头往那边看去,竟是看到了一身黑色长袍的夏瑾煜,正用那双阴鸷的眼睛,冰冷的看着自己。

这个男人,每次跟他见面,上官轻儿都会与有些畏惧,可能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吧,即便如今的她已经强大到几乎没有人会是她的对手了,对于夏瑾煜,她仍是有些害怕。

当然,那所谓的畏惧也就一闪而过,上官轻儿很快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自信,闪亮。

她在舞台上对台前的太后和兆晋帝等人行礼,在得到了兆晋帝的许可之后,才终于起身,准备跳舞。

太后和皇后显然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娇艳欲滴的女子就是小时候那个小屁孩,看到上官轻儿,两人都有些激动,眉眼之中,尽是温暖的笑。

忽而想起了什么,上官轻儿抬眸看上了欧阳如霜,对兆晋帝道,“皇上,轻儿在跳舞之前,还有一事相求,还望皇上成全。”

兆晋帝看到上官轻儿的时候,就已经深深的为这个干净纯洁,明艳动人的女子惊艳无比了,那颗苍老的心,在看到这个活力四射的女子的时候,似乎又复活了。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的。

“轻儿有何请求说便是。”

听到兆晋帝这般爽朗的声音,上官轻儿笑着道,“轻儿想请欧阳小姐为轻儿伴奏。”

兆晋帝闻言,疑惑的双眼看向了不远处的欧阳如霜,有些浑浊的双眼,带着几分欣赏,“准了。”

“谢皇上。”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却是用征求的眼神看着欧阳如霜,“不知欧阳小姐可愿意?”

欧阳如霜不明白为何上官轻儿要拉上自己,莫非是想让自己成为她的陪衬?

当即,心中有些不屑,却没有拒绝。

她对自己的琴技,有绝对的信心。

“多谢小郡主抬举,能为小郡主伴奏是如霜的荣幸。”欧阳如霜淡雅的回答,那张干净白皙的小脸上,没有不悦也没有欣喜,宠辱不惊的样子,让上官轻儿有些欣赏起来。

欧阳如霜很快就来到了舞台上,一身水蓝色的长裙,衬得她娇艳欲滴,略微淡漠的脸,没有普通女子的娇柔,有的只是淡漠和浅浅的笑容。

不知为何,上官轻儿突然挺喜欢这个女子的,她身上虽有明显的带着对自己的敌意,但却没有其他女人那种叫人讨厌的感觉。

其实上官轻儿能理解欧阳如霜对自己的敌意,假如她们的身份换过来,上官轻儿觉得,她可能会比欧阳如霜更激动。

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被拒婚了,就算欧阳如霜不喜欢夏瑾寒,肯定也会不开心。

欧阳如霜对着兆晋帝等人行礼之后,就在位子上坐下,嘴角含笑的询问上官轻儿需要弹什么曲子。

上官轻儿轻笑,道,“欧阳小姐请随意。”

听到这句话,欧阳如霜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而后眼底闪过一抹冷笑,十指落在琴弦上,便开始动作迅速的弹奏起来。

那是上官轻儿轻儿从未听过的曲子,时缓时快,跌宕起伏,在欧阳如霜那纤细修长的十指下,流畅动听,声声入耳,声声撩人。

上官轻儿看着自己身上那身绣着蝴蝶的衣服,突然觉得,今天穿这身衣服来,实在是太正确了。

三岁之后,她就没有再跳过那曾轰动一时的蝴蝶舞,既然大家都很怀念,她就让大家重温一下吧。

一身翠绿的衣衫,随着那起伏的音符舞动着,衣服上那些好看的彩蝶,也随着她的动作,翩翩起舞。

上官轻儿踮起脚尖,双眼紧闭着,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娇小的身子,在舞台中间一圈一圈的旋转着。

这似曾相识是一幕,让台下的人们都看呆了。

时隔十多年,人们再次看到这惊世骇俗的舞蹈,一个个都热血沸腾起来。

其实上官轻儿之后,也有不少人曾试图模仿上官轻儿,却没有一个人能跳出上官轻儿的惊艳感觉。模仿不成,反而被嘲笑了一番,后来就再没有人敢学上官轻儿跳舞了。

上官轻儿旋转过后,随着琴声落入低音的时候,双腿叉开,身子软软的伏在了地面上。

要是配当年夏瑾寒的那一曲,上官轻儿这一伏下去,当是要过好一会才会起来的。因为跳这种舞,真的很累人,这一伏下去,为的就是休息。

但这一次的曲子跟上次不同,欧阳如霜也似乎在故意刁难上官轻儿似得,上官轻儿才刚伏下去,她就跳动着手指,将琴声抬高了起来。

因为那琴声的起伏太过突然,让原本都将注意力放在上官轻儿身上的众人不由的蹙眉,将视线落在了欧阳如霜的身上。

欧阳如霜一身蓝色长群,高挑的身子,坐在椅子上,身子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往前倾,那紧闭的双眸下,长长的睫毛轻微颤抖着,陶醉的表情,使得她那张原本就漂亮的脸,越发的明媚动人。

原本还因为欧阳如霜这突然太高的音阶而不满的人们,在看到欧阳如霜那投入的一幕的时候,心情又瞬间变得宁静,甚至一颗心都被欧阳如霜给吸引去了。

而,让人们惊讶的却是,在欧阳如霜的音阶突然抬高的那一刻,上官轻儿方才伏下去还没来得及喘息的身子,就很配合的从地面上跳了起来,那一跃而起,与当年的缓慢站起完全不一样。此时,她就像是破茧成蝶一般,冲向天空,带着新生的活力,浑身都散发着魅力,光芒四射。

她起身的那一刻,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会武功,喜欢舞剑的人就会知道,上官轻儿突然张开双手,整个身子从地面上飞起,并且不断旋转的那一幕,跟武功套路上的某一招式很像。

但武功的套路是刚硬的,上官轻儿的舞姿是纤柔的,娇柔的动作,柔若无骨的身子,一跃飞到了半空中,一身绿色的衣衫随着她的动作,一圈一圈的漾开,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形状。

随着她的动作,她衣服上那彩色斑斓的舞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翩翩起舞,欢快的跳跃着,栩栩如生。

人们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不够用了,一边被欧阳如霜弹琴时陶醉的样子迷住,一边又无法不移开视线去看上官轻儿惊艳的舞姿。

上官轻儿的身子在半空中停留了好一会,一边轻轻的旋转,一边舞动那双纤细的小手,扭动着柔软的水蛇腰,叫人不由的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传言。

传言,娉婷郡主曾带动了一群漂亮的萤火虫,站在太子殿下的手心里跳舞。那个时候,有人把这是说都很神奇,几乎是只有天上有,完全将上官轻儿神化了。但当时看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只是听说,所以很多人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如今,她没有任何凭借,就这么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旋转在半空中,柔美的动作,带起了衣服上那鲜活的彩蝶,同时,也将御花园里真正活生生的蝴蝶们也给吸引来了。

不多时,人们就看到一群蝴蝶围在上官轻儿的身边,陪着她一起起舞的绝美一幕。她就像蝴蝶之王一般,依舞翩跹,每一个动作,都魅力四射。

亲眼看见这么一幕,人们的眼中除了惊艳还是惊艳,也终于相信,当年的传言,不仅仅是传言,因为小郡主真的可以美得叫人呼吸中都带着赞叹。

为了不让这一幕看起来太假,上官轻儿只在天空中飞舞了一会,就稳稳的落在了舞台的中间,带动着那一群彩蝶,继续跟随欧阳如霜流畅的音符舞动着。

欧阳如霜后面的音符再没有像刚刚那样突兀,只是平静的弹奏着,并很快结束那一曲。

欧阳如霜这曲子的结尾,是仓促的,完全不给人准备的时间,一如她这一曲随意却又无比动听的曲子一样,没有风格,却叫人听得心颤。

要是换了一般人,曲子在看似不该结束的地方结束了,舞步是很难跟上的。

比如,上官轻儿此刻就刚好跳到一个连贯的动作,欧阳如霜这个时候停下,不管她是继续跳下去,还是立刻停下收回动作,都会显得虎头蛇尾,影响美感。

但上官轻儿却有办法,让原本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变为现实。

她的动作一如那突兀的琴声,一般,就这么停了下来,但,她没有收回自己挥舞出去的手,也没有收起自己跨出去的脚步,而是像被定住了一般,双目紧闭着,胸口微微起伏,表情陶醉,自然。

没有尴尬,也丝毫不破坏美感,她就这么停在了舞台中间,保持着那个姿势,就好像是时间突然在那一刻停止了一般,让人们的呼吸,也跟着她的舞步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轻儿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流光溢彩,水汪汪的看着刚好在她正前方的夏瑾寒。

夏瑾寒也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狭长的凤眸中,是深深的赞叹和释然。

不是他不相信上官轻儿,而是那欧阳如霜方才的表现太过诡异,一般人,怕是很难应付的过来。

要不是这一次表演,夏瑾寒还不知道,欧阳如霜竟有这么好的琴技,方才那一曲,带着试探,又带着几分算计,听起来却十分的舒服悦耳,叫人听不出她琴声里的真实内容。

不得不说,这个欧阳如霜,隐藏的很深,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夏瑾寒第一个拍着手掌,嘴角含着一抹笑容,跟上官轻儿对视着,道,“轻儿,又调皮了。”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调皮的对夏瑾寒吐了吐舌头,这才收回自己的动作。

也就是在她收回动作的那一刻,周围的人们才从方才那惊艳的舞蹈中走出来,结果一回过神来,就看到上官轻儿对着夏瑾寒露出那么调皮可爱的表情,不少人又瞬间触电了,鼻血一下子就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上官轻儿却没有理会台下的人,只转身对着已经从古琴前站起来,眼中满是赞叹的对着自己的欧阳如霜,红唇轻启,声音略喘,清脆动听,“欧阳小姐当真是深藏不露,你这一曲,是我听过最高难度,也是最难破译的。”

没错,上官轻儿听了这么久,也不能完全听懂这曲子要传达的意思,实在是高深莫测。

欧阳如霜赞许的看着上官轻儿,眼里是满满的惊讶和佩服,“小郡主也是唯一一个第一次听这首曲子,就能跟上节奏,并将舞蹈跳的这般优美脱俗的人。不愧是未来太子妃,如霜甘拜下风,佩服佩服。”

上官轻儿愣了愣,没想到这个欧阳如霜已经知道她跟夏瑾寒的关系了?听欧阳如霜现在这么说,该是不会责怪自己和夏瑾寒才是了吧?

当即轻笑,对欧阳如霜的赏识有多了几分,摇头道,“欧阳小姐过奖了,今日听君一曲,如觅知音,今后有机会,定当多多向欧阳小姐请教,还望欧阳小姐不要嫌弃才是。”

“小郡主客气了,能得小郡主青睐,是如霜的福气。”欧阳如霜淡雅的回答,因为方才那一次可谓是天衣无缝的合作,她对上官轻儿的印象也是彻底的改变了,心中那一抹不服和不屑,早已经被打散,只剩下满满的佩服。

甚至,还有一种如觅知音,惺惺相惜的味道。

上官轻儿也是如此,听得欧阳如霜刚刚那一曲,她的震撼不可谓不深。要说欧阳如霜没有高人指点,上官轻儿是绝对不相信的。而且指点欧阳如霜的那高人,必然不少普通人。

听到她们的对话,兆晋帝似乎才回过神来一般,拍着手掌,大声的笑着,“哈哈哈……不愧是我夏国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当真是完美的组合。”

“谢皇上夸奖。”上官轻儿和欧阳如霜双双转身,对着兆晋帝屈膝行礼。

兆晋帝爽朗的笑着,那双略微浑浊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们两个人,好一会才开口道,“多年不见,轻儿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上官轻儿嘴角含笑,乖乖抬起头,清澈的大眼睛里,没有畏惧,只有敬畏和尊敬。

看到上官轻儿那因为运动而泛红的脸,兆晋帝眸光微深,满意的点头,道,“好,好……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哈哈……不知轻儿可有意中人?”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老皇帝这是要把自己许给夏瑾寒了么?那真是太好了,本来她还想着,今晚夏瑾寒要是突然提出要指婚,还有些不好呢。

当即笑着,张嘴要回答没有。

夏瑾寒却突然起身,大步上前,来到台上,躬身对兆晋帝道,“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还望父皇恩准。”

兆晋帝似乎有些不满夏瑾寒这个时候打断了他的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夏瑾寒道,“太子有何事?”

夏瑾寒低着头,道,“儿臣与娉婷郡主上官轻儿两情相悦,还望父皇赐婚。”

什么?太子殿下和小郡主?这……

在场的人,包括皇后和太后都震惊了。

人们都知道,夏瑾寒一直很疼上官轻儿,小时候还有传言说太子殿下为了小郡主拒绝纳妃之类的。但那个时候小郡主那么小,就算有流言,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太子殿下会喜欢一个小女孩,并娶她为妃这种滑稽的说话。

没想到,时隔多年之后,那流言竟是成真了。

兆晋帝也被夏瑾寒突然的请求吓到了,双眼微微眯起,有些疑惑的看着夏瑾寒,“太子你可是真心的?”

他要娶上官轻儿?

兆晋帝原本含笑的脸,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对兆晋帝的表现很是惊讶。他方才问自己有没有意中人,难道不算要将自己指婚给夏瑾寒么?为何如今又不开心了?

夏瑾寒也真是的,这个时候跑出来,是不是显得有些太心急了呢?

夏瑾寒低着头,语气认真,“婚姻大事,儿臣怎敢当儿戏?儿臣与轻儿真心相爱,还望父皇成全。”

兆晋帝原本沉着的脸色慢慢有了好转,嘴角带着一抹得意的笑意,“你是认真的便好!”

夏瑾寒抬眸,以上犀利的眸子,淡漠的看着兆晋帝,“儿臣半年前曾答应父皇,半年内必定带自己心爱之人回宫完婚,那个人,便是上官轻儿。”

虽然,这种事他本来不打算当中说出来,只是今天的情况不同……

在场的人又再次被吓到了,原来,太子殿下一直不娶妻,真的是因为小郡主?

肯定是的,不然,为何一直不娶妻的太子殿下,等到小郡主十五岁,就不再反对成婚了呢?

虽然,他们两个的关系,要成亲,似乎有些怪异,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走在一起的样子,真的很美很般配。

上官轻儿不明白夏瑾寒为何要这么着急,也不知道为什么兆晋帝会不高兴,她本以为兆晋帝会立刻点头答应的……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她不能让夏瑾寒一个人孤军奋战。

上官轻儿清澈的眸子,无邪的看着兆晋帝,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清脆的声音响起,“禀皇上,太子哥哥的话,就是轻儿方才对您问题的回答,轻儿早已经对太子哥哥芳心暗许,还望皇上成全。”

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夏瑾寒那冰冷的脸才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在原地跪下,恭敬的等着兆晋帝发话。

兆晋帝本是想问上官轻儿是否愿意嫁给夏瑾寒的,没想到上官轻儿老实的先说出来了,当下爽朗的笑着。一双浑浊的眼睛,变得闪亮,看着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应道,“如此便好,太子已经年近三十,再不娶妻,皇后怕是就要操碎一颗心了,朕,准了!”

“请父皇为儿臣和轻儿赐婚。”夏瑾寒似乎并不满足与兆晋帝那一句“准了”,继续提出要求。

兆晋帝眯起眼睛,靠在椅背上,笑道,“没想到太子你也会有着急的时候,来人,传朕的旨意,娉婷郡主上官轻儿,有沉鱼落雁之貌,能歌善舞,知书达理,成熟懂事,赐婚与太子为正妃,择日完婚。”

说完这段话,兆晋帝扭头看了看身侧的话皇后,在看到皇后眼底的激动的时候,兆晋帝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一起谢恩,高呼万岁。

“起来吧。”兆晋帝原本看到了上官轻儿和欧阳如霜的精彩表演,心情很好,想要给她们赏赐的,被夏瑾寒这么一搅合,显然是高兴的不知所措了。

夏瑾寒是他最疼爱的儿子,这些年来,他也不是没怀疑过夏瑾寒,但对这个能为他守住国家,维护百姓的儿子,却依然是他为得力的助手。

眼看着其他的儿子比夏瑾寒年纪小很多的都已经成亲生子,惟独夏瑾寒还一个人孤零零的,别说是皇后,就是兆晋帝都心急了。

太子这个年纪了都还没有子嗣,对他的地位,显然是有很大的威胁的。

所以,兆晋帝非常希望夏瑾寒能早日成婚,给皇家添丁。今儿看到上官轻儿,本也是想将上官轻儿许给夏瑾寒的,但他故意表现的对上官轻儿很感兴趣的样子,就是想逼夏瑾寒自己跳出来。没想到他还没说,夏瑾寒果真就心急了。

如今,他有一种耍了人之后的好心情,容光焕发的样子,让夏瑾寒看的嘴角直抽抽,总觉得自己似乎被这老狐狸给耍了。

太子要成婚了,肯定少不了赏赐的。加之上官轻儿那惊艳的一舞,兆晋帝本就要赏赐她。这会,兆晋帝一高兴,大手一挥,各种赏赐就下来了,“娉婷郡主上官轻儿舞姿一绝,温婉贤淑,行为端庄,赐玉如意一对,金头面一套,布匹两箱,天山雪纺纱两匹,珠宝两箱,黄金千两,翡翠玉一对,玉珊瑚一座,夜明珠一箱……作为嫁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兆晋帝还真是大方,一开口就赏了这么多东西。当即跪下谢恩,高呼万岁。

赏完了上官轻儿,兆晋帝也没忘记给欧阳如霜打赏,虽然不及上官轻儿,却是价值不菲。

赏赐完,兆晋帝显然是心情很好,又询问了欧阳如霜,是否有意中人,若是有,他可以帮欧阳如霜做主。

欧阳如霜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脸一红,低着头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意中人,若是有了会再让皇上给她做主。

于是,这一次,夏雨琳本想害上官轻儿的,却反过来,再次让上官轻儿出尽了风头。

上官轻儿收了赏赐,便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安静的没有再出声。

倒是夏静曦一脸惊叹的拉着上官轻儿的手,一直称赞个不停。

“轻儿,你,你居然跟太子哥哥……天哪,你们什么时候事?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夏静曦显然没有想到上官轻儿会跟夏瑾寒在一起,激动的一直追问。

上官轻儿无奈的撇撇嘴,道,“还能是什么时候呢?我在京城的时候都还小,你怎么可能知道,嘿嘿……”

“啧啧,你个死丫头,我看太子哥哥是早就被你给迷住了吧?不然怎么会一直不成亲呢?你老实交代,太子哥哥一直不成亲,是不是因为等你?”夏静曦内心别提有多激动了,在她的记忆里,上官轻儿还是那个小丫头,她怎么也无法将她跟夏瑾寒的妻子相提并论。

上官轻儿伸手捏了捏夏静曦的脸,笑眯眯的道,“你激动个什么呢?他是不是为了我等的我不知道,反正今后他就是我的了。”

“你个不害臊的丫头。”夏静曦拍掉上官轻儿的手,被她这直白的话给逗笑了。

上官轻儿却是挑眉,奸笑着对着夏静曦,“你还说我呢,你跟熙哥哥不也是?我知道的时候可是吓了一大跳呢。”

听到这个,夏静曦的脸色变了变,低着头道,“轻儿,不一样的,你跟太子哥哥是两情相悦,我跟他,不过是我单方面的喜欢罢了。”

上官轻儿叹口气,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九姐姐,你跟熙哥哥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夏静曦咬着嘴角,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拉着她的手,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上官轻儿点头,看了看对面的夏瑾寒,用传音入密给他说了一句,“我出去会,一会就回来。”就跟着夏静曦离开了御花园。

因为宫里的人大多都去参加宴会了,外面显得有些冷冷清清的。

上官轻儿跟着夏静曦来到了一处无人的院子里,在石凳上坐下,吹着凉凉的夜风,开始听夏静曦的倾诉。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他是我们的太傅,对我们总是很温和,虽然有时候也会责骂我们,惩罚我们,但是他会教我们很多很好玩的东西,还给我们上所谓的实践课,开展课外活动。每次上他的课,我总是会被他那认真的表情,温润的眼睛所迷惑。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只知道我很喜欢上他的课,喜欢看到他温润的笑容。所以,为了多跟他接触,我会很认真学习,一有空就去问他问题,而他每次都会很认真的给我解答,态度永远都是那么的温和。”

“你也知道,在宫里,各种勾心斗角实在太多了,就算母后疼我,父皇也很爱我,我却还是觉得缺少温暖和爱。尤其是你来了之后,太子哥哥把你当成宝贝一样疼爱,我心里真的很嫉妒。太子哥哥,从来不会对我那么好……而这世上,唯一不是因为我的身份而对我好的人,就只有他一个。”

“我知道他对我的好,并非所谓的爱情,但我还是陷了进去。我迷恋他的温柔,我渴望看到他的笑,渴望拥有他的好。人生第一次,我想要拥有一个人,一个怀抱。但是,随着我对他的了解,我发现,原来他的笑很假,他的温柔,不仅是对我一个人,他对谁都很好,对谁都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这让我有些沮丧,有些恐慌。”

上官轻儿低着头,安静的听着夏静曦的倾诉,心中真的很心疼这个可怜的丫头。

夏静曦眼中有泪,却没有流出来。

她苦笑着,道,“就这样,我看到你跟他接近,心里很是生气,差点连你也恨上了。但是因为那个时候,飞雪国的慕容雪云也觊觎他,而你又趁机对付了慕容雪云,我便对你有了好感。后来,我发现你对别人都挺好,但只对太子哥哥一个人最好,我就放心把你当成好朋友了。”

“当初太子哥哥出征,你也离开了,我想,也许我也可以学着你的样子,给他带去欢笑,但我发现我做不到,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很紧张,很容易就变得不像自己。也是因为我年纪还小,就一直隐藏着心中对他的喜欢,想着也许这只是一时迷恋长大之后就不会这样了。没想到,我竟是个死心眼的,呵呵……”

“这些年你不在,我也很努力的靠近他,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对我一直保持距离,不远不近。他还是会对我笑,还是会关心我,但却从不逾越。我知道他不爱我,但我却越来越唉他了。想要得到他,走进他那冰封的心的欲念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我十五岁及姘之后,面对母后提出的婚姻之事,心里很是慌乱害怕,就跟母后开口说我要嫁给韩熙然。”

“母后当然不会轻易同意,韩熙然虽然在朝里声望很高,也是太子哥哥这边的能臣,但他年纪比我大太多,我才十五,他便三十了。这样的距离,母后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上官轻儿听到这里,眉头皱了皱,总觉得后面那些话会让自己很惊讶,也许,后面那些内容也是韩熙然之所以会答应了娶她,却时刻躲着她的原因。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傻事?”上官轻儿忍不住出声问道。

夏静曦脸一红,深呼吸,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的点头,“是啊,我真的很傻。因为母后不让我嫁给他,而是一直想着让我嫁给别人,我很抑郁,也很着急。我害怕我会来不及告诉他我的爱,就要嫁给别人了,我不甘心没表白就被拒绝。而母后那个时候,也开始给韩熙然说媒,一直想往他身边推女人,好阻止我嫁给他。”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我遇到了夏雨琳。”说到这里,夏静曦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愤怒,“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何要听夏雨琳的教唆,居然在跟他表白的时候,趁机在他的水里下了药……”

上官轻儿瞪大眼睛,实在无法想象,夏静曦这样懂规矩的人,为了爱情,居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但,虽然不赞同,她却是理解夏静曦的做法的。女人,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因为爱,总会犯傻。

“你跟他……”上官轻儿蹙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夏静曦摇摇头,“要是真的跟他成事了,也许他现在就算不待见我,也不会这么恨我。就是没成事,所以才让他觉得尴尬。那个时候,他喝了水,慢慢的有了异样,就想离开,我害怕他离开后会找别的女人,就赶紧抱着他,跟他表白。他似乎很惊讶,但却没有接受我。我听到他拒绝的话,心里很难受,所以……”

所以,夏静曦就趁机吻住了韩熙然,试图趁着韩熙然不清醒的时候,把生米煮成熟饭。她觉得,只要嫁给了韩熙然,一切就会好的,他一定可以接受自己的。

但,就在韩熙然一直反抗,夏静曦一直不肯松开,两人纠缠不已的时候,夏雨琳带着皇后过来了……

就算夏静曦告诉皇后说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不是韩熙然的错,跟韩熙然没关系,皇后还是迁怒与韩熙然,并警告韩熙然,不准打夏静曦的主意。夏静曦也因为这件事,被皇后禁足在宫里。

而这个时候,韩熙然为了辟谣,竟是被皇后和兆晋帝逼着,要成亲了。夏静曦听了之后,就开始绝食,差点活活饿死在宫里。好在发现的及时,被人给救了出来。

她哭着哀求兆晋帝和皇后,让她嫁给韩熙然,但皇后却一直不肯点头,夏静曦差点都要自杀了。最后,皇后拗不过夏静曦,也是心疼这唯一的女儿,只得点头,帮着夏静曦却求兆晋帝。

兆晋帝本是不同意的,但韩熙然也是一个人才,要是成为了自己的女婿,对自己的皇位也有帮助,所以就答应了。

这可就苦了韩熙然了,他本是一再拒绝的,无奈皇后和兆晋帝给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妥协。而且,那天他跟夏静曦虽然没有成事,但他们之间的事情,早已经在宫里流传开了,夏静曦的名誉被他毁了,他能不负责么?

就这样,夏静曦如愿嫁给了韩熙然

按是洞房之夜,韩熙然却没有碰她。

夏静曦一直安慰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只要她努力就一定能融化韩熙然的心,所以她嫁到韩府之后,一直很努力的在做好一个丞相夫人该做的事情。对韩熙然也是关怀备至,无微不至。

但韩熙然对她的态度却越发的冷淡,甚至不理不睬。

如此,一年之后,夏静曦就开始失去耐心了,她每日郁郁寡欢,不再讨好韩熙然,也不再提出其他的要求,两人就这么冷战了。

一直到现在,他们都美意圆房,在人前,他们相亲相爱,相敬如宾,人后,他们形同陌路,见了面比陌生人还要尴尬。

夏静曦不愿一直就这么下去,也曾几次给韩熙然下药,但每次都失败了,甚至好几次,她主动脱开衣服去他房间里,换来的却是他冷漠的拒绝。

一次次的拒绝,终于让夏静曦绝望,她一次次的问韩熙然,为何要这么对她,但对方从不给答案,这让夏静曦恐慌而又痛苦。

这些话,她从未跟任何人说过,第一次跟上官轻儿说起,脸色有些不自在,但说完之后,却感觉全身都舒服了。

累积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和忧愁,毫不保留的说出来,她觉得轻松了很多。

上官轻儿听完夏静曦的话,却是没偷紧皱,总觉得夏静曦跟韩熙然之间存在着某些问题。从刚刚夏静曦的话里,她似乎嗅到了什么阴谋。但一时间却是抓不住重点,所以就皱着眉思考着。

倒是夏静曦看到上官轻儿的表情,低着头,自嘲的笑了笑,“我是不是真的很惹人讨厌?他一定觉得我是很随便的女人,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吧?”

上官轻儿摇头,“不,九姐姐,你没有错,你只是太爱他了。”说完,她又问,“你可曾将你的心事告诉过别人?”

上官轻儿的表情很是认真,让夏静曦有些不知所措。

好一会,夏静曦才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者过去的点滴,道,“我跟母后都不曾说过这么仔细的。”

说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道,“夏雨琳!那天我喝多了,跟她说过这些事情。”

------题外话------

嗷呜,终于赐婚了,嘿嘿……

想知道左相大人为啥要抗拒九公主么?明天为您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