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男女通杀,连动物也秒杀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27章 男女通杀,连动物也秒杀 文 / 清溯

黄昏时刻,夕阳落尽,天地间一片灰蒙蒙的,眼看天就要全黑了。

上官轻儿快如闪电,风一般的冲向了那偷袭之人。

她本就是故意在那个时候吓那个黑衣人,目的就是想要逼那人说出背后的人是谁。

上官轻儿在砍下那人一只手臂的时候,就看到那人的肩膀上,没有老鹰的图案。加上这两队刺客不是同时出现的,可见,他们很可能是不同的人派来的。

很可能有一队是冲着韩熙然,一队是冲着她。

所以,她吓那黑衣人的原因,其一是让他供出背后之人,其二是假如有人不想他说出来,就必然会在这个时候动手,而只要那隐藏在暗处的人一动手,上官轻儿就可以追上去,将那人堵住。

但她显然没想到那人的轻功这么好,她已经很快了,却还是慢了一步。用尽全力,才勉强跟上那人的步伐。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突然转身,犀利的双眼,看向上官轻儿,随即,一记飞镖就对着上官轻儿射来。

上官轻儿跟的比较急,看到有飞镖,慌忙闪开。

但这一闪的功夫,那前面的人就已经风一般的消失了。

上官轻儿本还想再追上去,却突然被身后的人拉住了,“别追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上官轻儿方才转身,看到一身白衣匆匆赶来的夏瑾寒,有些不甘心的道,“那人很可能是幕后黑手。”

夏瑾寒点头,表示他知道,却是将还想冲出去的上官轻儿拉进了怀里,“放心吧,他逃不掉。”

上官轻儿抬眸,看着眼前这一脸淡漠的男人,突然觉得他好高深莫测。

不知为何,他一句话,就让她烦躁的心安静了下来,她点头,对他笑道,“为什么呢?”

夏瑾寒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他中了剧毒,就算逃走,也活不了多久。”

“你下的毒?”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夏瑾寒,实在不明白他什么时候下手的。

夏瑾寒似乎知道上官轻儿的疑问,落在上官轻儿腰间的手紧了紧,开口道,“嗯,他停下来对你发射飞镖的时候,我就将毒针发出去了。”

说着,他还有些得意的看着上官轻儿,“还是你在雾谷研制的剧毒,想看看效果么?”

“哎?”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他,激动的点头,“真的,那快走,我们去看看。”

只是,那人都走了,他们要去哪里看呢?上官轻儿突然有些愁了。

夏瑾寒却笑了笑,紧紧揽着她的腰,脚尖点地,就带着上官轻儿飞上了屋顶,一路施展轻功,快速的在屋顶上飞起来。

上官轻儿很喜欢这种感觉,靠在他怀里,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不用理,仿佛有他在,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白衣飞扬,依舞翩跹,两人在傍晚的屋顶上飞驰而过,如飞鸟一般,自由自在。

没一会,两人出了城,来到城郊的一座院子前,院子的门口,似乎还隐隐约约的有一滩血迹,显然,那逃走的黑衣人怕是就在里面。

上官轻儿用及其佩服的眼神看着夏瑾寒,“你是不是还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你怎么知道他会在这里?”

夏瑾寒淡然一笑,“我在药水里加了一点东西,它能闻到。”

它?

上官轻儿一愣,低头才发现,他们脚下的大树底下,居然还有一只通体黑色的猫咪。

“那不是黑小龙吗?怎么会在你这儿?”上官轻儿惊愕不已。

夏瑾寒低头,靠在她耳边,“你亲我,我就告诉你。”

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幼稚?上官轻儿咬着,不理他,挣开他就要跳下去找黑小龙,却被夏瑾寒再次抱紧。

只听他呵气如兰,温暖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香气,吐在了她的侧脸上,“它本就是我的,只是当时被我丢进了雾谷去陪你罢了。”

“啊?它不是黑龙之前养的母猫生的么?”上官轻儿疑惑了。

夏瑾寒点头,“嗯,它生下来之后,我就是它的主人了。”

好吧,上官轻儿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这小猫咪刚生下来不就,就被他给收买了吧?夏瑾寒这人别的不行,要收买人和动物收买的,还是很在行的,光是他一副好皮囊就足够吸引人了。

“你真是男女通杀,连动物也秒杀。”上官轻儿闷闷的说道。

“能秒杀你就够了。”夏瑾寒笑的很是狡诈。

就在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站在树枝上,准备去院子里找人的时候,地上的黑小龙突然跳起来,扑倒了夏瑾寒怀里,抓着他的衣服,亲热的在他身上蹭着。

夏瑾寒似乎有些不悦,每天微蹙,一向洁癖的他,伸手不着痕迹的将那黑猫弹开,“几日没放你出来,就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

“喵呜……”黑小龙一脸委屈的叫了一声,哀怨的看着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亲密的样子,灰溜溜的走开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你怎么教训它的呢?教教我,看它今后还敢不敢偷我东西吃。”

夏瑾寒笑了笑,靠在她耳边道,“今晚告诉你。”然后带着她一起,飞进了那院子,直接上了屋顶。

站在屋顶的中央,夏瑾寒动作迅速的打开了一块瓦片,就拉着上官轻儿一起看好戏了。

透过屋顶上那一个小小的缺口,上官轻儿清晰的看到了下面那一身黑衣的男人,跪在地上,嘴角溢出了鲜血,声音十分虚弱,“主人,属下办事不利……”

“哼,没用的东西!”那被叫做主人的男人,脸上带着一张面具,看起来十分狰狞。

只见他听了那跪在地上的男子的话,生气的一挥手,就将那男子打得飞了出去,原本就中了上官轻儿慢性剧毒的黑衣人,哪里是那面具男子的对手,飞出去之后,就倒在地上,大声的咳嗽起来。

看到那面具男,上官轻儿眉头紧皱,不由的想起了七年前,那个同样带着面具的男人,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就是当年那个,别以为他换了面具,她就不认识了。

还真是阴魂不散了这个人……

“来人,将那废物拖出去!”面具男冷冷的命令,看都没有再看一眼那倒在地上的男子。

要说,那男子要是没中毒,武功应该是不差的,没想到这般武功高深的人,那个该死的面具男却一点都不懂珍惜,莫非这里还有很多这样的高手?

那面具男闻言,立刻紧张的道,“主人,主人,属下,属下虽然没有试出上官轻儿是否会金蚕蛊,但却知道其他的……”

闻言,面具男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那人,“说!”

听到这话,上官轻儿不淡定了,下面那个混蛋,居然知道她金蚕蛊?虽然那黑衣男子说不确定,但显然是在怀疑了。

她这些年用金蚕蛊的次数屈指可数,会是谁透露了消息?

上官轻儿眉头深锁,心中有些忐忑。

那黑衣人伸手拭去嘴角的鲜红,跪在地上,声音恭敬,“属下方才一直在暗中观察上官轻儿,发现她这些年功力大增,如今就是属下怕也奈何不得她。”

“哦?进步倒是不小,呵呵……”面具男冷冷的一笑,冰冷的眼睛里写满了阴狠。“还有何发现?”

那黑衣人咬着牙,似乎在对生命做最后的挣扎,没有人想死,他也一样,“属下身上这毒,无色无味毒性独特,可谓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属下认为,这种剧毒若只有他们身上有,怕会是很危险的存在。”

闻言,面具男的脸色冷漠异常,黑色的长袍,轻轻浮动,手已经是紧握成拳头。

只见他用那十分邪恶的眼神看着那黑衣人,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是什么样的剧毒,连我的百花解毒丸都解不了?”

不知为何,那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听到这话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一双充血的眼睛,不安的看着他所谓的主人。

面具男则是冷冷的笑着,“既然你还想多活几天,那我就成全你。”

说罢,看着那黑衣男子略微欣喜的表情,面具男冷冷的挥手,“来人,将他带到地窖,交给吴师傅处置。就说他身上有独特的剧毒,让吴师傅好好研究。”

那黑衣男子闻言,脸色大变,一脸惊恐的摇头,“不,不要,主人……属下知错了,求主要不要……”

“拖下去!”那人求饶的话还没说完,面具男就冷冷加大了声音,冷冷的命令。

那黑衣男子当然不服,正要反抗,奈何他因为中毒,浑身无力,内力正在一点一滴的消耗,那种无力的感觉,让他陷入了绝望。

“主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放开我!”似乎是惊恐过度了,那黑衣人挣不开身边押着他的人的束缚,便开始怒骂起来。

也难怪,这些年,他为这个男人做了这么多,结果却换来对方一句拖下去!任是谁都难以忍受。

但面具男却不为所动,犀利的双眸,阴毒无比,只被看了一眼,那黑衣男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上官轻儿趴在屋顶上,听着里面的对话,才明白这该死的面具男,居然还弄了地下室搞研究?敢情那所谓的吴师傅,就是这里搞研究的人了。

哼,那剧毒的成分可不是谁都能研究出来的,没有雾谷圣殿里面祖师爷的那一滴血,就算研究出了剧毒里面的其他成分也没用,因为毒性完全不一样。

不过,上官轻儿倒是对那地窖有些好奇。

夏瑾寒没有往下面看,却像是亲眼看到了一般,甚至连上官轻儿内心的想法都看透了。

只见他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着,抱着上官轻儿迅速的离开了屋顶。

因为两人的武功都极高,掩饰的很好,即便下面那面具男的武功不弱,却也没有发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存在。

两人一路出来,离开了那别院,上官轻儿终于不满的抗议,“我想去地窖看看。”

“现在还不是时候。”夏瑾寒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杀气。

上官轻儿蹙眉,问,“为何?”

他无奈的叹口气,道,“我们被包围了。”

啊?包围了?他怎么不知道?

许是因为刚刚顾着看那些人对话,上官轻儿都是屏住呼吸,收敛气息的,因为又夏瑾寒在,她也不需要太过警惕,居然没能发现那些人的存在。

如今,她动了动手指,感受着周围气息的变化,果然发现他们的四周,都有人在靠近,而且那些人的武功,绝对不比刚刚被面具男拖下去的那个男人弱。

这个该死的面具男倒是有些本事,身边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当真是小看他了。

上官轻儿眯着眼睛,目光冰冷。跟夏瑾寒并肩站在一起,嘴角带着一抹纯洁的笑,“也罢,他们来了,刚好可以让我试试身手。”

夏瑾寒只是冷眼看着周围,笑道,“也罢,这些年,我也没有好好试过身手了。”

上官轻儿欢快的笑着,像是天真无邪的孩子一般,“你说我们两个人,要多久才能将他们解决呢?”

夏瑾寒的视线在周围扫了一遍,语气冰冷,“一炷香的时间。”

上官轻儿表示同意,“嗯,我也觉得差不多了。”说着,她舒活了一下胫骨,道,“我说,你们这些人藏在周围不累么?再不出来,姑奶奶我可就要走了。”

听到上官轻儿狂妄的话,周围的黑衣人纷纷冲了出来,一下子就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包围。

上官轻儿满意的笑着,“不错,还是挺听话的,动手吧。”她现在还饿着肚子呢,真心不想跟这些人耗。

“上!”黑衣人显然是很不满上官轻儿的狂妄,当即就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屋里那带着面具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跳了出来,站在了屋顶上,冷眼看着那被黑衣人包围的上官轻儿和夏瑾寒。

上官轻儿手中的软剑出鞘,灌注了内力的软剑,剑锋笔直,光芒四射。

看着那些冲上来的人,她笑道,“一共十个人,一人五个。”

夏瑾寒嘴角勾起,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么快了。”说罢,他已经拿着玉扇,身子腾空,跟那些人打起来了。

上官轻儿也不怠慢,挥舞着手中的剑,立刻迎上了那些黑衣人,黑衣人的武功不弱,而且是五个对上官轻儿一个,要是别人,怕是还没开始打,就要被那些人身上的杀气吓的腿软了。

上官轻儿脸上却带着兴奋的笑容,丝毫不畏惧的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她的动作敏捷,手脚麻利,举手抬足之间,无处不散发着凌厉的杀气,体内强悍的内力,对上那些高手的剑,丝毫不示弱。

夏瑾寒手中的玉扇,随意的挥舞着,带起了一阵强劲的风,那些冲上来的黑衣人,对上他那强大的内力,纷纷被逼退了好几步,几乎是寸步难行。

这两人身上的内力,强大而又古怪,让黑衣人们无不脸色苍白,面无血色。

上官轻儿心里明白,面具男估计是不知道从哪里了解到她会金蚕蛊的消息,想要试探一下虚实吧?

可惜,她可不是除了金蚕蛊就什么都不会的,这些年,她的武功也不是白练的,师父的武功本就独特,加上她在雾谷学的那些,这些人想要对付她,怕是没这么容易。

不远处的屋顶上,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冷眼看着正在奋战的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眼底满是寒意。

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上官轻儿长大之后,居然厉害了这么多,看来,他还是小看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了。

不过,今天他们两既然来了这里,想要离开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夏瑾寒很快就解决了三个黑衣人,三个全都是被他的玉扇发出的凌厉杀气,一举击杀的。

看到夏瑾寒这么快就解决了他们三个同伴,剩下的两个黑衣人顿时有些慌了。但看到上官轻儿正吃力的应付那五个人,他们又自信了一些。

就像主人说的,他们不需要打败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只要能逼得上官轻儿走投无路,使出绝招,便算是完成任务了。所以,他们两个现在只需要好好的拖住夏瑾寒,不让他去帮助上官轻儿,想必就没事了。

夏瑾寒当然知道那两个黑衣人的想法,但他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故意慢悠悠的跟那两个黑衣人耗着。

上官轻儿一个对五个,而且五个都是高手,肯定有些吃力。

她之前都是在苦练,却极少真正的跟人打架,即便有一身好功夫,跟这些高手打起来,还是慢慢的落了下风。

不过,就算落了下风,她也丝毫没有退缩,相反,面对着五个高手,她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妖娆的笑容,清澈的大眼睛里,纯洁一片,似乎只要看着她的双眸,就会情不自禁的陷进去。

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她笑着的时候,可爱的表情,叫人完全下不了手。

对方下不了手,她可不会手软,手中的软剑,带着寒气,没一会就伤了其中的两个人。

疼痛让那两个黑衣人清醒了过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似乎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伤到的。

上官轻儿无视那两人的呆愣,手起剑落,那两人只觉得脖子一凉,身子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至此,其余的三个人才清醒过来,惊恐的看着上官轻儿,问,“妖女,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噗……你们可是三个大男人对我一个弱女子,你说,我能对你做什么呢?”上官轻儿故意将话说的很暧昧,嘴角还带着一抹嘲讽的笑,让那三个黑衣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莫非,你们都喜欢被人做点什么吗?”上官轻儿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

为首的黑衣人脸色难看,咬牙道,“一派胡言,兄弟们,给我杀。”

“是!”那两个立刻大声的附和,再次冲上去跟上官轻儿厮杀。

少了两个人,上官轻儿打起来可就轻松多了,她轻巧的躲开这三个人的攻击,却并不反击,而是出言嘲讽,“啧啧,这是恼羞成怒了么?其实吧,你们那狗屁主人一直带着面具,想必不是见不得人的丑八怪,就是绝世美男子。这样的人,怕是不会喜欢女人,会对你们做些什么,也是正常的,我能理解。”

好好的,怎么扯到他们主人身上去了

听到上官轻儿的胡扯,别说是那三个黑衣人,就是在一边看着的面具男和不远处的夏瑾寒都嘴角猛抽起来。

她这话会不会太以偏概全了?他难道不是美男子?不,估计她不当她自己是女人吧!瞧她现在这样子,哪里有女孩子该有的端庄呢?夏瑾寒挑眉,随手将一个试图偷袭他的黑衣人踢倒在地,对上官轻儿道,“宝贝,我可不喜欢男人。”

上官轻儿笑的更艳了,“你当然不喜欢男人,因为你早早就被我收了嘛……”说着,她还一脸骄傲的样子,继续道,“你该感谢我啊,亲爱的,要不是我早早把你给收了,你现在怕也是会跟那个见不得人的面具男一样,看不上女人,就跟一群下属搞在一起了。可真是可惜了啊”

“噗……”听到上官轻儿的话,不远处那一身黑衣的面具男人差点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这死丫头,活得不耐烦了吗?

上官轻儿才懒得理会别人的想法,继续一边跟那三个黑衣人周旋,一边笑道,“不过我觉得,亲爱的你是太美了而容易看不上女人,但那戴面具的,十之八九是太难看了,整天带着面具,都不敢用真面目见人,能好到哪里去?”

夏瑾寒无奈的笑着,随手解决了那两个黑衣人,对上官轻儿道,“饿不饿?”

上官轻儿早就饿了,韩熙然点的那一桌子饭菜还在酒楼里放着呢,想起那美味佳肴,她简直恨不得立刻飞回去,当下哀怨的回答,“饿,我都快饿死了。”

看到夏瑾寒随手就解决了那两个人,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我说你怎么速度变得这么慢了,敢情你是故意拖着的?”

夏瑾寒笑,轻轻一跃,来到上官轻儿身边,“若不然,你怎么能有表现的机会?”

好吧……

上官轻儿闷闷的盯了他一眼,“那还不快帮我把这几个人解决掉?我想回家吃饭。”

“好,回家吃饭。”夏瑾寒心中一暖,淡淡的笑着,那个家字,让他瞬间感到了无限的温馨,恨不得立刻回去。

有了夏瑾寒的加入,那剩下的三个人,完全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接二连三的倒下了。

眼看,最后一个人就要被夏瑾寒解决掉了,上官轻儿却拦住了他,笑道,“这个不能死,留着。”

夏瑾寒微微一愣,这才发现,他们周围的阵法,居然跟那黑衣人有关。

他早就留意到这些黑衣人冲出来的时候,脚步就已经形成了一个五芒星阵,将他们困在了里面,但他以为将这些人杀掉,阵法就会不攻自破,不想居然还别有玄机。

他只知道这里摆了阵,却一直没参透阵法的关键,上官轻儿却一眼就看透了,当真叫夏瑾寒惊讶和欣喜。

幸好上官轻儿及时阻止,不然,那人要是死了,这阵法怕也就要被封死,他们要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夏瑾寒赞许的看着上官轻儿,突然觉得,这丫头真的长大了,尤其是在雾谷这些年,她学会了很多,面对事情的时候,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么莽撞。夏瑾寒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时,也觉得有些愧疚。

若跟别家的千金小姐那样,她哪里需要吃这么多苦头呢?

这些年,是他没照顾好她,若是他够强大,她哪里需要变得这么坚强?

当然,他心里其实明白,不管他是否强大,她都会坚强,这就是她,与别人不一样的她。

上官轻儿拦住了夏瑾寒的动作之后,立刻急飞身而起,纤细的手指弹出一粒石子,打在了那人握剑要自刎的手上。

夏瑾寒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到那人身边,点了那人的穴道,将他制住。

“想自杀?怕是没这么容易。”上官轻儿笑着,清澈的双眸,妖娆的笑容,叫人心生迷恋。

她看向了不远处的屋顶,懒懒的道,“我后所,面具男你看够了么?看够是不是该亲自下来了?你的手下真心不咋的,我们不用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不行了。”

屋顶上的男人闻言,正准备下去,但想起了什么,却是止住的步伐,冷笑道,“有本事你们先从那阵法里出来再说。”

啧啧,当她出不去么?

上官轻儿无奈的耸耸肩,手中的长剑“扑哧”一声刺进了夏瑾寒抓住的那个黑衣人的胸口,再出来的时候,上官轻儿手中的剑已经染上了鲜红,尤其是尖端的地方,鲜红异常。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然后看似随意的将手中带着鲜血的长剑刺向了不远处的一个角落,正是方才这最后一个黑衣人出来的方向。

长剑直直的刺进了土里,入地三分,可见上官轻儿方才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随着她那长剑的刺出,这阵法也闪出了一道浅浅的光,然后扑闪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上官轻儿拍拍手,正准备转身对身后的夏瑾寒说说话,却感觉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对着自己刺来。

上官轻儿心底一惊,才明白那该死的面具男不进来,就是为了在她破阵的时候,在她背后放冷箭?

好样的,你当本小姐是蠢的么?

上官轻儿冷笑,袖子一挥,正要挡下那利剑,却见夏瑾寒的手一用力,那原本被他抓住的黑衣人就就被他推了出去,挡在了上官轻儿的面前。

“扑哧”的又是一声,那黑衣人挡在上官轻儿的身后,被那锋利的长剑刺穿了身体,随即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阵法已破,就算把那黑衣人杀了,也不会对上官轻儿等人造成影响。

夏瑾寒飞身来到上官轻儿身边,有些紧张的检查着她的身子,“没事吧?”

上官轻儿摇头,笑道,“能有什么事呢?倒是有些人,怕是得有事了。”说着,上官轻儿突然就按动了手中的袖箭,袖箭带着强劲的风,就飞向不远处屋顶上的那个男人。

按理说,他们的距离太远,袖箭的射程完全不够。但这袖箭可是球叔改造过的,世上独一无二,射程自然也比普通的远很多。

面具男也没想到上官轻儿会在这个时候射箭,更想不到这样的距离,那利箭居然还能射过来,当下一惊,慌忙闪开,用手中的长剑挡下。

本以为上官轻儿还会继续来找他算账,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上官轻儿已经被夏瑾寒横抱起。

她懒懒的靠在夏瑾寒怀里,砸吧砸吧小嘴,道,“亲爱的,我饿了,咱们回去吧。”

“嗯。”夏瑾寒点头,不再多说,抱着上官轻儿就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天色已经全黑了,清冷的月光洒下,那一座孤零零的院子前,躺了一地黑色的尸体,那些人身上的血,慢慢的流出,很快就染红了这一片天地。

屋顶上的面具男却是愣住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都已经解决了他的手下,却在这个时候,放过他,就这么走了?可能么?

答案是,不可能……

因为,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上官轻儿有些稚嫩慵懒的声音,“真浪费了我的涂在袖箭上的红叶粉,唉,要不然也许可以正的毁了那张面具下的脸。”

“面具下的脸本就被毁了,又何须你动手。”夏瑾寒淡漠的回答。

听到这,面具男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沾上了不少红色的粉末,那些粉末快速的渗透,不,不是渗透,而是腐蚀他身上的衣服,手背因为握剑挡下了上官轻儿射来的袖箭,也沾了不少红色的粉末在上面,此刻,手背已经传来了一阵灼痛。

他慌忙收回自己的手,发现那些红色的药粉遇到了他的皮肤,正疯狂的渗透,不一会儿,就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个个深红色的原点。

面具男一惊,慌忙将外套脱下,接着又拿了干净的手帕,去擦手背。

但手背上那些红色的粉末却像是有生命的一般,已经渗进了他的皮肤,以肉眼可以看得到的速度,在他的身体里消散开来。

“该死!”男人低咒医生,慌忙点了身上几处穴道,又拿出一粒药丸吃下,但那红色的小点还是没有消失,反而在他的皮肤下慢慢散开,直到看不见……

除了手背上被药粉沾上的地方有些灼热之外,他没感觉道其他的不适,但那红色的药粉,扩散的这么快,要是不好好处理,怕是会渗进心脉,到时候,他可能就真的没救了。

想到这里,男人慌忙转身跑进了院子里,一把打开了院子里的机关,快步的冲进了地窖。

男人刚离开,夏瑾寒就抱着上官轻儿出现在了不远处,看着男人着急的样子,上官轻儿嘴角带着狡黠的笑,像只狐狸似得,“啧啧,这人肯定不是夏瑾煜,这么点东西就吓怕了……”

夏瑾寒眉头紧皱,也觉得有些奇怪,“这里是夏瑾煜的别院。”

“可是夏瑾煜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慌张了?”上官轻儿眉头深锁。

夏瑾寒也有些不解,“确实。不过,就算不是夏瑾煜,也是他的人。”

上官轻儿认同的点头,“这个倒是,不管他是谁,只要他半个月内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能一眼找到他。”上官轻儿自信的笑着。

夏瑾寒轻笑,“想不到你们祖师爷的血,用处这么大。”

不过是渗透了一小滴血的普通药粉,效果居然这么强烈,可见,那滴血的效果是多么的惊人。

上官轻儿摸了摸下巴,道,“可不是,要是那人还活着就好了,我一定把他身上的血都放出来,届时我必然无敌了。哈哈哈……”

夏瑾寒嘴角抽了抽,抱着她离开了那院子,道,“他活着你以为你能好过?”

“为什么不能?那老东西又不认识我。都死了差不多一千年了,还躺在那里要死不活的,又不能一次性取太多他的血,否则尸体会腐化了,真是可惜了。”上官轻儿紧紧抱着夏瑾寒,有些遗憾的道,“你说,我要是下次回去,一次性将他身体里的血都放出来,再让他的尸体腐烂掉,会不会被雾谷的人追杀一辈子啊?”

夏瑾寒很认真的点头,“我怕不止是雾谷的人要追杀你,那祖师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丫头还能再雷一点么?把祖师爷的血全放出来?那血就算再好用,也不是这样用的啊。

再说了,那尸体可是雾谷千百年来的骄傲,她是毁了祖师爷的肉身,必然会成为雾谷的敌人,到时候,怕是有她受的了。

“我爱不相信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有什么鬼魂呢,祖师爷都死了上千年了,就算有鬼魂,也早该去投胎了,如何还能来找我算账?”上官轻儿毫不在乎的说着。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在道路上狂奔,很快就飞回了城门,直接来到了那家酒楼里。

酒楼里,梨花和青然以及韩熙然都在那里,看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回来,韩熙然的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平静下来,有些担心的来到上官轻儿跟前,“轻儿,你没事吧?”

上官轻儿没忽略韩熙然的表情,只是有些疑惑,韩熙然为何会这般看着自己,听到他的话,她从夏瑾寒身上跳下来,笑道,“没事,我跟太子联手,那些人不是对手。”

说罢,看着那似乎又热了一遍,才刚端上来,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激动的在椅子上坐下,道,“哎呀,好香,熙哥哥你果然大方,真点了这么一桌子菜,哈哈,也不枉我这么卖力的帮你了。”

说着,上官轻儿已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瑾寒则是慢条斯理的走进来,对韩熙然点点头,随即坐在了上官轻儿身边。

韩熙然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上官轻儿会这般的贪吃,而且一点都不拘小节,当真是跟梨花说的那样,“小郡主跟殿下一定会回来酒楼的,因为小郡主还没把敲诈你的那一桌饭菜吃完。”

韩熙然一开始还不相信上官轻儿会为了一桌饭菜,而且是敲诈来的饭菜,回太子府而是来酒楼里,如今亲眼所见,才不得不信。

在看上官轻儿那贪吃的样子,韩熙然无奈的摇摇头,当真还是跟个孩子一样,可爱有迷糊,叫人心疼,惹人爱怜。

看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回来了,韩熙然也就放心了,询问了一下他们方才追出去的情况之后,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就急急忙忙的离开酒楼回了左相府。

他早就该回去的,夏静曦一定还在等他,他早就迫不及待了,但是因为方才遇刺,他担心上官轻儿的安慰,就坚持留在这里等上官轻儿回来。如今看到上官轻儿安然回来,他也可以安心离开了。

看着韩熙然的背影,上官轻儿咽下嘴里的肉,道,“熙哥哥,今晚的那些此刻,应该是不同的人派来的,你只要查清楚刺杀你的那些人是谁就好了,其他的我会处理。”

上官轻儿这么说,显然是知道什么了,韩熙然也不多说,点头,“好,今日,多谢了。”

“哈哈,客气了,快回去吧,别让九姐姐久等了。”上官轻儿说着,大口的吃了一个烤鸭腿,美滋滋的品尝起来。

韩熙然咧嘴一笑,感激的看着上官轻儿,然后转身,大步走开了。

……

雾谷,圣殿最里面。

“咯……”高台上,那口漂亮的冰棺突然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声音。在这弥漫着浓烈寒气的密室里,那声音显得异常刺耳,说不出的惊悚。

随着那一声的声音,冰棺里面突然伸出了一只苍白而又修长的手,手腕上还有干了的鲜红血液粘着,与他苍白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雪白,血红,气氛诡异无比。

------题外话------

嗯哼,祖师爷要诈尸了……哇卡卡卡……

妞们,妞们的票子在哪里?求评价票啊……狠狠砸过来吧,╭(╯3╰)╮

祖师爷:灭哈哈哈,睡了千年,老子终于要复活了。美妞们,快到宇宙第一帅的祖师爷怀里来……(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