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复活,公主请自重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29章 复活,公主请自重

雾谷。

圣殿的最里面,气氛十分诡异。

那冒着寒气的冰棺被一只苍白修长的大手从里面推开,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音。

没一会,冰棺里就有一个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坐了起来。他双眼通红,空洞的看着正前方,白皙俊美,线条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一头及膝的银色长发,柔顺的披散在他的身后,远远看去,就像是金蚕蛊发射出的那些银丝一般闪亮。

他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白色的长袍,与他头上那银白色的发丝一样刺眼。他的面部线条刚毅,五官精美,犹如刀刻一般。他紧抿的双唇苍白着,双眼通红,看起来有些吓人。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帅气逼人的男人。

他浑身带着寒气,脸上没有表情,却不难看出他的俊美。

这种美,不同于夏瑾寒的冰冷,不同于韩熙然的温润,不同于冷天睿的冷酷,也不同于非影的淡漠,他全身都带着霸气,宛如天生王者一般,高高在上,叫人只能瞻仰。

许是因为他已经沉睡了千年的缘故,他给人一种生人勿近、拒人千里的感觉,叫人不敢靠近他,甚至不敢直视他双眼。

只见他通红的双眼转了转,抬起那修长的手臂,空洞的双眼,呆呆的看着他手腕上那一个血迹干了的细小伤口。

耳边,似乎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响起。

“祖师爷,晚辈已经取够了血了,您安歇吧。今后不会再来打扰您了。”欢快的声音……

“喂,你别吓我啊。”惊恐的声音……

“祖师爷,不带您这么吓人的,快睡吧,我多抽您一点血,今后就可以少来这打扰您一次,您该高兴才是。”讨好的声音……

以及最后那一句自我安慰的,“哪来的鬼啊?上官轻儿,你又在自己吓自己了。”

这些声音,清晰的在他的脑海里回响着,仿佛在他记忆中存留了很久一般。那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在呼唤他醒来一般。

所以,他醒来了。

“上官轻儿?”他张嘴,吐出了一个干涩沙哑,像是从地底下传出来一般的苍老的声音。

那声音,在这冰冷的,飘荡着一股防腐剂的气息的冰窖里,显得十分惊悚,若是有人听到,怕是会毛骨悚然。

他从冰棺里起来,一身白衣带动一头及膝的长发,轻轻的拂动,将他衬得越发的魅力四射,不可方物。

他抬脚走出冰棺,泛红的目光,在这密室里扫了一眼,然后抬脚,顺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大门是紧闭着的,是十分沉重的石门,不开启机关,根本无法打开。

而他却像是对这里很熟悉的一般,随手打开了那出入口的开关,仿佛这些年他不是躺在这里,而是生活在这里的一般。

第一扇门打开,前面又是一扇石门,这设计是为了以防一扇门打开,让外面的空气跑进了冰窖,两扇门的设计则可以先后打开,隔绝空气。

只见他轻轻的一挥手,第一扇门关上,没一会,第二扇门打开,他也顺利的从冰窖里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白衣飘飘,一头白发飞扬的高大男人,严守在第二扇大门外面的四个黑衣护卫,立刻浑身僵硬,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人,表情十分惊悚。

但,那高大的白衣男子,却没有给他们惊愕的时间,一挥手,一股强大的气流侵袭而去,那四个武功高强的护卫,顿时就被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四个护卫看着那人,彻底傻掉了,这,这人不就是躺在里面沉睡了千年的,他们雾谷的祖师爷吗?他,他不是死了几千年了?怎么会……

他们四个镇守这里也有十多年了,这圣殿内部的镇守人员,都是经过雾谷严格挑选出来的,个个武功高强,实力强悍,尤其是这最里层的护卫,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这十多年来,他们从未进去过那两扇门,也不曾看见过里面躺着的人。

但这个地方,人只能从外面进来,谁能从里面出来?

再看眼前这人的俊美无双,却浑身都没有生气,死气沉沉的样子,与传说中那沉睡的祖师爷完全符合。再者,能从里面出来的人,除了祖师爷,还能有谁?

四人看着眼前的男子,虽然身子动弹不得,头脑却还是能转的。

他们雾谷的人都知道一个传说,那就是,身带金蚕蛊死去的祖师爷,一直用特殊的药水浸泡,躺在圣殿的最里面,还说,祖师爷的灵魂不灭,将来只要天时地利人和,便会从圣殿中醒来,继续他生前未完成的千秋大业。

当然,这些年来,这样的传说虽然一直在雾谷流传,大家也一直都对此深信不疑,却谁也不知道祖师爷何时会醒来,更没有人见他真的醒来过。

他已经沉睡了千年,或许还会再沉睡千年也不一定。

没想到,如今他竟是醒了……

死人面如死灰,面色苍白,但心底却带着一抹兴奋。

雾谷的人没有别的,就是忠诚,而且一直信奉他们的祖先,如今祖师爷醒了,他们会激动也是必然。若不是眼前这一幕太诡异吓人,把他们给吓着了,他们估计会激动的跪下去大喊祖师爷万岁。

一身白衣,白发飘扬的祖师爷大人不曾看那四个护卫一眼,冷漠的吐出一句,“上官轻儿,在哪!”

为首的一个护卫,看着这从冰窖里跑出来的男人,浑身血液逆流,差点双眼一闭,晕死过去。但,他镇守这里多年,也并非胆小之辈,很快就冷静下来,张嘴道,“谷主大人已经离开雾谷。”

“何处!”他继续问。那声音,苍老干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干涸的沙漠或是枯死的老树,让人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是夏国京城。”那护卫壮着胆子回答,内心激动着。

高大的白衣男子,在遇到外边的空气之后,双眼已经不再通红,只是脸上还是没有表情,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点头,道,“带本座去找她。”

找她?

那护卫彻底傻掉了,这祖师爷醒来,不是要为雾谷未来的事业奋斗的吗?为何一出来就去找现任谷主?莫非,莫非是知道了现任谷主做的不好?这是要去找她算账么?

现任谷主大人,可是他们见过最厉害的谷主了,比慕容莲做代理的时候还要叫人崇拜,按理说,祖师爷醒来了,也不该去找现任谷主算账才是啊?

护卫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白衣男子却是没有什么耐性,一挥手,解开了护卫们身上的束缚,带头走出了圣殿。

一路出去,外面的护卫无不被那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吓得脸色苍白,再看跟在他身后那四个守在最里层的护卫,很快就明白了什么。

但那人身上的霸气太强大,直接将所有护卫都吓呆了,一个个的愣在那里,免得苍白,浑身僵硬,不知所措。

祖师爷大人直接无视了那些人,大步走出圣殿。

圣殿的外面,此刻已经围了不少人。

这些人包括雾谷的是四大长老,以及不知何故还没离开的师父。

看到那一身白衣的男人从里面出来,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大长老捋了捋胡子,一脸笑意的迎上去,恭敬的对那人躬身,“弟子拜见祖师爷。”

“拜见祖师爷。”大长老身后的那些长老们也纷纷跪下。

祖师爷淡漠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些人,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大长老恭敬的低着头,声音带着一丝难以控制的激动,“弟子乃现雾谷长老院大长老,得知祖师爷今日将会出关,故在此等候,弟子已给祖师爷安排好休息的房间,不知祖师爷可要先去梳洗休息一番?”

祖师爷大人一双恢复了清明的琥珀色眸子带着凌厉的光芒,声音沙哑,语气冰冷,“不必,本座要去找上官轻儿。”

找上官轻儿?他怎么知道上官轻儿这个人?一出来就要找她,是为何?

不仅是这些长老们,就是能未卜先知的师父都被吓到了。

师父微微蹙眉,客气的问,“不知雾谷祖师爷找吾弟子所谓何事?”

听到师父的话,祖师爷瞥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呆愣的回答,“为何?”

他好看的眉头微皱,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沉睡千年,完全不能适应现在这个环境,对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也是一无所知,听到师父的话,他表示很不解。

“前些日子,知道她来找过本座。”因为印象里只有这么一个名字,他醒来就本能的想着去找她了,并未想过为何要去找。

这回答倒是让在场的人纷纷汗颜了。

大长老抹了一把汗,干笑着道,“祖师爷您沉睡千年,如今醒来,怕是不能立刻适应外面的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不若先行留在谷中好生休息一段时日,让弟子为您讲解这世上的情形,再出去寻谷主可好?”

祖师爷眨了眨眼睛,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便点头,“好。”

师父也捋了捋胡子,目光幽深的看着这个沉睡千年却突然醒来的人,他算不透他的命,因为这祖师爷本不该醒来,就如上官轻儿一样。

但他肯定,这个男人的出现,必然会让上官轻儿的人生,产生巨大的变化。

只希望,那变化是好的,而不是坏的……

师父叹息,看着眼前浑身都是防腐剂的味道的高大男人,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

夏国太子府。

天气一天天变得炎热,夏日将近,大地万物复苏,一片生机勃勃。太子府内的树木花草也郁郁葱葱的,一片绿意盎然。

上官轻儿早早的起身之后,让流花给她梳洗一番,换上一身白色的男装,便打算出去看看她的清寒斋。

她这一走就是七年,清寒斋的人怕是都要不认识她了,虽然有夏瑾轩和二师兄以及流花等人打理,她还是想去看看。

这些年,她做了这么久的撒手掌柜,如今去看看还是必须的。

回到京城已经半个多月了,这些日子,因为赐婚的事情,她也每天都忙着进宫陪太后,陪皇后,压根没有时间出来。

当年上官轻儿救了皇后之后,皇后就已经对她改观,虽然听到夏瑾寒说要娶她,皇后很是惊讶,有些难以接受。但这些年皇后也看透了,若是夏瑾寒不愿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娶妻的。既然他喜欢上官轻儿,并坚持非上官轻儿不娶,她还能说什么呢?

如今上官轻儿也是已经长大,又长得十分水灵动人,皇后看着也是挺喜欢的。若是上官轻儿的背景好些,她绝对是不会有一丝犹豫就点头的。

也就是因为上官轻儿虽然早早被封了郡主,却到底是个没有靠山的人,这些年又一直不在京城,所以皇后为了让上官轻儿尽快跟京城的名媛贵族们混熟,可谓是煞费苦心,整日里就安排一些宴会什么的,邀请上官轻儿和那些名媛贵族们参加,以拓宽上官轻儿的交际。

上官轻儿本是对这些活动感到很纳闷的,这些贵族女子的心眼一个比一个小,个个都不好对付,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不是讨论那个人的是非,就是议论这个人的绯闻,必要时候还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番,实在没啥意思。

但要嫁的人偏偏是夏瑾寒,夏瑾寒可是夏国的太子,将来的皇帝,她作为未来的准太子妃,如何能不跟那些贵族们亲近,相互了解一番呢?

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上官轻儿是深有体会的,皇后又是一番苦心,她哪里拒绝的了?

所以,她过去那半个月,都在宴会和各种请安中度过了。

今日难得宫里有些事情,皇后没时间招待她,让她在府上好好休息,她自然要出去溜达溜达。

坐着马车出了太子府,上官轻儿懒洋洋的靠在马车上,不时的掀开帘子看外面热闹的街市。回京这么久,出了上次去左相府出来的时候,到街上吃了一顿饭,她都没出来过,如今那兴奋的样子,简直就跟被放出笼子的小鸟一般。

一路来到了清寒斋门口,马车停下,外面传来了青然爽朗的声音,“郡主,清寒斋到了。”

上官轻儿点头,纤纤素手挑开了帘子,从马车里慢慢走出来。

清寒斋的门口,有不少人在围观着,里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官轻儿从马车里出来,青然和梨花已经上前,在人群中给上官轻儿让开一条路。

上官轻儿一身白色长袍,腰间束着玉带,玉带上佩着一枚通体晶莹剔透的玉佩。只见她手执折扇,纤瘦的身子,给人一种娇弱感,但她的身高又比普通的女子高上一些,再有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人们俨然看到了一个俊美无双的翩翩公子。

她步伐缓慢、沉稳,一步步的从外面往里走,门外看热闹的人们,目光紧紧的跟在她的身上,一个个都惊呆了。

尤其,这清寒斋周围的多数都是女子,看到这般年轻俊美的俏公子,不少人都露出了惊艳,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

上官轻儿无视那些女子们的目光,径自走进了清寒斋。

才进门,就听里面传来了一个暴躁的声音,“老娘说了,这东西卖谁也不卖你,请回吧。”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上官轻儿眉头微蹙,抬脚走进了大门。

刚进来,另一个同样狂傲的声音响起,“呵,你说不卖?本郡主就偏要买,本郡主又不是不给你钱,你凭什么不卖?”

这个声音,更熟悉……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个夏雨琳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她?

幸好她今天出来的时候,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特地给自己化了妆,粗粗的眉毛,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子,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有神。她依然很美,但经过化妆,她眉宇间没有了最初的娇气,倒是多了几分英气,看起来,男女莫辨,穿上男装,就能叫万千女子为她尖叫。

“老娘就是看你不顺眼,凭什么卖你?”另一个女子大声反驳。

“你可知本郡主是谁?就是你们老板也不敢这么跟本郡主说话,你算老几?”

“我们老板才不屑跟你这种没素质的人说话,再不走,就别怪老娘把你轰出去了。”

听到这两人的声音,上官轻儿顿时觉得有趣了,这夏雨琳一直嚣张跋扈,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跟夏雨琳叫唤?

上官轻儿站在门口,打算先看看好戏,晚些再进去。

熟料这个时候,里面一直低着头的妇人抬起头,看向了上官轻儿,并认出了她。

“公子?”

一声震惊无比的声音,打破了清寒斋里严肃的气氛。

上官轻儿抬眸,看到了前面衣着得体,大方端庄的妇人,不就是当年给她看店的刘婶子么?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婶子还能认出自己,上官轻儿摸了鼻子,没有办法继续看好戏,只好上前。

她摇着手中的折扇,慢慢的走进来,嘴角带着一抹优雅的笑,“刘婶子竟还记得我,哈哈,不愧是我清寒斋的好掌柜。”

听到上官轻儿略微低沉,却十分爽朗的声音,刘婶子的眼眶顿时就湿润了。她急急忙忙的上前,不敢相信的看着上官轻儿,捂着嘴,哭着笑,“公子,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

上官轻儿点头,拍了拍刘婶子的肩膀,笑道,“是我,刘婶子,这些年我不在,倒是辛苦你们了。”

刘婶子摇头,一脸激动的道,“不辛苦,不辛苦,能在清寒斋做事,是我的福分和荣幸,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上官轻儿看到刘婶子激动的样子,也不由的有些动容,这些人当初她开始创业的时候就在这里帮她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她始终没有离开这里,兢兢业业的将清寒斋打理的妥妥帖帖的,当真是让上官轻儿感动。

她这些年人不在京城,但京城里大多数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尤其是清寒斋发生的事情,她可谓是了如指掌。

“公子……”

“公子……”

看到上官轻儿回来,贞子和芊芊都从里面跑了出来,甚至顾不得她们身边的客人。

看到那两人,上官轻儿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道,“哎哟,贞子和芊芊如今可是越发的成熟美丽了,许久不见,叫我好生想念。”

说着,就有些流氓的上前,在她们脸上都捏了一把。

顿时,两个丫头都低着头,笑着娇嗔,“公子,你怎么还是跟从前一样呢。”

“就喜欢欺负我们。”

看到他们害羞的样子,上官轻儿哈哈大笑,“哈哈……我这不是太久没有回来了么,就这么捏一下你们就不愿意了?莫不是有了意中人,打算嫁出去了?”

芊芊和贞子如今都已经年近二十,早就到了出阁的年龄。上官轻儿当然知道她们都有了意中人的事情,但不明白的是为何她们一直没有嫁人。莫非真的跟二师兄信中所言,是在等她回来做主?

两人的脸都一红,跺跺脚,“公子,你一回来就欺负我们姐妹两个,不理你了。”说着,芊芊就低着头离开了。

贞子则是淡漠一下,却也面红耳赤,哀怨的道,“这么久不见,公子你真是越发的会欺负人了。”

上官轻儿笑着,“哈哈,本公子那是喜欢你们两个丫头,别人我才懒得欺负。”

这样的话,让贞子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

但,她们主仆几个还来不及多聊,帘子里面的人听到了上官轻儿等人的对话,已经掀开帘子,从里里面走出来了。

上官轻儿扭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身华丽装着的夏雨琳,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一身枚红色华丽长裙的妇女。那妇女微微低头,低眉顺眼的样子,却浑身透露着大方优雅的贵气。

另一边,还有一个编了满头辫子,身上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嚣张的女子。

她一出来,就激动的看着上官轻儿,大步来到她身边,叫道,“上官清寒,果然是你,你还敢出现?”

这声音,好熟悉。这样貌打扮,也好熟悉。

上官轻儿微微蹙眉,有些不解的看着那女子。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三个字——小辣椒!顿时,她震惊了。

小辣椒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上官轻儿惊讶的表情,冷天娇咬着牙,怒气冲冲的叫道,“上官清寒,你个王八蛋,你说,这几年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的?我在夏国等了你这么久,你都不出现,怎么,现在又敢出来了?”

她双手叉腰,表情愤怒,一脸凶悍的样子,彪悍十足。

上官轻儿干咳两声,故作惊讶的拦着她,“姑娘你这话是何意?在下何时得罪过你?”

居然敢装作不认识她?冷天娇的手握成拳头,怒不可遏,“你确定你不认识老娘?”

上官轻儿嘴角猛抽,干笑两声,“呵呵,姑娘你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便是。你也知道,在下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游历闯荡,许久不曾回京了。当初在下在京里,爱慕的人不在少数,如若因为在下这破记性,没能记住姑娘你,还望姑娘海涵。”这一段话,说的文绉绉的,礼貌而又疏离,同时还带着几分嘲讽的味道。

冷天娇的脸色不断的变换着,听到上官轻儿这般直白的话,她死死的咬着牙,正要骂人,却听身后传来了一道更加嘲讽的声音,“啧啧,我就说我小师弟不是故意躲着你吧,你偏要自作多情。我师弟如今都不认识你了,你还在这里纠缠,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

听到这声音,上官轻儿眼前一亮,抬眸,果然就看到了她那臭屁的二师兄。

“二师兄。”上官轻儿开心的叫着,眉眼间全是欣喜和激动。

风吹雪从二楼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那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即便她一身男装,又精心的打扮过,掩饰了她原本的样子,他还是能清晰的看到她美艳动人的样子。

他一阵风似的来到上官轻儿身边,拍着她的肩膀,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激动的看着她,“师弟,多年不见,你竟是这么大了这么多,师兄都快不认识你了。”

这话倒是真的,这么多年不见,上官轻儿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丫头,如今的她,已经是个大姑娘,魅力四射。

上官轻儿在风吹雪的肩膀上打了一拳,笑道,“师兄可还是老样子呢,哈哈哈……”

“那是,你师兄我这些年可都保养的好好的,自然还是当初的样子。”风吹雪笑眯眯的看着上官轻儿,眼中的思念和欣喜,十分明显。

上官轻儿扑哧一笑,道,“看看吧,我才说你没变,你就开始自恋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完全无视了周围的人。

冷天娇因为风吹雪那一句不脸皮厚,已经是气得浑身颤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再看风吹雪跟上官轻儿谈天说地,其乐融融的样子,当即生气的一把扯过上官轻儿,叫道,“你告诉我,你这些年去了哪里,为何不回夏国?”

这些年?

上官轻儿微微皱眉,道,“姑娘,你这话是何意?”

冷天娇咬牙,恶狠狠的叫道,“上官清寒,你别给我装傻,告诉老娘!”

上官轻儿嘴角抽搐着,刚要想办法摆脱这个小辣椒,就听风吹雪笑道,“小师弟,你可能不记得了,这位可是咱们在漠北的时候认识的,冷天娇冷姑娘,你可还记得?”

风吹雪说着还故意靠在上官轻儿的耳边,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说,“就是当初在漠北吵着非你不嫁的那个,漠北公主。”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你能不能不要提醒啊?人家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记得啊。如今,你这一提醒,她就是想装傻蒙混过关都不行了。

上官轻儿故作惊讶的叫道,“啊,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冷姑娘,许久不见,姑娘还是跟当初一样美丽漂亮。”

她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何况冷天娇本就长得很好看,她有一种野性美,美得纯碎。叫她小辣椒,当真是再符合不过。

冷天娇有些不满的瞪着上官轻儿,这些年不见,这个男人果然比从前更好看了,因为长大了的缘故,他浑身都散发着年轻男子该有的气息。虽然是阴柔美,却也美得惊心动魄。

可不知为何,看到这样帅气逼人的男子,还是她曾痴迷的对象,她竟没有了当初那种心动的感觉。

而且,听到上官轻儿说不得她了,冷天娇也没有觉得很难过,只是心里有些落空。

因为她此刻看到上官清寒的反应,证明了她这些年的等待都是没有意义的。不,不是没有意义,而是,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她要等的人,根本就不是上官清寒……

是冷天娇低着头,心里百感交集,难受不已。

但还是固执的应道,“我漂亮?那你还不记得我?”

上官轻儿有些头疼的回答,“当初不过是跟姑娘有过一面之缘,在下这些年一直没有再见过姑娘,会忘记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冷天娇无言以对,只是咬着嘴唇,心里非常的不安。因为,她终于明白而且坦白自己这些留在夏国的原因了……这让她很彷徨。

抬眸,看了看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的风吹雪,冷天娇咬牙,骂道,“那我怎么就没忘记你,你个没良心的。”

说着,就忍不住有为委屈,有种想落泪的感觉。

倒不是因为上官轻儿的遗忘,而是因为她想起这些年的坚持,突然觉得很好笑,好笑到想要哭出来。

上官轻儿看着冷天娇的样子突然有些不解起来,扭头看向了风吹雪。

风吹雪白了冷天娇一眼,道,“小师弟,这女人当初跟着我们一路从漠北来到夏国,又留在了京城,可就是为了等你回来,这一等就是七年呢,你可不要辜负了人家才是。”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冷天娇别开脸,一脸生气的样子,心中感慨万千。冷天娇居然在这里等了七年?

上官轻儿看着冷天娇的样子,心中有些疑惑。

要是冷天娇真的很喜欢自己,见到自己,不该是这个样子吧?也许,这里面有什么隐情,改天她得找个时间好好去问问慕瑶才是。

这么想着,上官轻儿故作不知所措的对冷天娇道,“冷姑娘,这,二师兄说的可是真的?你,在这儿等了我七年?”

一个女人,有几个七年?若冷天娇真是为了她才留下的,那她可就真的是罪孽深重了。

冷天娇依然别开脸,不置一言,显然是默认了。

这让上官轻儿的脸色凝重。

当初为了摆脱冷天娇,她跟夏瑾寒先离开了,留风吹雪和慕瑶明夜留在漠北大都应付冷天娇。本以为自己跑了,冷天娇就不能奈何自己,没想到这女人一路跟来了夏国。她跟来也就算了,竟还在此等了她七年?

也许,不是等她,但来这里的原因却是因为她。

上官轻儿顿时有些愧疚,没想到冷天娇是这么有毅力,这么固执的女子,当真是叫她另眼相看了。

人们都不再说话,清寒斋大堂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起来。

这个时候,一直被晾在了一边的夏雨琳,看到冷天娇那般别扭的样子,当即得意洋洋的上前来,看到上官轻儿那张有些熟悉的脸,她微微蹙眉,但很快就被眼前这个男子的俊美和气质吸引了。

她脸色微微泛红,笑着跟上官轻儿道,“清寒公子,没想到今儿来能见到你。”

上官轻儿扭头看向夏雨琳,见她的脸有些泛红,一双眼睛深深看着自己的样子,忍不住一阵恶寒。

别告诉她,这个夏雨琳也对她有兴趣。她马上就要嫁人了,可不想被一群女人纠缠。

出于礼貌,上官轻儿对夏雨琳笑道,“姑娘可是琳郡主?多年不见,郡主当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被上官轻儿这么一说,夏雨琳的脸更红了,微微低头,不敢去看上官轻儿那双好看的眼睛。其实她要是仔细看,会发现上官轻儿这双眼睛,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但因为上官轻儿的演技太好,将一个偏偏俏公子演的生动形象,夏雨琳这脑子可想不到那边去。

她低头笑道,“公子谬赞了。”说着,她又瞥了一眼冷天娇,道,“要说,本郡主这皮肤能这么好,还多亏了你这清寒斋,自从用了你们的产品,我就再也看不上别的了。”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多谢琳郡主抬爱,能帮到郡主你,是在下的荣幸。”

夏雨琳显然对眼前这个彬彬有礼,又帅气逼人的男子十分有好感。尤其是他此刻对自己这般恭敬谦逊的样子,当真叫她有些芳心动乱了。

但,想起方才那个母老虎也喜欢上官清寒,夏雨琳当即低着头,委屈的道,“公子这么说,本郡主自然是信的,只是你这铺子里的人实在是太无礼了。本郡主是因为公子你的好名声,也是因为你的东西真的很好用才会一而再的前来光顾。可你这里的店员却因为前些日子跟本郡主发生了一下不愉快,便扬言这清寒斋的东西卖谁也不卖本郡主……”

夏雨琳说着,冷冷的瞪了冷天娇一眼,“若是谁都跟她那样,你这清寒斋怕是都要被毁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下好了,这个夏雨琳跟自己告状?告的冷天娇?如今她似乎得罪谁都不行啊。

不过,比起冷天娇,上官轻儿更讨厌夏雨琳。

于是,她笑道,“有这种事?”她扭头看着冷天娇,道,“冷姑娘似乎并非这里做事的。”

刘婶子闻言,笑道,“公子所言极是,只是冷姑娘时常跟风公子一块来这里帮忙,大家都是挺熟悉的。往常冷姑娘都是听热情的,今儿还是第一次跟客人起冲突呢。”

听到刘婶子的话,上官轻儿就知道,这中间怕是有问题,便问,“不知冷姑娘是何故对琳郡主说那样的话呢?”

冷天娇咬着牙,瞪着上官轻儿,“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这个女人一来就对铺子里的人呼来喝去的,她以为她是郡主了不起啊?本公主可还是漠北公主呢……”

上官轻儿就知道,肯定是夏雨琳惹到小辣椒了,这小辣椒发起狠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呢。

“公主?就你那样子也配做公主?呵,为了一个男人在他国等待七年,这等事情要是传出去,怕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更何况,你如今可是在我夏国,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既然在这里接待客人,就该尊重客人,你知道什么是客人呢?不懂就别出来给人添麻烦。”夏雨琳不屑的说着,又摇摇头,一脸可怜的看着上官轻儿,“清寒公子,本郡主可真是为你感到可怜,被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缠上,想必你也是很烦闷的吧?”

上官轻儿笑了笑,一脸歉意的看着夏雨琳,道,“多谢郡主关心。只是,冷姑娘确实是漠北公主,性子比较刚烈,若是有些地方得罪了郡主您,还望郡主海涵。”

上官轻儿说罢,又道,“这样吧,在下这里有两盒新研制出来的脂粉,就送给郡主,当做是赔礼好了。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冷姑娘计较,可好?”

上官轻儿这般文雅的说话,叫人觉得很舒服,夏雨琳有些娇羞的看了上官轻儿一眼,道,“这东西有什么功效?”

“在下看郡主脸色不太好,想必是最近有不顺心的事情,夜里没休息好吧?这东西叫睡眠面膜,你睡觉前抹在脸上,不但可以帮助皮肤保住水分,还能有帮助睡眠的效果,既能让你睡个好觉,又能变得更漂亮。”

“这么神奇?”夏雨琳欣喜的手下,看着盒子上属于清寒斋的标志,笑道,“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那本郡主就不客气了。”

上官轻儿笑着,又给夏雨琳讲解了一下用法,直把夏雨琳开心的笑容满面。

这个时候,她身后的女子也忍不住出声,道,“这东西,真这么好?”

上官轻儿扭头看着那一身枚红色衣服的女子,笑道,“不错,这面膜是清寒斋下个月要推出的新产品。”

夏雨琳似乎也才想起身后的女子,转身拉着她的手道,“六嫂,待下月这儿出了这产品,琳儿再带你一块儿来可好?”

那女子温雅一笑,道,“你这丫头,嫂子可没说要跟你抢,你倒是先拒绝了?”

夏雨琳笑着吐了吐舌头,“这怎么说都是清寒公子的一片心意嘛。”

那女子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表示受不了夏雨琳,但眉宇间却没有怨恨,那表情,看似宠溺,却又不像宠溺,有些复杂。

上官轻儿也才从他们的对话中明白,这女子就是当年六皇子夏瑾元迎娶的那位六王妃。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又知书达理,倒是个不错的女子。

可惜,据说夏瑾元很不待见她,这些年一直冷落她。

上官轻儿有些不明白,这个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蠢的,如何就被夏瑾元嫌弃了呢?

当然,这些事情都跟她没关系,她无心多猜。

好不容易将心情大好的夏雨琳送走,上官轻儿嘴角带着笑容,眼底藏着一抹深意。

谁知,她刚转身,迎面就受到了冷天娇劈头盖脑的怒骂,“上官清寒,你干什么把这么好的东西给那个贱女人?她也配用么?我也每天睡不好,怎么就不见你关心过我?”

上官轻儿狡黠一笑,靠在冷天娇耳边,道,“小辣椒的脸够漂亮了,不需要用那些东西。”

冷天娇咬牙,怒气冲冲的吼道,“为何我就不需要?哪个女人不希望变得更漂亮?”

“嗯,你想要变得更漂亮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上官轻儿靠在她耳边,狡黠的笑着,声音轻柔,“若是漂亮过头了,可就会吓人了哦,你确定你也要?”

闻言,冷天娇一愣,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上官轻儿,“这,什么意思?”

上官轻儿冷笑,道,“半个月后,你就知道了。届时,大家都可以看到,变得天下无敌‘美’的琳郡主,你也不要惊讶才是。”

看到上官轻儿眼底的冰冷,冷天娇恍然明白了什么,嘴角的笑容慢慢放大,激动的抱着她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帮着那个贱人不帮我的。”

上官轻儿受宠若惊的推开冷天娇,道,“咳咳,公主,请自重。”

她才不是为了冷天娇才对夏雨琳动手的呢,要不是夏雨琳,夏静曦和韩熙然怎么会吃尽了苦头?

她一向护短,而且很记仇,她的那个夏静曦和韩熙然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好朋友被欺负了,她怎么能不帮着讨回来呢?

------题外话------

恭喜【ladynina】成为本书解元,同喜同喜!么么哒……

妞们,128章正文有删减,需要看完整版的,请加群哟,

月底了,嗷呜,再不投就要过期啦,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