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震撼,鸳鸯戏水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38章 震撼,鸳鸯戏水 文 / 清溯

上官轻儿还以为夏瑾元是为了讨他自己身上的解药来的,没想到居然是为了夏雨琳?

可是……

他怎么知道她就是上官清寒?而且居然这个时候来找她?时间上不对啊?

夏雨琳是十天前从她的清寒斋拿走的面膜,那面膜里面她确实参合了不少“好东西”但一般需要半个月才会发作。就算她拿回去当天就用,也不会这么快爆发才是啊?

上官轻儿一脸认真的看着夏瑾元,却见他一脸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六王爷确定你没找错人么?”

夏瑾元冷笑,完全不介意落在自己身上的剑,“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不代表本王不知道。”

“哦?六王爷还知道什么?”上官轻儿妖娆笑着。

夏瑾元道,“当年你给太子哥哥买粮草的时候本王就怀疑过了,后来八弟时常在为清寒斋奔波,若说跟你没关系,本王才不信。”

上官轻儿突然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看着夏瑾元,“六王爷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

夏瑾元警惕的看着上官轻儿,“什么话?”

上官轻儿手中的剑轻轻一用力,夏瑾元的脖子就被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上官轻儿却像是没看到一般,笑道,“知道太多的人,往往都会死的比较快。”

夏瑾元脸色一变,怒道,“怎么,你想杀人灭口?”

“若留着你会变成我的威胁,灭口又如何?”上官轻儿挑眉,笑的很是纯洁,仿佛她说的不过是一句很平常的话语一般。

夏瑾元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死死的咬着牙,忍住怒气,道,“上官轻儿,你敢杀本王?”

“有何不敢?”上官轻儿笑着,手中的剑往边上挪了挪,但始终在夏瑾元的脖子上,她上前两步,扬起下巴看着夏瑾元,小手捏着他的下巴,一脸痞子样的道,“我看你长得也还可以,啧啧,比小时候看起来顺眼多了,只可惜啊,你身上腐蚀的味道这么浓,这是传说中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夏瑾元一愣,一脸谨慎的看着上官轻儿,“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上官轻儿依然笑的灿烂,小手顺着他的下巴往下,落在他的衣襟上,挑了挑,道,“六王爷就不怕你这身子活不过这个月么?你以为吃了我给的解药,就要相安无事了?呵呵,这两天,可有觉得浑身的味道难以消除?”

夏瑾元闻言,愤怒的瞪着上官轻儿,怒道,“你想说什么?”

“说什么?六王爷是不知道,还是不想承认呢?”说着,上官轻儿落在他衣襟的手一扯,夏瑾元的衣服就被她扯开了。

只是,看着夏瑾寒完好的肩膀和胸口,上官轻儿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她凝眸看着夏瑾元,“你没中毒?”

夏瑾元咬着牙,低吼道,“上官轻儿,你在干什么?”

夏瑾元说着,不顾上官轻儿抵在他脖子上的剑,伸手直接将衣服拉好,拉了一半,又突然邪恶的一笑,任由衣服敞开,邪魅的看着上官轻儿,“原来未来的太子妃,居然喜欢看别人的**?也罢,你要是喜欢,本王让你看看也无妨。”

上官轻儿的脸色黑了一半,怒道,“把衣服整理好。”

“你的剑在我脖子上,我不敢乱动。”夏瑾元耍赖似得,眼睛看着房梁,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上官轻儿不怒反笑,“也罢,你若是喜欢这样,那就这样吧。一会要是有人进来看见了,六王爷你的名誉,怕是要毁了。”

夏瑾元冷笑,道,“本王早就没有什么名誉了,不在乎再毁一点。倒是你,要是太子哥哥看到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想?”

上官轻儿耸耸肩,无所谓的笑道,“他要是看到了,最多就让我几天下不了床。但是……”上官轻儿将声音拖得老长,一脸阴森的笑着,靠在夏瑾元耳边低声道,“你作为奸夫,恐怕就是几个月甚至是永远都下不了床了。”

夏瑾元的脸色一变,瞪着上官轻儿道,“不要脸!”

“呵呵,我自然是要脸的,不过六王爷这脸,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怕是真的要毁了。”上官轻儿说着,一脸遗憾的看着夏瑾元的脸,道,“啧啧,你看看,这张脸本来还可以的,如今多了这么一道口子,怕是要毁容了。”

夏瑾元这才想起自己的脸方才被上官轻儿用剑划伤了,而且如今那伤口,很疼,疼的超出了人的想象,他有些慌了,“你在剑上涂了毒?”

上官轻儿摇摇头,“非也,我不过上刚刚摸你下巴的时候,趁机洒了点东西上去罢了,怎么样,可是很疼?”

“上官轻儿,你到底想怎么样?”夏瑾元大怒,大声的吼了出来。

上官轻儿掏了掏耳朵,懒懒的道,“六王爷叫的这么大声,是怕外面的人不知道你在这里么?”

夏瑾元闻言,这才闭了嘴,扭头,不看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却不想放过他,“我记得没错的话,皇上让你来这军营,是叫你来查清楚前几日这里出事的来龙去脉的,你这个时候跑来太子的房间,嗯,引人深究啊。”

夏瑾元从没想到这个上官轻儿居然这般伶牙俐齿,小时候就觉得她很聪明狡诈,如今更是怎么看怎么像只狐狸。

他忍着怒气,道,“本王是来跟你要解药的,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交出来。”

上官轻儿闻言,愣了愣,而后笑道,“呵呵,六王爷可别搞错了,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我的剑可还在你的脖子上……”

夏瑾元咬着牙,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样才肯把解药给我?”

上官轻儿笑着,伸手拂了拂耳边的青丝,“你只要乖乖的,老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考虑给你解药,同时,也帮你脸上的伤口处理好。”

夏瑾元似乎有些不相信,疑惑的看着上官轻儿,“你说。”

“你身上为何会有这么浓得腐蚀味?”上官轻儿开门见山。

她以为夏瑾元就是那天的面具男,可她刚刚扯开了他的衣服,发现他的身体居然是完好的,这让她不由的有些迷茫了。

夏瑾元撇撇嘴,道,“什么叫腐蚀味这么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严肃的看着夏瑾元,“别告诉我你什么都闻不到。”

夏瑾元闻言,这才吸了吸鼻子,抬起衣服嗅了嗅,道,“这个是什么味?”

上官轻儿的眼神变了变,“你不知道?”

“我为何会知道?”夏瑾元蹙眉,认真的看着上官轻儿,“我衣服从来没有这种味道。”

“可如今就有了……从前那是因为你身上的脂粉味太浓了,你没闻到吧。”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你穿着这件衣服,跟谁接触过?”

夏瑾元看上官轻儿的脸色,也知道这事似乎比较严重,“早上从王府出来,王妃给我穿的衣服,出来之后直接到了大营,只跟这里的李将军和林将军接触过。另外,还去过红帐,不过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上官轻儿挑眉,“什么都没做,那你去红帐做什么?”

“我一向风流倜傥,自然是要去那种地方的。”夏瑾元不以为意的回答。

上官轻儿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风流怕是假的吧?方才被她扯开衣服的时候的慌乱和紧张,可不是假的,要他真的是传言中那样不堪,又怎么会因为被人扯开了衣服而紧张着急呢?

这个夏瑾元可藏得真深。

上官轻儿继续问,“你去红帐,找了谁?”

“柳儿,红帐里的头牌。”夏瑾元痞痞的回答。

“没了?”上官轻儿蹙眉。

“没了……你问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夏瑾元瞪着上官轻儿有些不耐烦。

上官轻儿笑了笑,“做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你差点就死在我的长剑下就够了。”上官轻儿收回长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被上官轻儿这么看着,夏瑾元竟觉得浑身一阵冰冷,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个女人,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威压,叫夏瑾元心中惊叹不已。

上官轻儿拿着手帕擦了擦剑锋上的血液,懒懒的道,“你今天来这里,真是为了给夏雨琳拿解药?我怎么觉得,你根本就没这么在乎夏雨琳呢?”

夏瑾元脸色微变,“琳儿是我从小到大最亲近的人,我自然是在乎她的。”

“我看不见得……”上官轻儿懒懒的笑着,叹口气道,“你肯定不知道吧?我给夏雨琳的药膏,并没有毒,就算有副作用,也要半个月之后,如今不到十天,你就来找我了。你当真是为了夏雨琳么?”

夏瑾元的脸色变了变,别开头道,“反正那东西有毒,你最好立刻把解药给我。”

上官轻儿笑道,“六王爷,你别忘了你的处境,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

夏瑾元咬牙,“你到底还要怎么样?”

“你老实交代,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上官轻儿觉得,那个中毒的面具男,肯定跟夏瑾元有关系,只是她没想到,居然不是夏瑾元……

“你想知道什么?”

“你今天到底是为了谁,拿什么解药而来的?”上官轻儿直接问。

夏瑾元似乎在犹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上官轻儿却是笑着道,“你什么都不说,我要怎么帮你呢?六王爷,你说是来拿夏雨琳用的那盒面膜的解药,可你知道那面膜里面的毒,会有什么反应么?我若是给了你那个解药,你确定就对你有用?”

夏瑾元深呼吸,好一会才道,“是本王的王妃,用了你给琳儿的那盒东西,这些天她身子一直不适,本王今儿去看孩子,觉得她有些不对劲,问了她身边的婢女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嗯?就这样?”上官轻儿挑眉。

夏瑾元冷哼一声,“本王自然是去问过王妃的,她说你身上才有解药。”

“是上官轻儿身上有,还是上官清寒身上?”上官轻儿挑眉。

“有区别吗?不都是你?”夏瑾元蹙眉,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上官轻儿点头,“有区别,区别大着呢。最好我问一句,你就给我老实回答一句,否则我可没这个耐心继续跟你耗下去。”

夏瑾元感觉脸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也明白继续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只是,“你的问题还真多,哼,自然是说上官轻儿。”

“呵呵,这就奇怪了,你的王妃是用了夏雨琳上官清寒那里得来的面膜才会中毒的,为何不是让你找上官清寒,而是我呢?”上官轻儿的眼神犀利,目光冰冷。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那种想法很强烈,让她觉得很可能就是事实。

夏瑾元似乎才想到这一层,眉头紧皱着,好一会才道,“也许她知道你的身份也不一定。”

上官轻儿摇摇头,“你觉得可能吗?你想想,你当初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这世上能知道的人,有多少?”

夏瑾元深呼吸,觉得上官轻儿说的很有道理。这世上,知道上官轻儿就是上官清寒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当初要不是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刚好看到上官清寒进了太子府,他好奇跟上去,发现了这个秘密的话,他怕是也不会知道。

他的王妃,不过是一介女流,从前是深闺小姐,如今是深阁妇女,整日里就在家里照顾孩子,连夏雨琳都不知道上官清寒的秘密,为何她会知道?

只是,当时他是知道上官轻儿就是上官清寒这件事的,所以听到王妃说那些的时候,本能的就将上官清寒和上官轻儿联系在了一起,并不曾多想。如今才觉得不对劲。

但夏瑾元还在垂死挣扎,道,“也许她觉得你有本事,会有那些解药。”

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点点头,笑道,“好吧,就当是这样吧,那我再问你。”上官轻儿的脸色突然凝重,凝视着夏瑾元,道,“六王爷,你可曾与你的王妃圆房过?”

夏瑾元脸色一变,撇开脸道,“自然是有的。”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最近两三年可有?”上官轻儿追问。

“你问这个作甚?”夏瑾元瞪着上官轻儿,被人问到这样的事情,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回答我。”上官轻儿冷着脸,清澈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夏瑾元。

那种气势,竟是叫夏瑾元无法抗拒,最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不曾。”

“为何?”上官轻儿接着问。

“本王本就不喜欢她,自从她给本王生了儿子之后,就不曾跟她同房过。”夏瑾元很老实的回答。

听到这里,上官轻儿心中一紧,总觉得有些事情,似乎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而那答案,绝对是她和夏瑾寒都不曾想到的。她问,“她生了孩子之后,可有什么变化?”

“不知道,本王可没空整日里看着一个女人。”

“好,我问完了。”上官轻儿深呼吸,心中有些沉重,总觉得这一切太玄幻了。

她看着夏瑾元,道,“你要我给解药也行,但你必须带我去看看的王妃。我刚刚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她中的毒,绝对不是来自我送出的面膜,我的面膜最多也就让她起两个疹子。你身上如今染了这么浓的腐蚀味,想必是从她身上沾来的,她的身体如今怎么样了,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若是不小心用错药,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夏瑾元低着头,看了上官轻儿一眼,道,“你在怀疑什么?这个味道,是不是说明了什么问题?”

上官轻儿笑了,道,“看来你还不笨。如今我觉得你还看得顺眼,便是告诉你也无妨。我前几天曾遇到一群刺客,那刺客的首领,沾上了我的药粉后,逃离了。那药粉有很强的渗透性和腐蚀性,中毒者要是没有我的解药,一个月后,便会全身腐烂而死。”

夏瑾元脸色大变,道,“你的意思是,那刺客首领是本王的王妃?”

上官轻儿耸耸肩,“我可没这么说,只是告诉你这么回事罢了。两三天前,那刺客再次找到我,抓了我的人,让我交出解药,我是给了他解药,但那解药不能清除身体内部的残留毒素。也就是说,他身上还是会有那种很强的腐烂味,而且半年内要是没有解药的话,必死无疑。”

夏瑾元咬着牙,手紧紧握成拳头,“不可能,她不会武功。”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补充了一句,“我忘记说了,那刺客是男人。而你的王妃是男人还是女人,我觉得有必要进一步探究。”

夏瑾元的脸色大变,怒道,“上官轻儿,你胡说八道什么?本王的王妃如何能是男人?”

“当初你娶回去,并且跟你圆房,给你生孩子的,自然是女子不会错,但是如今的是男是女,可就难说了。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若你的王妃真的是男人,那么你的死期估计也快到了。”上官轻儿说着,将软剑放回身上,舒活了一下胫骨,懒懒的道,“你走吧,今晚我跟你去一趟元王府。”

夏瑾元的手紧紧握成拳头,道,“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无辜的看着夏瑾元。

“为何他是男人,本王的死期就快到了?”夏瑾元咬牙切齿的说着,显然不能接受,也不敢相信自己身边的女人会是个男人。

“你跟夏瑾煜的关系,如何?”上官轻儿认真的问。

夏瑾元愣了愣,提起夏瑾煜,目光变得十分阴冷,“哼,若不是他,本王的母妃就不会死,你觉得本王和他的关系如何?”

上官轻儿笑了,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装傻装风流,没想到你的脑子其实挺好使的。还算不笨,知道是谁害死德妃的。”

德妃当年跟夏雨琳一起呗打入冷宫,因为日子孤苦,差点疯掉。所以她突然死掉了,也没有怀疑过什么,当时只有夏雨琳跟德妃住在一起,大家都相信了夏雨琳的话,说德妃是受不了冷宫的生活,颓废至死的。

而上官轻儿调查过后,发现事实却是夏雨琳在一黑衣人的指导劝说下,为了获得自由,亲手将德妃送下地狱的。

这也是为什么上官轻儿敢肯定夏瑾元不会真心疼爱夏雨琳的原因,这些年,他看起来很疼夏雨琳,但上官轻儿清楚的记得夏瑾元大婚的时候,他看着夏雨琳的时候眼中的不耐和厌恶。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上官轻儿明白,夏瑾元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的。

夏瑾元这般宠着夏雨琳,看起来是真的很疼夏雨琳,但上官轻儿很清楚,他不过是想看着夏雨琳被宠坏,一步步的走上不归路,最后一点一点的走向死亡罢了。

夏雨琳越是被宠坏,就离死亡越近。

夏瑾元别开脸,道,“废话少说。”

上官轻儿深呼吸,收回思绪,道,“今晚你就会知道了。不过,我这么帮你,你可曾想过要怎么报答我?”

夏瑾元蹙眉,道,“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若今晚我帮你确认你的王妃是男人,或者她是女人然后我帮你救了她,你从今以后,为我所用,如何?”上官轻儿认真的看着夏瑾元,一字一句的回答。

夏瑾元一愣,有些不屑的笑了,“我不过是个废人,你确定要我为你所用?”

上官轻儿也笑了,“你是不是废人,你自己清楚。你只需要点头就好。”

夏瑾元犹豫了一会,点头,“好,若你真能帮我,我可以考虑。”

“喏,解药。”上官轻儿给夏瑾寒丢了一个小盒子,笑道,“每天在脸上涂一次,三天后自然就会愈合,不会留疤的。”

夏瑾元看着手中只有大拇指大小的小盒子,惊讶的道,“翠玉雪花膏?”

“不然你以为什么东西能这么神奇呢?”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不过你可别拿这个给你女人用,这东西可不是随便用的。”

说完,上官轻儿回到**躺下,打了个呵欠,道,“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要等着夏瑾寒回来,发现你在这里么?”

夏瑾元有些尴尬的扭头,转身离开了上官轻儿的房间,离开前就丢下一句,“今晚戌时在大营外等你。”

“嗯。”上官轻儿点头,懒懒的应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老实说,她真的没想到,今晚夏瑾元的出现,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收获,关于面具男,她怀疑过很多人,尤其觉得夏瑾元就是最值得怀疑的,这些年他表面上风流不羁,碌碌无为,颓废不堪,但实际上却是隐藏实力,在暗里地发展人脉,这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她和夏瑾寒。

尤其是今日在他的身上闻到那种味道的时候,上官轻儿更是几乎已经确定那面具男就是夏瑾元。

她怀疑过许许多多的人,甚至是这军营里的一些将领,却独独没想到会是夏瑾元的王妃。

也是,谁能知道把心狠手辣的一个男人和一个深闺女子联系在一起呢?

这些年,她也听到过不少关于夏瑾元和他的王妃之间的事情,例如,成亲当夜,六王爷留宿青楼女子香闺,未曾与王妃圆房,后来似乎还是一次喝醉了才圆房的。后来,六王妃一直很低调,除了跟夏雨琳走的比较近之外,和年轻时候的那些深闺朋友都没有联系过。

只是,那面具男的身形这么高大,而六王妃却是娇小的,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上官轻儿想不通了。

这个时候,房门推开,门外灿烂的阳光照了进来。

上官轻儿眯着眼睛,看着门外一身白衣,在阳光下美得宛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的男人,心中的郁结和纳闷,瞬间消散。

她笑着,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张开了双手,道,“回来了。”

“嗯。”夏瑾寒将房门关上,床前坐下,拉着她起身道,“洗手。”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道,“知道啦,洁癖男。”

夏瑾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被任何人污染了。”

上官轻儿在水盆里洗干净了手,将身上的红衣换下,这才扑到夏瑾寒怀里,“有你在真好。”累了的时候,靠在他的怀里,绝对是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最幸福的事情。

夏瑾寒搂着她,亲吻着她的脸颊,笑道,“有你在也很好。方才说了这么多话,累了吧?歇会。”

上官轻儿一愣,惊讶的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夏瑾寒挑眉,“你说呢?”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你属狗的吧?什么都能被你嗅出来。”

夏瑾寒低头咬着她的小耳垂,“我还差点嗅出了奸情的味道……”

“噗……”上官轻儿被他逗得缩了缩脖子,又听到他的话,顿时笑喷了,道,“拜托,我那是在检查他是否就是面具男好么?要不然,怎么会有后面那些事情啊?”

“我吃醋了……”夏瑾寒紧紧抱着她,将她压倒在床,低头吻着她的脖子,“没有下次,下次再敢脱别人衣服,我一定让你三天不用穿衣服。”

“咳咳,咳咳……”上官轻儿大声的咳嗽着,小脸呛得通红,咬着嘴唇,生气的瞪着夏瑾寒,“你能不能有点下限。”

“不能。”夏瑾寒说着,就开始宽衣解带,这是还要折腾她的节奏?

上官轻儿无风也凌乱了,慌忙捂着自己的衣服,惊慌的叫道,“夏瑾寒你够了啊,今天都被你折腾一天了,你,你要是再来我就真的要死掉了。”

夏瑾寒闻言,突然爽朗的笑出了声来,“呵呵,呵呵呵……”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紧张的小脸,道,“我不过是想跟你一起休息会,你想到哪里去了?你既然都想到了,要不我们……”

“闭嘴!”上官轻儿知道又被夏瑾寒耍了,当即恼羞成怒,一把将他推到一边,拉过被子捂着脸,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呵呵……”夏瑾寒安静的躺在她身侧,笑的很是开心。那声音,宛如清澈的流水声,又如流畅动听的琴声,一声声的,宛如一阵阵清风拂过心脏,给干涸的心灵带来了滋润。

上官轻儿将小脑袋探出来,看着身侧笑的很灿烂的夏瑾寒,呼吸一滞,目光也变得痴迷起来。

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剑眉直飞入鬓,狭长的凤眸含着笑意,白嫩的脸带着一抹淡淡的粉色,樱色的红唇微张,叫人想要去咬一口。

上官轻儿呆呆的看着夏瑾寒,他笑的时候不多,但每一次这般爽朗的笑的时候,都能叫她心跳加速,意乱情迷。

看到上官轻儿用这样的眼神自己,夏瑾寒侧身,脸对着她的,目光含情,深深的看着她。

那样的眼神,似乎带着魔力,让上官轻儿心中一动,不由的靠近他,娇艳欲滴的红唇,贴在他的诱人的双唇。

夏瑾寒嘴角勾起,大手揽着上官轻儿的腰,还来不及得意,却觉得唇上传来一阵疼痛,瞬间清醒过来,漂亮的双眸有些不解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嘟起小嘴,骂道,“妖孽,再勾引我我就咬死你。”说罢,上官轻儿埋首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夏瑾寒嘴角抽了抽,无奈至极的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子,幸福将他的心填的满满的。

只是,想起她方才和夏瑾元的对话,他心中也感到很惊讶,他跟上官轻儿一样,都以为面具男就是夏瑾元,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着。看来,今晚有好戏看了。

想到这里,夏瑾寒闭上眼睛,刚准备陪着上官轻儿睡一觉,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悄然起身,对着外面叫了一声,“青离。”

“属下在。”一道低沉飘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夏瑾寒表情凝重,压低了声音,道,“立刻去元王府,盯着六王妃,一旦有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将她打晕,不得让她出任何差错。”

“是,殿下。”青离应了一声,身影一下子就闪开了,来无影去无踪,像是完全不曾出现过一般。

青离是夏瑾寒的影卫,一直都在暗处极少出现。他走了之后,夏瑾寒又让青云找了人,时刻监视着夏瑾煜,一但有什么行动,立刻回来禀告。

做完这些,已经差不多是午膳时间,夏瑾寒将还在沉睡的上官轻儿叫醒,两人吃了午膳,又休息了一会。

下午,上官轻儿跟着夏瑾寒去大营里视察了一番,上官轻儿特别的关注了一下夏瑾元提到过的李将军和林将军,并去红帐附近查看了一番,并未发现这些人有什么异常。

巡查完,时间还早,夏瑾寒就带着上官轻儿来到了城北军机大营附近的城北温泉山庄,打算让上官轻儿好好享受一番。

虽然是大热天的,但是在深山老林里,气温还是比较低,泡温泉还是很舒服的。

上官轻儿在马车上被夏瑾寒折腾的浑身不适,一来到温泉,立刻就激动的不行,活蹦乱跳的在温泉边上跑着,看着那雾气氤氲,宛如仙境一般的温暖,兴奋的道,“哎,这里的温泉可真不错,堪比飞雪国凤凰山上的那些啊。”

夏瑾寒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笑道,“那是自然。并非只有飞雪国有好温泉。”

“嗯,其实普崖山上的也不错,嘻嘻,就是比较小,都被你一个人霸占了。”上官轻儿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夏瑾寒无奈的笑着,“你确定是被我霸占了么?”

原本是被他霸占了不错,不过,自从她去了普崖山之后,不就变成她的了么?这丫头,说这种话也不知道脸红。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身上只穿了一件小肚兜,扭头对夏瑾寒道,“那也是你先霸占的,我不过是霸占了你的而已。”

夏瑾寒看着她姣好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水润的双唇,身体突然就涌起一阵火热的感觉,目光炽热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被他看的有些紧张,慌忙钻进浴池里,让满池的花瓣将她的身子遮住,红着脸骂道,“看什么看啊?”

夏瑾寒挑眉,笑道,“又不是没看过。”

“看过还看?”上官轻儿生气的骂道。

“没看够。”夏瑾寒说罢,就起身,也开始脱衣服。

这里的温泉今天已经被他们包下,这一处最大的最好的露天温泉池,今日除了他们,不会再有人靠近。所以,他们都很放心。

看到夏瑾寒脱衣服,上官轻儿呼吸一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想要一睹夏瑾寒漂亮的身材。

她不是没看过,但却很少能这般纯粹的看。

为什么呢?

因为每次看到的时候,都意味着他们在做某些事……

咳咳。

不知道是因为泡在温泉里还是想起了什么,上官轻儿的脸有些红,但那双眼睛却是定定的看着夏瑾寒,一动不动。

夏瑾寒站在岸边,自然是看到了上官轻儿那火热的眼神的。他故意放慢了动作,慢条斯理的解开腰带,放在一边,然后慢慢的解开衣扣,一粒,两粒……

再优雅的将外套脱下,放在一边的架子上。接着是第二件中衣,第三件里衣……

咦,怎么不脱了?

上官轻儿正等着将她最里面那一层薄薄的里衣脱开,如此一来她就能看到他结实的上身了。可夏瑾寒像是知道她要看,就故意不给看似得,动作就此打住了。

余光看到上官轻儿那着急的样子,夏瑾寒嘴角勾起,弯身,没有脱上衣,却是将裤子给脱下了。

上官轻儿的双眼顿时瞪得更大了,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一双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痴定定的看着夏瑾寒露在空气中那两条修长的腿。等待着他一把将上衣脱掉,那样的话,她就可以一饱眼福,将他全身都看个够了。

只是想象,上官轻儿就觉得夏瑾寒的身材太过诱人,想着她一会不知道会不会流鼻血?

就在她一脸渴望的看着夏瑾寒的时候,夏瑾寒终于慢慢将里衣的衣带解开了。

马上就能看到了……

上官轻儿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狠狠的看着岸边俊美无双的男人。

只是,上官轻儿等了这么久,等来的却是……

她只觉得眼前一暗,一件薄薄的白色里衣突然对着上官轻儿飞来,准确的盖在了她的头上,遮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外面的一切。

随着“噗通”的一声清脆的落水声,上官轻儿立刻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被夏瑾寒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他动听的声音,也随即在她的耳边响起,“丫头,你就这么想看?”

上官轻儿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一把将头顶上的衣服扯开,丢到一边,清澈的大眼睛哀怨的瞪着身边那个笑的十分好看的男人,“你是故意的,坏蛋。”

“呵呵……”夏瑾寒轻笑着,将她柔滑的身子紧紧抱住,温热的水,将她的身子泡的有些泛红,皮肤柔滑如丝,抱在怀里,只觉得心都在颤抖。

他靠在她耳边,笑道,“怎么,刚刚不让我看,如今又想看我的?我还没这么傻。”

上官轻儿推开他,双手碰到了他结实的胸膛,猛地缩了缩,然后又再次触上,狠狠的抹了一把,“不看就不看,我摸。”

“嗯?这么说,你是想我也摸?”夏瑾寒说着,手已经不听话的落在了她的胸口。

上官轻儿大怒,“拿开你的咸猪蹄!”

“是你先摸我的。”夏瑾寒笑的很无赖,那样子,简直是就像是地痞流氓,哪里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宛如神祗的太子殿下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即便他的行为很流氓,话语很下流,但他却依然帅得掉渣。那些看起来很不雅的动作,听起来不符合他身份和形象的话语,放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似乎也没被美化了,丝毫不影响他的美和气质。

“真不公平。”上官轻儿低着头小声嘀咕。为什么她做那些猥琐行为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整个形象都被毁了,而这个男人却依然高高在上,叫人瞻仰啊?

上官轻儿推开夏瑾寒,背对着他道,“不准碰我,一边自己洗去。”某人这般抱着她,预谋再明显不过,但她可不想今晚没力气去元王府。

夏瑾寒却是再次抱住她,在她耳边道,“我们一起鸳鸯戏水不好么?一个人洗多没意思。”

------题外话------

妞们,没想到会是这样了吧?哈哈哈……

求月票评价票,嗷呜……妞们,高考继续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