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陷阱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53章 陷阱(万更)

密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上官轻儿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上官轻儿扶着吴洛,紧张的问,“吴洛,你怎么样了?”

吴洛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上官轻儿,半响才激动的坐起来,道,“谷主,你,你怎么在这儿?”

上官轻儿蹙眉,道,“你先别管我怎么会在这里,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被上官轻儿这么一问,吴洛微微低头,因为激动,扯到了伤口,痛的他一阵抽气,好一会才道,“我今日给副谷主传了消息,刚传完,就发现主子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了,当时他什么都没说,就进来陪我聊了一会。然后……”

说到这里,吴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咬着嘴唇,道,“主子离开后,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主子跟我聊天的时候,并未说他看到了什么,只是很平常的聊天,我便以为他是没看到我传信的事。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我也告诉自己别担心,别乱了阵脚。谁知,我正低着头,低头研究东西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拿着匕首对我刺来了……”

上官轻儿蹙眉,“女人?邱云梦?”

吴洛点头,“就是她,定然是主人知道我对外边传信了,进来的时候,在她身上动了手脚,给她下达了刺杀我的命令,让她变得狂躁,才会伤了我。”

“所以你当时跟她打斗了一番?”上官轻儿继续问。

吴洛点头,“是,我没想到她会突然对我动手,当时很惊讶,回过神来后,知道她是出问题了,就开始反击,她是我研究出来的药人,若是不能为我所用,将来必然会成为大祸,我打算毁了她,但她突然变得很狂躁,就是我的控制不了。”

闻言,上个轻儿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起来,她抿着嘴,问,“邱云梦若是被夏瑾煜控制了,会怎么样?”

吴洛低着头,道,“药人本身就是用将要断气的人做成的,可谓是不死之身,邱云梦这些年一直在这里为我打下手,听令与我,没有我的口诀和我体内的母蛊的命令,是不会随意行动的。如今她突然失控,怕是主子找到了更厉害的控蛊之人了。”

看着吴洛难看的表情,上官轻儿的心也是沉重的,“若是他找到了更厉害的控蛊之人,是否就能控制你的药人?”

“是。”吴洛点头,“不仅如此,若是他找到了更厉害的,不但能控制我的这个药人,怕是还能研制出更多的药人。若是药人本身武功极高的话,经过训练,将会变得十分可怕。以一敌百绝对不是问题。”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扭头看了一眼夏瑾寒,见他也是皱着眉头,脸色很是难看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了。

夏瑾煜一直阴魂不散,处处谋划算计,总跟夏瑾寒作对,不仅发展了这么一大批隐藏在庙宇和别院中的强大队伍,甚至还开始研制不死之身的药人,着实是可恶。

不过,她也相信,夏瑾寒不会怕了夏瑾煜的。

她伸手,紧紧握住夏瑾寒宽大而又温暖的手掌,对着他露出了一抹信任、鼓励的笑容。

夏瑾寒看到上个轻儿的笑,嘴角微微勾起,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了,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动作轻柔,眼中满是宠溺。

吴洛似乎才发现夏瑾寒的存在,惊讶的看着他,半响才问,“谷主,这位是……”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他是夏国太子,你受了重伤,此地不宜久留,既然他发现了你的身份,如今你就跟我一起离开吧。”

吴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点点头道,“好。”

“青离。”夏瑾寒对着空气叫了一声。

没一会,一身黑色长袍,浑身都隐在迷雾中,几乎看不清他存在的青离就出现在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身边,“殿下。”

“带吴公子离开,去城北的别院里,找人好生照看,不得有任何差错。”夏瑾寒严肃的命令。

“是,殿下。”青离点头,然后来到吴洛跟前。

“谷主,你放心,我还死不了,关于药人的事情,我这两天整理一下,过几日再跟你详说。”吴洛因为失血过多,如今已经很虚弱,说话也没有什么力气了。

上官轻儿点头,笑道,“嗯,你先去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日后再说。”

青离带着吴洛很快就离开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也没有再那里做更多的逗留,当即起身准备离开。

但当他们要离开密道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密道全部都已经被封锁了。

上官轻儿找到了好几处开关试图打开,最后都失败了。

她不由的有些着急,看着身侧的夏瑾寒,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看来夏瑾煜是故意的,目的不在于对付吴洛,而是将我们困在这里。”夏瑾寒的语气淡漠,眼神犀利。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好一会才道,“那吴洛他们肯定也没有离开这里了?”

“嗯。”夏瑾寒点头,而后又道,“若他离开了,只能说明他跟夏瑾煜是一伙的,两人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上官轻儿心中一惊,眼神变得十分犀利。

她来的时候也想过这样的可能,会不会是吴洛叛变,跟着夏瑾煜一起来对付她了。但她相信雾谷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她来了。因为不太放心,还把夏瑾寒也一起带了来,没想到如今却是刚好上了夏瑾煜的当。

“我们上当了。”上官轻儿紧紧的抓住夏瑾寒的手,看着夏瑾寒的眼神中,有着几分歉意。

夏瑾寒揽着她的肩膀,轻笑,“傻丫头,不是你的错,我早知道他会这么做了。”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问,“你知道?”知道还来?

“嗯。”夏瑾寒点头,“吴洛最近跟慕容莲传信比较频繁,而原本这里是欧阳云飞负责的,后来欧阳云飞被我们抓了之后,夏瑾煜就亲自过来了。他何等精明的人,如何能不发现吴洛的问题?既然发现了问题,吴洛是个人才,他不会对吴洛下杀手,但却可以借他将我们引来这里,再以我们的性命威胁吴洛为他做事。或者,干脆在这里解决了我们省事。”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确实就跟夏瑾寒说的这样,夏瑾煜这么做,可谓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这么好的事情,他怎么会放弃了?

这么说来,他们如今的处境不容乐观啊。

上官轻儿心中多少有些着急,但夏瑾寒却一点都不急的样子,抱着上官轻儿道,“我们坐下来歇会吧,一会怕是有的忙了。”

上官轻儿疑惑的问,“你就一点都不着急?”

留在这个鬼地方,他们可谓是危险重重,他怎么就如此淡然呢?

夏瑾寒抱着她,轻笑,“跟你在一起,我有什么好着急的?”

上官轻儿顿时无语了。

夏瑾寒又道,“他们既然将我们留在了这里,必然的有后着的,咱们若是着急,乱了阵脚,才是真的上当了。”

好吧,他说的都有理。

上官轻儿安静的跟夏瑾寒坐在一处干净的角落,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淡定,心中也慢慢的变得宁静下来。

她抬眸,看着他棱角分明俊美无双的脸,心中一动,道,“寒,在那么好像很久没有说过心里话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说悄悄话?”夏瑾寒挑眉,笑的很是狡黠。

上官轻儿撇撇嘴,“你不想说拉倒。”

“我倒是想,只是,有人怕是等不及了。”夏瑾寒低声说着,低头咬了咬上官轻儿的耳垂,声音略微沙哑,“回家了我再慢慢听你说,可好?”

耳边传来了一阵痒痒的感觉,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嘴角忍不住发出了欢快的笑声,“呵呵,好啦,别闹了,有人来了呢。”

“管他们做什么?”夏瑾寒紧紧抱着上官轻儿,恶作剧一般的亲吻她敏感的耳朵,动作轻柔却撩人至极。

“夏瑾寒,你再闹我要揍你了。”上官轻儿受不了他这般诱人的挑拨,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

“呵呵,来啊,揍我。”夏瑾寒松开她,挑眉,笑的很是邪恶。

上官轻儿一咬牙,当真就一拳打了过去。

夏瑾寒轻易的闪开,一把抱起上官轻儿,两人的身子瞬间就移了位置,闪到了一边。而几乎是同时,几道飞镖对着他们方才的位置飞射而来,“叮叮叮”的打在了他们身侧的墙壁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上官轻儿安静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没有动,也没有惊讶,似乎也知道那飞镖会飞来一般。要说真的有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话,那就是惊讶于夏瑾寒的反应之快和动作的迅速。

前一刻还在跟她亲热,看起来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乎的样子,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带着她飞出了这么远,当真是神速啊。

夏瑾寒一手揽着上官轻儿,一手拿着一把扇子,不紧不慢的扇着,目光冰冷的看着前方。

他的正前方,此刻已经站了三个人,三人都是身穿黑色的衣服,带着帽子,看不见他们的脸,他们的手中不仅拿着飞镖,还有几把弯刀。

上官轻儿扭头,看到他们手中的弯道,顿时乐了,道,“夏瑾煜什么时候把漠北人给收了,这弯刀夏国可没有。”

“本宫也想知道这事。”夏瑾寒淡漠的应着,几乎是同时,他手中的玉扇飞快的一阵挥舞,一排排的飞镖就对着那些人飞了出去。

但那三人却是不闪不躲,直接朝着上官轻儿夏瑾寒跑了过来,手中的飞镖射出,动作十分之快。

夏瑾寒和上官轻儿的脸色都变了变,但却不至于被他们不要命的样子吓到。一个从容的靠在舒服的怀抱里不动,一个拂了拂衣袖,将那飞来的飞镖又打了回去。

“唰唰唰”的几声,被夏瑾寒打回去的飞镖跟着夏瑾寒玉扇里飞出的那些一起,尽数刺进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上。

飞镖上都淬了毒,要是平常人,这些飞镖这么刺进身体,就是不死也再无法站立。

但是,那三个黑衣人却依然稳稳的站在地面上,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对着上官轻儿等人冲过来。

“药人。”上官轻儿惊呼出声,眼中是满满的惊愕。

夏瑾寒点点头,抱着上官轻儿一个转身,手中的短剑出鞘,左手抱着上官轻儿,右手飞快的挥舞着短剑,将那三人身上的衣服帽子砍破,露出了那三人的脸。

当看到他们的脸的时候,上官轻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心中满是震惊。

那些三个人,面色苍白,没有血色,双眼空洞,七孔流血,动作也是机械的,看起来就跟是僵尸一般,就差没一蹦一跳的跑过来咬人了。

看到这些人,上官轻儿的第一感觉就是,“鬼啊!”

上官轻儿大叫一声,立刻钻回了夏瑾寒的怀里。

夏瑾寒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丫头,心想,她什么时候怕过鬼了?但看到她的样子,似乎真的被那些人的样子给吓着了,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慰着,手中的动作却不停,趁着上官轻儿没看,一举将那些人的脖子和手臂都砍断了。

他们的身后是墙壁,若是那几个黑衣人继续靠近的话,他们就没有地方后退了。他倒不是怕这些人,只是,他担心若是这些药人真的是不死之身,那他们的攻击,岂非都没有效了?若是那样的话,他们如今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夏瑾寒将那些人砍碎了之后,抱着上官轻儿一个旋身,两人就穿过了那三人所在的地方,立在了他们的身后。

果然跟夏瑾寒想的那样,他刚在地面上站稳,就看到那三个被砍断了头和手臂的药人,身体居然再一次组合,断了的头和手,快速的飞回他们的身体,没一会,就再次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齐齐转身,对着上官轻儿和夏瑾寒走来。

“三弟这一次真是下了血本了,这些药人估计是研制了很久的,如今大成了,第一次就用来对付我们。”夏瑾寒淡然的站在原地,一身白衣,高高在上的样子,让看的人心生敬畏。

看到夏瑾寒的淡然,上官轻儿突然觉得,仿佛只要有这个人,不管他们在何处,哪怕是天塌下来了,她也不需要紧张和害怕。那种莫名的信任和坚决,让上官轻儿嘴角的笑容不断的放大,眼中的光芒也越发的光亮,心中那仅有的一丝害怕也被一扫而空了。

看到上官轻儿的变化,夏瑾寒笑了笑,道,“你说,我们要怎么做才对得起三弟的这份大礼呢?”

上官轻儿笑了,“让我来吧,这些人可是好东西,我有些不舍得就这么杀了他们啊。”

夏瑾寒无奈的笑了笑,“不舍得杀了他们,何不让他们为你所用?”

“拜托,我又不是神,我哪有本事控制他们啊?”她在雾谷的时候是学了一些蛊术,但都是鸡毛蒜皮的东西,她主要都在攻破阵法和研制别的东西上面了,所以对于控制巫蛊上面的,她可不在行。

上官轻儿撇撇嘴,运功,强大的力量在手中凝聚,不多时,她的手中就凝聚出了一团白色的光,双手轻轻的一阵挥舞,无数的银丝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的网,对着那三人笼罩了过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她早已经能将金蚕蛊运用自如,这些金蚕丝发出去之后,只要她不想,就会形成实线,困住她想要困住的东西,不会消失。

一根根近乎透明的线,将那三人困了个结实,三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挣扎不开,只能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吼声,在这昏暗的密室里,听起来十分惊悚。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一手控制着那些线条,一手掏了掏耳朵,道,“好吵。”

“殿下……”

“谷主……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原本应该已经离开了的青离和吴洛又回来了。

吴洛的血已经被上官轻儿止住,要是不好好回去处理伤口的话,留下伤疤是小,丢了性命是大,如今他也被困在了这里,让上官轻儿不由的有些担心。

吴洛没有顺利离开,是不是说明他并未跟夏瑾煜合作?

上官轻儿低着头,看了一眼扶着吴洛过来的青离,问,“怎么回事?你们也没出去?”

青离因为扶着吴洛,并未跪下,只是低着头回答,“回郡主,属下带着吴公子离开,才走了没一会就被困在了一处密室中,好不容易出来,却发现周围的机关都被封死了。我们一路找了好几个进出口开关,都出不去,随后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过来看看,没想到郡主和殿下也未曾离开。”

夏瑾寒点头,“嗯,既然如此,你们跟在我们身后就好。”

青离看到夏瑾寒这般淡漠的样子,心中多少是有些自责的,他跟在夏瑾寒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居然被困在了一个密室里面出不去。

上官轻儿自然看出了青离的愧疚,轻笑道,“你也不必自责,连我和你家殿下都出不去,你出不去也不奇怪。”

闻言,青离惊讶的看了上官轻儿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感激,随后安静的跟在他们身后不再出声。

上官轻儿看着那三个不死之人,对吴洛道,“吴洛,这些人若是不杀,可有办法让他们为我们所用?”

吴洛虽然有些虚弱,但还是能开口说话,也能看清上官轻儿所指的那些人。他抿着嘴,好一会才道,“不行,他们是杀不死的,除非用火烧,或者是用——化尸水。母蛊在控制他们的人身上,我们无法控制。”

“那为何邱云梦又能被夏瑾煜控制?”上官轻儿问。

“因为母蛊不在我身上,我之所以能控制她,不过是因为在研制她的时候,用了我的血,用血控制,是一种简单的控制,却是怎么都敌不过母蛊的控制力度。”

上官轻儿了然的点点头,“看来夏瑾煜找了不少人能人呢,不过也好,他这么急着将这三人送出来,我就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罢。”

说着,她笑的很是灿烂的对夏瑾寒道,“你说,三王爷给我们送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我们是不是该给他回礼呢?”

“来而不往非礼也,自然是要的。”夏瑾寒淡然的回答着,那认真的样子,让青离和吴洛的嘴角都忍不住一阵抽搐。

这两人,为何明明是狼狈为奸的样子,却还是能真么的坦然,就跟是在做正事一般呢?当真是没天理啊……

“那走吧,咱们去给他送一份大礼。”上官轻儿灿烂的笑着,一手挽着夏瑾寒的手,一手不费余力的拖着那三个药人,慢慢我往前走。

奇怪的是,原本被封死了的出口,在上官轻儿的金蚕丝的渗透下,居然顺利的打开了。

不仅是青离和吴洛感到惊讶,就是夏瑾寒也没有想到这金蚕蛊会有这么多功效。他本来还想着,用内力将这些石板震碎的来着……

上官轻儿看到夏瑾寒惊讶的样子,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问,“我是不是很厉害?”

夏瑾寒轻笑,低头亲了亲她的小脸,“是,我家的丫头,自然厉害。”

上官轻儿的脸色微红,笑骂道,“就知道胡来。”然后带着夏瑾寒和青离吴洛一起走出了密室。

这个出口并不是上次上官轻儿出来的地方,而是另一处出口,就在夏瑾煜那别院的一个角落里。

四人带着三个不死之人出来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这屋子出神。

上官轻儿问,“不知道欧阳云飞有没有在里面。”

夏瑾寒挑眉,看向了吴洛。

吴洛愣了愣,而后道,“自从上次他被你们抓走了之后,主人就将他调到了别处,极少会出现在这里。”

“如此便好。”上官轻儿邪恶的笑着,对夏瑾寒笑道,“你说,要是一把火烧了这里,三王爷会不会气死?”

“气不死他,你还嫩了点。”夏瑾寒笑着点了点上官轻儿的鼻子,“不过,能毁了他一个据点也是好的。”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道,“跟姑奶奶我作对,就要做好承担严重后果的准备,哼哼。”

夏瑾寒无奈的笑了笑,对隐在暗处的隐卫道,“一把火将这里烧了,不要露出任何破绽。”

“是,殿下。”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回应,没一会,离他们最远的角落里就,冒出了青烟。

上官轻儿满意的摸了摸下巴,道,“我还以为你身后就带了青离一个呢,没想到这么多,动作真快。”

夏瑾寒轻笑,“走了,你还想留在这里被火烤熟了不成?”

上官轻儿乖乖的跟在夏瑾寒身边,想要施展轻功离开,却发现她身后还有三个拖油瓶,纠结的道,“他们怎么办?”

“金蚕丝没有你的控制,可以维持多久?”夏瑾寒问。

“最多一个时辰。”上官轻儿老实的回答。

夏瑾寒点头,“够了,让人将他们带走就是,关起来,便没事了。”

上官轻儿应了一声,手中的金蚕丝在她的控制下,将那三人分开,分别捆绑住,像是蚕蛹一般,那三个七孔流血,面目惊人的药人给束缚住,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夏瑾寒一挥手,立刻就有三个人飞下来,将那三个被困住了的药人带走了。

夏瑾寒抱住上官轻儿,一个起落,很快就离开了那屋子,飞到了一边的树枝上,安静的看着大火将那别院吞没。

青离则是飞快的带着吴洛离开了,吴洛受了重伤,不快些离开的话,情况很不妙。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站在树枝上,看着那宽大的院子,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就被大火吞噬了,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大一个别院,就要要烧起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她扭头看着身侧的夏瑾寒,却见他笑的很灿烂,道,“怎么,惊讶了?”

“你早就打算把这宅子给烧了?”上官轻儿问。

夏瑾寒摇头,“也不是很早,方才带着你进去的时候才想到的。”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问,“你那个时候怎么会想到要烧了这屋子?”

“因为我来之前就得到消息,知道夏瑾煜带着人在里面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谋划什么,所以猜到他会在密道里动手脚,想必是想将我们困死在里面,然后再将外面烧了,让我们被浓烟给呛死。所以我就帮了他们一把。”夏瑾寒说的很自然,就跟是在平常的聊天一般,一点都觉得他这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上官轻儿彻底的服了他了,对他竖起了大拇指,道,“不愧是我男人,好样的。”

“那是必须的,我这么厉害,可有奖励?”夏瑾寒笑了笑,俊美的脸带着诱人的光泽。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他,抬头亲了亲他樱色的红唇,脸色微红,道,“回去再好好伺候你。”

夏瑾寒挑眉,“嗯?你确定?”

上官轻儿的脸更红了,娇羞的骂道,“你不要拉倒。”

“要,怎么会不要,老婆大人亲自伺候,求之不得。”夏瑾寒靠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吻着她的侧脸,动作暧昧至极。

上官轻儿被他撩拨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心情许久都平复不下来。

目光落在了那正在燃烧的大院子里,看着里面有不少人正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上官轻儿道,“他们不是打算烧了这里么?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而且,看到那个带着面具,正施展轻功飞奔出来的人的时候,上官轻儿越发的不解了,“夏瑾煜自己也在里面?”

夏瑾寒点头,“他们是打算将这里烧了,但也只是在做初步的准备。他们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出来,就我们的武功,要对付那三个不死人不是问题,但要摆脱他们,并且快速离开就难了。而且,他显然不希望吴洛就这么死了,想必是在想办法找到吴洛,将他弄出来。”

上官轻儿顿时明了了,“也是,他绝对想不到我的金蚕蛊马上就要练到最后一层了。”上官轻儿嘴角勾起,看着自己的手,道,“最后一层,据说很难练成。”

夏瑾寒握住她的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若是很难,就不要练了,如今这样就很好,我不愿看你受苦。”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道,“傻瓜,都练到现在了,如何能放弃了?”

“那也要答应我,不要逞强。”夏瑾寒认真的看着她。

“嗯,放心啦,我可宝贝着我这条命呢。”能死后重生,来到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她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真的很珍惜这条小命。尤其是爱上夏瑾寒以后,她越发的觉得自己不能有任何差错。

她也知道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没有谁是真的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但若是真的要她离开夏瑾寒,她还是不放心他……这个男人,这么孤独,没有她,他今后的人生该怎么度过呢?

她紧紧抱住夏瑾寒的腰,闭上眼睛,靠在他的怀里。

烈火熊熊的燃烧着,火光冲天,宅子里传来一阵“噼啪”声,人们的惊呼声和痛苦的叫喊声慢慢的被淹没在了那重物坍塌的声音之中,最后化为了乌有。

虽然那些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但看到这么一幕,上官轻儿还是有些不忍心,“我们回去吧。”

“嗯。”夏瑾寒抱着她,一路回到了太子府,两人都没有在说话。

回到房间后,青离也回来了,跟夏瑾寒汇报了关于吴洛的情况,随后又将欧阳云飞的来信交给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看到欧阳云飞说他已经和宗卫碰面,两人并无大碍,也就放心的沐浴了一番就躺下了。

夏瑾寒将没处理完的事情,快速的处理点,也来到了**,抱着上官轻儿,并未吵醒她,两人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上官轻儿趁着夏瑾寒去早朝,独自一人离开了太子府。

她可没忘记之前答应赵倾的事情,同时也更加想要快点知道那烈焰刀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今夏瑾煜和烈焰刀的主人都对她虎视眈眈,连隐秘的普崖山大院都出了问题,她如何还能不着急,如何能掉以轻心呢?

施展轻功,很快就来到了赵倾入住的客栈,落在他房间的窗台上,上官轻儿一身翠绿色的长裙,懒懒的一再窗口,看着正坐在里面喝茶的赵倾,道,“赵太子好雅兴。”

赵倾的武功也不弱,自然知道身后有人,只是没有想到是上官轻儿。

他扭头,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上官轻儿,道,“我以为你要到晚上才会来。”

上官轻儿撇撇嘴,“这么说我来的不是时候了?”

“是时候,我刚好要用早膳,一起?”赵倾笑了笑。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我吃过了,你快点吃吧,我时间有限。”

“也罢,这可是方才让下人排了一个时辰的队才买到的李氏桂花糕,你若不想吃,我就自己吃吧。”赵倾说着,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闻着从赵倾那边传来的阵阵桂花香味,口水瞬间泛滥了。即便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就是李氏桂花糕么?她想吃的话,让夏瑾寒找人去,要多少都可以吃到,何必让这小人得意了?

可是,闻到这香味,她的嘴巴就馋的不行了,这个时间点,李氏的桂花糕该是早就卖完了,她今天要是不吃赵倾这里的,就只能等明天了……

于是,她一咬牙,从窗口跳了进去,飞快的来到了赵倾的桌子前,身后一把将那一碟子的桂花糕端在手里,瞪着赵倾道,“怎么不早说是李氏桂花糕?”

“我觉得我说的挺早的了。”赵倾不满的看着抢了他东西,还给他脸色看的上官轻儿,但看到她抓着桂花糕美味的吃着的样子,脸上的阴云又消散了,嘴角微微勾起。

他伸手,去抢上官轻儿手中的碟子,“你吃可以,好歹给我留点吧?我才吃了一块……”

“喂,我是客人,你怎么能抢我东西?”上官轻儿端着碟子,飞快的闪开。

赵倾如何能罢休,继续追过去,“你是客人?我才是客人好不好,这里可是你们夏国。”

上官轻儿才不理会赵倾,一边闪躲着,一边风卷残云的将碟子里的桂花糕都给吃完了。

看着赵倾追不到自己,却弄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样子,上官轻儿哈哈大笑,将手中高大碟子对着赵倾一丢,爽朗的道,“接住了。”

赵倾的脸色一变,显然没发现那是空碟子,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发现那碟子被丢向了离他很远的角落,当即就脚尖点地,飞快的对着那碟子飞了过去,伸手稳稳的将它接住。

当他接住了碟子,发现里面居然已经空空如也,赵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怒道,“上官轻儿,你居然吃完了?你是猪吗?吃的这么快?”

上官轻儿挑眉,舔了舔红唇,满足的笑道,“我当然不是猪,不过你倒是挺像狗的。”

赵倾眯起眼睛,怒道,“你什么意思?”居然敢说他是狗?

“你不知道吧?我之前听说,一般听话的狗,在主人将碟子丢出去的时候,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将那碟子接住,咬在嘴里……”上官轻儿说到这里,便不再出声了。

赵倾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上官轻儿话里的意思,当即气得脸都绿了,“蹭蹭蹭”的来到上官轻儿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皙的小脸,咬牙切齿,“上官轻儿,你找死!”

“我是来找你的,不是来找屎的。”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回答。

赵倾显然不明白“找屎”是什么意思,以为她说是“找死”两个字,当即也没有计较什么,有些郁闷的转身,不看她,“哼,你先跟我去见个人,我随后就将你想要的东西给你。”

上官轻儿挑眉,“就不能先把我要的东西给我么?”

“你要是跑了怎么办?”赵倾冷哼。

“我既然都来了,又如何会跑了?”上官轻儿懒懒的撇撇嘴,“要是跟你去见了人,你又不给我,我不是亏大了?”

“本太子说话一向算数,如何会食言?”赵倾瞪着上官轻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大口的吃着别的点心。

上官轻儿也来到桌子前坐下,伸出手,道,“交出来吧,不然我可要走了。”

“你确定给了你之后,你会留下来?”赵倾有些警惕的问。

“废话,我就这么不靠谱?”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你若不信我,又何必找我来?”

赵倾犹豫了一下,觉得那东西迟早是要给她的,便也没有再坚持,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递给了上官轻儿,“喏,收好了。”

上官轻儿接住那玉佩,双眼顿时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玉佩,心中一阵寒冷。

那玉佩通体晶莹剔透,呈晶莹的绿色,一看就是上好的玉石打造的,手感嫩滑温和,上面拴着一根红线,红线的另一端,打了一个蝴蝶结,娇艳的红色跟玉佩的绿色相辅相成,很是搭配。

上官轻儿反复的看着那玉佩,手指穿进玉佩中间的那个小孔,朝着四周摸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一个凹凸不平的地方,并没低头去看那凹凸不平之处是什么东西,但她的脸色却已经比难看的不行了。

看到上官轻儿的反应,赵倾蹙眉,问,“怎么,你见过这玉佩?”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的捏住了那玉佩,似乎恨不得将它捏碎了。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抹阴暗和不可置信,许久都挥散不去,整个人都阴沉无比。

她并未抬头,而是低着头,额前的青丝挡住了她的小脸,叫人看不到她的表情,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只听她声音带着几分寒意,叫人听着不寒而栗。

她问:“你确定这是那天你被拉下水之后,从水下抓你的那人身上得到的?”

------题外话------

嗷呜,妞们,万更来了……嘿嘿……人家这么给力码字,美妞们是不是也要给力一点呢?

有月票和评价票的都交出来吧,又到月底啦。╭(╯3╰)╮爱你们……

推荐好友新文《巨星的哑妻》文/薛小狸(首推中,喜欢的妞们记得去收藏一个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