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很甜很缠绵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58章 很甜很缠绵(精彩必看) 文 / 清溯

聘礼整整搬了小半个时辰才全部搬进去整理好,街道上的人们看着这些聘礼,也很快就把夏雨琳那一段插曲给忘记了,一个个的议论着太子殿下对小郡主的宠爱。

一时间,夏国太子给小郡主下聘,聘礼价值连城,甚至那派头比天子还要恢弘的事情,传遍的京城的大街小巷。

一夜间,上官轻儿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对象,夏瑾寒成为了天底下最痴情的男子。他们两人的故事,也被人们传颂,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佳话。

放眼整个夏国,人们可能不知道皇帝的名号,但却没有人不知太子殿下战神的称号,也无人不晓小郡主上官轻儿与太子殿下的唯美爱情故事。

当然,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此刻却不知道他们的故事流传的这么快。

这天夜里,上官轻儿在自己的院子里设了晚宴,为从雾谷远道而来的亲人们接风洗尘。

大长老已经从普崖山下来了,去了一趟普崖山,上官轻儿觉得大长老似乎一夜间老了许多,问他什么,他就说没事,她也就没多问。只是劝了劝他少喝点酒,伤身。

大长老笑着点头,道,“丫头长大了,马上就要嫁人了,老夫很是欣慰,只可惜,普崖山的那老头子看不到了,他怕是要闭关到明年春才出来。”

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大长老,“为何要这么久?”

“他就是驴脾气,倔着呢,偏偏要去看你和祖师爷的天命,如今受了重伤,只能闭关修炼了。”大长老叹口气,摇摇头。

上官轻儿愣了愣,问,“他看了我和白澜的天命?”

大长老点头,道,“嗯,不过你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老东西看了一眼,就被伤的只剩一口气了,要是再告诉我,估计他就要归西了。”

“嗯,我明白的。”上官轻儿低着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她从来不迷信,不信天命,觉得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但师父却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去看她和白澜的命……

是否,他们今后的路会很难走呢?

一只有力的大手,无声的揽住了上官轻儿的肩膀,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上官轻儿扭头,对上了夏瑾寒温柔的双眸。

似乎是看出了上官轻儿的担忧,夏瑾寒伸手揉着她的小脸,“不是饿了么?去吃点东西吧。”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心中的忧愁顿时烟消云散,点点头,跟着夏瑾寒来到了一边的宴席上,开始跟着热闹的人群,一边吃一边聊着,欢声笑语不断。

从上官府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马车上,上官轻儿因为喝了些酒,无力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嘴角带着一抹笑意,诱人无比。

夏瑾寒看着她娇艳的红唇,忍不住低头轻轻地吻住。

上官轻儿低吟一声,微醺的脸上一片火热,迷蒙的双眼,深深的看着夏瑾寒,似乎只是这么看着,她就连心都醉了。

微微张嘴,迎接着夏瑾寒炽热的吻,上官轻儿只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呼吸急促,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她靠在他的怀里,媚眼迷离,化成了一滩春水。

他紧紧的搂着她,宽大的手掌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徘徊着,流连着,在她的身上点了一把把的火焰,燃烧了她,也燃烧了自己。

夜风轻抚,带起了马车的帘子,马车内的春色,若隐若现。

然而,在他们欲罢不能,恨不能立刻融为一体的时候,马车停了。

“殿下,是赵太子和瑶贵妃。”青云看着拦在马车前面的几个人,脸色冰冷,对着夏瑾寒和上官轻儿禀告。

夏瑾寒原本痴迷的脸色,瞬间的变得冰冷,马车里暧昧的空气,也似乎在一瞬间被冻结了。

迷乱中的上官轻儿,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也愣了愣,迷蒙的双眼,慢慢变得清澈,眼中的冰冷取代了原本的柔情。

她的双手依然紧紧的抱着夏瑾寒,嘴角的笑却是冰冷的,“我本不想跟他们计较,既然有人不愿放过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夏瑾寒摸了摸上官轻儿的小脑袋,目光冰冷的看着门外,声音也是冰冷的,“这种事,还不用脏了你的手。”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还来不及明白这话的意思,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赵倾的声音,“上官轻儿,我知道你在里面,有些话咱们还是出来说清楚吧。”

“她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夏瑾寒冷冷的回答。

赵倾显然是知道夏瑾寒也在里面的,听到夏瑾寒的声音,他也并没觉得惊讶,只是冷笑着,“夏太子,这是我们的家事,我跟你是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跟她却不一样。”

“家事?本宫怎么不知道赵太子何时成了她的家人了?”夏瑾寒语气不善。

“别说你不知道,哼,你明知道她是我赵国的公主,却还是将她拴在身边,夏太子好本事,好计谋。你以为,你抓住了我们的公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赵倾今天显然是来找茬的,说的话也十分的欠扁。

闻言,夏瑾寒冷笑,“赵国公主?赵太子是记性不好,还是得了痴心妄想症?本宫从山野里捡回来的小野人,如何就是你们赵国的公主了?本宫可不记得赵国有年方十五的公主。”

赵倾被夏瑾寒这么一说,似乎是被堵住了,好一会都没有再出声。

上官轻儿却不满的在夏瑾寒的腰上捏了一把,低声嘀咕,“你才是小野人。”

夏瑾寒低头咬着她的耳朵,声音不再像刚刚那样冰冷,而是多了几分柔情,“你当时全身都是树叶包裹着,落在我的头顶上,扯我头发,还说要在我头顶尿尿,不是野人是什么?”

“噗……”上官轻儿忍不住笑了,“你记得的倒是清楚。”

“关于你的事情,我从没忘记,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洗澡打翻了水盆,连衣服也穿不好,还要我亲自榜你。记得你因为我处罚了下人跟我闹脾气,记得你像饿死鬼一样的吃东西,还给我夹菜,用稚嫩的声音叫我‘哥哥’……”夏瑾寒的声音很轻,却也很动听,几乎甜蜜到了上官轻儿的心里。

她抱紧他,心中一片温暖。

她何其幸运,能这么准确的落到他的头上,又得到了他这般的宠爱……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这么的优秀,他所在的地方,整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似乎都围着她转,他是夏国的战神,光芒万丈,不管在何处,都笼罩着神一般的光环,叫人敬仰,膜拜。

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着有一日能这般的靠在他的怀里,享受他的疼爱和关怀。而她,却能从小就享受着他的疼爱,每日与他同睡在一张床,能亲吻他,拥抱他,与他共进退。

她觉得,这辈子能这般的跟他相依偎,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会守护他们之间的爱情,守护他,和他在乎的一切……

马车里的气氛是温暖的,情意绵绵。

马车外却是凉风阵阵,诡异而又不安。

瑶贵妃沉不住气的叫道,“夏太子说她是野人?她不是在你回京的路上遇到的救了你一命之人的女儿么?”

夏瑾寒冷哼一声,“她是什么身份,跟赵国贵妃娘娘没有关系吧?贵妃娘娘这个时候不在赵国陪着赵王,却跑来夏国晃悠,若是传出去,不知赵王会作何想。”

夏瑾寒这话明显就是在威胁瑶贵妃和赵倾,提醒他们如今是在谁的地盘上,若是轻举妄动,后后果自负。

赵倾的脸色变了变,瑶贵妃也愣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就此罢休。

“她当然跟我有关系,夏太子,你别告诉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儿。”瑶贵妃目光阴狠的瞪着马车,那张保养的很好的脸,变得有些狰狞。

夏瑾寒不屑,“你的女儿?本宫没记错的话,贵妃娘娘只生了赵太子一个孩子,何时又多了个十五岁的女儿?”

瑶贵妃一时语塞。

赵倾咬着牙,道,“夏瑾寒,你也别装了,这些事情你肯定都知道。我们就做一笔交易如何?”

赵倾还没说交易是什么,夏瑾寒就已经拒绝了,“抱歉,本宫没有兴趣,赵太子和贵妃娘娘请回吧。青云,走。”

青云点头,一扯马缰,调转了马头,打算绕开赵倾等人离开。

瑶贵妃却不要命了似的扑过去,挡在了马车前,大声的叫道,“站住。夏瑾寒,你若是不跟我们合作,我明日就让夏国上下都知道上官轻儿是我赵国的公主这件事。你应该明白,你收养了赵国公主,如今还要娶她,被人知道了之后,会作何感想,世人会如何看你?”

赵国和夏国虽然看起来友好,但明争暗斗不断,明枪暗箭是常有的事情,两国实际上随时都可能会有战争发生,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被传出夏国太子居然收养了赵国公主,还要跟她成亲什么的事情,夏国人肯定会愤怒。

夏国太子把敌人的孩子当成宝贝一般的宠爱,谁能忍受?这上官轻儿看起来虽然无害,但谁知道会不会是红颜祸水,或根本就是赵国派来的间谍呢?

如今是紧要关头,国家之间的关系紧张。个人的关系在国家面前本就是渺小的,有了国家的牵绊,夏瑾寒和上官轻儿想要在一起,怕是很难。甚至上官轻儿很可能会被说成是赵国来的间谍、妖女,趁机迷惑了他们的太子殿下,最后很可能会被处死。

这可是大事,一般人听到这话,肯定都会紧张。

但这点事情就想难倒夏瑾寒?夏瑾寒是何人?瑶贵妃未免太天真了。

夏瑾寒挑眉,丝毫不在意,“瑶贵妃若是不想活了,旁边有墙,随时可以撞过去,本宫这马车极其宝贵,可不想被你毁了。另外,瑶贵妃要是想说些什么的话,就去说吧,但别怪本宫没提醒你,说了不该说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冰冷的话语过后,是一片沉寂,夏瑾寒显然没有耐心再跟这些人耗,命令青云立刻离开。

瑶贵妃起初似乎被吓到了,许久都没出声。

但看到夏瑾寒和上官轻儿要走,她还是不死心的对着他们叫道,“上官轻儿,你有本事就出来说句话,怎么,如今有男人在,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把你生下来,你以为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会有你这个小贱种?如今还在这里给我脸色看,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本宫虽然没有养你,但也是本宫生的你,你如今不计母亲生养你的情分,就是不孝。你不认本宫这个母亲,本宫可以由着你,但你霸占着不属于你的玉佩,本宫可就不能这么算了,那是赵国王室的玉佩,你既然不是王室中人,私自占有,就是抢夺。只要本宫一声令下,赵国士兵必定倾巢而出,逮捕你这个盗贼。”瑶贵妃显然是气急了,连她作为贵妃的称号都搬出来压人了。也不想想这里是夏国,她的称号算个毛?

但上官轻儿却还是不为所动,坐在马车里,没有出现。

瑶贵妃咬着牙,冲过去想要靠近马车,嘴里叫着,“本宫也不怕告诉你,你是本宫不要的东西,你以为夏瑾寒就是真的疼爱你?若非你是赵国的小公主,有利用价值,人家怕是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野丫头,他会看上你?你别太天真了,被利用了还帮着别人数钱,本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愚蠢的贱丫头……”

原本夏瑾寒还想着今晚不想跟他们计较,上官轻儿累了,他只想带她回去休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识好歹,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眯起眼睛,马车没停下,他的声音却寒冷彻骨,很是清晰的传了出去,“青离,据说护城河下游这些年有许多食人鱼出没,瑶贵妃怕是活的太累,都疯掉了,你送她去凉快凉快。天亮之前,本宫不想得知她进城的消息。”

青离从暗中飞出来,点头道,“是,殿下。”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那个死女人是真的将夏瑾寒惹毛了。

实际上何止是夏瑾寒,她自己也已经气得快爆炸了,见过各种犯贱不要脸的人,却还是第一次遇到瑶贵妃这样的。

要不是夏瑾寒阻止,她怕是早就忍不住冲出去,扇那女人两个巴掌,让她好好的清醒一下了。

不过,夏瑾寒也太可爱了,这话说的这么平静,丝毫没有怒气,除了有些冷之外,感觉就在说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语,然而实际上却是要将瑶贵妃丢进河里喂鱼,甚至天亮之前都不让她离开。

如此一来,瑶贵妃就是不死也要掉层皮了。

不知道食人鱼是什么样的东西?最好将那个女人给吃掉算了,省的整日里跑出来蹦跶。

上官轻儿软软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心中一阵温暖。

被人维护,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真好。

“放开,放开我,我可是赵国的贵妃,是夏国的客人,你们这是想做什么?这就是夏太子的待客之道吗?”瑶贵妃大声的叫喊着,就像个泼妇一般。

赵倾也没想到夏瑾寒会这么说,当即愣住了,连隐卫都忘了要召唤出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瑶贵妃被青离用布条堵住了嘴巴,瞬间消失在了安静的街道尽头。

赵倾回过神来,想要亲自追出去,但犹豫了一下,又停了下来,对着周围叫道,“来人,立刻跟过去,务必不能让贵妃娘娘受伤,否则你们提头来见本太子。”

周围的人立刻闪身,朝着青离方才离开的地方,跟了过去。

赵倾则是飞快的跟上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马车。

上官轻儿跟夏瑾寒刚离开不久,赵倾很快就跟了上去,对着马车内的上官轻儿道,“上官轻儿,她始终是你母亲,你怎么能让夏瑾寒这么对她?”

上官轻儿懒懒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语气也是慵懒的,“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我母亲了?赵倾,你不要搞错了,你才是她的儿子,而我不过是夏瑾寒捡回来的野丫头罢了。”

赵倾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上官轻儿说的也没错,瑶贵妃当年抛弃了上官轻儿,要不是夏瑾寒救了她,怕是早就没命了,如今又如何有瑶贵妃来威胁她这一出?

况且,他这两天也调查过了,当初夏瑾寒刚收养上官轻儿的时候,瑶贵妃确实多次派了人去刺杀上官轻儿,要不是有夏瑾寒保护,上官轻儿怕是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他得知这事的时候,也是气得不行,差点就跑去找瑶贵妃。

但战天却在那个时候出现,告诉他,瑶贵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是的,只要上官轻儿还活着,对他来说就是一大祸害,随时都可能会毁了他的人生,他的一切。瑶贵妃想杀了上官轻儿,无非就是想除去后患,让他今后的道路更顺畅一些。

当然,赵倾也不是傻瓜,瑶贵妃这么做,说是为了他,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她自己。那种为了利益,连亲生孩子都可以不要的女人,可能会为了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费尽心机么?

答案是——不可能!

所以,瑶贵妃不过是为了她自己。她从进宫开始就一直很得赵王的宠爱,她年轻貌美又会哄人开心,把赵王迷得团团转,可谓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羡煞旁人。可即便她这么得宠,赵王却没有让她做王后,这一直是她心中的痛。

而且,她这般得宠,没得到王后的宝座也就罢了,偏偏还因为得宠,让宫里的妃子们纷纷对她眼红,各种陷害和谋杀纷至沓来,以至于她想要得到王后宝座的信念越发的强烈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在怀孕期间就对外宣称自己怀的是男孩,让太医跟她说谎,孩子生下来之后,发现是女孩,她把太医杀了,又将身边的知情人全都清理掉,忐忑的将女儿伪装成了儿子,一过就是三年。

三年后,她终于沉不住气,趁着赵王出征的时候,将孩子换了,本来瑶贵妃是想要杀了上官轻儿的,但那送她离开的宫女心软,就丢在了山野,没能下得去手。否则,如今这世上哪里还有上官轻儿呢?

赵倾心中也是恨瑶贵妃的,她给了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却也将他推上了风尖浪口,让他这些年来一直跟家人分隔两地,甚至他后来去找他亲人的时候,还完全查不到消息了。

他不知道他的家人是不是被瑶贵妃杀了,但心中怀疑是肯定的,她为了瞒天过海,连自己的亲女儿都下得了手,何况是别人?

但他明白现在瑶贵妃还不能死,他已经跟她走在了同一战线,瑶贵妃若死了,他今后的路一定会更难走。

好一会,赵倾才回过神来,对着上官轻儿已经远去的马车,低声道,“是否因为那个女人,我永远都不可能再住进你心里了?”

他对上官轻儿的感情是真的,没有半分虚假。但在江山面前,个人的感情,都是渺小的,他如何能为了上官轻儿,放下手中唯一抓住了的东西呢?

说来也可笑,他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唯一还能抓住的,便是赵国的江山。他若是连江山也放弃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马车陆路前行,很快就回到了太子府。一路上,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都没有再出声,静静的依偎着,身边却始终有一股寒气在流转。

回到房间,上官轻儿疲惫的倒在**,看着身边高大的男子,心中的郁闷被吹散了许多,她拉了拉他的手,问,“还有事情要忙吗?”

“嗯。”夏瑾寒点头,看不出喜怒。

“明天再去处理行吗?”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问。

夏瑾寒终于在床前坐下,目光深沉的看着她,“你若希望我留下,我便不去了。”

“那就别去了。”上官轻儿笑着,双手抱紧他,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陪陪我吧,今儿我们都累了,早些休息。”

“好。”夏瑾寒低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中郁结的东西也慢慢的消散。

他说,“轻儿,我从没想过要利用你,或者是你的身份。”

上官轻儿一愣,没想到他居然会在意这个,瑶贵妃那个女人胡说八道,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她可是一句也不信,他怎么就……

“嗯,我知道。我相信你。”上官轻儿回答的没有一丝犹豫。

夏瑾寒捧着她的小脸,深深的看着她,“最初留下你,我确实留了一份私心,想着也许将来你这身份能制约到赵国,至少你活着对我来说,作用比较大。但那也只是最初,我本以为你不过是个小孩,就算呆在身边也惹不出什么事来,跟你一天天的相处下来,我除了并不讨厌你之外,也没想过别的。你从小就跟个瓷娃娃一般可爱,我看着心中喜欢,却也没想过有一天会爱上你。”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安静的听着。

夏瑾寒跟她表白的次数不多,但却从没有像这一次这样,告诉她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还记得你第一次亲我的脸吗?我足足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我以为我会讨厌,我不喜欢别人的触碰,说是洁癖也不为过,偏偏被你亲了之后,我心中是欢喜的,心跳都加快了,那时候你明明才三岁,我甚至以为自己是生病了。”他就这么深情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告诉她,他是如何一点一滴的爱上她的。

上官轻儿安静的听着,听到感动的时候,眼中会有泪水弥漫,听到好笑的地方时会捂着小嘴偷笑,听到他数落自己,她会撅着小嘴抗议……

她的每一个表情,在夏瑾寒的眼里,都成了一幅画卷,今后将会一直深刻在他的心里,脑里,人生里的画卷。

他说,他第一次亲她,不过是一时冲动,但没想到她的小脸捏着舒服,亲起来更加舒服,几乎让他恨不得一口咬掉。

他说,每次看到她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叫他哥哥,他的心中就有一种想让她脸上的笑容永远保持纯洁的念头,强烈的保护欲,可谓是前所未有。

他说,她每次犯了错,做了不省心的事情,他固然很恼她,心中却是幸福的。看着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快乐的成长,快乐的犯错,他很自豪。

他说,没能在她四岁到八岁那段时间陪着她身边,是他最大的遗憾,但若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将她留下。因为珍惜她,爱护她,不愿她受一点伤害,哪怕暂时见不到她,也好过让她永远离开自己。

他说,过去十二年的等待,他痛并快乐着,看着她慢慢的长大,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煎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一直等到现在,没有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才终于将她揽入怀中,才终于敢告诉她,他心中的所想,才终于有勇气大声的告诉全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他想要娶她。

今生今世,只此一人,即便负了天下,也绝不负她。

他说了很多很多,每一句话都那样的真诚,仿佛有千斤重,全部都装进了上官轻儿的心里。心被填的满满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今后要好好爱他,不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离开他的念头。

“轻儿,我说了这么多,你可记住了?”夏瑾寒说完,看在怀里面无表情的小女人,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上官轻儿对上他漂亮的凤眸,心中一动,红唇轻启,“记住了。”她握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口,“全部都装进了这里,永远都不会忘记。”

夏瑾寒嘴角勾起,低头轻轻吻住她娇艳的红唇,动作轻柔的就像是在亲吻世上最保贵的东西一般。

不,即便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在他看来,也不及她分毫。

温柔的吻,缠绵而又痴狂,唇齿相交,炽热的触感,让两颗心一起颤抖着。

他双手搂住她的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之上,俯身覆在她的身上,修长有力的手,不动声色的爬到了她的胸口,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轻轻的描绘着她身体的轮廓。

痴狂的吻,几乎让将两人的灵魂都一起燃烧了,火热的身子靠在一起,发出了一阵危险的气息,房间里,暧昧的气泡一点点的升起,不多时就溢满了整个房间。

上官轻儿安静的回应着夏瑾寒,嫣红的小嘴,迎接着他深情的吻,温柔的双手,轻轻挑开了他衣衫的纽扣,一层层的将他身上的束缚解开。娇嫩的小手最后闯过了层层障碍,成功的落在了他如玉般的胸膛上,那灼热的温度,燃烧着她的双手,也燃烧了她的内心。

夏瑾寒在上官轻儿解开他衣衫的时候,便一边与她的小嘴纠缠,一边为她宽衣解带了,待她将手探进他的衣服的时候,他浑身一颤,微微抬起头,呼吸急促,双眼中是满满的情欲。

上官轻儿媚眼迷离的看着他,微微一笑,声音软软的,“寒,你好热。”

“嗯,我很需要你给我降降火。”夏瑾寒的声音沙哑,喉结滚动,显然是动情了。不止动情,他这样子,怕是恨不得全身都动起来了吧?

夏瑾寒说完,就一挥手,将屋子里的烛火熄灭,再轻轻的一弹指尖,纱帐落下,瞬间将两人的身子隐藏在了纱帐之中,就着窗外昏暗的月光,若隐若现。

周围突然变得一片黑暗,上官轻儿的心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只要身边这个男人在,她似乎永远都不会害怕。

他修长匀称的手指,轻轻将她身上的衣衫褪下,任由它落在床前的地面上,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慢慢的滑落,与她的一起,在地上交织。

他炽热的吻,慢慢的落下,落在她的胸口,以及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细细密密的吻,轻柔中带着痴狂和霸道,蚀骨沉沦。

凉凉的夜风吹从窗口吹进来,纱帐无声的晃动,满屋子的春色,被月光模糊了轮廓,只留下无边的旖旎。

床榻轻轻的晃动着,赤果的两人,四肢交缠,身体和内心都融合在了一起。

她就像是他上瘾的毒药,让他无论要多少次,都疯狂依旧,欲罢不能。

一夜柔情,痴痴缠缠,直到天明。

……

上官轻儿醒来的时候,外面是一片阴沉的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身边自然早就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抬眸望向窗口,见窗外下起了倾盆大雨,哗啦啦的,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声音。

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从**坐起来,锦被滑下,她胸前的春光外泄,尤其是那浅红色的痕迹,遍布了她的全身,似乎在诉说着她和他昨夜的疯狂和**。

上官轻儿的脸颊闪过一抹绯红,想起昨夜的**,心中一阵悸动,又是羞愧又是甜蜜。

好一会,她整理好了情绪,穿好衣服,才对着外面道,“流花,梨花。”

流花和梨花一直守在她的门口,寸步不离,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应道,“郡主,您醒了吗?”

上官轻儿“嗯”了一声,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流花和梨花端着水盆进来,看着**的上官轻儿已经穿戴好,便笑道,“已经是饷午了,午膳已经准备好了,殿下说今儿有事,午膳就不回来吃了,郡主要现在吃吗?”

上官轻儿蹙眉,摇摇头,“再等等吧,我还不饿。”

“是,那奴婢伺候您洗漱吧。”流花将水盆放下,笑着道。

上官轻儿点头,起身到水盆前洗了脸,又簌了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流花为她梳妆。

透过梳妆台上有些模糊的镜子,上官轻儿看到流花眼中的羡慕和笑意,目光往下,在自己的脖子上看到那几个清晰可见的吻痕的时候,脸色不由的一红,终于明白流花为何会这么暧昧的看着自己了。

“咳咳,今儿下雨,我就不出去了,你去将午膳端上来吧。”上官轻儿见流花已经帮她梳好了头发,便不自在的开口。

“是,郡主。”流花笑着点头。

“让梨花进来。”上官轻儿又道。

“是。”流花走了出去,没一会梨花就进来了。

上官轻儿也不再觉得害羞,她身上也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痕迹,也没必要矫情。

“郡主。”梨花恭敬的站在上官轻儿身前,礼貌的低着头。

上官轻儿抬眸,问,“几时开始下雨的?”

梨花愣了愣,道,“清晨时分。”

“瑶贵妃和赵倾他们,怎么样了?”上官轻儿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问。

梨花闻言,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昨夜青离将瑶贵妃丢进了护城河中,那地方曾传出谣言说有食人鱼。瑶贵妃不会游水,被丢下去之后,就不停的挣扎,引来了不少食人鱼的围攻。这个时候,赵太子的护卫赶来了,青离一人挡下了赵太子六个隐卫,一刻钟之后,赵太子赶来,青离不敌,受了伤。赵太子正准备去救人,殿下的暗卫赶来,将赵太子身边的人都堵住了。两个时辰之后,殿下的人才撤离,赵太子跳进了水里将瑶贵妃捞出来,却已经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了。”

“食人鱼的数量多么?两个时辰,怎么没将她咬死?”上官轻儿有些郁闷的问道。

梨花嘴角抽了抽,“那地方根本就没有食人鱼,瑶贵妃之所以会被咬,还是殿下昨夜特地叫人将那些会咬人的鱼放进去的。”

“噗……”上官轻儿乐了,笑的很是娇艳,“我就说我回京这么久,怎么不知道食人鱼的事呢,夏瑾寒真是可爱。”

梨花干咳两声,对于上官轻儿说夏瑾寒可爱的话,实在不敢恭维。

当然,她们殿下确实很帅很酷,尤其是维护小郡主的时候,那叫一个霸气。但,这跟可爱似乎搭不上边儿吧?

梨花低着头没有出声,上官轻儿又道,“这么说,瑶贵妃如今已经进城医治了?”

“不曾。”梨花笑着道,“殿下下了令,天亮之前不允许瑶贵妃进城,故而赵太子来到城门口,哀求无果,便去了城北,据说是去了那间奢华的别院。”

“别院?冷天睿住的那里?”上官轻儿蹙眉,眼中上过一抹疑惑。

“正是。”梨花点头,“据说漠北大王身边的国师能妙手回春,这一次救了瑶贵妃一命。但因为瑶贵妃的脸也被食人鱼咬到了,这容貌怕是很难恢复。”

上官轻儿冷笑,“果然是祸害遗千年,那个女人居然这样都没死,还趁机跟冷天睿勾搭上了,呵。”

上官轻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而后道,“非影是何时来京城的?”

她上次去会冷天睿的时候,非影还是没有来的,如今怎么又出现了?那个神棍,总跟她过不去,又武功高强,是不是不好应付的主啊。

“据说是前天,我们的人这些日子一直在观察他们的动静,但漠北国师来了之后就一直住在里面,不曾离开过,漠北大王也没有任何举动。”梨花显然也是疑惑的,冷天睿这么早来夏国,难道真的紧紧是为了冷天娇?这不太可能,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嗯,我知道了。殿下知道这事吗?”上官轻儿神色淡漠,看不出情绪。

梨花点头,“殿下已经知道了。”

“他可有什么安排?”

“属下不知。”梨花低着头回答。

“没事了,你下去吧。”上官轻儿抚了抚额头顿时觉得有些头疼。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各种麻烦,让她觉得很累。

但不管再多的麻烦,她都不会轻易妥协的。她说了会陪着夏瑾寒一起闯天下,就一定会陪在他的左右,与他一起面对各种麻烦。

午膳后,上官轻儿去看了看青然,发现他只是睡着一般,躺在那里不动,呼吸正常,心中的担忧便少了几分。

但……

她紧紧的捏着了手中的玉佩,内心一片挣扎。

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该如何抉择呢?

傍晚,上官轻儿坐在凉亭中抚琴,一曲毕,她闭上了眼睛,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变得坚决了。

夏瑾寒还是没有回来,她屏退了左右,一个人坐在凉亭里,一遍一遍的弹奏着,那样子近乎疯狂。夜风吹来,浮起了凉亭四周的纱幔,凉亭中端坐在椅子上的上官轻儿,一身艳红的襦裙铺散开,长发随意的用发簪绾起,美轮美奂。

宽大的衣袖,从桌子上一直垂到了地面,上官轻儿身上的长裙,像是在凉亭中绽放的一朵彼岸花,美丽却也致命。

她弹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停下了。

三首不同的曲子,在她纤细的手指下飘散,即便她停下了,最后那一首还是余音绕梁,久久都未散开。

她起身,叹了一口气,没有等到她想见的人,心中有些郁闷,但也没有逗留,而是转身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点着安神的香,闻着那香味,她会觉得很安心,很舒服。

夏瑾寒还是没有回来,上官轻儿心中有些担心,躺在房间的软榻上,她如烈火般鲜红的长裙,随意的垂下,洒脱而又撩人。

迷迷糊糊之间,上官轻儿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几不可闻,却还是惊醒了。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便迷糊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夏瑾寒那张美得极致的脸,他风尘仆仆,身上似乎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汗水味。

上官轻儿蹙眉,含糊的问,“寒,你去哪儿了?”

夏瑾寒将她放在**,为她拉过薄被盖好,“出去办点事。累了怎么不先歇着?躺在那边多不舒服。”

上官轻儿双手抱住他的腰,脑袋靠在他的身上,道,“我想跟你一起睡。”

“我去沐浴,马上就回来,嗯?”夏瑾寒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一整日的疲惫,似乎都在她娇柔的里融化了。

“嗯。”上官轻儿点头,却没有松开他,而是爬起来,抱着他的脖子,仰头迷迷糊糊的咬着他樱色的红唇,轻轻的啃咬亲吻着。

一日不见,她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想念他。

感觉到上官轻儿的主动,夏瑾寒浑身一愣,随后用力的抱住她,反客为主,压上她的红唇,便肆意的掠夺起来。

缠缠绵绵的吻,一发不可收拾,两个炽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忘我的纠缠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瑾寒被撩拨的浑身难受,大手开始不听话的探向上官轻儿的身子,将她的衣服扯开了一半的时候,上官轻儿却吸了吸鼻子,一脸嫌弃的道,“寒,你身上有汗味。”

夏瑾寒的脸色一寒,眼中的情欲没有散去,却是平白了多了一丝愤怒和危险的气息。

上官轻儿推开夏瑾寒,正准备躺下休息,心中偷笑着,觉得能让夏瑾寒露出如今这样尴尬而又生气的表情,实属不易啊。

但她还来不及得意,夏瑾寒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去了隔壁的浴室。

“嗯,我身上有汗味儿,所以咱们去浴室里,一边洗一边继续刚刚的事。”

------题外话------

美妞们,本章内容有删减,需要看完整版的亲,请一定记得加vip正版群哟。群号在评论区置顶处,详情请查看评论区的通知,(*^__^*)嘻嘻……么么哒!

月底了,有月票和评价票的妞们都不要藏着啦,快交出来吧,不然要过期作废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