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迟来的洞房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76章 迟来的洞房(精) 文 / 清溯

被红色装饰着的房间里,气氛很是暧昧。

烛火摇曳着,将红帐内的一切,照的若隐若现的,看不真实。

上官轻儿意乱情迷之中还在想着对策,能不能让他不牵动伤口,又能让他们继续做幸福的事情呢?

她真怕今晚要是不给他,他会难受致死。

咳咳,当然,其实躺在他身边,被他这么抱着吻着,要是不能继续,她自己也难受的不行,所以她必须好好动动脑筋。

好一会,上官轻儿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夏瑾寒,迷离的双眼,闪着点点精光。

“轻儿……给我。”夏瑾寒声音沙哑,似乎在极力隐忍什么。他以为上官轻儿是要拒绝他,心中有些着急。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得意的看着他,“给你可以,但是有条件。”

夏瑾寒心中一喜,而后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她。

“我在上面,不然你伤口要是又裂开,我可不管你。”上官轻儿认真的开口。心中却是有些小小的期待和得意。

“这……这怎么行?”夏瑾寒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让她在上面?他的颜面何在……

“不行?那睡觉,躺一边去。”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不理他。

“轻儿……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夏瑾寒委屈的低着头,像极了吃不到糖的孩子。

上官轻儿撇撇嘴,“是你自己不要的……”

“我……”他能说他的身子没问题,即便在上面,伤口也不会裂开吗?

“最后问一次,要还是不要?”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对上了夏瑾寒犹豫的凤眼,表情认真。

每次都被他压的死死的,每次起床,她都被累的浑身无力,某人却神清气爽,状态极好,所以,今晚她也要试试在上面是什么感觉。至少,也让她主导一次吧?怎么能老是被他压榨。

他要是不给,那她就不理他,直接睡觉,看他怎么办。

夏瑾寒低着头,眼中满是犹豫和挣扎。他是大男人,怎么能被一个女子压在下面?

但,他肯定,只要他不答应,上官轻儿绝对是不会让他碰的。比起面子,他觉得性福比较重要,于是……

他深呼吸,一脸大义凛然的点头,“好,我要。”

上官轻儿眼前一亮,立刻翻身将他压下,笑道,“真乖……”

说罢,在夏瑾寒无奈的表情下,低头吻住了夏瑾寒的嘴。

第一次以这样的姿势面对上官轻儿,夏瑾寒的脸难免有些红,一双狭长的凤眸也慢慢的变得迷离起来。

上官轻儿伏在他身上,小心翼翼的亲吻,似乎怕会牵动了他的伤口,她每个动作都很轻柔。让夏瑾寒的心也慢慢融化了……

夜深了,京城因为风王的事情,已经乱成了一团,但太子府里却是一片宁静,尤其是太子的新房中,久旱逢甘雨的两人,正忘我的纠缠着,红帐涌动,红烛熄灭,他们抵死缠绵,不分你我。

爱到了深处,只有这样,才能够淋漓尽致,才能彻底的表达他们内心对彼此的在乎和深爱。

窗外突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却无法惊扰这一室的温情……

相比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的幸福,此时的风妍妍却是陷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她被战天带走了之后,便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浑身都痒痒的,很是难受。

这感觉很奇怪,跟中了媚药的时候有些像,但又不太一样。

至少,中了媚药的时候,只是身体的某处很难受很痛苦,恨不得被填满,但如今不仅有那种强烈的欲望,身体还由里到外的一阵瘙痒和疼痛。

这种痛和痒,几乎是从身体的内部发出来的,透过血液,渗透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头发都觉得难受。

“嗯……”战天刚带着风妍妍出城,打算去他们冥衣楼在城外的据点,突然听到风妍妍难受的声音,蹙眉,冷冷的问,“受伤了?”

风妍妍抬眸,表情痛苦的看着战天,摇摇头,“不是,只是,好难受。”

战天见她不是受伤,便没有理会,带着她骑上马儿,就飞奔起来。

京城对风妍妍来说已经不安全,要不是他逃得快,怕是连连京城都出不来。

风王那个没脑子的家伙在这个时候造反,打草惊蛇,京城绝对是容不下风家的人的,风妍妍如今只能离开京城,甚至离开夏国。

他没猜错的话,不出一个时辰,京城内风家的人就会全部被抓走,至于风妍妍,朝廷肯定也不会放过的。

战天低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伤,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

没想到那个小丫头居然长这么大了,而且身手还这么好,他不过是想回头看看她,居然就被她伤着了。

不知道她是否能认出自己?

战天摇摇头,她只在小时候见过自己,而且只有那么几次,如何能认识自己呢?再说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战天陷入了回忆中,心中有些复杂,突然感觉身后的女人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腰,身子还在他的身上轻轻的蹭了蹭。

女子的身子,柔若无骨,尤其是那高挺的双峰,落在他的后背上,让他的身体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他身体也就僵硬了一瞬间,而后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愤怒。他隐忍了一会,见风妍妍还是不肯退后,他终于忍不住提醒道,“妍郡主,请自重。”

风妍妍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慌忙松手,像是梦醒了似得,猛地退后,却忘记他们是坐在马背上的,她这一退后,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原本就被疼痛和瘙痒折磨的浑身无力的风妍妍,一下子就从颠簸的马背上掉了下去。

战天还在为刚刚那一阵柔软的触感感到恶心,哪里想到风妍妍会掉下去。

直到一声尖叫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他来回过神来,拉住马缰,扭头看向了身后。

只见风妍妍穿着一身白色的襦裙,重重的掉在了地上,肩膀处传来了一身清脆的,“咯咯”声,让她的表情很是狰狞。

战天一脸厌恶的看着风妍妍,因为肩膀甩脱臼了,她倒在地上,怎么都挣扎不起来,只能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没眼迷离的看着战天,声音娇柔的几乎能腻出水来。

“壮士,我手摔断了,拜托你,扶我一下可以吗?”风妍妍强忍着身子是不适,手上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许多,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肯定是出问题了,只是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为何会这么难受?

战天本想不理她,但想起那人的交代,又不得不跳下马,将她抱起来。

原本还能控制住自己的风妍妍,一触碰道战天的身子,闻着他身上男性特有的味道,她觉得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蹭到了战天的身上。

“妍郡主,你没事吧?”战天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要不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有些怪异,他怕是早就将她给丢出去了。

他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也只会碰那一个女人,直到死,都不会再碰她之外的女人,哪怕如今他怀里的女人再娇柔,再好看,再动人。

风妍妍咬着嘴唇,双眼几乎能溢出水来,声音也越发的娇柔魅惑,“壮士,我,我似乎中毒了。”

战天的脸色一边,伸手探上风妍妍的脉搏,抿着嘴,道,“不错。”

风妍妍忍着心中的不适,问,“是什么毒?为何我会这么难受?”

战天眯起眼睛看着她,道,“久久合欢散。”

风妍妍的脸色大变,咬着嘴唇,道,“我在皇宫并不曾吃任何东西,为何会中这样的毒?”

这种毒及其霸道,他们都是知道的,只是,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给她下了这样的药?来不及多想,风妍妍的身子又有些难受起来了。

战天冷笑,道,“这就要问你,我如何会知道?”

战天说完不再出声,带着风妍妍快马加鞭的奔驰起来。只是,才走出没多远,风妍妍又开始不安分的往他身上蹭,甚至还大胆的用手去扯他的衣服和裤子。

一向洁身自好的战天再也受不住,抬手一把将风妍妍劈晕,这才厌恶的将风妍妍丢在身后的马背上,飞快的奔驰而去。

回到山坳中的秘密基地,战天随意的将风妍妍丢在一张破旧的**,便紧张的去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

房间里,蒙着一层面纱的女子,站在窗前,似乎在望着什么出神。

战天小心的推门进去,扯下了脸上黑色的蒙面布,目光变得柔和起来,“馨瑶,你要的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蒙面女子听到声音,转身对战天一笑,道,“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没问题的。”

战天抓了抓脑袋,那张经过岁月洗礼的脸,有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虽然说不上有多帅,却很酷,“只要是你交代的,我都会做好。”

女子上前两步,有些愧疚的看着他,“这些年,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辛苦你了。”

“只要你过的好,我就觉得幸福了。”战天温柔的看着女子,哪里还有最初的冰冷和霸气?此时他也不过是一个在自己心爱的女子面前,有些紧张的男人罢了。

女子眼尖,看到了他肩膀上的鲜红,紧张的过去,拉着他的肩膀道,“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战天摇摇头,笑道,“没事,小伤。”

女子拉着他坐下,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看。”说着,她就伸手解开了他的衣服,不等战天阻止,他受了伤的肩膀就展露在了女子面前。

“这……”看到那像是被无数的银针穿透过,正流着血的伤口,女子捂住了嘴巴,忽而想起了什么,目光冰冷的问,“是那个孽畜做的?”

战天的脸色微变,低着头,摇摇头道,“不是。”

“不是?这种伤口除了她,还有谁能做到?她都不认你,你还护着她作甚?”

战天的脸色微变,道,“她毕竟是我们的女儿,我自然是护着她的。”

“我没有那样的女儿,哼,你别忘了我脸上,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战天,你还没看透她吗?她就是畜生!没有人性的畜生!”女子疯狂的叫着,面目狰狞。

不错,眼前的女子,就是瑶贵妃,那曾经剩下了赵倾的狠毒的女人。

而战天……

“馨瑶,这些年是我们欠了她的,当初我并不知她是我的女儿,你还叫我去杀了她……若是早知道她是咱们的女儿,我定会暗地里护着她。”战天一脸认真的握着瑶贵妃的肩膀,语气很是坚决。

瑶贵妃却是一把推开了战天,冷笑道,“战天,你搞清楚了,我才是你爱的女人,她不过是个六亲不认的孽障,你当她是女儿,她可曾当你是父亲?”

“她只是不知道我是她父亲。”战天别开视线,低声的吼了起来。

瑶贵妃退后两步,大笑道,“哈哈哈,战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她知道了就会认你?连我这个亲生母亲她都不屑一顾,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要不是你来的及时,我早就死了……”

战天却是咬着牙道,“馨瑶,你曾经那般对还是个孩子的她,她如今不认你又如何?是我们愧对她在先,这怪不得她。”

瑶贵妃这会不乐意了,她一把推开战天,大笑,“哈哈,战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女儿,怪我心狠将她丢了吗?你要知道,她是你的女儿,他跟赵王没有关系,万一她的身份被拆穿了,那下场就是我跟她都要死,我丢了她是为她好。”

战天的脸色缓和了些,不可置否,“也许你说的对,你当初丢了她是为她好,可你后来又为何一而再的让人去刺杀她?甚至,我还差点亲手,亲手……”

想起自己曾经多次让人去刺杀还是个孩子的上官轻儿,战天的心就说不出的难受,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只当是被瑶贵妃丢弃了的赵王的孩子。

他本就恨赵王夺了他心爱的女,对于赵王的孩子,他自然不会手软,如今想想,当初要是没有夏瑾寒保护,她怕是早就死在自己的手上了,这对他来说是何其残酷的事情。

“呵呵,你就该亲手杀了那个畜生,我那样低声下气的哀求她,她是怎么对我的?”瑶贵妃纷纷的骂着,越想越生气,干脆对战天叫道,“你说,你是不是被那个小贱人迷住了?你想认她?”

战天别开视线,道,“你放心,我不会认她。”

她的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里已经没有父母这个词,她有了深爱她的男人,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他只是想,如果可以,他要好好的补偿她,保护她……

当然,这些话他不会告诉瑶贵妃,如今的瑶贵妃,早已经不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温柔善良的女子,皇宫那个大染缸,让她变得阴狠毒辣,已经不再如当初一般纯洁。

他当初不知道那是他的女儿,他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但如今既然知道了,他如何能再看着她们母女相互残杀?

“不会便好,那种贱丫头,你就是认了,她也是不会认你的。”瑶贵妃的情绪稳定了些,眸光微深的看着战天,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拉着他道,“你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这个男人对她还有用,她不能跟他闹翻了,至少现在还不能。

这些年,战天对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如今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她了,她如今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赵倾成为赵国的王,然后站在最高处,将那些曾经看不起她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她已经习惯了那种富贵的生活,她知道战天对她好,是真心爱她,但她不会为了战天放弃如今的生活,永远不会。

战天抿着嘴,看着这个她深爱的女子,动作温柔的为他清理伤口,他的心是满足的,但他也明白,一切都变了,即便她如今还会对自己温柔,也不是因为爱。

这边,战天跟瑶贵妃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凝固,另一边,被战天带回来丢在了一边的风妍妍,也幽幽转醒了。

没醒来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这一睁开眼睛,她就恨不得自己再次晕死过去。

好痛,好痒,难受。

“嗯……啊……”风妍妍发出了痛苦的声音,手不安的在自己的身上挠了起来。

她中午才被钱赢虐待,晚上又被夏瑾寒踹了一脚,然后又被战天摔断了胳膊,如今浑身无力,伤口的折磨,毒性的折磨,无不将她推向了癫狂。

她费力的站起来,目光迷离,面目狰狞,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走。

已经是晚上,周围静悄悄,黑漆漆的,风妍妍什么都看不见,她觉得累极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疯狂的肆虐着,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渴望着男人……

是的,她很渴望男人,即便中午的时候,钱赢的触碰让她觉得恶心,可如今她却非常的渴望那种感觉……

她出了门,也没有人拦她,便跌跌撞撞的继续往外面走。

这里是城郊,这房子位于山坳,是一座很简单的小木屋,里面的房间倒是挺多的,就是比较简陋。

出了大门,她看到门外居然有两个高大的男人在守门。顿时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就扑了过去。

她受不了了,好痛苦,再这么下去,她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那男子显然是高手,突然被一个女人扑来,本能的用力将她丢开,这一丢,风妍妍重重的掉在了地上,却刚好把风妍妍的肩膀给接了回去,只是,身上本就松松垮垮,又被她不停撕扯的衣服就这么散开了。

这男人是战天冥衣楼的人,本身就是杀手强盗,看到女人,本是不屑的。但,看到那女子红彤彤的脸和娇艳如花的身子的时候,不由的眼前一亮。

风妍妍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都觉得是一等一的,任何男人见了她,怕是都会多看两眼,甚至会痴迷。

眼前的男人也不例外,这女人他们是看着他们的老大带回去的,如今突然衣冠不整的跑出来,这是为何?

“唔……呜呜……”风妍妍费力的爬起来,发出了一阵撩人的声音。

她看到自己的衣服散开了,非但没有拉好,反而觉得这样很刺激,很凉快,很舒服。

这一幕,彻底的撩拨到了大门口那两个男人的神经,他们对视了一眼,突然那最初被抱住的男子慢慢的走向了风妍妍,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美人儿,你这是怎么了?”

风妍妍看到男人靠近,她难受的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抚过,然后扬起脖子,露出了撩人的姿势,“我,我要……”

如果说她衣衫散开的时候,撩拨了男人的神经,那这一刻就是彻底的点燃了这两个男人的欲火。

“我靠,真是个撩人的妖精。”男人忍不住了,任何男人看到这样的画面,怕是都会忍不住,于是,他扑了上去。

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还没动作,风妍妍就主动的抱住了男人,身体不停的往男人身上蹭。

男人的神经彻底断裂了,也不管这女人是什么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哪有不要的道理?

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风妍妍压在地上,就开始去吻她的肩膀和脖子,手也开始在她的身体上游弋……

“靠,林三,你还真上了?”一边的男子看着那两人,顿时不爽了,立刻也走了过来,道,“至少换个地方吧?”

叫林三的男子不舍的抬起头笑道,“真他妈的爽,太甜了,走,咱们去房间。”

“哟,这女人还不肯松手,哈哈,真是**!”男子笑着,趁机在女子的脸上捏了一把。

两人一脸邪恶的笑着,将浑身难受,主动撕扯他们衣服的风妍妍带回了房间里。

不多时,那房间里就传来了男子愉快的叫声和**的骂人声,以及女子丝毫没有形象的放浪的叫喊声……

夜,静静的流逝着,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二天,上官轻儿起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

夏瑾寒早已经起身去了早朝,因为风王的事情,夏瑾寒这些日子再想偷懒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怎么这么累。”上官轻儿哭丧着脸,哀怨的叫道。

之前每次夏瑾寒在上面的时候,她被累的要死要活的,为何换到她在上面了,不但不像夏瑾寒那样神清气爽,反而差点累死在他身上呢?

如今上官轻儿终于明白,为何这种事需要男人来主导了,这种超级累人的体力活,真的不适合女子来做。

她浑身难受的起身,身子昨夜已经被夏瑾寒清洗干净,如今也是舒爽的,她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有些难受的下了床,对外面叫道,“梨花,流花……”

“太子妃,你醒了?”梨花和流花迎了进来,两人都面带着笑容。

上官轻儿的脸有些红,点点头道,“嗯,殿下去早朝了么?”

“是的,太子妃,早膳已经做好了,要现在给您端上来吗?”流花笑着问。

“嗯,去吧。”上官轻儿在水盆边洗了一把脸,然后坐在梳妆台,让梨花帮她将长发盘起。

做完这些,流花以及将早膳端上来了,今日的早膳很丰盛,各种补汤和甜点,都是上官轻儿爱吃的。

上官轻儿笑着,在心中感谢夏瑾寒的细心,心中燃起了幸福的泡沫。

她想起了什么,问,“青然如何了?”

梨花淡漠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微微蹙眉,道,“殿下今日已经让人取来了非家人的血,应该很快就会醒来了。”

上官轻儿点头,很少好奇夏瑾寒是怎么拿到明夜或是非影的血的,但也没有多问。

吃了早膳,她带着梨花和流花除了门,直奔上官府。

按理说这两日她和夏瑾寒是要回门的,但这上官府里的人也不完全算是她娘家的人,至少这里没有她的父母,所以回门子什么的,也都可以省了。

上官轻儿心中担心白澜,一回来就丢下了梨花和流花,却了白澜住的院子。

白澜住的院子不大,里面没有下人,清静到不行。

上官轻儿轻车熟路的来到白澜的房间,发现白澜正坐在床榻上,似乎在等她,看到她进来,白澜眼前一亮,起身道,“轻,你来了。”

上官轻儿笑了笑,“嗯,昨天走的比较急,没来得及告诉你一声,怕你不开心了,今日我就早早的过来了。”

白澜的脸色有些泛红,低着头道,“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就好了。”

上官轻儿自然知道,要是她没有让一煞告诉白澜,让他回来这里等她的话,就他这闷骚的性格,怕是不会回来了,甚至还可能会气坏了身子。

他都一把年纪了,这身子看起来健朗,但实际上有很多的问题,如今吴长老和吴洛已经研究出了不死药人的制作原理,同时也发现了让白澜能带着正常人的意识,活的更久更长远的办法,只是,如今还在试验中。

上官轻儿拉着白澜在榻前坐下,道,“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白澜琥珀色的眸子带着幸福的笑容,“没有,你今日送来的血我已经喝了,接下来半个月不喝,应该都没有问题。”

上官轻儿闻言一惊,道,“我什么时候让人送血来了?”

白澜蹙眉,“早上一煞带来的血,不是你让他送来的么?”

“一煞!”上官轻儿对着窗外叫道,脸色有些凝重。

一煞很快就跳了出来,单膝跪在地上,对上官轻儿恭敬的道,“主人,您找我。”

上官轻儿严肃的看着她,问,“你早上给祖师爷的血,是怎么回事?”

一煞低着头,老实的回答,“回主人的话,是您身边的侍女梨花让属下拿来的,属下以为,以为是你的意思……”

梨花?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忽而想起了早上她问关于青然的事情的时候,梨花的回答,如此说来,夏瑾寒不仅拿到了给青然的份儿,把白澜需要的血也准备好了么?

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细心?她什么都没说,他就已经将她想要做的事情都办好了。

她咬着嘴唇,心中很是感动。

白澜也从上官轻儿的话语里明白了什么,虽然有些不甘,但他看到上官轻儿今日来找她,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如今夏瑾寒不给他找他需要的鲜血过来,那么上官轻儿就会用自己的鲜血来救他……

那个男人,为了上官轻儿真是什么都肯做,为了不让上官轻儿受伤,哪怕是救他的情敌,也在所不惜。

这一刻,白澜是彻底的佩服夏瑾寒,也终于将上官轻儿的手放开了。

他跟她本就没有可能了,他其实比谁都明白。他如今不过是个僵尸,活死人,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留在她身边,陪伴她一生,给她幸福呢?

他之前会因为上官轻儿对他的遗忘和冷落和伤心发狂,不过是死之前的执念太深,自以为自己醒来之后再见到上官轻儿,就能让她爱上自己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他其实明白自己失落的根源所在,不是因为上官轻儿不爱自己,而是自己对她的渴望太深。

如今有个真心待她,愿意守护她,疼爱她,保护她,对她好一辈子的人陪在她身边,他也就可以放心了。

白澜温柔的看着上官轻儿,见她的脸色不太好看,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低沉,“他对你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上官轻儿扭头看着白澜,在白澜的双眼中,她看到了纯粹和真诚,心中对于白澜的愧疚和不安,也慢慢的消散了。

白澜是真的看开了,也是真心的在祝福她,上官轻儿咧嘴一笑,重重的点头,“嗯,他真的很好。”

“呵呵,想去找他了?”白澜看着上官轻儿眼中明亮的光芒,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了,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幸福,他也觉得很幸福。

上官轻儿的脸微微泛红,低着头道,“嗯。”

她是想去找他了,说不上什么原因,总之听到一煞和白澜的话,心中就万分的想念他,想要立刻见到他。

“去吧,他怕是也在等你。”白澜轻轻为上官轻儿拂去了耳边的青丝,含笑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道,“那,我改天再过来看你。”

“嗯。”白澜点头。

上官轻儿笑着起身,快步的走了出去,来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扭头对白澜笑道,“白澜,你真好。”

白澜愣了愣,见上官轻儿已经转身走远,他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

能有她这句话,足够了,这辈子也无憾了。

……

上官轻儿很快就带着梨花和流花赶去了皇宫,只是在离开上官府的时候,雾谷的人们表示,这些日子他们在京城也玩腻了,打算过两天启程回去。

听到他们说要离开,上官轻儿顿时就心生不舍,于是拉着洛音和两个孩子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才急急忙忙的赶去皇宫找夏瑾寒。

她来到皇宫御花园门口的时候,夏瑾寒还没有出来,昨日发生了风王那样的事情,夏瑾寒这段日子怕是有的忙了。

在外面的凉亭里等了好一会,才看到不少人从金銮殿出来。

上官轻儿最先看到的是夏瑾元和夏瑾轩,他们看到上官轻儿,也迎了过来。

“轻儿,你怎么进宫了。”夏瑾轩笑着跑到了上官轻儿身边。

“我看嫂子这是来接太子下朝的吧?”夏瑾元挑眉,一脸笑意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脸一红,白了夏瑾元一眼,道,“小六你最近话很多啊……”

“咳咳……”夏瑾元干咳两声,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上官轻儿那邪恶的表情,他总觉得有些可怕。

夏瑾轩的脸色变了变,看着上官轻儿的目光有些幽深,“我都差点忘了,轻儿如今已经跟太子哥哥成亲了。”

“他们新婚燕尔,可正是如胶似漆呢。”夏瑾元很不客气的笑道。

上官轻儿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好好好,好嫂子,我不说就是了。”夏瑾元耸耸肩,表示他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所以会自觉的安静下来。

上官轻儿扭头看向夏瑾轩,“今日早朝说了什么呢?太子呢?”

“太子哥哥跟左相大人被父皇叫去去了御书房,怕是要过一会才会出来。”夏瑾轩笑着回答。

而后又有些担心的问,“你身子没事了吧?昨日本是要进宫参加晚宴的,只是慕瑶那死丫头硬拉着我在外面转悠了好久。”

说着,夏瑾轩有些郁闷的抓了抓脑袋。

上官轻儿低着头笑道,“我没事,身子好着呢。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瑶儿想跟你一起过七夕,你该高兴才是,瞧你这样子,是不想跟她过么?”

“谁要跟她一起,粗鲁的女人。”夏瑾轩郁闷的撇撇嘴。

“口是心非。”上官轻儿敲了敲夏瑾轩的脑袋,道,“你跟瑶儿也认识这么久了,你们就不能干脆点么?”

“轻儿,你什么意思呢?”夏瑾轩不解的看着上官轻儿,有些期待她接下来的话,又有些害怕。

上官轻儿叹口气,“你别说你不喜欢瑶儿,还要,那丫头分明也是喜欢你的,只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罢了,你们这两人整日里吵吵闹闹的,如今年纪都不小了,怎么还不想着早些成家呢?”

喜欢?

夏瑾轩的心咯噔了一下,有些迷茫的看着上官轻儿,慕瑶喜欢他?他也喜欢慕瑶?

看到夏瑾轩那纠结的表情,上官轻儿也不再多说,有些话说多了也没有意义,要的还是他们自己去领悟。

她扭头看着夏瑾元,道,“这几日六王妃可有什么异常?”

六王妃早些日子被找回来了,只是,这些日子总是有些鬼鬼祟祟的,有些奇怪,上官轻儿怀疑她已经加入了敌人的阵营,所以让夏瑾元盯着点。

夏瑾元低着头,脸色有些凝重,“没能抓到她的把柄,但确实有些不对劲。”

“你这些日子盯着点儿吧,最好看好你的孩子,别让无辜的孩子受到牵连了。”上官轻儿提醒。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夏瑾元回答。

几人在凉亭里聊了一会,夏瑾寒跟韩熙然就出来了。

上官轻儿迎上去,笑道,“出来了。”

夏瑾寒微微蹙眉,“怎么跑进宫来了?”

“还不让我来接你啊?”上官轻儿嘟起了小嘴。

夏瑾寒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了亲她的红唇,“自然是让的,你愿意来,我很开心。”

上官轻儿也笑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知道甜言蜜语。”

“呵呵,走吧,回去了。”夏瑾寒揽着她,转身离开。

韩熙然和夏瑾轩以及夏瑾元换站在一边,看着那两人携手离开的美好画面,不由的都有些羡慕起来。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刚回到太子府,还来不及吃午饭,突然一个身受重伤浑身是血的人从门口冲了进来,倒在了大殿外。

“什么人?!”梨花冷冷的低喝一声,上前揪起了男子的衣服,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愣了愣。

“梨花姑娘,我要见殿下和郡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大婚当日,将夏雨琳送走了的欧阳云飞。

“欧阳?”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欧阳云飞,慌忙跑出了大殿,紧张的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伤的这么重?”

欧阳云飞拉着上官轻儿的衣服,一脸愧疚的道,“郡主,是我失职,没能杀了夏雨琳,让她给跑了。”

“什么?”上官轻儿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她自然是知道大婚当日夏雨琳出来捣乱并被欧阳云飞带走了的事情的,只是没想到,风妍妍那个女人被救走了,夏雨琳居然也……

“她,咳咳,她和赵国人有勾结,如今,咳咳,怕是已经被带去了赵国的路上,她知道你的秘密,怕是会对你不利,你要小心些。”欧阳云飞说完,双眼一闭,就晕倒了过去。

------题外话------

本章内容有删减,具体情况,请看评论区,嘿嘿,妞们懂的……

嗷呜,今天忙了一整天,没时间检查错别字了,妞们看到很多错别字的话,可以指出来。谢谢大家的支持哟,╭(╯3╰)╮求评价票……

推荐文文《枕上婚之萌妻入侵》文/打瞌睡的萌

程子虞的梦想是某天成为一线大咖,随意玩转娱乐圈;顾沐阳的梦想是打造一个娱乐圈,让程子虞爱怎么耍就怎么耍;

犹记得,3岁的程子虞遇上5岁的顾沐阳,从那刻起这个叫顾沐阳的男人开始成为她的克星;

从有记忆起,程子虞就是顾沐阳生命中的唯一,他宠她爱她,纵宠放肆她。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