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妍郡主的下场(下)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178章 妍郡主的下场(下,不告而别)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已经大婚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夏瑾寒每日都在忙碌着。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边疆传来消息,边城在五天之内,三次起兵攻打灵州,但灵州易守难攻,甚至还在灵州城外布下了奇怪的阵法,是以,每次攻打,风家和赵国的士兵都没能捞到什么好处。

五天下来,赵国和风家军不但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而因为那强大的阵法,折损了不少士兵。不得已,风靖只得暂时停止攻击,退回了边城,开始跟赵倾等人商议。

他们都知道,夏瑾煜已经带了二十万士兵赶来,已经出发了六天,再过四五天就会抵达灵州。一旦夏瑾煜的人抵达了灵州,灵州的五万士兵,加上夏瑾煜的二十万,还有沙城的十五万,加起来就是四十万,届时,赵国和风家军就不再是对手了。

风曜、风靖和赵倾、周将军等人聚集在了一起,商议了整整一夜,决定两天后再次起兵。务必要在夏瑾煜到达之前,攻破灵州城。

风靖说他认识一位高人,懂得奇门遁术和阵法,当即连夜赶去找人前来支援。只要破了那阵法,灵州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根本不足为惧。

只是,第二天夜里,当风靖好不容易将那所谓的高人请来,却发现风家军已经大乱了。

原因是……

风曜和风妍妍乱l轮的消息,不知为何传开了,风曜的妻子李氏当场气得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就在风王府内,跟风曜闹开了。

李氏本来就不太喜欢这个过于漂亮又十分骄傲目中无人的妹妹,好在她嫁来风王府之后,风曜对她也算好,处处都维护着她宠着她,虽然那种爱不及他对风妍妍的疼爱,李氏也是满足的。毕竟风王府可不是谁都能嫁进来的。

这些年,她一直铭记自己的责任,努力做好妻子,做好媳妇,好嫂子。风曜虽然有纳妾,但只有一个,而且并不是太得宠,所以李氏也没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但如今,这两个兄妹居然,居然……

李氏感觉丈夫最近不太对劲,才会跟着风曜出去的,不想居然看到了这么一幕。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氏看到了那一幕之后,当场就大哭大闹了起来,她的声音又响又尖锐,周围不少士兵巡查的,都被她的声音给吵到,纷纷跑来看热闹,而后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一个多时辰后,这件事在整个边城都传开了。

不仅是这件事传开了,风王府内部的其他辛秘也因为这件事被人给挖掘了出来,关于风王和风王妃的,关于风家祖先的,等等等……

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的风家军,一夜间就乱了,乱的彻底。

风靖回来后,发现军队大乱,风曜被李氏纠缠着,自己都乱了,压根没有心思去整治军队。风靖慌忙整治大军,试图压下消息。大战在即,他们军队里现在不容许出任何差错。

但,不知道是谁散布了消息,说风家的人一直都在监视控制士兵们的亲人,就是怕他们造反,为了让他们听话,他们的家人一直过着被人盯着的、不安稳的日子之类的话。

风家军再一次大乱,这一次,不等夏国的士兵来打,他们就成了一盘散沙。

风曜心烦意乱无心整理军队,罪恶感和羞耻感让他后悔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但对于风妍妍的味道,他不可否认,很迷恋,很迷恋……

风靖和身边的将领花了一夜的时间,想要镇压动乱,结果非但没有将事情镇压下去,反而愈演愈烈了。

而驻守沙城的欧阳易的长子欧阳宇峰,像是在知道风家军会乱似得,完全不给风家军喘息的机会,天刚亮,就带着沙城的十五万兵马,攻了过来。

风家军早已经溃不成军,而欧阳宇峰一出来就发话,说只要归顺朝廷,太子殿下自会保他们家人无事,并且绝对不会有歧视,对投靠的风家军一视同仁,本次大战有功的,一律论功行赏。

如此一来,本就军心大乱的风家军,更乱了。人人自危,人心惶惶,对于风家,士兵们表示怀疑和不信任,加之风家军本就是夏国的叛贼,这种身份,他们本就有压力。

恰恰在这个时候,有人一听欧阳宇峰的话就心动了,也不管什么军规,就带头往前冲,嘴里叫着“太子殿下万岁,小的愿意追随殿下。”

这些人当然是夏瑾寒安插在风家军的,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隐藏自己的存在,没有泄露自己的身份,对风家军不满,却又无处发泄的情绪,让他们此时爆发起来的,十分的猛烈。

有一个人心动,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有一个人行动,那么第二第三个也会跟着行动。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冲向了欧阳宇峰那边,争先恐后,生怕去迟了欧阳宇峰会反悔似得。

一时间,十五万风家军中,就有大半的人投靠了欧阳宇峰。转眼功夫,风家军就至剩下了六万多人。

其中有七八万万是主动投靠的,还有数千人是在投靠欧阳宇峰的时候,风靖为了镇压,亲自命人砍杀了的。只是他的这种方式非但没有制止士兵的行动,反而惹得更多士兵投靠了欧阳宇峰。

于是,不等夏瑾煜赶来,边城的风家军就失去了气势。少了大半人马,这仗不打就已经输了。

赵国的周将军见状,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眼看夏瑾煜的人就要来了,他们要是继续跟风家军合作,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于是,赵倾和周将军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立刻攻打欧阳宇峰。

欧阳宇峰那边刚收服了七八万的降兵,但不曾经过整合和训练,肯定配合不起来,不能很好配合的话,就等于是一盘散沙,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赵国二十万大军,加上剩余的六万风家军,就是二十六万。欧阳宇峰只有十五万人,加上降服的七八万,就是二十二三万,这些人还不完全是精兵,那七八万还未必能真的为欧阳宇峰所用,所以,他们现在出兵,是最佳时机。

风靖已经被欧阳宇峰气得半死,不等周将军提出攻打的意见,就主动请求周将军和赵太子出兵了。

此举刚好合了赵倾和周将军等人的意思,于是,赵国和风家军快速整合,不出一刻钟就点兵完毕,对着正在不远处得意洋洋的点兵准备离开的夏国军冲了过去。

欧阳宇峰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太子殿下果然料事如神,风家军如此容易就被打散,并且被他收服了这么多人,他本来还不信,如今想来,太子殿下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还能跟着太子殿下,是多么的幸运,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打败风家军和赵国贼人,将功抵过,不让太子殿下失望。

所以,看到赵国军和风家军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欧阳宇峰和身后的士兵们不但没有退缩,反而都兴奋不已,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将对方撕烂。

“冲啊,兄弟们,为咱们死去的风家军报仇……”风靖大声的叫喊着,带着身后十多万士兵冲了出去。

周将军带着五万士兵,赵倾带着五万,分别从两翼包抄,来势汹汹,铁骑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场面十分的壮观。

欧阳宇峰眯起眼睛,冷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旗,声音洪亮,“将士们,誓死保卫咱们夏国的领土,绝不让叛贼侵犯半分,跟着本将军,冲过去,打倒叛贼。”

“保卫领土,打倒叛贼!”一呼百应,夏国军只有十六七万,却声势浩大,丝毫不比赵国军和风家军的差。

两军对峙,前锋冲锋陷阵,战争就此打响!

……

夏国太子府。

已经是初秋时节,天气凉爽了许多,清晨的微风吹过庭院,带来了一阵淡淡的桂花香。

上官轻儿疲惫的从床榻上爬起来,抚着有些酸痛的腰肢下了榻。

“梨花,流花……”她对着外边叫了一声。

“太子妃,您醒了?”流花和流花迎了进来,两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上官轻儿点头,“殿下去早朝了么?”

“是的,殿下一早就出去了。”流花笑着将水盆送上,对上官轻儿道,“太子妃要先吃早膳吗?”

“嗯,端上来吧。”夜里消耗了太多体力,虽然不是在上面,却也一样累的要命,此时不吃点东西,白日里可吃不消。

“好的,奴婢这就去。”流花笑嘻嘻的下去了,看那样子,似乎心情很好。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梨花,道,“流花这是怎么了?”

梨花淡漠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今儿一早严鑫来过。”

“原来如此,这丫头,莫不是恨嫁了?”上官轻儿抿嘴一笑,心想,也许是该找个时间,把她给嫁了算了。这都二十多的年纪了……

上官轻儿洗了脸就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然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十二年,她来到这里整整十二年了,上官轻儿低叹一声,任由梨花为她盘起长发。

早膳后,上官轻儿想起自己许久没有去普崖山了,前些日子球叔说后山的云芝草又长出来了,这一次,球叔还亲自培育了不少幼苗,让上官轻儿有时间去看看。

这些年,上官轻儿不在京城,清寒斋的云芝膏需要用的材料都是球叔和风吹雪,夏瑾轩、慕瑶等人去打理的,有什么问题也只是书信问上官轻儿,所以她这些年其实是完全的做了撒手掌柜。如今既然在京城了,自然不能什么都让别人去忙了。

她收拾了一番,打算去一趟普崖山,却见青离突然跑了过来,对着上官轻儿躬身,道,“属下参见太子妃。”

上官轻儿颔首,“不必多礼,可是有事?”

青离抬眸对上官轻儿露出一抹笑意,道,“青然醒了。”

青离合青云、青然三人一起长大的,请然醒了,青离心中多少有些激动。

上官轻儿眼前一亮,立刻激动的道,“真的吗?走,带我去看看。”

青然醒了,终于醒来了,上官轻儿心中别提有多激动了。

青离继续恢复了往日的冷漠,点点头,转身带着激动的上官轻儿去了青然的房间。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上官轻儿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的推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了那张相对简洁的大床,床榻上,青然坐了起来,靠着身后的枕头,目光有些淡然的看着眼前伺候他的侍女,似乎在说什么。

为了照顾好青然,这段时间夏瑾寒特地给他安排了一个侍女,为他清理身子,照顾他的日常。

虽然青然是昏迷的,但身边也不能没人照顾。往日里除了那个侍女,青离也时常会守在暗处,青离不在的时候便安排了其他的隐卫。

“青然……”上官轻儿一进门就激动的叫着他的名字。

听到熟悉的声音,青然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而后扭头对上官轻儿一笑,“郡主,你来了。”

“你可算醒来了,感觉怎么样?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的?”说着,上官轻儿对梨花道,“快去请太医过来。”

“是,太子妃。”梨花点头,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我没事。”青然摇摇头,“让你担心了。”

上官轻儿坐在床前,看着青然清瘦的身子,心中有些难受,“你醒来就好了。”

小时候就是青然陪在她的身边,时刻照顾她,给她做保镖,做苦力,从不曾抱怨过什么,他对她来说,就是个大哥哥,甚至是更亲密的朋友。

她从未想过,因为让他去查关于白澜失控的事情,会让他中了这么霸道的毒,以至于昏迷了这么久。

想到这里,上官轻儿觉得,青然跟在自己身边,一直都很倒霉,总是为她受伤。

“我没事了,是我没用,这点事都没办好,还让郡主担心了。”青然看到上官轻儿的关怀和自责,心中一阵温暖,同时也有些自责。他居然这么没用,这点事都办不好,还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让她担心,实在是废物。

上官轻儿笑着摇头,道,“你也不必自责,不是你没用,是对方太奸诈了。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给你报仇的。”

青然也笑了,瘦了许多的脸,轮廓变得清晰许多,这一笑,却让他显得越发的唯美了,“我知道。”

青然这样的回答,以及此刻跟上官轻儿对视时候暧昧的样子,让门口的青离眉头皱了起来,青然虽然一直陪在太子妃身边,但他们这样子是否太过亲密?

青然很快就低下了头,似乎也明白自己方才的举动不妥,转移话题,道,“你如今知道那人是谁了么?”

上官轻儿明白他说的是算计白澜的人,当即点点头,道,“知道了。”

“没想到明夜居然是这种人,亏你一直这般的相信他。”青然说着,手紧紧握成拳头,目光变得冰冷。

在普崖山的那四年,青然是陪在上官轻儿身边的,自然也明白上官轻儿跟明夜之间的事情,明夜虽然不多话,感觉冷冰冰的,但对上官轻儿一向不错,上官轻儿也是做什么事都会带着他,两人的感情一直都挺好。

青然当初只怀疑冷天娇,虽然觉得明夜也有可能,却不曾真怀疑他什么,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他才会被明夜暗算,以至于受了重伤,还中了剧毒,在这里躺了一个多月,甚至错过了上官轻儿和殿下的婚礼……

这对他来说是一大失误,也是一种遗憾。

“他从来都是冲着金蚕蛊来的,你也不必为他的事情难过了,今后咱们各走各路便好,当然,你的仇我一定会报,他若是不念当初的情分,一定要抢我手中的金蚕蛊,我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她的金蚕蛊在上次慕容莲带她去了一趟山里之后,就突飞猛进,一下子冲破了最后一层大关,如今已经大成,别人想要抢,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金蚕蛊在她的身体里已经有七八年之久,早已经跟她的骨血融为一体,如今想取她体内的金蚕蛊,除非她死,否则,那东西怕是取不出来了的。

“太子妃,太医来了。”梨花带着气喘吁吁的太医赶来,也打断了梨花和青然的对话。

“老臣拜见太子妃。”

“太医不必多礼,快给他看看。”上官轻儿起身让开了一个位置,让太医为青然查看。

“是,太子妃。”太医低着头上前来,小心的为青然把脉了解情况。

半饷,太医捋了捋胡子,道,“禀太子妃,他的伤已经无碍,毒也已经清除,目前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这些日子昏迷太久,刚醒来有些无力,今后好好调养身子便没事了。”

上官轻儿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如此便好了,劳烦太医了。”

“太子妃客气了,老臣给他开个方子,好生调理,半个月后便没事了。”老太医恭敬的回答。

“好,流花你跟太医去取方子,一会子顺便将药抓回来。”上官轻儿吩咐道。

“是,太子妃。”流花欣喜的跟着太医下去了,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上官轻儿和梨花青离。

上官轻儿跟青然又说了些话,那伺候青然的侍女将饭菜端了上来,上官轻儿让青离扶青然起来,盯着他,逼他喝了两碗粥,又看着他吃了点饭菜,上官轻儿才放过青然。

因为青然醒来这一耽搁,上官轻儿来到普崖山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找到了球叔,跟着球叔去了一趟后山,采集了不少云芝草回来,之后又让那些工人们好好的清洗,由上官轻儿亲自监视制作。

看着自己曾经的制作工序被无数次的改良之后,由这些工人们运作起来,上官轻儿不由的有了一种自豪感。

在普崖山跟球叔和风吹雪、慕瑶、冷天娇等人用了午膳,上官轻儿又逗留了半个时辰,就离开了普崖山。

只是她刚下山,就在山脚下遇到了急急忙忙赶来的一煞。

“主人,主人,大事不好了。”一煞急急忙忙的跑来,气喘吁吁的跪在上官轻儿跟前,“雾谷,雾谷出事了。”

上官轻儿本是坐在马车里的,听到一煞的声音,便从里面出来,紧张的看着一煞,“什么?雾谷怎么了?”

“听说是慕容晨被副谷主逼得走投无路,最后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副谷主是雾谷中人,他从一处密道找到了雾谷,并将雾谷包围了起来。”一煞焦急的回答。

上官轻儿的脸色有些凝重,问,“不是还有二长老和三长老在雾谷吗?还有两位阁主不曾出来,怎么会轻易让慕容晨包围了。”

雾谷就在飞雪国皇宫所在的凤凰山背面,慕容晨要找到,也确实有可能。

“据说是雾谷里面出了叛徒,将慕容晨引进了雾谷,并且出卖了雾谷。”一煞咬着牙回答,那样子,似乎恨不得立刻赶回去。

“可知是何人?”上官轻儿语气冰冷,言语间带着一抹愤怒。

一煞低着头道,“目前还不知晓,只是慕容晨用雾谷威胁副谷主,并且,因为他受到太大刺激,有些癫狂,雾谷的人如今并不好过。大长老已跟洛音阁主已经启程准备回去了,只留下吴长老和我们五煞留在此处。”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又问,“可知慕容晨是否有跟什么人合作对付雾谷?”

一煞忽而想起了什么,道,“雾谷被隔绝了跟外界的沟通,我们的信传不进去,里面的消息穿不出来,目前我只听说,雾谷中还来了一个白发男子。”

白发……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没想到这一次不是直接来找她,确实这么快就去了雾谷。

也是最近上官轻儿夏瑾寒都在为战争的事情忙碌,竟是忽略了那几个人,还以为他们会安分些,不想居然是玩起了阴招。

“五煞听命。”沉思过后,上官轻儿声音严肃。

“属下在。”周围飞出了四个黑衣人,跟一煞一起跪在地上。

“本座即刻赶回雾谷,你们五人负责护送大长老和洛音以及两个孩子回去,不得有任何闪失。”上官轻儿沉声吩咐。

一煞蹙眉,“主人,让属下护送您一起回去吧?这一路怕是不好走。”

上官轻儿摇头,道,“不必,我快马加鞭赶回去,不宜带太多人,再者,我的武功不必担心遇刺,倒是大长老和洛音,以及两个孩子的安危叫人担忧。”

“可是,姑爷有令,属下等不得离开主人。”一煞低着头回答。

“我心意已决,这是命令,速去。”上官轻儿说完就对梨花道,“梨花你跟我去雾谷,流花回去太子府,给殿下说一声。”

上官轻儿说完就一挥手切断了马车和马匹之间相连的绳子,飞身落在马背上。

梨花也飞身而起落在了上官轻儿身后,道,“属下遵命。”

“小师妹,带上我吧。”就在上官轻儿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上官轻儿扭头看着风吹雪和冷天娇,蹙眉,“你们怎么来了?”

“球叔说你今儿怕是有事不会回太子府了,我们刚好很久没有出去锻炼了。”风吹雪嘴角带着一抹撩人的笑,桃花眼里闪着坚决。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点点头,“好,走吧。”多两个人一起是好的,有风吹雪和冷天娇在,夏瑾寒应该也放心许多。

“你放心去吧轻儿,流花我会帮你送回去,不过,你可有什么要跟大师兄说的?”慕瑶笑眯眯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深呼吸,想起那个人,心中满是伤感和不舍,但凡有一份可能,她都不会这么独自离开。但,雾谷的人都是她的家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们让她感觉到了家的温暖,那是她需要用一辈子守护的家人,这个时候,她如何能安心留在这里?

“你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来,不必太担心,照顾好自己。”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也就变成了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是有多么不舍和挣扎。

“就这样啊?知道了,去吧,我会尽量帮你稳住大师兄的。”慕瑶也有些不舍的看着上官轻儿,对她笑了笑。

“嗯。”上官轻儿点头一笑,便策马狂奔起来。

两匹马儿,四个人,朝着城外的大道一路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慕瑶和流花等人的视线中。

上官轻儿等人才走出不过千米,就在前面看到了一个白发男子屹立在大路中间。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抿着嘴看着那人。

似乎听到了马蹄声,那人扭头看向了上官轻儿,在看到马背上意气风发的女子时,他的眼中满是温柔。

“白澜?”上官轻儿扯住马缰,停在了那人面前。

“我跟你一起。”白澜眼神坚决,扯着身边的一匹宝马,站在上官轻儿跟前。

上官轻儿看着白澜的眼神就知道,她怕是无法拒绝的了,而且,白澜本就是雾谷的祖师爷,他这一次要是回去的话,对事情会有很大的帮助。

于是上官轻儿没有犹豫的点头,“好,走吧。”

“我不会骑马。”白澜眨了眨眼睛,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没有一点瑕疵,就这么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然后有些无语的看着白澜,“那你怎么来的?”

“方才一煞带我到了那边的山脚,我自己来到这里等你。”白澜很老实的交代。

丫丫的,这都没时间了,这个家伙还给她添乱。

上官轻儿忍住一脚将白澜踹死的冲动,咬着牙下了马,道,“你之前一直都会的,为何如今不会了?”

“太久没有骑马了。”白澜无辜的回答。

“你还千年没说话了,怎么起来就会说了?”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愤愤的跳上了马背。

并没有继续追究这个问题,白澜这个人时常关键时刻掉链子,即便他恢复了记忆,上官轻儿还是有些不放心。这样带着他也是好的……

坐在马背上,上官轻儿将手递给了白澜。

白澜微微一笑,白皙的脸,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灿烂,明媚的笑容,让上官轻儿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白澜借着她的手跳上了马背,坐在上官轻儿身后,乖乖的坐着。

上官轻儿一扯马缰,对风吹雪和梨花等人道,“走吧,趁现在时间还早,大家赶紧。”

“好,走。”风吹雪一挥马鞭,快速的冲了出去。

上官轻儿和梨花也飞快的跟上,三匹马儿在官道上飞奔着,溅起的尘土,在阳光下,宛如金子一般闪亮。

……

太子府。

夏瑾寒得知上官轻儿去了普崖山,本是想去找她的,却在这个时候,灵州和沙城传来了开战的消息,让他无法走开。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安,在书房里忙碌起来。

青云两次送来了饭菜,夏瑾寒都没有胃口,给撤了下去,直到太阳西斜,流花被慕瑶送回来。

流花急急忙忙的回到太子府,来到了夏瑾寒的书房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心中有些不安,想起太子妃就这么离开了,殿下知道之后,会不会生气呢?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害怕,不知道该不该去告诉夏瑾寒。

只是,她不想去,有人去迫不及待想要看夏瑾寒变脸了。

慕瑶对着书房的大门,对青云道,“青云,你家殿下可在里边?”

青云蹙眉,“回慕小姐,在的。”

“哦,麻烦你进去通报一下,就说我代替轻儿回来给他传句话。”慕瑶懒懒的笑着,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青云蹙眉,有些不解,“传话?”太子妃去了哪里?为何要传话?

“你去就是了。”慕瑶撇撇嘴。

不等青云通报,里面就传来了夏瑾寒冰冷的声音,“进来吧。”

慕瑶嘿嘿的一笑,快步上前,推开书房的门进去,当看到夏瑾寒身边的桌子上那堆积成山的奏折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当即有些同情夏瑾寒。那种想要看他变脸的冲动也淡了许多。

“她说了什么。”夏瑾寒的目光淡然,似乎早就料到上官轻儿会离开似得。

慕瑶疑惑的看着夏瑾寒,问,“你知道她会离开?”

夏瑾寒挑眉看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慕瑶撇撇嘴,无奈的坐在一边,道,“你既然知道,却没有留她,想来不会因为这事生气的了。”她说着,学着上官轻儿的语气,道,“你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来,不必太担心,照顾好自己。”

“就这样?”夏瑾寒的脸色变了变,原本就冰冷的眸子,变得越发的阴冷起来。

慕瑶被这强大的威压逼得有些受不了,起身道,“嗯,就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走了。”

夏瑾寒抿着嘴,好一会才点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般,“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慕瑶耸耸肩,道,“好,大师兄也不必担心,二师兄和小辣椒跟着轻儿一起去了,想必不会有事的。”

夏瑾寒点点头,没有再出声。

慕瑶也不再自讨没趣,有些郁闷的离开了夏瑾寒的书房,然后出了太子府,直奔不远处的贤王府,找夏瑾轩去了。

慕瑶离开后,夏瑾寒闭上眼睛,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额头,低念一句,“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昨夜就该告诉她,至少还能看到她不舍的样子……”

如今倒好,昨晚他不忍告诉她这个消息,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还在沉睡中,他也不愿吵醒她,等他回来,她已经离开,只留下了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很快会回来么?那是多快?

夏瑾寒抬眸望向窗口,发现天还没黑,夕阳红红的映衬着,西边的天空挂满了彩霞。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她才刚离开,他就开始止不住的想念了,接下来的一两个月,他该如何度过呢?

从京城去雾谷,哪怕是快马加鞭也需要将近半个月,她去了还要处理事情,再回来的时候,怕是一个多月之后了。

夏瑾寒就这样痴痴的看着窗外出神,心中百转千回,恨不得立刻长出翅膀飞去找她,却又明白如今的自己不能离开京城。

边城和灵州、沙城的战事已经打响,夏瑾煜马上就要抵达灵州了,兆晋帝的身子一天天的变差,这京城没有他在,怕是会陷入混乱之中。

这一刻,夏瑾寒突然很是厌恶肩膀上的重担,要是没有这担子,没有这身份,他便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便可以带着她逍遥自在的生活,又怎么会在这里被这些事情束缚。

不过他明白,要是如今自己不负责的丢下了国事跑去找她了,她必然会不开心的。她爱的,不就是负责的自己么?

她为了自己,为了让他挑起国家的担子,对国家和百姓负责,甘愿留在这里,甘愿被束缚,他又如何能丢下自己的担子离开?若他不能认真对待自己的职责,又怎么配得到她的深爱呢?

边城。

赵国军与风家军联合,已经跟带领二十多万士兵的欧阳宇峰对上,双方经过一夜的激战,最后谁都没有捞到太多的好处,最后不得已暂停,休息了。

只是,欧阳宇峰这边牺牲的多数都是从风家军离收获的士兵,不至于太心疼。而风家军和赵国军牺牲的都是自己人。

大帐里,一身铠甲的赵倾合周原将军以及风靖一起坐在里面,脸色都有些凝重,甚至是气愤。

“太可恶了,该死的夏瑾寒!”风靖用力的一拍桌子,十分的生气。

居然让他风家军的降军来打头阵,对付他们自己人,还美其名曰是看看他们的诚意。这种事,欧阳宇峰可做不来,定然是夏瑾寒授意的。

“兵不厌诈,若是不这么做,他就不是夏瑾寒了。”赵倾眯起眼睛,目光有些危险。

周原点头表示赞同,“夏瑾寒诡计多端,身边又有能人异士,这一次是我们大意了。”

欧阳宇峰那种木头一样的男人都被夏瑾寒用的这么顺手,不得不说,夏瑾寒是一位很厉害的政治家。

就在几人在大帐中谈论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风靖蹙眉,忽而想起了什么,起身道,“抱歉太子殿下,周将军,本王出去一下。”

“去吧,本太子也一块儿去。”赵倾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一抹玩味,起身跟着风靖一起出去了。

打仗外不远处,此刻正在上演一出闹剧。

风妍妍衣冠不整的倒在地上,正在被一个发了疯似得女子殴打,那女子嘴里还叫着,“贱人,你这个小贱人,他可是你哥哥,不知羞耻的女人,我今儿就提父王和母妃好好教训你。”

“娘子,你松手,走开,不许打她。”这是一个男子紧张激动的叫声。

“哈哈哈,夫君,你还为这个小贱人求情?你可知道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我们的宇儿才两岁,你跟这个贱人有染就算了,如今还时刻将她带在身边日夜怜惜是么?”女子尖锐的叫着,那声音成功吸引了周围的人们,不少人都跑来围观。

“放开我,放开我,呜呜,我要……”这是一个女子痛苦煎熬的娇吟声。

没错,这闹剧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风家兄妹。

风曜与风妍妍有染,如今出征还将她待在身边,丝毫不顾及外人的眼光,风曜的妻子李氏知道了之后,怒火攻心,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从数十里外的风王府赶来,不料居然再次让她捉奸在床。也难怪她的情绪会这么激动。

李氏如暴怒的狮子骑在风妍妍的身上,看着风妍妍浪荡的样子,想起这女人就是这么勾引了她男人,气不打一处来,眯起眼睛,阴狠的瞪着风妍妍,再次伸手对着她的脸用力的拍了下去。

“我打死你,打死你个贱蹄子,好的不学就学勾引男人,你可还知道什么是羞耻?”

“啪,啪,啪……”一声声巴掌手响起,在这安静的夜空里,显得十分的清澈,悦耳……

“住手,你再敢动她,老子杀了你个贱女人。”风曜气红了眼,目光阴狠的瞪着李氏,似乎真要将她杀了。

------题外话------

咳咳,那啥,妍郡主这个下场,妞们可还满意,(^__^)嘻嘻……

嗯,轻儿又跟太子分开了,这一去,会发生什么呢?嘿嘿……

战争环节不好写啊,~(&g;_&l;)~我被虐到了啊啊啊啊……求安慰,求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