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07章逆天而行1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白澜篇 07章 逆天而行(1)

当天夜里,上官轻儿很迟才回到皇宫。

夏瑾寒看到上官轻儿脸色红润,脸上却有哭过的痕迹,心中猜到了些什么,急忙搂着她问,“怎么了?师父他……”

上官轻儿扑进夏瑾寒怀里,低声的抽泣,“师父走了,呜呜……”

夏瑾寒叹口气,轻轻拍着上官轻儿的背,柔声道,“傻丫头,哭什么呢,师父走了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早就说过,今年会是他的大限,他未卜先知,知道的机密太多了,能活到现在已经不易了。”

“你个没良心的,那也是你师父。”上官轻儿嘟起嘴,不满的瞪着夏瑾寒。

夏瑾寒笑着拭去她脸上的泪,道,“我知道,他就是个半仙,说不定这一去就是飞升了。何必这么伤心呢?”

夏瑾寒其实不是不难过,师父从小对他不错,师父走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如今会伤心不起来,实在是因为早在许多年前,师父就跟他说过,今年他会离开人世了。早就伤心过的事情,如今发生了,也就没那么难过了。

但是上官轻儿当初并不知道这件事,而且师父又是在给她传授了毕生的功力之后才去的,难免就有些伤心难受了。

“傻瓜,别哭了。”夏瑾寒拉着她在床前坐下,轻轻吻着她的泪,眼中满是心疼,“师父要是知道你这么难过,该笑死了。”

上官轻儿噗嗤一笑,而后又瞪着夏瑾寒,“你还能再没良心一点吗?真是的……”

“好,我没良心,我的良心都用在你身上了,别的地方都不需要了。”夏瑾寒说着,轻轻堵住她的嘴,柔声道,“轻儿,该歇着了。”

“我要沐浴。”上官轻儿推开他,红着脸起身,急急忙忙的跑去了浴室。

夏瑾寒笑着摸了摸鼻子,而后也跟着去了隔壁的浴室。

“你来做什么?”浴池中的上官轻儿,看着那个在池边宽衣解带的俊美男人,有些警惕的问道。

“做什么?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吗?”夏瑾寒挑眉,笑得很是邪恶,就像是一只要扑倒小绵羊的大灰狼,让人畏惧。

上官轻儿退后几步,躲到离他最远的地方,“我心情不好,不许胡来。”

“心情不好,难道不是更应该做点什么,好忘掉烦恼么?”夏瑾寒已经将身上的衣服都褪去,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

不管看多少次,上官轻儿依然无法抵挡夏瑾寒的男色诱惑。

光是看他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就足以让她心跳加速。

结实的胸胸口,八块明显的腹肌不但不会让他看起来像个肌肉男,反而在他白皙如雪的肌肤映衬下,变得唯美有人,处处散发着撩人的气息。修长的双腿,匀称而又强健,往边上一站,就能叫人折服。

再配上那张含笑的俊美无双,艳绝天下的脸,诱惑的味道,弥漫着整个浴室。

“暴露狂。”上官轻儿低着头,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他,却总忍不住去看,而且一看,还总会看到不该看的重要部位,惹得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意识都变得不清醒了。

“哗啦——”

清脆悦耳的水花声响起,上官轻儿才回过神来,警惕的看着钻进了水里,正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神一般的男人。

“夏瑾寒,你诱惑我。”上官轻儿直到被夏瑾寒抱住了,才忍不住娇嗔一句,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每次都轻而易举的被这个混蛋诱惑,她丢人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那也要你能给我诱惑才行啊,宝贝,你每次都被我诱惑,是不是意味着,你本身就很需要我?”夏瑾寒咬着她敏感的耳垂,沙哑的声音里,满是诱惑的气息。

上官轻儿对着天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知道自己今晚是拒绝不了的,所以懒得再说什么,只是有些犹豫的开口,“寒,我明天……唔……”

上官轻儿本来要告诉夏瑾寒,她明天一早就去雾谷,先把白澜的事情处理好,就立刻赶回来。但夏瑾寒显然不想听到她说这些,所以没有等她说完,就以吻封缄,让一切都淹没在炽热疯狂的亲吻中。

水花声由慢到快,由轻柔到激烈,水浪拍打着浴池边的玉石,发出一阵阵欢愉的声音,使得室内气温持续攀升,**一发不可收拾。

缠绵,无尽的缠绵,没有更多的语言,每一个动作,都能将他们这一刻的感受,表达的淋漓尽致。

黎明破晓前,天地间最为暗黑的时刻,夏瑾寒看着身侧疲惫沉睡的人儿,眼中有万般无奈。

他想开口阻止她离开,却发现她要不是不能帮那个人度过这一劫的话,今后都会活在愧疚之中。这些年来,他看够了她对白澜的愧疚和自责,也不想再忍受她这般煎熬的样子了。或许,他该放手,让她放肆的去做一次她想做的事。

只是,这件事太危险,他不想让她冒险,如果让她放肆的代价是可能会永远失去她,那么,他不会允许,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会允许。

夏瑾寒低头吻了吻上官轻儿有些红肿的双唇,手轻轻抚过她的眉眼,看到她带着幸福微笑的脸,他的心也被填的满满的。

“轻儿,好好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有些事,她不能做,他来做。

他起身,动作迅速的穿上衣服,然后伸手取下上官轻儿手中的那一串红色手链,低头,给了上官轻儿一个缠绵的亲吻。

他的手,落在上官轻儿的胸口上,一道无形的气流,在他身边流转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上官轻儿的身上被吸进了夏瑾寒的身体中。

整个过程大约有一刻钟之久,过后,夏瑾寒没有丝毫留恋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陛下。”门外的梨花,低着头,恭敬的叫道。

“娘娘最快三天后会醒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她留下。”夏瑾寒依然是一身白色的长袍,神色冰冷,目光清寒,语气坚决。

梨花的手握成拳,低着头道,“是,属下一定尽力。”

但梨花心中,却有些挣扎,她的主人,在十多年前上官轻儿救了她的命开始,就不再是夏瑾寒了,所以……

夏瑾寒再一次将朝政丢给了夏瑾轩,然后只带着十二影卫,就快马加鞭的奔向了雾谷。

初春时节,天气有些凉意,他一身薄薄的袍子,在凉风中浮动着,拍打着,发出了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一行十三人,都是身强体壮之人,耐力过人,不过五天的时间,就抵达了雾谷。

至此,离夏瑾寒和上官轻儿离开雾谷回京,也不过十三四天的时间,速度之快,可谓是惊人。

夏瑾寒没有去找雾谷的负责人洛音,而是直接去了圣殿。

他跟上官轻儿进去过几次,对这里的机关和阵法可谓是了如指掌,想要再进去,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但,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门外那些护卫,居然拦着夏瑾寒,不让他进去。

夏瑾寒拿出了上官轻儿的令牌,目光清冷的看着那些拦在前面的护卫,“让开。”

“抱歉,姑爷,祖师爷交代过,半个月内,任何人包括谷主本人都不能进去,请您在谷中休息两日,两日后,半个月期限已过,我们绝不会拦着您。”

夏瑾寒的脸色一沉,目光阴沉的吓人,“不想你们祖师爷死在里面,就给朕让开。”

夏瑾寒的话,让那几个忠心护主的护卫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夏瑾寒就一个闪身冲了进去,同时对身后的十二影卫道,“全部跟我进去。”

十二影卫同时闪身,快步的跟上夏瑾寒的步伐,迅速的冲向了圣殿。

圣殿的护卫们想要阻拦,却发现夏瑾寒一身的煞气,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瑾寒,带着十二影卫,鱼贯而入。

一刻钟后,夏瑾寒来到了圣殿最里面的密室里,冰冷的密室里,弥漫着强烈的寒气,防腐剂的气味,浓烈呛鼻。

夏瑾寒蹙眉,大步来到冰棺前,却发现冰棺居然被封死了,而白澜就躺在里面,神色安然,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已经……死了。

白澜本身就没有呼吸,躺下的时候,就跟死去了没什么区别,如今,这冰棺四周都已经被封死,若不是夏瑾寒知道白澜还活着,怕是也很难将他跟活人沦为一谈。

他抿嘴,目光幽深的看着白澜,声音灌注了内力,传进了冰棺中。

“白澜,你要是现在死了,她会后悔自责一辈子,一辈子都活在对你的愧疚和自责中。我知道你希望她今后能过的幸福,我今日来,就是帮她为你做最后一件事,你可以选择死在里面,或者出来,让她完成对你最后的愿望。”

清冷的声音,在这充满了寒气的密室里回响着,一遍又一遍的回声,一声一声的传进了白澜的耳朵里。

他似乎听到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瞳孔由红转清,最后一片清明,恢复了最初的琥珀色,澄澈一片。

他张嘴,声音却传不出冰棺,站在外面的夏瑾寒,只能通过他的唇形,分辨他要表达的意思。

“不用白费力气了,死在这里,好过走出这个冰棺,化成一堆白骨。”他也不想死,但他早已经是死人,他不怕死,只是还有太多的留恋。

就算死,他也不要化成灰烬,他希望能永远躺在这里,永远,保持着这个曾经被她喜欢过的样子。

夏瑾寒眯起眼睛,抬手,一股强大的气流对着冰棺席卷而去,只听“啪”的一声,看似坚不可摧的冰棺,居然被夏瑾寒强大的内力击破,出现了一条大大的裂缝,然后,“哗啦啦”的化成了一堆冰块。

夏瑾寒的神色比这密室的冰块还要冰冷,语气似乎带着强烈的寒气,“你在这里睡了千年,还不够么?白澜,别以为就你才有脾气,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就是不希望她一直对你心存愧疚。你可知,她这些日子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终于找到了解救你的办法,她兴奋的一早就要赶来,明知道她来了,就可能会受到巨大的创伤,甚至可能永远离开我,她还是决定要来……”

夏瑾寒的情绪,有些激动。说实在的,他其实很嫉妒白澜,分明已经死了千年,根本就是一具僵尸,却依然能让她心疼,让她眷恋。

他明白,上官轻儿对白澜不是爱,但还是嫉妒的要命。

他希望,这一次之后,她能彻底的放下这个男人,而不是让他死掉了,却永远留在她心里。所以,他没有阻止上官轻儿,而是代替她过来了。

白澜迷茫的双眸中闪过了一抹惊愕和震惊,他显然也明白了夏瑾寒是为何来的。紧抿着嘴,手卷了卷,然后紧握成拳,目光也变得幽深起来。

他闭上眼睛,似乎在挣扎,又似乎在感叹。

不得不承认,夏瑾寒是个很合格的丈夫,他很爱上官轻儿,甚至可以为了她,不顾自己的人身安慰,冒险来到这里。

他是一国之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已经站在了权力的顶峰,站在了人生的顶峰,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深爱着上官轻儿,从不对她有半分的掀起和不满,更是遵守着曾经的诺言,终此一生,只此一人,登基两年,不曾纳妃,也不曾强迫上官轻儿为他生下更多的子嗣,为皇室添丁。

他依然跟从前一样,宠着她,将她宠的无法无天的,更是曾经因为她闹小脾气离开了皇宫而丢下国事,在她身边陪了她十多天,直到她解气了才回宫。回宫后,面对排山倒海的弹劾上官轻儿的奏折,他对上官轻儿一字未提,独自一人将那些奏折压下,一一化解,直到事情处理完了,上官轻儿才知道这么一回事。

他将上官轻儿保护的太好,儿子出生后,也没有对上官轻儿有任何厌烦,甚至比从前更加疼爱她,事事为她着想,为她考虑。

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怕是再也没有人,比夏瑾寒更爱上官轻儿了。

即便,白澜曾经为洛烟做出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也曾经自认自己等待了她千年,就是天底下最爱她的人,如今跟夏瑾寒一比才明白,他做的一切跟夏瑾寒相比,真的差太远太远了。

对一个人的疼爱,不在乎有多么的轰轰烈烈,惊天动地,而是在乎于这个人,能否一生一世,长长久久的付出……

“你想怎么帮我?”白澜从挥去一身的冰屑,从破碎的冰棺中坐起来,神色淡漠的看着夏瑾寒。

“送你去另一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夏瑾寒开口,狭长的凤眸中,一片坚决。

白澜微微一颤,不敢相信的看着夏瑾寒,眉头深锁,“你以为你有这个能力?”

“她可以做的,我也一样可以。”夏瑾寒说着,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你有什么话要告诉她的,赶紧说,我没有太多时间跟你在这里耗,她还在等我。”

她怕是早就醒来了吧?已经五天了,依着她的性子,该是会发疯才是。梨花是拦不住她的,整个皇宫的人都拦不住她,所以她很快就会赶来。

而他,必须在她赶来之前将一切做完,不让她为自己担心。

白澜深深的看着夏瑾寒,好一会,才低着头,道,“一定要这么做吗?就算你可能会跟我当初一样,永远离开她……”

“我不会跟你一样,一定不会。”夏瑾寒的手,紧紧握成拳头,语气坚决。他不会离开她,她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就只有自己一个,就算如今有了儿子,也只有他能陪她过完这一辈子,他不会死,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白澜弯起嘴角,笑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拒绝了。我只说一句话,你记住了,一定要活着告诉她,不管我身在何处,都会过的很好,而她只能过的比我更好,我才能安心。”

夏瑾寒冷哼一声,“放心吧,我会一字不落的告诉她。”

白澜笑了笑,目光望向了某个方向,而后在一个干净的位置坐下,“开始吧。”

夏瑾寒点头,在白澜前面盘膝坐下,对身后的十二影卫道,“你们给我护法,不得让任何人来打扰。”

“是!”十二影卫齐声回答,而后身形一闪,飞快的在适合的位子上站着,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阵法,将夏瑾寒和白澜护在中间,任何人都无法闯入。

夏瑾寒将手中的那一串红色链子递给白澜,“戴上。”

白澜认得那是上官轻儿一直随身带着的东西,眼中闪过一抹温柔,而后将链子戴在自己的手腕上,闭上了眼睛。

夏瑾寒双手抵在白澜的肩膀上,闭眼,运功,强大的内力,顿时冲进了白澜的身体。伴随着他的内力,还有一股蓝色的气流,在他们的周围席卷着。

夏瑾寒面无表情的控制着那些气流,将蓝色的光,一点一滴的注入到白澜手中的红色手链中,那手链顿时就像是磁铁般,吸收着这一股气流,像是无底洞一般,无穷尽的吸取着。

夏瑾寒和白澜的额头上,很快就有汗水落下,但谁都没有放弃,也没有出声,只是让一切持续着。

大约一个时辰后,蓝光由最初的强烈,慢慢变弱,到最后,只剩下了一丝一缕。红色的手链周围,却开始泛起了一道淡淡的蓝光,由浅入深。

------题外话------

(*^__^*)嘻嘻……好久没要月票和评价票了。亲们,有月票和评价票的都交出来的,嘿嘿嘿……记得评价票要五分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