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08章逆天而行2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白澜篇 08章 逆天而行(2)

上官轻儿睁开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只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她揉了揉双眼,感觉浑身无力,还有些酸痛。

想起自己睡着之前,是被夏瑾寒折腾了一晚上,她的脸顿时就飘上了两朵红云。

夏瑾寒那个混蛋,每次都这么不知节制,不将她折腾的死去活来,他就不肯罢休。许是因为之前夏凌一直缠着跟她睡的缘故,夏瑾寒迫不得将禁欲了许久,后来受不住,一脚将夏凌踢开了,他就开始放肆了。

上官轻儿掀开被子,从**起来,感觉浑身都有些酸软,总感觉有些怪异,好像自己睡了很久。

她下了床,本能的叫了一句,“梨花……”

门外的人似乎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有些慌乱的推开门,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娘娘,您,您醒了?”

上官轻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下午了,她蹙眉,问,“嗯,怎么了?”

梨花摇头,刚要说没什么,上官轻儿却猛的从位子上站起来,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叫道,“已经下午了吗?天啊,我居然睡了这么久?”

她说着,就慌忙的开始穿衣服,一边穿还一边道,“梨花,给我收拾几件衣服,我要出门,快点,来不及了。”

梨花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道,“娘娘,您这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去雾谷啊,你还愣着做什么?”上官轻儿说完,手一顿,惊愕的看着梨花,道,“夏瑾寒呢?”

梨花低着头,咬着嘴唇,一时间似乎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事情告诉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却是激动的抓着她的肩膀,“你告诉我,夏瑾寒在哪里?他是不是,是不是……”

梨花看到上官轻儿痛苦的样子,点点头,“陛下天还没亮就起身,去了雾谷。如今怕是已经走出很远了。”

上官轻儿脚下一软,差点站不稳倒在了地上,幸好梨花动作快,及时将她扶住,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低着头道,“陛下不希望您跟着去,让属下留下您。”

上官轻儿闭上眼睛,用力咬住嘴唇,心中却是痛苦万分。他怎么可以这样?欠白澜的人,是她,不是他,为什么他总是什么都要抢着去做呢?

明知道这件事很危险,一旦有个什么意外,怕是会跟白澜当初一样,甚至会比当初的白澜更惨,他怎么能,怎么能……

可是,转念一想,他知道自己要去救白澜的时候,肯定也是跟自己现在一样的心情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官轻儿的眼眶有些湿润,忍不住骂道,“夏瑾寒就是个超级大笨蛋!”

梨花低着头,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的等待上官轻儿的决定。

“备马,我要立刻出宫。”上官轻儿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语气坚决。

梨花点点头,转身正要出去,却又顿了顿,扭头看着上官轻儿,问,“娘娘,您的身子可有不适?”

“还好。”上官轻儿有些奇怪的看着梨花,“怎么了?”

“陛下说,您,您最快三天才能醒来……所以……”梨花低着头,语气有些担忧。

“我没事,放心吧,夏瑾寒那些药,对我没有多大的作用,你快去备马,快来不及了。”上官轻儿一边继续穿衣服,一边说着。穿好了衣服就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梳理长发。

梨花见上官轻儿真的没什么问题,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大步的跑了出去。

梨花一离开,上官轻儿就有些难受的伸手扶额,只觉得意识有些不清醒。她是因为做了噩梦,梦中惊醒,所以才突然醒过来的。夏瑾寒下的药,分量很足,要不是那个可怕的噩梦,她怕是还在沉睡,真的会等到三天后才醒得来。

“夏瑾寒,你最好不要出事。”上官轻儿咬着牙,从身上拿出一粒药丸丢进嘴里,然后快速的将东西收拾好,就跟着梨花离开了皇宫。

一路快马加鞭的奔驰着,几乎不做一点停顿和休息。梨花和青云几次劝她休息一会再去,不要着急,但上官轻儿哪里敢停下来呢?

她怕,真的很怕,万一夏瑾寒有个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办?

没有他,她该怎么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活下去?要是夏瑾寒因为白澜而从此长眠地下,她如何对得起夏瑾寒,对得起夏国人民,对得起还年幼的夏凌?

不休不眠的赶着路,上官轻儿就像是不知疲惫似得,除了赶路,似乎什么知觉都没有了,意识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再快一点,绝对不能让夏瑾寒出事。

上官轻儿从未想过,自己能够这般的超越极限。真的是超越了极限,四天半,几乎不休不眠,眼睛都没有闭一下,风一般的赶到了雾谷。

进了雾谷,她直接骑着马闯了进去,吓得看守的那些人以为是来强盗了,一个个冲了上去,发现那人居然是他们谷主的时候,不由都有些惊讶。

姑爷一大早赶来已经够让他们惊讶了,如今天没黑,谷主也来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上官轻儿没空理会别人的想法,来到圣殿门口,看着门外表情有些奇怪的侍卫们,跳下马,抓住一个就问,“夏瑾寒在哪里?”

那护卫看到上官轻儿,只觉得眼前一亮,急忙道,“主人,您来了,姑爷一早就进去了,一直没有出来,这都一整天了,也不知道里面是出什么事了。”

“一整天了?”上官轻儿咬着嘴唇,身子退后了两步,险些摔倒。

梨花慌忙上前扶住她,低声安慰,“娘娘,别担心,陛下一定不会有事的。”

上官轻儿点头,深呼吸,“嗯,我要相信他。”

看到上个气呢割肉凝重的脸色,那护卫又道,“你们十多天前刚离开不久,祖师爷就下令,半个月人不许任何进出圣殿,包括主人您,半个月后您来了才能进去,属下也不知道是为何,不知道姑爷进去了会不会出事……”

听到这句话,上官轻儿叹口气,充满了血丝的眼角里写满了忧伤,“白澜这个笨蛋。”说完,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咬着嘴唇,大步的走进了圣殿。

梨花和青云一直紧随其后,寸步不离。

老实说,如今的上官轻儿,实在很让人担心。她的身子一向很好没错,但这么多天没休息不休不眠的赶路,她怎么能受得了呢?

她轻车熟路的走进圣殿,打开最后一扇门的时候,看到眼前那一幕,上官轻儿觉得心脏都要快停止跳动了。

弥漫着强烈寒气的密室里,十二影卫围成一个独特的阵法,将中间那一团红色和蓝色相间的光芒团团围住。

十二影卫一个个面色苍白,目光深沉,似乎在努力的维持着阵法不被破坏。

而中间,那两个人已经被两团颜色各异的光芒团团围住了,站外面看,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但上官轻儿还是一眼就看到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就是她最爱的人。擦了又湿的眼泪,无声的滑落,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门口,没有移动一步。

她知道,夏瑾寒既然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否则只会两败俱伤。她已经没有办法承受任何的失败了。因为一旦失败,不是夏瑾寒死,就是白澜死,不管是谁死,她都很难接受。

白澜和夏瑾寒,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她深深爱着的男人,她会跟他过一辈子,永不分离。一个不是亲人,却胜过了亲人,他们有着穿越了千年的纠葛,哪怕是穿越了时空,也无法斩断他们之间的牵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弱,原本还能勉强将红光围住,到最后却开始慢慢被红光反噬。

上官轻儿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手紧紧握成拳头,看着红光跟蓝光的较量,一颗心忐忑着,不安着,担心着,害怕着,五味陈杂。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弱,最后几乎都看不见了,上官轻儿也终于不淡定了。

她知道,那蓝色的光来自夏瑾寒,红光来自奶奶当初给她的手链,夏瑾寒要先将力量注入到白澜的身体里,再从白澜的身上渡到手链中,然后用强大的力量,打开手链中的开关。要是力量不够强大,那么最后那些内力就等于是注入了无底洞,再也收不回来,那开关自然也是不能打开的。

这种独特的仪式,中途要是停止,不仅对白澜的伤害很大,夏瑾寒也会受很重的内伤,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娇艳的红唇,已经咬破,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终于,看着那一缕蓝光慢慢的消散,她再也忍不住了,纤细的手指轻轻一弹,五指中射出了五根银色的丝线,搭在了夏瑾寒的身上,随即,上官轻儿身上的内力就源源不断的沿着这些银丝,传递到了夏瑾寒的身体里。

只感觉夏瑾寒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的诺言,想起那个一直在等待他的人,原本差一点就要倒下的他,再一次打起了精神,身体像是无底洞一般,吸取着上官轻儿身上的内力,然后传到了白澜的身上,如此循环着,那一道蓝光再次变得强烈起来。

梨花和青云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惊悚而又不可思议,一双同样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生怕他们会出个什么意外。

外面的天色慢慢变暗了,圣殿里面却是一片灯火通明,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在四周的墙壁上,让这里没有日夜之分,永远都这么明亮。

上官轻儿的加入,给夏瑾寒的身体注入了新的活力,也让白澜感到了深深的温暖。

温暖的力量,一点一滴的从夏瑾寒的身体,传到了他的身体里,慢慢的,白澜竟感觉手腕上红色珠链发出的红光,不再围着那一股蓝光,而是开始钻进了他的身体里。千年不曾跳动过的心脏,竟慢慢开始跳动了起来,那不曾有过的呼吸,也开始恢复了。

这一切,是幻觉吗?

白澜有些难以相信,但却不敢掉以轻心,继续全心的跟手中的手链沟通着,没错,是沟通和交流……

那手链就像是有生命的一般,能听到白澜的心声,甚至能知道他心中所想,并且,似乎在不停的反问着他一个问题,白澜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个问题,却在迷迷糊糊中,一遍一遍的回答着,似乎唯有这样,心中才能觉得好受一些。

午夜时分,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从天空中洒落,打在了圣殿上黄金打造的瓦片上,透过屋顶上留下的透明透光孔,落在了圣殿中间的夏瑾寒和白澜身上。

而奇迹,也就在这个时候诞生了。

“嗯……”白澜低呼一声,只感觉身体开始发热,心脏跳动的很快,很快,呼吸很急促,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让他无所适从。

他早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除了还有意识,还能走动之外,跟一个死人没有区别,可是如今,他却觉得自己有了心跳,有了呼吸,有了体温。

这是怎么回事?

白澜有些迷茫,迷糊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然后化成了一道光,正不断的被手腕上的链子吸进去。

这是成功了吗?

白澜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正对面那个一身绿色长裙的女子,她的脸色苍白,手中的银丝,搭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身上,体内的力量,正不停的传递到夏瑾寒的身上。

白澜弯起嘴角,突然笑了。看着不远处的上官轻儿,他伸出半透明的手,对她道,“轻,谢谢你,你放心,不管将来在何处,我都会好好的活下去,一定不让你失望……再见,我深爱的女孩……”

说完这一段话,白澜的身体就彻底化成了光,被手中的链子吸了进去。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看到她白皙的脸上,滑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红色的光芒突然“哗”的一下消失了,蓝色的光也随即消失。

上官轻儿搭在夏瑾寒身上的线,无声的掉落在地,然后慢慢的化成了空气,消散在空气中。她的泪水也慢慢的模糊了视线。

成功了,也意味着,白澜要永远离开这里了……但,他还能活着就是好的。

“噗……”夏瑾寒睁开眼睛,吐出一口鲜红的血,一只手无力的撑着地面,才能不让自己倒下。

“寒……”上官轻儿猛地瞪大了眼睛,飞快的朝着夏瑾寒跑去。

十二影卫很及时的撤离,疲惫的站在一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们的主子。

“寒,你怎么样了?”上官轻儿有些无力的扶住夏瑾寒,看着他苍白的没有血色近乎透明的脸,她心中一阵疼痛。

夏瑾寒身上拭去嘴角的鲜红,目光含情的看着上官轻儿,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笑道,“轻儿,我成功了,你今后,再也不用觉得欠他什么了。”

上官轻儿泪如雨下,用力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呜呜……我只要你。”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夏瑾寒无力的靠在上官轻儿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熟悉的,让他迷恋的香味,有些痴迷的道,“轻儿,陪我睡会。”

“好。”上官轻儿点头,紧紧抱着他,就这么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熟睡了过去。

上官轻儿也累极了,连着四五天不休不眠的赶路,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方才又苦苦支撑,给夏瑾寒做后盾,要不是心中担心夏瑾寒,生怕他会有意外,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伸手给夏瑾寒把了把脉,发现他身子很虚弱,但并没有别的问题,只是消耗太大了,这才放下心来,靠在他的肩膀上,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睡着之前,上官轻儿意识模糊的对梨花道了一句,“梨花,送我和陛下回房休息,我们醒来之前,任何人不得打扰。”

梨花原本还有些担心,以为他们是不是出事了,听到上官轻儿这句话才松了一口气,重重的点头,“是,娘娘。”

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紧紧抱在一起的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送回了房间,看着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嘴角带着笑容的样子,人们有些心酸,有些心疼,同时又有些羡慕他们。

一路走来,他们遇到很多的磨难,但谁都不曾放弃过,一路扶持着,走到了现在,实在是不容易。

将白澜送走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了了一桩巨大的心事,疲惫过度的两人,无所顾忌的睡着,这一睡,居然就睡了三天三夜……

他们倒好,舒舒服服的抱在一起,一刻都不曾松开,但外面等着他们醒来的人,却是急坏了。

雾谷里的大夫,每天都会来给他们把脉好几次,生怕他们这一睡,就再也不醒来了。

好在,第三天的清晨,两人都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们相视一笑,然后紧紧的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吸了吸鼻子,异口同声的道了一句,“好臭,我们似乎好多天没有洗澡了……”

------题外话------

终于把白澜送走了,真不容易,我都累坏了,艾玛……

明天,白澜将开始全新的生活啦。(*^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