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14章同居新生活4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白澜篇 14章 同居新生活(4)

沈潇潇的嘴角抽了抽,拍掉唐悦落在她肩膀的手,好笑的道,“得了吧,要是把他借给你,那家那位怕是要打翻醋坛子了,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唐悦不在意的耸耸肩,道,“他出差去了,估计好几天才回来,就借给我几天嘛。再说了,蓝冰泉那个笨蛋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不会打扫卫生,整日里除了赚钱,就只会冷着一张脸。”

沈潇潇收拾好桌子,将饭菜端上来,听到唐悦的话,当即无语的看着她,“你知足吧,蓝少可是好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好不好?想当初,上流社会的名媛们挤破头都想嫁给他呢。你们这都要订婚了,知足行不行?”

“哪有你家的这个好啊?啧啧,每天做饭等你回来,羡慕死我了。”唐悦说着,捅了捅沈潇潇的手臂,问,“喂,这个男人这么好,你就收了吧?”

沈潇潇的脸一红,推开唐悦道,“别胡说了,他就暂时住我家而已,再胡说就把你赶出去。”

唐悦自讨没趣,撇撇嘴,有些郁闷的道,“不管怎么样,你家里有个这么好的男人,我要回去刺激一下蓝冰泉才行。”

沈潇潇嘴角抽了抽,怕是也只有唐悦有这个本事,能让那位曾名动一时的黑社会头头给她做饭,并且任她嫌弃了。

想当初,唐悦说她打算追蓝冰泉的时候,沈潇潇还很不支持,蓝冰泉是谁?曾经流星帮的头儿,虽然一直很隐秘,但是自从流星帮漂白走向社会之后,他的名气就越来越大了。

当初的他三十岁,正是黄金年龄,帅气逼人的外貌和高高在上的地位,无不让人钦佩仰望。沈潇潇一直觉得,她们这样身份的人,永远只能仰望那些高高在上的。没想到唐悦凭着自己漂亮的长相和一颗坚持的心,花了两年的时间,终于抱得美男归。

如今,唐悦每次说起家里那位,都是幸福得一脸欠抽的样子,今日却跑来说这些,想必是闹矛盾了吧?

唐悦这个人就是这种性子,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脸上都会带着笑容,别看她整天没心没肺的样子,她对爱情很专一,尤其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用尽全力是去喜欢,去爱。

当初她为了蓝冰泉,可谓是吃尽了苦头,甚至有几次蓝冰泉被敌人追杀,她还冲上去挡刀子。也就是那一次让蓝冰泉对她改观了,只是始终没接受她。

沈潇潇还记得,那个时候每次唐悦要坚持不下去了,她就会拉着自己去跑步,跑到再也站不起来,就倒在地上,然后傻乎乎的告诉她,她不会放弃,死也不会。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唐悦每天都是笑嘻嘻的,就算吵架了也不会轻易表现出不开心,只是言语间会透露出对对方不满的信息。

不过,比起别人一吵架就大打出手或者是在背后不停说别人坏话什么的,唐悦这个性子算是很好了。

沈潇潇二十三岁了,也没恋爱过,对于恋爱,永远只停留在当初对异性朦胧的好感之中,所以她也不太懂。

当天晚上,唐悦吃了饭就赖在了沈潇潇家里不走了。

许是有什么烦心事,她跑出去买了好几瓶酒回来,逼着白澜和沈潇潇陪她喝了一晚上,最后喝醉了,终于收起了那没心没肺的样子,靠在沈潇潇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潇潇,我是不是真的错了,他不爱我,他不爱我啊……呜呜……我为他,已经决定抛弃了我曾经的一切,我甚至答应跟他离开这里,离开我们的家乡,可是他一听到那个女人要来,就丢下我去机场接她了……我们说好今晚去看烟花的,他就这么丢下了我,一句话都没说……”

沈潇潇拍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唐悦这个丫头就是太要强了,特别让人心疼,有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肯说,不让人知道她难过。今晚要不是喝多了,怕是还会固执的隐瞒着。

“傻丫头,你先别哭,说不定蓝少是有别的事情,没来得及告诉你呢。你心里不舒服,要直接跟他说啊……”沈潇潇轻声的安慰。

唐悦哭着道,“我怎么说,当初是我缠着他的,我很怕我问多了几句他就会生气,就会离开我。潇潇,呜呜,我真的很痛苦。我太爱他,都快找不到自我了,我好怕他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感动。”

“怎么会呢,他不是这样的人。当初他单身这么久,也没有因为感动就接受别人啊,他心里要是没你,又怎么会跟你订婚呢?悦悦,你喝多了,我打电话让蓝少来接你吧。”沈潇潇无奈的安慰着不停说胡话的唐悦,起身去给蓝冰泉打了电话。

唐悦爱的有多苦她是知道的,只是,蓝冰泉心里有别人,唐悦明明知道,却一直不肯放弃,飞蛾扑火。她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得到蓝冰泉的爱,因为是她追的他,所以她有时候会不自信,自卑的一个人难过。

沈潇潇记得,唐悦一直都是爽朗的女孩,自从遇到蓝冰泉,她就变了很多……

电话那边,蓝冰泉的语气是淡漠的,“你好,我是蓝冰泉。”

“蓝少,我是潇潇,是这样的,今晚悦悦来我家吃饭,喝多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接一下她呢?”沈潇潇有些警惕的开口。

“她怎么又喝酒了?”他的语气有些疑惑,似乎也有些着急。

沈潇潇犹豫了一下,道,“你要是担心她,就过来看看吧。”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电话挂下,沈潇潇也松了一口气。

大厅里,唐悦喝醉了就大哭大闹的,白澜不会安慰人,只是坐在唐悦身边,无声的安慰着。

“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唐悦突然激动的扑到白澜身边,拍打着他的肩膀,晕乎乎的骂着,“在**的时候说的这么好听,一下床,心里还不是惦记着别人?贱男人,我就是犯贱才会喜欢他,呜呜……”

“咳咳……”白澜被唐悦缠着,听到她那些话,只觉得尴尬至极。他想说并非所有男人都跟她说的那样,但是跟一个喝醉的女人说,有用吗?

“白澜,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对潇潇不好,我第一个来找你算账,我这辈子,最恨那种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男人,你,你老实说,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嗯?别以为你装的一副很,很天真的样子,我就会被你的外表欺骗,你说,喜不喜欢潇潇?”

沈潇潇站在一边,听到唐悦的话,脸色红了红,本想说几句什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似乎,她心里就是期待着听到白澜的一个答案似得……

白澜只是拍着唐悦的背,微微皱眉,“你喝多了。”

“我人醉了,可心没醉,你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你心里有没有别人?要是有,我告诉你,千万别招惹,我的潇潇,她就是个蠢女人,你要是敢伤害她,我跟你,没完……”唐悦醉醺醺的说着,一双手还不安分的在白澜身上敲打着,面红耳赤的样子,可爱的不行。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一个身形高大,身穿深蓝色衬衫的男子大步走进来,在看到唐悦靠在一个白色长发的男人身边哭诉的时候,那张原本着急的脸,立刻散发出了强大的寒气和愤怒。

沈潇潇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那扇门,幸好她刚刚特地没上锁,不然怕是要壮烈牺牲了。感叹完,她也感觉到了门外的寒气,抬头看着门外那高大帅气,浑身冰冷的男人,干咳了两声。

“蓝少,你,你来啦,悦悦喝多了,在说胡话呢。”沈潇潇干笑着,上前去将唐悦拉开。

“潇潇,你别护着这个男人,小心跟我一样,被骗的一无所有,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才行……”唐悦激动的推开沈潇潇,就要去抓白澜的衣领。

门外的人却已经看不下去,大步来到唐悦身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扯,唐悦就落金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她有一瞬间的呆愣,抬眸看着那个她深爱的男人,眼中的泪水无声落下。

“唐悦,你闹够了没有?”看到唐悦跟一个陌生男人纠缠的时候,他的怒气就彻底被激发了。一种莫名的怒火,让他的语气变得冰冷。

被他这么一呵斥,唐悦眼中的泪水停止了落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走吧,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没关系了。你也不用再委屈自己跟我在一起,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不用这么委屈的。”唐悦说着,转身想要去靠沈潇潇。

蓝冰泉眯起眼睛,怒气外泄,用力捏着唐悦的手,怒道,“唐悦,你以为我是什么,你想要的时候就能得到,不要的时候就可以甩掉的东西么?告诉你,没门。”

他说着,拉着唐悦就怒气冲冲的出了门。

唐悦不肯离开,大哭大闹着,抱着门不肯动。

蓝冰泉气得额头青筋暴起,那生气的样子,让白澜以为这个男人是要动粗了,都已经做好准备,随时阻止。

可蓝冰泉却是将唐悦横抱起,然后咬牙切齿道,“唐悦你适可而止,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我就挑战怎么了,反正你都不爱我,我就是傻子才以为我能打动你,你松手,松手,不要碰我。你忘不了你的旧情人,找她去就好了,找我做什么,我才不做别人的代替品。”唐悦借酒发挥,很多不敢说的话,都大声的说了出来。

蓝冰泉咬牙,额头青筋暴起,一脸愤怒的对着怀里的女人低吼,“你给我安分点儿。”

“我就不安分怎么了,走开,放手啊……”

无视唐悦的无理取闹,蓝冰泉下了楼,将她塞进了车子里,关上门,他自己也坐了上去。

沈潇潇和白澜有些担心他们两个,也跟着下了楼,车窗没关上,车子里,两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最后,蓝冰泉似乎受不了这个女人的无理取闹,干脆将她按在椅子上,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唐悦激烈的挣扎了一番,很快就没了动作,而后,隐隐听到蓝冰泉跟唐悦说了什么,两人的情绪似乎都有些激动,说完,都愣了许久,没多久又再次拥吻在了一起。

沈潇潇和白澜看着,都有些脸红,见他们没事,也就转身回了屋子。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沈潇潇为了找话题,道,“也不知道刚刚蓝少跟悦悦说了什么,他们突然就好了?”

她知听到了一点点,也没指望白澜能听见,但是……

“不管我过去曾经爱过谁,今后的人生都只爱你一个,我的为人你还不明白吗?宁缺毋滥,要是不爱你,你以为我会跟你将就吗?能不能,多给我一点信任,不要什么都藏在心里……”白澜的声音,清雅淡漠,语气中有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沈潇潇浑身一颤,呆呆的站在那里,微微抬眸看着身侧的男人。他的侧脸,完美的线条,像是上帝最美的杰作,白皙的肌肤,比女孩子的还要水嫩透彻,琥珀色的眸子,有着几分迷茫,却越发的让人陶醉。

好一会,沈潇潇才回过神来,原来,他是在重复方才蓝冰泉的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竟止不住的颤抖了,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刚刚唐悦对白澜的逼问,她还以为,以为这是他要跟自己说的话。

“呵……”忍不住嘲讽的笑了一声,沈潇潇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情,道,“蓝少能这么说就好了,悦悦能遇到他,肯定会幸福的,希望那小妮子今后别总是傻乎乎的了。”

看到沈潇潇故作潇洒进屋的背影,白澜沉默了许久,不知道为何,蓝冰泉的这一段话,竟像是说出了他的心声一般,让他有了共鸣。

可是,当听到沈潇潇的话之后,他却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低着头进屋,将门关上,然后默默的帮着沈潇潇收拾屋子。

收拾好屋子,沈潇潇正要洗洗睡觉,却建白澜的脸越来越红,有些不对劲儿的样子,问了一句,“白澜,你怎么了?”

白澜抬起头,稳稳的站在原地,半饷才道,“我好像,有点晕。”

“晕?”沈潇潇疑惑的看着他,几步来到他跟前,问,“怎么晕了?生病还是,啊……”

沈潇潇话没说完,白澜突然双眼一闭,无力的对着沈潇潇倒了下去。

沈潇潇大吃一惊,慌忙伸手费力的扶住白澜,紧张的叫着,“喂,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喂……”

没有人回答沈潇潇,白澜全身都热热的,像是发烧了一般,让沈潇潇感到不妙。

她咬着牙,费力的将白澜拖到了她房间的**,手掌落在白澜的额头上,发现并不是发烧,见他面色通红,浑身发热,难受无比的样子,沈潇潇嘴角抽了抽,心想,莫非,他是喝多了?

拜托,他刚刚是被灌了好几瓶酒没错啦,但,前一刻还是没事的人,怎么突然就……

沈潇潇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坐在床前拍了拍他的脸,“喂,你醒醒。”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

“白澜,白澜……”沈潇潇大声叫着他的名字,生怕他不是醉了,而是晕倒或者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人从出现开始,就奇怪的很,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办呢?

“轻……”**的白澜,突然伸手抓住了沈潇潇的手,嘴里发出了一个轻微的声音,似醉非醉,似醒非醒,轻柔的声音,让沈潇潇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挣扎了一下,没能挣开白澜的手,脸色有些泛红,道,“你说什么?”

“轻……”白澜再叫了一声,然后手一用力,沈潇潇原本靠近他,想要听清楚他声音的,却是被他拉得整个人都扑了过去,压到了白澜的身上。

“你干嘛?”莫不是想学唐悦,借酒发挥?沈潇潇警惕着。

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爬上了她纤细的腰,然后紧紧的圈住。

沈潇潇浑身紧绷,面红耳赤,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本来想着,要是白澜敢胡来,她就想办法踹死他。但,她趴在那结实的胸口,等了许久也不见白澜有动静。

抬起头,沈潇潇疑惑的看了看身下的男人,却见他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睡颜安详,竟是睡着了。

沈潇潇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看着身下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他的皮肤像是世上最美的暖玉打造,泛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更显妖娆,脸部的线条柔和,漂亮的薄唇紧抿,长长的睫毛,在他眼眶上投下一片阴影。此时的他,就像是睡美人一般,叫人看着看着就醉了。

沈潇潇痴痴的看着那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心跳突然变得不规律起来,“砰砰砰……”的狂跳着,让她觉得呼吸不顺。

“咳咳……”回过神来的时候,沈潇潇的手已经落在了那张如玉的脸上,只是触碰一下,她就慌忙抽开,然后红着脸,双手轻轻的去掰白澜的手,试图让他松开。

------题外话------

(⊙_⊙)白澜篇会尽快写完,后面接着写其他人的故事,嘿嘿……

妞们,喜欢本文的,也请收藏一下清溯新文《溺宠一品弃后》,正在首推中,需要妞们的收藏和支持来度过难关~\(≧▽≦)/~啦啦啦……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