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醉风楼?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章 醉风楼?

早朝一如既往的无聊无趣。

云潇立于百官之首,他的出现引起了小小的波澜,他月前是被皇上安了个罪名安排到骊南走了一遭,不过这些老油条都清楚,皇上是刻意找借口让云相去调查骊南王的事情,没想才一个月便回来了,不愧了云相,只是怕云相对皇上的做法会有所芥蒂,老油条们心里有些担忧。

帝相不合,可不是国之幸事。

姬毓轩面无表情的扫了一圈群臣,目光最后停留在那首位之人身上,银发红眸,银色面具遮去半边面容,紫红色官袍让他少了几分随xing多了几分威严,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独特,手指轻轻敲了敲。

小路子得到示意,上前宣话,“云相饶命受贿一事,现已查实,实属乌有,嫁祸之人赵氏交由刑部,云相之冤大清,特赦其罪,赐黄金千两,百年紫珠三百斛,丝绸百匹……”

“臣,谢旨。”云潇清雅的声音没什么波动,慢慢上前躬身领过圣旨。

姬毓轩眯着眼睛看他,眼中带着些许笑意,这人明明就是还在介意那件事情,偏偏却总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骊南之事云卿昨夜已经与朕谈过,六部尚书稍后到御书房中议事,云卿刚回来,也累了,今日便早些回府歇息吧。”

谁都无法听出皇帝那弦外之音,除了身为当事人的云潇。

不过他的冷淡显然是最好飞反击。

姬毓轩感觉像打在棉花上,和他斗了三年,虽然总是这样,但是却更让他乐此不疲。

结束了议事,又办理好了一天的事情,姬毓轩揉了揉脖子,想到那清雅的人,不由勾起嘴角,看来还得去哄一哄。

不过……

“你们相爷呢?”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很有节奏,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慵懒,但是绝对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松心情,因为这个人,有让人为之恐惧忌惮的资本,举手投足间是天地浑然而成的帝王霸气和让人为之臣服膜拜的威仪。

站在下边的管事不由战战兢兢心里忐忑不安的回答,“回,回皇上,爷,爷到醉风楼接客了,啊,不,不是,是去见客了,也不对,是有贵客约爷在醉风楼见面。”

他有些语无伦次,从帝王身上无形中散发的冰冷气息让他止不住的发抖,心中也战栗不已,即使已经面对了许多年头了,这普天之下,估计也只有那位主子能与之坦然平视。

“哦,醉风楼啊,可知是哪位贵客么,竟然能约动堂堂宰相上风月场所。”

尽管这位帝王语气很是平静随意,但是管事的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快滑落下来,周围的气息却明显冷了许多,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很是煎熬,“厄,那个,回回,回皇上,小人不知。”

“不知,好个不知,既然已经无用,又何须留着。”

“皇上饶命,相,相,相爷……”管事的已经快挺不住了,每次都感觉好像在鬼门关前绕弯子,但是出口的话凝结着,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因为那位主子,也是他得罪不起的,哪怕是有帝王的免死金牌,在他面前都没有任何作用。

姬毓轩微微眯起眼睛,凌厉摄入的桃花眼中闪烁着丝丝冷意,其中却带着星星点点的火苗,俊美无双的脸上没有半丝神情,就好似对一切都无动于衷一般,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为之颤抖,“朕要马上见到他,你,懂朕的意思么。”

“懂,懂,小人这就去。”管事的如蒙大赦,赶紧磕头然后快速的跑出去,那样子就好像在阎罗殿中听到阎王说他可以还阳了。

等人走了,姬毓轩神情才微微有了变化,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握紧,骨头摩擦的声音让人牙齿发酸,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看,就似乎濒临爆发一般,忍不住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凌厉的桃花眼中带着几分戾气,俊美的容貌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女气,反而因为这本身的气势而让人无法不震慑在这帝王之威中,“很好,很好,实在是很好,好你个云潇,朕不过才稍微服下软,你就给朕上房揭瓦了。”

此刻这帝王心情相当糟糕,“见客,你真当朕这皇帝是白当的么,看来上次的惩罚还真太轻了。”

越想越气,越想又越急,最后干脆一拍桌子站起来,也不等人把云潇叫回来,便带着一身冷煞之气离开。

这普天之下,能如此轻易牵动这位帝王的情绪,估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了。

醉风楼流云轩中,青衣白袍的男子侧卧于榻上,微微闭目休憩,一头极为漂亮的银色发丝散落在银色的绒塌之上,显出几分出尘。

修长的身形,宽松飘逸的衣服之下似乎蕴含着让人无法轻视的力量,慵懒的样子不似一只华贵高雅傲然的波斯猫,却是如一只阳光下惬意休息暗藏危机的猎豹。

纯银色的面具遮住上半边脸,却依然能从下一小半脸判断出他的容貌是如何的倾国绝世。

一双狭长凤眼微微上挑,无形中给人一种凌厉傲然的感觉,嘴唇不算薄,抿起的时候微微弯起,看起来似乎带着笑容,很和善似的,但是若真以为是这样,就错了,每次他真正笑的时候,就证明有人要倒霉了。那弧度温柔中却偏偏总能读出一丝凉薄的味道。

旁边一个小丫鬟在小心的扇着风,案几上的香烟四散开来,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