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姬流离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十章 姬流离

所以那次被兄长反叛夺位,更多的却是他故意使之,他已经厌倦了,厌倦这种面对至高无上的光明,却是让心生长在黑暗的日子,只是他没想,自己**差阳错的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来。

“还不过去侍候皇上更衣洗漱。”小路子终于松了口气,连忙低声吩咐那低头的宫女内侍,心想,果然还是只有相爷出马。

姬毓轩舒展身体,任由那些人侍候着,眼眸斜看着云潇,有些玩味,目光扫视着那穿着官袍修长的身子,落在那束着玉带纤细的腰肢上,不觉的便想起昨夜梦中的一幕幕,腹下不由升起一股热气。

若是妖精的话,一定是条美人蛇,边想着边装模作样的说道,“听说云相带回骊南王的世子,好似是骊南王安排过来的,不知云相今个可有带小世子一同上朝?”

“自然,小世子已然在大殿等候。”云潇不紧不慢的说着。

姬毓轩已经穿戴好,头上紫金冠垂着两条金色丝线编织串着玛瑙玉珠的流苏,只垂到两边肩头,微微晃动,看起来高贵又威严霸气,神情一正,便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帝王气势。

到了大殿,早朝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不过群臣可不敢问,赶紧有事的便说,无事的便安静听着。

对于这位帝王的忌惮,每个人几乎都是深入骨髓的,倒不是说他残暴不仁,而是行事果断手段狠辣又善于掌控每个人的缺点,但凭当官的,干干净净的清官又有几个,那被掐住弱点的人就好像被猫踩着尾巴的老鼠,只能让猫玩着,不敢反抗。

因为一不留神,可能遭殃的不止自己。

“朕闻骊南王小世子随云相回朝,不知小世子可来了?”姬毓轩坐在龙椅上,倾斜着身子,手肘搁着扶手,手背撑着下巴,一副慵懒的样子,但是在人们眼中,分明便的锐利的神兵,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更让人难以揣测。

那些官员没有开口,却都下意识的看向云潇旁边站的生面孔,那个初来乍到的漂亮少年。

云潇对那少年点点头,示意他出去。

那少年有些忐忑,感觉今天的姬毓轩和昨天在醉风楼看到的几乎不同,有些危险,那种压迫让人感觉似乎要窒息一般,连忙站到中央,“骊南王世子姬流离参见皇上,愿吾皇洪福齐天,花间祥瑞万年。”

姬毓轩微微眯起眼睛来,看似在细细的打量姬流离,嘴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那两次看到的时候他都没有仔细看这个少年,现在看看,倒果真发觉这少年很是可爱漂亮。

大大的猫眼长而密的睫毛,如凝脂一半的肌肤,巴掌大的瓜子脸,饱满的粉唇,自身而带一种娇小怜人,细长的脖子,窄小圆润的肩膀,巴掌大小的腰肢,身形虽不算修长,但是配合那容貌,如此身段倒还真恰到好处。

仔细一看,真是个尤物,这骊南王派这么个尤物过来,呵,这居心倒是明显了。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一直神色淡淡的云潇,手指磨了磨唇,低沉一笑,“小世子倒是一表人才,听闻骊南王年轻时便是花间皇朝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今日见小世子,倒是不疑有他了。”

姬流离唇微微一抿,袖子下的手慢慢收紧,琉璃般的眼睛闪过一丝慌乱和苦涩。

他并不傻,父王让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何他怎么会不明白,皇上喜色,男女不济这点不少人心照不宣,父王的目的便是希望自己可以借此进入后宫,呆在他身边。

可惜,若没有遇到云潇前,他或许不在意,可是在看到云潇后,他却没有办法,他原本以为,云潇威望比皇上高,若能成为云潇身边的人也一样,可如今云潇还没有接受他,若是皇上先看上了……

他可不认为云潇会和皇上争夺自己,他还有些自知之明。

群臣不动声色,但是许多都暗暗挑眉腹诽,开始在心中打起小九九,皇上这些话可真耐人寻味呢。

而这骊南王突然送这么一个世子来,目的已经昭然若揭的,不过他是随同云相而来,听说还住在相府之中,这骊南王的目的是哪位,就不得而知了。

“皇上,谬赞了,卑下惶恐。”姬流离深吸了口气,垂头轻声说着,但尽管他努力装,却还是能从中听出一丝颤音来。

姬毓轩挑挑眉,本以为是一只小白兔,现在看来倒不是一只简单的小白兔呢,倒是也算有趣。

难怪云潇这家伙会看上,他在心中暗暗冷笑,眸中闪过一丝冷色,随后便被兴趣给掩盖,“呵,流离不用过于拘谨,听闻你还住在云相府中,今日便搬到皇宫来吧,骊南风土人情似乎很有趣,倒要让你好好给朕讲讲。云相,不知意下如何?”

姬流离身子轻微的一颤,下意识的看向云潇,眼中闪烁着紧张和一丝希冀。

云潇淡漠的抬抬眼,“皇上已有定夺,还需问过微臣么。”

“哈哈,云相可还在气恼朕那误判之事,人有错手难免,云相又何须耿耿于怀,好了,有事上奏,无事便退朝吧。流离,你先去收拾准备下,朕派人去接你,云相,随朕来。”

“恭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姬毓轩负手先行离开,云潇随其后也离开,百官便相继也离开,倒有几个上来和姬流离搭话,但见他脸色似乎有些不好,便也作罢,而另一些人为了避嫌,也只得事不关己离开,能站这里的都是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