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异样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十五章 异样

姬毓轩脚步一顿,随后侧头错愕的盯着手臂上的孩子,看着他一脸紧张忐忑,心中似乎有什么闪现,似明白了什么。

随后眼睛越来越亮,最后脸上的阴沉更是一扫而光,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中,这也是一个决定,嘴角勾起笑容,低头狠狠的亲了小家伙一下,“呵呵,小七儿真是父皇的福音啊,父皇知道怎么做了。”

云潇,你要离开,也得问我答不答应,即使你是一块游云,我也要把你留下,你的心一定是我的,我定要让你离不开我。

只要一旦在乎了,你便无法如此潇洒的走了,我会等到你开始会抉择的那一天,而胜者,一定是我。

你是我的,既然是你自己来招惹我的,那便别怪我也把你拖进这水中。

都说先爱上的就算输了,其实也不一定呢。感情这种东西,对人对事都不一样,看喜欢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此刻正在给云诺讲解一些知识的云潇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后侧头向周围扫了一圈,刚刚那瞬间,感觉似乎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给盯上了,让他有些不自在。

后宫中风起云涌,姬流离最近简直被烦得想掀桌,这妃子一个个冒出来全往他这里走不说,还冷嘲热讽一大堆,而姬毓轩这些天虽然来得不勤,但是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他这里睡觉,可却也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最多就让他拿本书念念故事给他听。

开始他还很担心,可是后来就越迷茫了,不知道姬毓轩到底要做什么。

而另外一个有些烦躁的人是茵妃,原以为靠着儿子受宠可以一步登天受到皇上宠爱,却不想皇上除了派人来通知他儿子住进紫玄殿后便没有再召她,后宫那些妃子很多都来串门让她虚荣了一把,可是却远远的不满足。

而昨天想借着见儿子的借口去紫玄殿见皇上,却还是被挡在门外,这下不止皇上,连儿子都无法见到了,她不由开始担心焦躁起来,皇上该不会是要把他的孩子过继给其他妃子吧。

这在后宫中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一些比较受宠的皇子会被皇上过继给比较受宠又没有孩子的妃子。

茵妃越想心里越惊越焦急,连应付那些妃子的兴趣都没有了,整日忧心忡忡想着办法。

后宫另外的妃子更烦躁,有孩子的想努力让自己的孩子也得宠,可问题是想见皇上一面都难,怎么得宠,那七皇子受皇上关注还听说是因为被相爷无意中带去相府,才会被皇上注意到的。

不少的也开始打云相的注意,一些妃子更是直接通知自家家里的人,让他们想办法到云相那边疏通疏通。

若不是后宫之人不得随意出宫,他们早就把孩子送出去,都带去云相那里走动,不求云相说好话,就算被皇上看到也行。

而没有孩子的,为了自家的后路,只能尽量卖力和现在受宠的人打好关系,若运气好得到皇上宠幸或者得了龙种还好,若不行的话,左右逢源,起码也暂保在宫中可以安全度过。

而那几位收到书信的朝臣,他们可不敢真如同女儿说的去相府说,云相最讨厌的就是走关系趋炎附势这些,若是真去,估计只会落得个遭他厌恶,到时候更遭。

如今在他们心里所习惯的想法,便是云相就差不多相当于皇上了,云相的大部分意见皇上都会采纳。

若云相说哪位皇子不好,估计皇上也会觉得差,就算不觉得差,心里总会留下疙瘩,不过前者可能xing比较大,七皇子就是个例子啊,听说七皇子只是被带到相府,讨云相喜爱,就被皇上也宠爱上了。

不过这些混乱,作为始作俑者的两人却是不管不顾,悠闲的继续过日子,而姬毓轩近来最多的心思也就是在思考着怎么把云潇给拿下。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在被那灼热的目光盯了差不多快一炷香之后,云潇再淡定也淡定不了,只能无奈放下手中的笔,转头看他。

这家伙最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硬让他把要批阅的奏折都搬到御书房一起批阅,还美其名曰省时间,有时候又可以商讨,不用跑来跑去,而且在情事上也似乎有什么不同,好像更加热情。

姬毓轩眨眨眼睛,托着下巴懒洋洋的勾着嘴角,“是有很多话,但是都不知道该什么说。”

“什么话?”云潇皱了皱眉,总觉得这几天的姬毓轩有些怪异。

姬毓轩耸耸肩膀,“就是不知道怎么说。”说着,便又拿起笔低头批阅奏折。

云潇嘴角微微的抽了抽,抬手揉揉眉心,沉着脸拿起笔继续批阅。

姬毓轩眼睛偷偷瞄过去,看他略有阴沉的侧脸,有些烦躁的想云潇对他到底有什么感觉没有。

云潇突然想到什么,手一顿,转头看向姬毓轩,却捕捉到姬毓轩眼睛若无其事的瞟回去,顿时好看的眉又扭到一起,“我过几天可能要出去一趟。”

“出去?去哪里?”姬毓轩转头看他,有些惊讶,会让他如此郑重交代的,肯定是出远门,而且还可能不是十天半月那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