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刺杀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十九章 刺杀

一离开城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迎来了杀手。

听着外面的响动,姬毓轩挑了挑眉,眼中闪烁着冷冽又略带嘲讽的神色,“你觉得有可能是谁?”

只不过他问了半天,却是没有得到回答,不由疑惑转头,却见云潇依然安定的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嘴角抽了抽,姬毓轩有些无力又无奈的揉揉额角,很是挫败,叹了口气,“好吧,我认输。”他也知道他这火发得有些霸道了,只是对着云潇那毫不在乎的态度,他实在无法不发火,那样让他感觉自己不但是在唱独角戏,而且还是没有人看的独角戏。

云潇眼睛动了动,施舍一般的撇了他一眼,其实他倒也没有生气什么,只不过是才去山不来就我,我也绝对不会去就山的态度而已,“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这问题,是回答他第一个问题。

姬毓轩凑过去,伸手勾住他一缕银发,算是示好,“不生气了?”

“这句话似乎应该是我问的吧。”云潇淡淡斜睨他一眼,伸手拉回自己的头发,侧耳听着外面的打斗声,“不出去帮忙么?”

“不用,他们能解决。”姬毓轩笑了笑,侧头打开马车窗户夹板,看着外面的情况,“看来那老家伙真的等不及了,就是不知道他这针对的是你,还是我。”

云潇,眼眸一闪,神色中也带过一丝锐利幽暗的光芒,若是针对他便也无可厚非,若是针对姬毓轩的话,只能说朝中定然有不少他的眼线,而且那眼线,还极有可能是他们两人身边的人。

这次出来,他的行踪不是秘密,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姬毓轩也跟着来,况且一路上,他都是易容的。

马车微微一动,耳便传来的是一声声利箭破空的声音,隐约还听到外面小路子和水一那声惊愕的提醒。

两人眼皮同时稍微像周边一扯,火星的味道隐约飘进,云潇嘴角勾着一抹不屑的弧度,他的马车,怎么可能会那么脆弱,这马车看似只是比一般官宦之家的马车华丽一些,但是本质上可要要相差许多,这马车可说是钢墙铁壁,而且上面还有他特意施加的水元素,水火不侵,除非是神兵利器,不然是不可能对马车造成丝毫伤害。

外边刺客不少反增,周边围着一圈拉弓箭的黑衣人,羽箭之上带着火焰,眼看马车似乎被火箭射成马蜂窝,火蔓延开来,席卷整个马车,但是诡异的是,那火和箭似乎根本就没有接近那马车一般,连那拉着马车的两匹马都没有丝毫的受惊。

那些人正为这一现象而惊愕的时候,从周边不知何处窜出了一个灰蓝色的身影,几人默契的超四周的人攻击过去,快如闪电的身法让那些人措手不及。

接着便听到更加热闹的刀剑撞击声音,还有一声声明显的倒地声音。

小路子见到那些人,便已经自动的退出战局,飞身回到马车座位上,冷静的看着周围一边倒的情景,嘴角带着一丝不屑。

别看他平时看只是跟在皇帝身边料理琐事的公公,事实上他的身份可是皇帝的影卫。

花间皇朝,每个皇子到成年之后,都会被允许从皇家影卫中挑选两个影卫作为自己的死士。

皇家所属的影卫,有两支,白影和黑影,这两支影卫都只听从一个人的安排,除了那些被挑选出去的。

小路子便是白影中,最初成年时候被姬毓轩选中一直跟在身边。

而现在出现的这些灰蓝衣服的人却是云潇的五行卫中的水卫队,五行卫只属于他,就连姬毓轩都掌握不了,但是这些人最初培养起来的时候姬毓轩却也是出了不少力。

云潇并不担心姬毓轩会猜疑他还是会看中他的五行卫,因为他自己的价值,远远超过任何东西,他有这份自信,这自信,不是来自于别人的目光和定位,而是自身的实力。

他相信不管多少次,把什么东西摆上让姬毓轩选,这个帝王定然都会毫不犹豫的选他,不参杂任何的情感,只因为他的价值。

很快那些刺客几乎都被留下,几个水卫利落熟练的从刺客上搜索一通,随后和水一说了几句,水一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水卫的职责便和影卫差不多,只负责保护在云潇周边。

几人颔首,身子一跃四散飞开,很快又消失在视线之内。

水一走向马车,“主子,爷,并未发现任何异处。”

马车内的云潇和姬毓轩对看了一眼,嘴角都扯出一抹轻蔑,真是老狐狸,果然滴水不漏。

“走吧。”

车内传来清雅的声音。

水一颔首,也坐上马车,拿着马鞭指使着马继续前行,只是在他们离开一段时间后,那地上留下的一具具身体之上似乎都慢慢结成冰,随后裂开,成为冰晶,融入泥土中,原本的尸体全部消失,只有这片土地变得比其他湿润很多。

晚风带着丝丝的寒意,溪水潺潺,倒影出天上将满未满的弯月。

云潇靠在树下,双手抱臂,看着那水中的月亮有些失神。

“卡莎尔瑞,听长老说,在月亮将满的最后一刻,在月下滴血盟誓的情侣都会受到月光女神的祝福,到时候我们试试吧。”

“雅露娜,我有个更好的办法,不如我们在那时候成婚,相信我们的婚姻会生生世世受到月光女神和自然女神的祝福。”

“卡莎尔瑞,我怕,我好怕,我怕王会把我许配给大王子。”

“别怕,大哥好像有心上人了,我们精灵都只忠于一个爱人,大哥是不会同意的。”

恍惚间,水中的倒影突然被打散,水花四溅开来,从中间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就好似他此刻的心一般,平静**现的波痕。

“是在想哪个情人呢,这么入神。”姬毓轩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他所站的大树边,一手抛着一颗石头,一手咬着刚刚烤好的鱼,动作随意却是不显粗鲁,那种自身的高贵优雅通过举止诠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