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曼陀罗的诱惑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涉情 第四十章 曼陀罗的诱惑

大致也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段和流离那小子差不多,不过一张清秀可人的脸蛋倒是很亮眼,灵动的眼眸透着几分狡黠,似乎随时都会算计,嘴角总勾着温顺的弧度,看起来有些甜美的意味,给人感觉就像一只温顺又狡猾的小狐狸。

骊南王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他一下,没有过多的停留,心中却暗暗疑惑,猜想着两人的关系。

“呵呵,宇公子身子如何了?”

云潇转眼看向一直贴在他身边的姬毓轩,没有答话,似乎想让他自己应付。

姬毓轩眼眸间带着几分羞窘,有些不好意思的瞅了云潇一眼,低声说道,“多谢王爷挂怀,宇儿身子已经恢复得很好。”似乎因为紧张害羞而下意识的抓着胸前的头发,拨动了几下,露出一截白皙有人的颈项。

含羞带怯的声音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骊南王听着心中都不免一动,暗叹难怪云潇会看上,虽然容貌不是一等,但是那清纯中带着诱惑的感觉确实很吸引人。

只是心中虽百转千回,表面却是没有丝毫变化,略带慈善亲和的说道,“那就好,宇公子初来乍到,若有不适可要尽管提,这次既然来骊南,不知可有兴趣好好游玩一阵?”目光有意无意的在那露出的雪白颈项中看到上面斑驳的红印,带着几分暧昧。

骊南王不着痕迹的撇像淡漠自如的云潇,眼眸也从被头发遮挡而难得露出的一点雪玉皮肤上看到隐约的红色,眼眸不由微微眯起。看不出,如此淡漠冷情的人竟然会有那么热情的一面,真是很想……亲眼见见啊。

“唔嗯……”姬毓轩怯怯的看向云潇,眼眸中闪烁着向往的光芒,似乎在寻求他的意见,又似乎在期待他同意一般。

云潇不动声色,心中却暗叹姬毓轩果然是一只千变妖狐,而且这能力控制得越发的高了,现在性格转变都是信手拈来而且毫无破绽,若不是他清楚他的本来,估计也看不出半分异常,就不知道,他那所谓的本来性格,又是否真是他的性格。

他们都是带着面具的人,不同的是姬毓轩的面具是隐形的,却是极为完美的,而他却无法做到他那般毫无波澜,只能靠着面具辅助,遮住有些时候无法掩藏的情绪。

这样的人,最是危险,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或许真真假假,连那人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他轻缓的开口,“既然凑巧,那便借此机会好好玩玩吧,不过出去要小心,让路青跟着。”

“嗯,好,宇儿不会闯祸的。”姬毓轩甜甜一笑,笑容春光灿烂,让人有些晃眼。

云潇也不知是出于配合他演戏还是怎么,嘴角也不觉的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宠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他的下颚,“记着就好。”

只是那么随意的动作,落在旁人眼中却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爱美的动作,冷漠神色中带着宠溺,有着致命的禁/欲美感,让人呼吸不禁微微一紧。

骊南王暗暗的调整呼吸,看着两人的互动,眼中闪烁着光芒,在看到云潇嘴角弯起的笑意时,心中好似被什么触到,瞬间便移不开眼睛,那顷刻犹如看到雪山之上静默千百年的雪莲一点一点的绽放开来,在阳光照射下流光溢彩光华绽放,却圣洁得刺目,让人只能高高仰望,不敢去惊动。

看着骊南王那有些痴迷的目光,姬毓轩脸色一黑,眼眸闪过一丝阴霾,但是在看到云潇那含笑宠溺的样子,心也是狠狠一动,暗中骂着这妖精勾人段数越来越高,一边有些恼怒的倾身过去,轻轻咬住那薄唇一口,又色/情的伸出俏皮的舌尖舔了舔,笑得单纯可人,“嗯,就知道潇最爱宇儿了。”

云潇也有瞬间的错愕,随后便依旧古井无波,淡然的抿了口醇香的酒,心中却在想,姬毓轩这次扮演的性子差别太大了,不过却很可爱,也很动人,让他感觉如同冬日的阳光,充满暖意,又如耀眼的骄阳,刺眼炫目又让人喜爱,不觉的波动心弦。

骊南王被姬毓轩这动作给惊醒,随后脸色不着痕迹的阴沉了一下,再恢复原来,只是眼底深处却有什么开始萌芽,或者说早有萌芽,现在只是在茁壮成长。

沉闷的午饭时间因为姬毓轩的扮演而活跃了许多,却是让骊南王心情差得很。

骊南王本还想和云潇继续对弈套话,但是旁边多了个磨人的李宇,什么都无法进行,最后还是在云潇被李宇磨着出去逛时无奈的陪伴左右出去。

尽管没有华车护队,三人便装步行出去,后面三个侍卫隔着三米跟随,可是三人的出现还是很吸引眼球,特别是云潇的出现,那明显易认的扮相再怎么随意简单都会被人一眼认出。

不一会大街上两边已经有不少观看的人,而作为主人的骊南王倒是被忽视了。

可偏偏那两人完全没有自觉,好似那些人都是空气一般。

姬毓轩更是把这个欢脱的性格也演绎得淋漓尽致,把一排摊位几乎都跑了一遍,看到什么拿什么,其中一个侍卫尽责的在后面付钱,完全就是一个第一次出来,初见世面的单纯孩子。

云潇淡然的跟在后面缓步走着,偶尔会对他微微一笑,骊南王在他身边走着,看着前面那如鸟儿般青春活力的少年,连带宠溺微笑,眼中却是越显阴霾,脑中不觉的一直浮现两人脖颈间暧昧的红痕,想到两人昨晚在房中的热情似火,心情便阴郁起来。

他突然心情咯噔一下,接着沉重下来,眉心微微皱起,余光扫向旁边这个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到哪里都那么自如孤傲的人,突然有些明白自己儿子为什么会那么迷恋他了。

云潇就想致命的曼陀罗毒药,可明明知道会致命,但那种诱惑力却还是吸引着人们飞蛾扑火,那是一种从心里和神经开始蔓延的剧毒,还没沾染时便已经深陷不能,若是沾染上,恐怕便会是末路无途,偏偏就是知道结果,却还是想着去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