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愤怒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四十七章 愤怒

“少将军如此作为,怕本相对那两字也无可恭维。”云潇冷笑一声,站了起来,悠然的转身便要向门口走去。

姬少峰也没有阻止,只是眯着眼睛跟着他的背影移动眼瞳。

绕过书桌时,云潇却突然转头看向他,下巴微扬,傲然又冷情,“不知在下这阶下囚可能踏出这房门。”

姬少峰背靠着墙,双手环胸,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就算再怎么不可一世,如今不也成为他的阶下囚么,早晚,他会磨平他的棱角,让他变成一只温顺的家猫,“云相说笑了,这院子里云相想去哪尽可随意。”只是院子而已。

云潇也没点头,转身自然的走出门外。

此刻正好几个丫鬟端着一些吃食过来,看时间,应该已经到了中午了。

云潇站在门口的围栏边,一侧靠着朱红的柱子,微微抬头,看着当空的骄阳,眯起了眼睛,红眸中流光闪烁不断,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相爷,请入屋用膳。”一个丫鬟垂头走过来,轻轻福神,声音中带着羞怯。

云潇扬了扬手,示意她下去,却没有打算去吃饭的举动。

那丫鬟皱起眉,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向门口,见姬少峰出来,脸色顿时就白了,一抹惊慌在眼中浮现。

姬少峰扬下巴,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丫鬟顿时一喜,松了口气,福身一礼转身离开。

姬少峰走到他身边,靠在柱子另一边,两人隔着一支柱子靠着,“云相这是在变着法子反抗么,不过绝食,对男人来说,可是显得懦弱了,还是说,云相本来就是如此的。”

云潇对他的冷嘲和激将法完全无视,干脆旋身坐到围栏上,背靠着柱子,扬起头,闭上眼眸,一直腿支起踏在围栏上,一只手放到支起的膝盖之上,银色长袍垂落到地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自然而成,但是如此张扬粗鲁的动作在他坐来,却总透着一种优雅高贵和飘逸,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是飘然出尘,但也因为这份洒脱而多了些人气,感觉起来没有那么有距离感。

姬少峰侧头看着他,微眯的眼眸中带着一些迷惑和探究,这个人他完全看不懂,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云潇,你可真的让我很好奇呢。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绕过柱子慢慢的走下台阶,也不理会他了,大步流星的走出院门,没有任何迟疑。

云潇姿势不变,神情不变让人捉摸不透,周围服侍的下人都有些担忧又有些不知该如何,眼看饭菜就要凉了,但是云相没有任何表示,少将军也没有任何吩咐,他们是该上前提醒还是继续等着呢。

第一次,这些聪明伶俐的下人们迟钝起来了。

云潇突然睁开眼眸,红色流光闪现,带着几分笑意,就在刚刚,他耳边出现了一个声音。

他侧头,似乎在凝望院外,又似乎在享受阳光,目光飘渺看不到落点,嘴角却浮起一丝笑意。

一院子的明卫暗卫都不知道,就在刚刚,已经有一个身影进入他们的范围内了。

云潇站起来*?,旁边的下人心里一跳,目光随着他,却见他进入房里,以为他终于要去吃饭,都是一喜。

可是云潇却看都没看饭桌,直接让他们撤下去就往内屋里边走去。

看着关上的内屋木门,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最后还是无奈派人去向孟管家请示。

骊南王知道后,也只是冷笑的让他们按照云潇的意愿行事。

云潇进入房间里边,眼眸已经不若之前的冷漠,而是缓和了几分,带着些柔色,目光看向被白玉屏风挡住的床榻,低声一笑,“你还真不安分。”

“呵,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可能安分呢。”床榻之上的人也轻声笑着,翻身起来,转过屏风,双臂环胸,嘴角勾着一抹邪气又肆意张扬的笑容,下巴微扬,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挑衅,“听说云相竟然要绝食抗议?”

云潇挑挑眉,“那么陛下有何举措呢?”

“当然是……亲自好好喂饱了。”风轻轻勾起发丝飘扬而起,修长的手臂向前勾住那纤细的腰身,转到后边,把他从后亲昵的抱进怀中,下颚低着脖颈轻轻的磨蹭,舌尖暧昧的描绘着图形。

云潇微微偏脖子,侧头,抬起手,纤细的手指勾住他下颚,勾起一抹不羁的微笑,“好孩子,把你的手拿来,现在不是欲求不满的时候。”

声音温润,话的内容却是让人黑线满头。

对那突然多加的称呼,姬毓轩眉角跳了跳,舌尖勾住那白玉的耳垂轻咬一口,磁性性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孩子?嗯?看来朕还不够努力 ,满足不了,让爱卿失望了。”

两个看起来年岁似乎同等的青年人,一个却被称为孩子,这无论怎么想都会被想成贬义。

不过按照云潇真实的年龄,别说叫孩子,就算叫小鬼都很正常,他们之间的岁数,相差的不是一两岁或者一两百年,而是一两千年。

云潇可没理会他纠结到哪里去,那称呼也只是顺口的调侃而已,他挥手轻推开他,走到中间的桌子边,到了杯茶,抿了一口,微皱起眉,再放下,“大致的细节你应该知道了,差不多可以先回去,让小路子扮作你。”

“你还打算留在这里?”姬毓轩皱起眉,走到桌边。

“我还有其他打算。”云潇侧头,手懒懒的支着下巴。

姬毓轩脸色阴沉了下来,沉声,“你还打算去恒国?”

“这本来就是我这次出来的目的,不是么。”云潇抬眸,淡然的迎上他的目光,留在这里,确实有这个打算,等骊南的事情一解决,他就去恒国,如果这次回去的话,这位帝王定然会弄些东西让他分不开身暂时去不了恒国,相处几年,对他的脾气秉性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

姬毓轩紧紧的抿起唇,黝黑的眼眸深深的看着云潇,其中的情绪复杂得让人无法去分别是什么和什么,但是有一种却是很清楚,那就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