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传染病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涉情 第六十四章 传染病

接到消息的曹家大哥曹禺把伤员交给弟弟看着,便匆匆忙忙赶了回来,进门后,原本聚在一起的人见到他来,纷纷站起身。

曹禺一个轻微的手势,示意他们坐下,走过去,在一边空位上坐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人悄悄的指着后边某处紧闭的客房,摇头,又说,“人在里面,大公子,我们是不是……”

“只有他一个么?”曹禺打断那个人的话,问了一声。

那人点点头,曹禺便接着说,“先别轻举妄动,看看再说,最好别起冲突,尽量低调,不过都要提高警惕,等伤好一些立刻上路。”

“是。”所有人都点点头。

曹禺没再说什么,喝了几口茶水,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皱着眉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外边招揽客人的小二谄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哎哟,两位客官里边请,是打尖还是住店?”

“要间最好的房间,打扫干净了来。还有,送些干净的热水和菜肴到房里。”一个少年高傲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傲气。

“是是是,小的这就是准备,里边请。”小二谄媚的笑着把两人迎了进去。

客栈中此刻没有多少人,好奇的朝门口看去,正见小二弯着腰笑容满面的迎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锭五十两的银锭子,一些人不由倒吸口气。

这个城镇相对比较偏僻,所以人也比较穷,那样大锭银子顿时惹得不少人眼中露出贪婪和羡慕。

再看那进来的两人,为首以为白衣翩跹的俊秀公子,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因为一双勾人桃花眼而少儒雅,多了几分风流,一看就是一个贵家子弟,风流公子,后边跟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正是刚刚说话的人,背后背着一个几乎如同他身高一般的长条盒子。

里边会是什么?

不少人眼冒金光,贪婪更甚。

而曹禺一行人只是审视的看着那主仆二人一眼,便转开眼睛。

“赶紧吃完,该休息的去休息,派几个出去打探摸清路线。”

“是。”

曹禺站起身,正要转身再回药店看重伤的属下,却突然一抬头,微微一愣,眨下眼睛,却只见那主仆二人已经被小二带进一个客服。

曹禺皱皱眉,难道是多疑了,刚刚他似乎感觉那个白衣公子的视线刻意在他们这边停留了一下。

虽说无迹可寻,不过谨慎的他还是转头再吩咐属下注意那白衣主仆才走,现在是非常时刻,不管是真是假,都是要小心为上。

客服中,少年端着水盆子,忙上忙下,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把房间给擦拭了一遍,并铺上好看的白色绸缎,整个房间原本低俗简朴变成了高雅清新整洁起来。

少年又时候了白衣公子吃了饭食,解决自己的饭,回来,准备侍候公子熟悉,那样子好像就是一个陀螺,一直转个不停,没有停歇。

白衣公子很习惯的接受少年的服侍,进入撒着花瓣的浴桶中,双手撑着浴桶边沿,微仰着头,舒服的叹了口气,“唔,真是舒服。”

少年仔细的给男子擦肩搓背,终于好像有了闲聊的兴趣一般,边仔细揉搓乌黑的发一边问道,“主子,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些人杀死,这个费时费力,还累得公子随着他们四处奔波。”

“呵呵。”男子手捻着一块红色的花瓣,放到唇边,舌头一卷进入口中咀嚼着,“难得接个任务出来走走,太快结束了不显得无聊么,这样很好,我倒想看看,那几只小老鼠能挣扎到什么时候。”

“可是主子,如果他们身边多了高人保护呢?怕到时候节外生枝,也不知那人是敌是友。”

“这不是更有趣么,有挑战才有动力啊,不然一味追逐,实在还真无聊。”男子挑了挑眉,语气颇为温柔,只是眼中却带着玩味和狩猎般的兴致。

少年叹了口气,“公子不打算去找尊主么?”

“嗯哼,暂时不找了,反正总会见到,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见到了。”男子的声音沉了下来,带着几分不悦,只是撇着的嘴角看起来更像在耍小脾气,有些埋怨似的。

少年翻翻白眼,知道主子口是心非,也不挑明,不过他也知道,如果再过些时间见不到尊主的话,尊主一定会来找主子的,这血组中,也只有尊主制得住主子。

夜幕降临,皇宫中一片的喧闹,来往奔波的宫人络绎不绝,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紧张和惊慌急切,脸色苍白。

明明宫闱之中并无人攻击进来,却是无风自动。

不少宫殿里边传出一声声啼哭声,尖叫声,惨叫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紫玄殿外,一排排黑压压的大臣跪成一片,而上面台阶之上,殿门口,是姬毓轩冰冷阴沉的脸。

“耳等这是想逼宫不成。”

众大臣在这阴森恐怖的话语中,不由都抖了抖,但是却还咬着牙跪着,前排的太傅磕着头,苍老的声音带着祈求和郑重,“皇上安危攸关社稷,还请皇上慎重,臣等皆知皇上对众七皇子殿下担忧,但是现今危机之际,请皇上三思,若皇上不慎被传染,那么如今外忧内患,该如何处。”

“请皇上三思,请皇上保重龙体。”众大臣异口同声的说着。

这已经是听了一天的话,一直重复的话,姬毓轩脸色很难看,死死的瞪着前面挡路的大臣,似乎在努力压制怒火,在经过几次深呼吸后,终于是有些妥协,冷哼一声,“小路子,代朕去守着小七儿,还有宫中其他皇子妃嫔,勒令所有太医必须尽快研制出治疗的办法,不然就都提头来见,还有,向外张贴皇榜,招收名医术士,只要知道这种病症的都可以。”

“是,奴才遵旨。”小路子跪下领了口谕,便向涵林殿走去,那里现在是七皇子的宫殿。

听到好大一声关门的响动,所有大臣终于是松了口气,随后又担忧起来,毕竟这病来得太奇怪,而且还会传染,谁知道下一刻又会发生什么,而且那后宫之中,多有他们之中的子女。

内忧外患啊,真是内忧外患,许多人皆忧心忡忡起来,这骊南王还在外边虎视眈眈,这里却又发生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