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传言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六十五章 传言

回到御书房,原本冷着一张脸的姬毓轩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嘴角的弧度带着邪魅的笑意,眼中闪烁算计狩猎般的光芒?

云潇,朕很期待再见。?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加上皇帝还颁发了皇榜,顿时流言或真或假漫天飞,说是皇宫中不少人感染上了天花,还死了不少妃嫔皇子。?

又又不安好心的人借此机会造谣生事,说是皇帝暴政天地难容,这是上天降下的劫难,惩罚皇帝,若再由着这样的皇帝当政,那么疫情很快便会席卷整个花间皇朝。?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真正的智者不是大白菜,也不是杂草,随处可见,不少人还是在这谣言中战战兢兢起来,甚至一些比较封建迷信的百姓开始相信天罚这一说法。?

有不少皇城中的人都纷纷想要逃跑,只是因为最近骊南王兵变的事情,皇城的进出都很严格,但是这些百姓还不知道,这样的举措只肯定了他们的猜想,更加的害怕。?

不到三天,皇城百姓开始暴动起来,若不是有早准备禁卫军镇压,或许已经出现伤亡人数。?

天罚流言的宣传者,自然是骊南王那边的人,原本这几天,骊南王还一直在因为等不到南国那边的动静而暴躁不安,却不想突然来了这么个机会,简直就是上天恩赐的时机,现在他只需要让流言快速的遍布花间皇朝,然后再继续推波助澜,最后光明正大的以讨伐名义兵变,那时候就是名正言顺了。?

哈哈,果然老天也是站他这边,他才是上天选定的帝王。?

深夜,大帐中不断传来骊南王狂笑声。?

但是刻意制造出这个流言机会的姬毓轩,此刻却是老神在在的在御书房,美其名曰处理紧急政事,其实是在做春梦,而梦中之人,自然只有那个人。?

外面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上心,因为这也是他的计划之一,原本以为骊南王会轰轰烈烈来一场,倒不想这老东西越老顾虑越多,迟迟不动手,都到了门口还不敲门。?

他也只能找个机会激发一下,当然,最主要还是引诱那个家伙回来,说实话,骊南王的事情他真没放心里,至多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而已,而这个玩具,已经快失去价值了。?

只是很可惜,姬毓轩的设想和计划是好的,对云潇的话,也确实有效,但是大概他真的太倒霉,或者天看他不爽,云潇如今处了位置距离皇城可是极为的远,而且也很偏僻,这里少有人来,就算有进,也少出,信息流通极为闭塞,除非云潇离开这里。?

不然想让他听到,至少也要半年或者一年,这还是建立在运气好的基础上,有商客勉强走这个路程,但是这可能性太小了。?

走出这里,后边的树林多有猛兽,商客是不可能走这里的,而曹禺他们也是因为被狼群逼迫,不得不走这条路,云潇更是阴差阳错,至于另外那个人,则是有目的性的。?

不过,云潇还真没打算在这里住下去,他原本也只是打算住一晚明早便走,但是,意外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

就在半夜,原本进入沉静的客栈,突然想起了一声声尖锐的惨叫声。?

这样的声音,顿时惊醒到了周边的人,索性这里来往的人并不多,今天住在客栈中的人,也只不过是今天来的那些人。?

几间客房都是相邻的,正好发出声音的那间房间就是曹禺兄弟的隔壁。?

兄弟两进来神经都很是紧绷,警觉性也放得很好,听到声音,下意识便起身拿兵器,开门。?

只是彭彭几声,好几个黑影一个个的从敞开的门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惨叫声,周边的桌椅更被毁坏不少。?

曹禺那些手下也都拿着兵器出来,见到两位主子,便以眼神询问。?

曹禺抬手给他们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转头看向那敞开的门。?

此刻黑漆漆的房门里边,一个白色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哪怕在这样五指都看不到的夜里,也给人感觉很是瞩目明亮。?

唰的一下,如白昼般的灯光小范围扩散开来,以白衣人为中心点,是他身后的一个少年,少年手中拿着一个盒子,盒子开启,光芒便是从盒子里边的夜明珠散发开来的。?

曹禺等人随着那人走出,都警惕起来。?

“敢问阁下,不知发生何事?”若是以往,他绝对不会去多管闲事,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不知道这些人是针对谁的。?

“不过几个小贼,各位也有兴趣?”白衣公子淡淡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诮和傲慢。?

所有人都不满的皱起眉。?

曹禺却是略微松了口气,也不想是不是真的只是小贼,既然这些人的目标不是他们,也不需都理,“既然如此,在下便不打扰了。”朝几个手下示意,然后他也转身准备带着弟弟回屋。?

但是那白衣公子却有些不依不饶起来,不冷不热的说一声,“站住,本公子同意你们离开么。”?

呛……?

几声兵器摩擦的声音响起,想来已经有人愤怒的拔刀了。?

曹禺严厉的扫了那些人一眼,随后谦和道,“不知公子有何指教?”?

“谁知道你们和这些垃圾是不是一伙的,刚刚本公子丢了东西,但是在这些人身上却找不到。”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次连曹禺都有些忍不住脾气,他身后的曹霖顿时就黑着脸发作,“这位公子,没有证据,可别随意含血喷人,会惹来祸灾的。”?

“哦,你们这是在威胁么,看来本公子的怀疑也不是没有可能了。”白衣公子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含笑说着,那样子,活像一直狡猾的狐狸,看得众人咬牙切齿。?

曹禺这会也知道,这白衣公子明显是在有意和他们作对的,不由皱眉,忍着火气说道“那依公子,准备如何解决。”?

“这还不简单,搜身,不止是你们,这个客栈里所有的人都要。”?

“你……”好几个人忍不下拔刀相像,这些天他们一路伤亡,脾气本就不好,能忍耐到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得了,就算此刻是在别国境地,但是也由不得被人如此欺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