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冲突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涉情 第六十六章 冲突

“搜身?”吐出这两个字,曹禺已经眯起眼睛,眼中闪烁锐利的光芒,打量这个白衣青年,带着警惕和几分杀意,“阁下,似乎没有这个资格,就只凭你是受害人,凭你的怀疑?”

白衣公子嘴角含笑,似乎完全不介意曹禺锐利逼人的目光,笑得自傲又悠然,“怎么,怕了?还是做贼心虚了?”

“哼,看来是没错了,别演戏了,想要东西,就靠本事来拿吧。”曹禺冷笑一声,话说出的同时,也扯着身边的曹霖退后几步,手中刀剑出窍,其他人也得到指示,纷纷把青年和少年围起来。

一直被吓得躲避起来的小二和掌柜都颤抖着直呼倒霉。

“现在是怎么样,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白衣青年笑眯眯的看着周围警惕的一圈人,似乎根本不明白曹禺刚刚说的话。

“别惺惺作态了,动手吧,痛快一些,偷偷摸摸在背后使刀子,算什么好汉。”其实曹禺也不确定男子是不是一直追杀他们的人,是不是要来夺他们身上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宁愿错杀一百,也不会留下任何危害到己方的事情。

白衣青年摸了摸下巴,突然吹了一声清亮的口哨。

曹禺几人听到这声口哨,都是心中一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是在向同党求援么,果然是追杀他们的人。

给周围的人使了下眼色,有几个男人已经握着刀向白衣青年和少年飞扑过去,凭空挂起一道劲风。

白衣青年只是挑挑眉,站着没有什么动作,看着他们好像在看一群演戏的戏子一般。

而他身后一直背着长盒子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却站到了白衣公子身前,那飞扑过来的几个男人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少年一脚给踹了很远,一个被抓着手腕硬生生的把手臂给折断,那咔嚓的声音让人听着牙酸。

所有人面对这一境况都有瞬间的呆愣,瞪大眼睛,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原本看似柔软的少年,竟然有那么强的爆发力,那没有改变的神情,看起来好似他们这些人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豆腐渣而已。

顿时,他们恼怒了,也起了正视的心,不否认,刚刚那一面倒的劣势,完全是因为他们之前的轻敌,看着这两人单薄柔弱的样子就放松心里。

有几个人暴怒的朝少年扑过去,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听到有野兽吼叫的声音正由远到近响起,接着,咔嚓砰声响起,一个银白色的影子如同闪电般飞窜而来就要进入战局。

曹禺面色一变,虽还没反应过来,但是身体却是下意识的动了起来,横刀向前一跨,挡住白影的去路,才发现,竟然是一只有半人高的白色老虎。

老虎身子下伏,全身毛发炸起,张着口,尖锐的獠牙清晰的显露在眼前,金色的眼中中带着暴虐和不屑,似乎在嘲笑这个人类的不自量力。

曹禺也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在一只老虎眼中看到轻视和嘲讽,但是他也没有放松,大刀对着老虎,似乎只要老虎有什么动作,他也会立刻动手。

老虎也没让他等太久,它才不会伺机而动,因为他认为这个人类还不够资格,所以他如离弦的箭一般飞扑过去。

后边的人大部分都和少年和青年打在一起,连曹霖都被青年给拖住,主仆的武功出乎意外的好,让他们有些招架不住,所以没人来帮曹禺。

而他们也不认为一直野兽能耐得聊他们头如何。

曹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当挥去的刀和老虎爪子撞击一起发出呛的一声后,他便改变看法了,飞快的躲开老虎,心中暗暗震惊,拿着刀的手臂微微轻颤抖,手掌也有些发麻,那瞬间的感觉,就好像用尽全身力气,却是砍在千年精石之上。

老虎稳稳又站落地面,金色的眼眸又对着曹禺,抬起前爪,舌头舔了舔黑色发亮的尖锐爪子。

曹禺也警惕起来,握紧手中的刀,看着那散发慵懒的老虎,这老虎,不简单,随后又想到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那边少年和青年已经差不多快把围住的人给结局了,他们本就都刚刚逃离一场追逐,身上又都带伤,还没有怎么缓和过来,自然有些不堪一击。

这边低吼了一声,再一次发起攻击,曹禺这次学乖,没有硬碰硬去嗑他的爪子,而是举着刀抵挡过扑来的爪子,然后身体下滑,从老虎身下滑过,脚用力的踢在老虎柔软的腹部上。

老虎发出一声吼叫,落地,好似因为疼痛而被惹怒了,一双金色的眼眸更加的深,眼瞳从原本的针状越加细小,几乎看不到,对着曹禺怒吼,好似要把他撕碎,再次扑上去,这次力道和速度都加了一倍。

曹禺本身身体素质都不错,但是也因为最近抵挡狼群,也受了些伤,更没有好好休息,能力都大打折扣,面对这样一只强化状态的野兽,再加上空间狭小的限制,有些力不从心。

面前的躲过老虎,肩膀被抓出几道伤口,好在躲得快,只是出了点血,而没有皮开肉绽。

但是他也狠狠的撞到一个紧闭的房门,房门因为年久失修,很轻巧便被他撞倒。

倒在门板上,看着老虎又扑过来,他只来得及转身往一边滚躲过,但是接下来却躲不过老虎偏过头来要咬断他脖子的一击。

外面也看到这一幕,纷纷紧张的叫唤出声。

看着近在咫尺的獠牙,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没想到最后还是会死在野兽口中。逃过狼却没避过虎。

但是设想的痛却一直没有抵达,他睁开眼睛,发现原本一只爪子压着他的老虎不懂了,那硕大的头颅也没有靠近,反而抬起,盯着另一边,好像在判断什么,变得有些呆傻,刚刚那暴怒全不见,炸起的毛也顺了下来。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此刻也不敢惊动老虎,他知道,只要老虎爪子稍微一用力一收缩,或者低头一咬,他便再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尽管他也很好奇,老虎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