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虎斗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涉情 第六十七章 虎斗

门外的人也好似被按下暂停键一般,曹禺那边的人纷纷衣服呆傻的摸样,显然刺激过头,精神高地紧绷,以至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等回过神来,都是一身的冷汗。

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白衣青年或者少年可不会如他们一般,在他们把全身心都放在曹禺与猛虎身上的时候,少年的匕首已经横在曹霖脖颈间。

只不过他们也都惊讶于老虎的动作,就在他们以为曹禺定然会被咬死的时候,老虎竟然停了下来,要知道,金溟向来都只听主子一个人的话,除了尊主,谁都不买账,而当他发怒的时候,甚至连主子的话都不听,总要施琴术才能让他平静下来乖乖听话。

而刚刚,那个男人明显完全惹怒了金冥,也吃到苦头,却在最后的关头出现这样的异样,到底房间里有什么,是让金冥感兴趣的还是害怕的,会是那个帮助曹禺他们退了狼群的神秘人吗。

可不待他们反应多久,甚至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众人耳中都明显的听到一声清晰无波的声音,“出去。”

声音刚落,他们都是愣怔了下,但接着却被迎面飞过来的两个庞然大物给压倒在地。

被丢出来的,赫然便是曹禺和老虎,只有三个人躲过,白衣青年,少年和被少年挟持住的曹霖。

趁着这个空单,曹霖忽然猛的抓住少年的手腕,用力一拽,夺过他手中的匕首,另一只胳膊反勒住少年的脖子,点住他的穴道,匕首换成在少年脖间,一边操被压倒的手下吼道,“带大哥走。”

好在老虎似乎已经无心攻击他们,挣扎着起来,脚下踩着一个人,却看都不看,对着那黑洞洞的门口怒吼,似乎很不甘心被丢出来,然后身子如闪电一般又飞快的窜进去。

房间里一片黑暗,纵容从外边看进去,莫名的觉得压抑又恐惧,特别此刻房中不时的发出几声野兽怒吼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好像和什么在搏斗,但是很快房里又安静了下来,听不到老虎的声音,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曹禺已经清醒过来,被几个手下搀扶着起身,心有余悸的看着黑洞洞的门,他们是知道里边的是谁,白天他们才特意关注过,是那个银袍神秘人。

回想到那个人的身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疯狂的狼群,现在老虎进去,却没声响了,他已经差不多猜到大概什么结果了。

他侧头看着白衣青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被挟持的少年,或者是根本不在意,而是摸着下巴一脸兴趣的看着黑洞洞的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是他们离开的最好时机,但是想到里边的人,不管如何,加上这次有意或者无意,那个人都是真实的救了他们两次命了,他们总不能丢下他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人,起码也要道谢。

头领不走,下边的人自然也不能自己走,曹霖恼火的挟持着面无表情的少年,暗恼自己大哥这个时候的道义情操作祟,这个时候不离开,若里边的人不是真心想帮他们的话,他们更难离开,不说这白衣青年和少年,就那老虎也极难对付。

何况他们身上还有重要的任务,什么是小什么是大,大哥怎么在这个时候犯糊涂。

又等了一小会,里边还是没有动静。

白衣青年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笑眯眯的开口对着里边喊道,“里边是人,若活着,可能出来见见。”

又等不到什么动静,青年皱起眉,开始有些不悦了,眼珠一转,上前几步,抬脚便要进门。

只是还没进门,什么东西从眼前飞过,几乎擦过他的鼻子,若不是他即使往后仰,估计鼻子都要被割下来。

他不得不后退一步,面色阴沉了下来。

“里边的人,在下并无恶意,不过是想要结交一下,再说,那老虎可是在下的宠物,现在是死是活,总要给个说法。”从他的话,似乎很肯定老虎已经被收拾了,而不是里边的人被老虎吃了。

让话一落,里边又响起了之前那清冷如冰的声音,疏离又坚决,“不必了。”

随之,便听到几声野兽咕噜咕噜的低吼声,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情愿和撒娇,接着,银白色的老虎甩着尾巴施施然的走出来,金色的眼眸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随后走到白衣青年脚边,撒娇般的蹭了蹭青年的腿,然后便在青年脚边趴下。

那庞大的身躯,直接堵在门口,金色的眼眸冷扫着后边的人,明显带着警告的意味,那样子,看是连青年都挡在门外了。

白衣青年也有些惊讶,皱眉看着脚边明着向他撒娇,其实是刻意阻挡他前进的老虎,沉声道,“冥儿,起来。”

可是老虎只是又蹭蹭他的脚,一脸讨好,但是身子纹丝未动,那样子倒好像在劝说自己的主人放弃心中所想。

白衣青年脸唰的铁青起来,又地喝一声,“冥儿,让开。”

“嗷呜呜呜~”老虎也觉察到白衣青年的情绪,讨好的蹭着,可依然不让开。

这下白衣青年真的怒了,“吃里扒外的东西,怎么,想认新主人不成。”

“呜呜呜~”老虎有咕噜噜的低低呜了几声,不知道是在承认还是在否认。

但他那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在白衣青年看来却是火上浇油,以为猜对了,眼中顿时涌起了阵阵杀意,“好,很好,你既跟了我那么久,就该知道我对待叛徒是什么手段,想要认新书,我成全你。”

虽然口中这样说着,但是双眼中却满含杀意,那手中原本以为只是当装饰用的玉扇尖端之处竟然出现了匕首长的刀锋,直直的便朝着老虎的百会穴扎去。

所有人都被他利落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老虎早就擦觉到主人的杀意,但是看着那攻击过来的兵器,他却没有躲开,眼中似乎闪烁着失落和悲哀。

就在刀锋要接触到毛发的时候,刀锋猛然一转,挥动一下,只听铛的一声,似乎有什么被扇子给挡开了,而白衣青年被被那劲力给逼退几步。

错愕之际,少年一拳打中曹霖的腹部,然后推开他的手,上前扶住自家主子,“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