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调戏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涉情 第六十八章 调戏

白衣青年粗鲁的挥开少年来搀扶的手,原先的优雅风度全部消失无踪,看来是真的动气了。

“里边的人,有担当点就现身一见,藏头藏尾,暗箭伤人,这算什么。”

少年看着自家公子气得涨红的脸,心中暗急,看来公子真的生气了,这可糟糕。

这次他的话并没有和先前一般石沉大海,而是终于得到了回应,回应他的,不是声音,而是慢慢从黑夜中走出来的人影。

他还没走到门口,原本守在门口一脸受伤的老虎已经屁颠屁颠的起身甩着尾巴朝他跑过去,寻求安慰一般的蹭蹭他的腿。

所有人都戒备起来,却只见模糊的人影停住了脚步,弯腰伸手揉着老虎的脑袋,面貌看不太清楚。

曹禺也瞪大双眼,心里隐隐有些期待,他并不打算阻止白衣青年,也没打算乘机离开,他对这神秘的银袍男子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会知道他们那么多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了他们,为什么又那么巧合的再次相遇,为什么现在又在一起发生纠纷,这一切,就好像是一个早就设好的局一般。

“动物,都是敏感的,他很伤心。”寂静间,只听里边男人平淡的说了一声,虽然语气没有起伏,话听起来很冷,可低沉下来的声线,却让人意外的觉得很柔和。

云潇边说着,便慢悠悠的走出黑暗,进入那被夜明珠的光芒勉强覆盖住的范围。

门外所有人当在看到这人的庐山真面目时,都有刹那的失神。

怎么说呢,并不是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他们都是男人,对一个男人长得如何没有多大兴趣,而且这个男人相貌明显也只是算清秀儒雅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普通的五官,面无表情的脸,当第一眼被夜明珠的光照到的时候,他们却都同时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那一双狭长的黑色眼眸,也不知道是光芒的原因还是什么,在那一刻极为漂亮,漂亮到让他们瞬间失神了。仿佛他们都被吸入那黑色的空间中,在他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

回过神后,大家都有些尴尬也很是戒备。

这个男人气质如冰,长得也干净儒雅,一身银白的袍子给他多添了几分贵气。

白衣青年审视的把他上下扫了一眼,随后不屑的扯了下嘴角,然后目光落到一直跟在男人身边的老虎,也不知道是在刻意掩饰还是因为刚刚的失神而恼羞成怒,怒喝道,“金冥,过来,不然以后也给本公子滚得远远的。”

老虎似乎听懂他的话,低吼了一声,大脑袋蹭蹭云潇的腿,又看着白衣青年,好像很难抉择一般。

云潇轻轻抚摸老虎的头,淡淡的说道,“如此,那你以后便跟着我吧。”

老虎闻言,呜呜的叫了几声,很是委屈的在他的腿上蹭,那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猫一般。

纵人看着这有些呆憨呆憨无耻卖萌的大块头嘴角抽了抽,其中曹禺感触尤为深厚,他刚刚可是虎口捡回一条命啊,现在这家伙这样委屈撒娇是哪样啊喂!

而身为这傻缺老虎的原主人,白衣青年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老虎是他养的,他还不了解么,这家伙别看呆愣呆愣的,其实极为充满,每次他这样子撒娇,定然是有所图谋又所求的。

他倒是不知道,这男子身上有什么吸引了这傻缺的兴趣。

云潇倒不是故意在挑衅,而是他确实挺喜欢这只老虎的,这明显是一只已经有了灵智的老虎,若按照精灵族那里来划分,这已经算能列入妖兽之列了,若加以引导,说不定还能进化。

而对这些人,别说他本就对陌生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加上之前被这群人给打扰到冥想,让他很不悦,若不是不想惹些不必要的麻烦到身上,他还真想直接把这些人给处理了。

“这半夜不休息,各位全部堵在我门口,还毁坏了门,是为哪般。”冷眼在他们身上都扫了一遍,最后终于施舍一般的落到白衣青年身上,目光在他身上流连了一会,看得白衣青年嘴角微抽,才挑眉,意味深长的收回目光,手里揉着老虎的脑袋若有所思。

他闻到一种他很感兴趣的味道,类似于摄魂草之类的。

今天才遇到被摄魂草控制的狼群,现在就遇到身上有摄魂草的人,而且这两批都和这东西有关联的人都聚在一起了,若是巧合也未免太假。

只是顷刻之间,他便猜出了这个白衣青年大概是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了,至于他的身份是什么,就不在他思考范围内,他感兴趣的,是他怎么控制动物。

摄魂草虽能控制动物或人,但是也只是让他们意志薄弱而已,还需要其他真正能控制的东西。

“你,你看什么?”白衣青年原本气势汹汹满脸怒气的样子被他那肆无忌惮扫视的眼神给盯得去掉三分,那感觉就好像被猛兽盯上一样,让他很不自在。

云潇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淡淡说道,“你的味道,很有趣。”除了摄魂草,他还闻到另一种熟悉的味道,而因为这种味道,他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这意味不明的话,顿时让白衣青年脸哄的一下红了,而其他人也是嘴角抽搐得厉害,若不是对面的男子那神情实在是太过冷漠,怎么听都觉得是在调戏。

白衣青年气得磨牙,死瞪着云潇,火冒三丈,他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以往敢对他出言不逊的人也没命活,这个人一再的挑衅他的忍耐力,孰人能忍。

他身手从旁边的少年身后抽出长箱子,脚尖一点飞身而上,手指上似乎飞出一条透明的丝线,对着屋顶挥了几下,破出一个大洞,然后飞身穿出去,站到屋顶上。

发生得太过突然,众人都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瓦片掉落,他们才猜想,这个白衣青年是要逃了。

但却见白衣青年站在大洞边缘低头看着屋里的他们。

确切的说,是看着房子依然面无表情一脸冷漠的云潇,嘴角咧出一个恶劣的微笑,我让你狂,让你傲!白衣青年心中不淡定的咆哮着,”我让你看看更有趣的。“显然云潇的这类似调戏的话点燃了他的导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