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出发恒国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七十二章 出发恒国

姬毓轩向来办事都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决定刚定下,下一刻人员便全部已经到了城郊之外。

这次的出行在小路子百般劝阻之下,因为多了两个孩子而不得不多一个明卫加入照顾两个孩子,至于小路子,最后还是被留在宫中,跟在假皇帝身边。

他们也没有从皇宫大门出行,而是从皇宫中通往城郊的地下道离开。

小七一大早还没有睡醒,便被抱离开皇宫,等他终于在马车颠簸中晃悠悠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房间里边,而是在马车中。

好在马车中还有一个数日未见的人让他惊喜一番,正好让他把突然出现在陌生环境的恐惧给抛到九霄云外。

“小六子。”看着那熟悉的笑脸,小七惊喜的欢呼一声,便蹦跶起来,直接把坐在旁边对他笑,年龄只差四岁却比他高壮许多的小孩给扑倒。

“呵呵,云儿,小心点,现在我们在马车里,别撞到了。”云诺慌忙接过他扑过来的小身子,被撞得后背撞上车壁,弄得马车摇晃了几下。

高兴劲儿过去,小七才反应过来现在所处的境地,一双眼遛遛的眼睛好奇的四处转动着,看着狭小的空间,“马车,小六子你把我偷偷带出来,是要去见叔叔吗?父皇知道了会不会打我们?”

“呵呵,别担心,是皇上带我们出来的,不过以后在外面不能再这样称呼了,云儿以后要称皇上爹爹,云儿叫臣云,我是云儿的小厮,叫臣诺,皇上现在的名字是臣轩,云儿要注意哦。”小六子不慌不忙的给小七普及知识。

虽只是七八岁的年纪而已,但是小孩却是很早熟,性子也很沉稳,跟着云潇身边两个多月,学到了不少东西,姬毓轩也对小六子很赞赏,倒承认云潇的眼光真的很不错,这是一个好苗子,潜力无限。

所以他也不吝啬去培养他,此次出行,只是让小路子和他简单是交代几句,想来以这个小子的头脑,应该也想得差不多,有这么个谨慎的小家伙跟在小七身边,他也能省心不少,思量着再过四年,等小七满八岁进太学院学习,就让云诺到他身边当伴读好了。

兴奋的打开窗子,看着马车外的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再看看骑着马威风凛凛走在前面的父皇,小七兴奋得小脸嫣红,圆滚滚的小身子像个可爱的白色团子,就差在后边甩着一条小尾巴,那可爱的摸样,看得云诺恨不得把他抱到怀里揉揉。

不过毕竟主仆尊卑有序,他和小七虽感情好,但是在一些场合他也不敢放肆,特别是现在,外面还有一尊最大的神在。

“小七,小心点,别把头伸出去。”伸手想把不断的想要往外钻的小七拉回来,窗边却响起了低沉带笑的声音。

“怎么了,小七儿把脖子伸得那么长,小心被老鹰叼走了。”姬毓轩放缓马速,和马车平行走着,看着一脸兴奋的小孩,微微轻笑,宠溺的捏捏他的小鼻子,果然带个孩子出来也是明确之举,起码有时候当做心情调解还是不错的。

小七傻乎乎的笑得灿烂,“父皇,我们是要去哪里找叔叔?”

姬毓轩干脆把他从窗口提溜出来,让他坐到前面。

第一次坐在马上,看着距离地面的高度,小孩明显害怕了,小手死死的揪着姬毓轩胸口的衣服,一脸委屈害怕的叫道,“父皇~”那眼遛遛的眼角都快滚出泪珠了。

姬毓轩微眯着眼睛笑得如狐狸一般,捏捏那两颊的软肉,“小七叫错了,该罚。”

“爹爹~,好高,云儿害怕。”小家伙聪明的明白过来,从善如流的撒娇。

姬毓轩好心情的继续逗他,“小七,想不想做和爹爹或者叔叔这样的男子汉?”

“想,云儿要和叔叔父……爹爹一样威风。”小家伙清脆的声音响起,如黄莺一般悦耳。

但是把这父子两话听在耳中的云诺却心提起来,有些焦急,就怕小七不小心说错什么话了。

“那么,小七可不能害怕骑马,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害怕小小的高度呢,是不是,小七。”姬毓轩慢慢的引导着。

小家伙似懂非懂,怯怯的低头看着马下,有反弹般的转回头,然后看着自家父皇黝黑的眼眸,又继续转头看,来往几次,渐渐也开始不那么害怕了,只是还是不敢怎么动弹。

姬毓轩也是逗了一会就把他又塞回马车中。

他心里还是急着要找到那个人的,这次也不是漫无目的寻找,他第一站要去的地方,便是恒国圣山,之前云潇本就是打算去那里,不管他已经到了没有,总会去的,他先到那里守着,他如果也在那里最好,若不在,也总会被他等到,而那最差的猜测,他却是不想去想。

而云潇此刻在何处?

此刻的云潇正在距离皇城不到三个城池的地方,在一间还算高雅的茶楼中喝茶。

旁边白衣青年如同小跟班一样,拉长着脸,站在他身后,眼睛阴测测的瞪着他,还有那趴坐在云潇旁边地上的高大老虎,眼神颇为怨念,心里都不知道把这一人一虎怎么个诅咒法了。

他跟着这个男人已经有四天了,不,不是跟着,是被挟持的。

这个该死的男人,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也连他为什么要抓他都不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男人给封了内力,喂了毒药胁迫跟在身边当个小厮,也就偶尔被男人使唤着端茶倒水,再谈谈琴曲。

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

可不管心中如何的怨念如何恼恨,但是明面上他也不敢做什么了,他还记得第一天他对这男人大骂并打算对男人动手动脚之后,竟然被男人点了笑穴,定在大街上笑了大半天,把脸都丢光了不说,差点把命都笑没了,之后更是养了一天才把嗓子给养好了。

这男人话不多,总是冷冰冰的,虽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但是出手绝对狠辣。

他左想右想,一直都想不通男人为什么要带他在身边,难道是认出他的身份要拿他威胁小舅舅,可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认出他是什么人,他也算是第一次出来的,怎么会那么轻易被看出身份。

若不是,那是为什么,不会是觊觎他的美色吧,每次想到这里,他都是狠狠打了一个寒战,对男人更为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