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驭琴术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七十三章 驭琴术 无忧中文网

晚间,把白衣青年打发去隔壁睡觉,云潇独自在房中,金冥已经乖顺的蹭蹭他的腿趴在他床边闭上眼睛睡着了,吸着又这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轻灵之气,美美的进入梦乡。

金冥之所以死要跟着云潇,完全是被他身上的自然之气给吸引,那种生命力让他觉得很舒服,而他也隐约知道,男人身上的气息对它很重要。

所以一向在血组中扬着鼻孔看人的金冥,很没用节操的打滚卖萌,死都要跟着男人,甚至还抛弃主人……咳咳,当然,在金冥自己想来,他不是不要主人,而是为主人好,想男人身上的气息对主人一定也会很有帮助,让主人在男人身边不是很好吗,他都要先卖萌好久的,之前还被男人狠狠教训了一顿才有这个福利,主人该知足了。

而且这个男人,金冥敏锐的察觉到他很强,非常强,不是主人能对付的。

金冥只是开了灵智,还无法想太多东西,很多事情都是靠感觉来分辨的。

云潇打开琴盒,拿出白衣青年的琴,放到桌子上,琴上还有一根断弦没有接上,这琴不是普通之物,上面的弦自然也不凡,想要找到合适的琴弦接上,也要对应的材料,不过对于善琴之人来说,这并不碍事。

他伸手,把卷曲的琴弦拉在手中,然后拉直,固定到另一端,顿时,原本断开的琴弦竟然接上,而且看起来完美如新,但是仔细看的话,便能看到整条琴弦和其他的有些不同,小小的琴弦上覆盖着细小轻薄的冰。

云潇在琴上挑了几下,试试音,随后嘴角一勾,微微闭上眼睛,手上动作轻缓自如,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优雅恬静。

轻柔的琴声随着动作轻轻响起,一个个无形的音符好像在指尖跳跃一般。

原本客栈中正各做各事的所有人都听下来,有些痴迷呆滞的听着情趣,若仔细发现,会发现他们眼中一片迷离,几乎没有了自主意识般。

隔壁间的白衣青年正躺在**按惯例的闭着眼睛诅咒男人以助睡眠,在听到这音乐的时候,他开始也有些迷迷糊糊,但是随后,他猛然惊醒,睁开眼睛,一个挺身坐起来。

他错愕的转头看向一边的墙,确切的说是想看隔壁那个男人的。

这音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这些天被男人逼着弹奏的曲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琴的原因,还是男人本身琴艺高深,竟然弹得和他不相上下,不,这其中还有些什么不同,只是他说不上来那感觉是什么。

想到刚刚差点陷入琴曲中,白衣青年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那男人用的明显是驭琴之术,想他为什么总让他弹琴,还只谈一曲,他原以为男人是喜欢这首曲子才把他抓来供他差遣,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感情人家是为了偷师,而他竟然还傻乎乎的送上门。

白衣青年气愤的起身,冲向门口,却突然动作一顿,因为琴音在这个时候突然变了,变得很陌生,但是却异常的柔和,仿佛瞬间能磨平心中任何的烦乱,给人一片安宁的天地,让人舒服得想沉迷进去。

可随着琴音,外边突然发出的叽叽喳喳的噪音却完全打扰了这份安宁。

白衣青年也醒悟过来,随之,脸上惊疑不定,呆愣在原地,下一刻,他转身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顿时看到让他大惊的景象,只见夜空中,整个客栈之外庞璇着不知道多少数量的鸟,各种类都有,因为天黑的关系,他也分不清是什么。

但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些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结合琴音,答案可想而知。

以琴控音,从而操控动物,这他也能做,但是他做的时候,前提也必须配合药物的使用,就如他之前操控狼群,必须用摄魂草让狼群进入意志薄弱,再用琴音进行催眠,也就是说,他所操控的动物人物,都是没有了理智意识的。

可是现在这些鸟,明显不是配合药物,而是被琴音从四面八方吸引来的,也拥有自己的意识,就如现在的自己,明明知道琴音是在操控自己的情绪,但是心中那平和和安逸却让他无法生起抗拒的想法或者动力。

可惜琴音并没有维持太久,就在下一刻,原本如潺潺流水般的琴音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所有原本全神贯注聆听的人在那一刻,只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一根弦崩断了,眼前白光一闪,接着全部瞬间落入黑暗,昏迷过去,包括站在窗边的白衣青年。

连同窗外的鸟也如此,如同雨落般纷纷掉落地面,可想而知,若在明天早上这些鸟没有比人早醒的话,他们将成为人的口粮,甚至还会因此闹出动乱和惊慌,毕竟突然成百上前的鸟掉落一地,那景象怎么看都很惊悚。

云潇微微叹了口气,手轻轻的柔这老虎的头,一丝气息慢慢的输入也同样被音波震到的老虎,安抚着他。

老虎从原本的难受到舒服,眼睛眯起来,享受的大哈欠。

而桌子上,断开的琴弦颤动着,似乎在颤抖一般。

云潇一手按在琴身之上,一手收回,支着下巴,若有所思。

等白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不知不觉睡着的众人都惊慌无措,以为出现什么事情,忙看自己的行李,对于昨晚的记忆,他们却是都记不起来。

白衣青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睡到在窗边,揉了揉眉心,想着不会是遭贼了吧,眨眨眼睛,听到楼下阵阵喧闹的声音,他皱眉爬起来,从窗外往下看去,发现楼下围着大群人,黑压压的头顶,还有他们正讨论的对象,地上散落的鸟群,各色鸟群也不知是死是活,那场面有些奇怪。

白衣青年愣了还一会,随后皱眉又揉揉眉心,隐约记得好像有什么发生,但是一时想不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楼下又发生了一声声惊呼,然后他便看到,眼前有不少鸟展翅高飞,地上原本以为是死鸟的鸟尸体全部诈尸,全部飞了起来。

只有一些被一些人群及时扑住,大部分还是飞走了,特别是在屋顶上的。

他张着嘴,呆愣愣的看着,一时间没有思绪,想着要不要下去问问,门便被啪啦啪啦的抓响。

不错,是抓,这样的叫门方式,只有那只吃里扒外的笨老虎。

一想到那个可恶的男人,白衣青年顿时什么好奇心都没有了,脑海中那模糊记不起来的记忆也给他抛之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