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擦肩而过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擦肩而过

他沉着脸,用力的拉开门,看着一只大爪措手不及的拍进地面,“你倒狗腿上瘾了,拍什么门,别忘记你是一只老虎,不是一个人,蠢货。”一大早就招惹他的火气。

老虎非常无辜的晃头晃脑,朝白衣青年咧了一个自认为讨好事实很狰狞的微笑,张嘴要去咬青年的衣脚。

青年嘴角抽了抽,避过他的撒娇,但是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算你这畜生还有一丁点的良心。

“他人呢?”

老虎退出房屋,头转向一个方向,示意青年跟着他走。

白衣青年翻翻白眼,转身拿起东西,便跟着老虎下楼。

虽然昨天已经充分领会到老虎的无害和灵性,但是面对这么大的一直凶猛动物,众人还是很害怕,看着老虎晃悠悠的下来,在场的不由的让开几米,退避三舍。

云潇正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惬意的喝着早茶,桌子上还摆着摆着一叠包子,几个小菜,和两双碗筷。

白衣青年默默的咽下一口血,那可是他的钱啊钱,这该死的男人,霸占他的老虎,霸占他的人生自由,还霸占他为数不多的钱财,他这是什么运气,怎么会遇上这么个煞星。

自从发现能和自然之力亲近后,云潇倒也对食物不再那么挑刺了,反正所食用的东西进口后会自动转化为生命力和精神力。

见白衣青年站在楼梯间看着他一脸阴暗,恶狠狠的瞪着桌子上的包子,勾唇悠然清雅一笑,“起来就吃饭,吃完好上路。”

白衣青年先被云潇那笑容给煞到,平时总是一脸冷冰冰不苟言笑的人突然裂开嘴角笑得春暖花开,不由让他背脊发凉,看着那一张清秀的脸因为笑容亮堂不少,让人移不开眼睛看,他心里咯噔咯噔的往下沉,再听到之后的话,怎么听都好像是上死刑台最后一餐。

他咽了咽口水,这个男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天啊,小舅舅,我错了,我不该太自负的跑出来,果然人外有人,快来带我回去,这个男人好可怕。

白衣青年心里不断的咆哮着,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脸忐忑的挪步走过去,看着桌子上的早餐也没有多大的胃口,吞着苦水说道,“不用了,我不饿。”

但肚子偏偏和他作对,他才一说完,早被早餐的香味勾起的肚子顿时发出几声低低的咕噜声。

白衣青年脸色顿时僵硬起来,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看着似笑非笑的男人,泪奔,他的形象啊,丢人丢到家了。

不过转念一想,在这个男人面前估计已经没有什么形象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坐下,气呼呼的捏起一个白嫩嫩的包子啃咬。

云潇今天心情大好,也不去为难他了,做窗边继续品茶,目光看着外面的景色。

此刻,城门口一辆马车通过检查进入城中,在最前面是一匹高大壮硕的黑马,上头一个身形袖长精壮,穿着赭色银兽纹劲装的俊美青年。

那立体的五官,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周身散发为威严霸气,冰冷的表情,深邃的双眸,瞬间捕获了不少人的目光,特别是一些女子,不禁又惊又奇,羞红着脸偷偷的多看几眼。

“到前面的酒楼先休息一天。”姬毓轩完全把周边的那些人当空气,眼眸锐利的扫视几眼,看着那高耸的酒楼,朝马车上的影卫吩咐了一声。

听到自家父皇声音的小家伙忍不住好奇,推开马车的门,把头伸了出来,好奇的看着路边的景色和来往的人。

身后的云诺无奈的抱住他半个小身子固定住,免得不小心掉出去。

小七朝身后的云诺招招,“小六子,爹爹说休息一天,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

小家伙毕竟是第一次出远门,就算以前出宫到相府的时候也是一直关在相府中,哪里也不能去,这几天出来,一路上父皇都不准许他乱跑,也不怎么停,一直在赶路,除了晚上在某个地方停留休息,他已经憋得够呛了。

云诺还没回答,外面的姬毓轩已经把小家伙给提着领子放到马上,“看你这新鲜劲儿,安分点,等会到酒楼先休息一会,吃过午饭再出去。”

“也就是可以出去玩了,哈哈,爹爹真好。”小家伙笑得眯了眼,抱住姬毓轩的脖子欢呼,那可爱的劲儿,惹得路边的人感叹连连。

看着那么可爱的小孩,都是羡慕嫉妒恨,恨不得也抱上一抱,可惜,这几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的人,不能轻易招惹,再说那男人浑身冰冷,定然是一个狠戾的角色。

而就在姬毓轩他们进入酒楼的同时。

相反方向的另一个城门口,一辆算中等的马车也进入城中,目的是一条直线相连的对面的城门。

云潇闭着眼睛,手轻轻的抚摸旁边的老虎,再过两个城池,便能到皇城,这些天越接近皇城,听到的消息也越多,所发生的事情,大致都在他的猜测之中,对于那样的结局,倒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只是这样干脆简便的收尾,似乎不是姬毓轩以往的作风,他还以为他会再弄得更加轰轰烈烈,再玩些时日。

想到那个男人,云潇嘴角便不觉的一勾。

先前的那一番决裂,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大的效用,反而让他对再见他有几分期待。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去恒国反而回来,不过也是完全顺应自己的心,随心而为,想到那家伙再见估计会对他的到来怒目而视,别扭的冷言冷语然后想尽借口讨便宜,便不觉的轻笑出声。

坐在马车外面承当车夫一职的白衣青年听到那声清朗好听的笑声,撇撇嘴,这个男人今天真的很不正常。

这个城池并不是很大,所以两个城门距离的也不是很远,差不多也只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而已。

现在城门的检查也不是那么严格,只是惯例的问了几句便放行。

酒楼之中,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正和某人擦肩而过的姬毓轩,正抱着一脸兴奋的小家伙下楼,进入雅间中吃饭。

打开窗户,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热闹繁荣,眯着眼睛,看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