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进入圣山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第八十二章 进入圣山

云潇听到声音.回神.微微一愣.看了欧阳珩一下.随后再转回头.嘲讽一笑.“世事难两全.”

“嗯.”欧阳珩皱眉.

“不.沒什么.大概还有多久到圣都.”深吸了口气.摇头不想继续那个话題.便转开.

欧阳珩知道那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但是也沒有去追问.“过了下一个城便到了.怎么.你很想去.”

“不是你想去的么.”云潇转身坐回位置.悠然的倒了杯酒.一脸的漠然让人看不出什么來.

欧阳珩沒有回到座位.就这样审视的看着他.一会才说道.“若我决定不去呢.你会去么.”

“那么.你决定不去了.”云潇手微微一顿.随后又自若的抬手喝酒.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欧阳珩看着他这样滴水不漏的样子.嗤笑一声.转身背对着他.看着远处的风景.皱着眉.不知在思索什么.

來圣都三天.因为沒有身份.所以无法进入恒国安排的驿站居住地.只能在比较偏远的外围小客栈居住下來.对于这点.姬毓轩也沒有什么表示不满的.

他來此.本就不是來参加大会.也不是來观光的.而是來找人.他也不会透露身份.给自己招揽麻烦.说不定.若那人也在此.听到他來.还会躲得更远说不定.

所谓的灭妖大会也沒有那么复杂.只是恒国把所有來的人都集中起來.然后每五天固定一次比武.挑选出胜出的前十个人进入圣山之中.以此类推.每隔五天都会放十个人进去.迄今为止一个进去差不多一百人左右了.但是所有进去的都沒有再出來.不免都让众人惊疑不定起來.

恒国那边.在之前也便让这些人签下生死状.生死各安天命.他们不会负责.所有进去的那些人到底是生是死.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去求证.因为圣山毕竟是皇家的.不是那么好进的.

姬毓轩第五天开始比赛的时候就报了名.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的熬到比赛结束.作为第十名跟着大队伍进入皇宫中.准备进山.

倒不是这里的人多强.到现在这个阶段.武功比较好的人早进去了.现在这些都沒有什么出彩的.他只是想低调前行而已.

云诺和小七还有明卫都被留在客栈.沒有跟随.圣山有什么危险.毕竟沒有人知道.再说.他们要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原本带小家伙出來.只是想多一个劝说云潇的筹码.他可不是为了让他们來涉险的.

他们一行十人.被一队官兵送入圣山脚下.便不再前进.

等十人都进入圣山.便离开.

进入圣山之后.十个人都沒有怎么交谈.很多都很沉默.估计是先前那进去的人一直得不到消息导致的紧张感.现在近來的大部分人都不是凑热闹好奇或者逞强.更多是來找之前失踪的人.

之前也有人问过姬毓轩为什么要近來.姬毓轩也只是冷冷丢下一个‘找人’便沒有多说什么.

对于他的冷漠.大部分人也看成是太过担忧导致的.说不定里边失踪的人中.有他重要的人.

当然.也有是为了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好处的.大凡被神话或者有大危机的地方.定然有不少的好处.说不定这里就有一个大宝藏呢.不入虎穴不得虎子.虽然危险.但是为了所谓的宝物.也只能涉嫌.富贵险中求胜嘛.

也有人比较乐观.想着说不定圣山里边有个世外桃源或者是通往什么仙境的.那些人进去之后舍不得出來了.

反正十个人都是个带着各自的心思.各怀鬼胎默默前行.

但是令不少人失望的是.所谓的圣山里边.完全沒有想象中的美景或者金碧辉煌的亭子什么建筑物.

整个山.在山脚下看不出來.但是当进入后.第一感觉.就是 一片狼藉.

他们所走的地方.都有不少的脚印.四周都是一些树木还有被践踏的草丛.

越深入.他们越觉得不对劲.因为山中的气温越來越冷了.四周却沒有一点的分声.也沒有半个人.感觉好像整个山都只有他们十个人.

终于.在进入第三层后.一个令众人面色大变的现象出现了.

只见在三层之上.四处都是光秃秃的树木.整个树林好像被烧掉了一般.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地上竟然有好几具人形摸样的尸体.都是被烧成了黑炭.

顿时.好几个人都脸色大变.原本的侥幸心理都消失无踪.面对这样诡异的一幕.

有來寻宝的.已经开始打退堂鼓.而來寻人的.却都个个脸色发白.面带担忧和不安.

姬毓轩脸色也不好.但是他心里还是相信.云潇一定沒事.

他不再理会这些人.而是脱离队伍.快熟的往上边前进.心中很是急切.一路上所看到的.更让他心情沉重.死尸.全是死尸.有的是被烧死的.有的像被什么野兽啃食.有的中毒而死.有的被掉在树上勒死.那样一个个场景.看起來就如同修罗地狱.让人胆寒.

姬毓轩抿了抿唇.看着前边蜿蜒的路.一鼓作气运用轻功飞上.

就在此时.那他刚离开不久的三层.发出了一声惊叫.

…………

云潇他们进入圣都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五天之期的赛选时间已经过去四天.下一轮是在一天之后.

云潇虽也好奇.但是沒有打算即刻进去.而是打算先看看再说.

欧阳珩随便抛了个身份玉牌.以骆家为名.

理所当然的.他们被带到一处临时驿站.根据所登记的.带到了骆绍霖他们居住的地方.

当看到在这种地方还大摇大摆带着黑色面具的黑脸小舅舅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正无聊的撩拨奎天说话的骆绍霖差点被一口酒给呛死.

手忙脚乱的站起來.如同逃家的孩子被家长逮到一边.战战兢兢结结巴巴的开口.“额.小小舅舅.你你.你怎么來了.”随后转眼冷电设想黑衣首领奎天.‘是不是你泄露的.你不是说小舅舅回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