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谁迷惑谁 - 花间醉浮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花间醉浮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百八十一章 谁迷惑谁

李维身边突然多出了两个被恭敬称呼为先生的人,众人显得都很好奇和疑惑,不少将领询问过,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很含蓄,弄得到最后来来去去,他们最多知道的也就是这两人的名字和国籍而已。

但是李维对他们的放权和态度,却也让他们对这两人略显恭敬起来,毕竟李维是什么人,新兵或许不了解,但是他们这些跟着他一直出生入死十几年的老将却是清楚得很。

李维看起来虽然温和可亲,不打战的时候也很好说话,但是事实上,这人极为自负,也很少佩服人,传言在进入朝廷为官前,他是一个江湖上有些名气的刀客,后来被还处于少年时期的王爷,轩王招安了,同意去参加考取武状元,然后成为正当关于,做官三年后追随轩王南征北战,有过不少赫赫战功。

那时候皇帝陛下原本还打算给他封侯拜相的,但是他却拒绝了,表示一直想追随轩王征战。

知道轩王登基,成了皇帝,他才被封为了振国兵马大元帅,可他的战功加起来,早就超越了元帅这个名头了。

原本姬毓轩还想给他一个文职,文武双修,在朝堂中,但是被他拒绝,请姬毓轩把他派遣到边境守城,他已经习惯那边的环境,不喜欢皇城的生活。

姬毓轩也是好战之人,而且生死多年,也理解他的心情,知道他确实是因为喜好问题而不是其他,便也答应他的要求,把他派到肃城驻守,顺便看着宛城。

所以李维虽然不居功自傲,嚣张跋扈,但是也很是自得,除了皇上,朝中没有人能让他真心客气恭敬的,连那位传奇的云相,他都是以平常看待。

但是现在竟然对这两个生面人如此恭敬,显然李维不是唯利是图的人,那么就是这两人是实实在在有其他某种能力,能帮助他们的。

这个猜测让他们更是好奇。

而在李维招呼所有人进行会议,并提出了另一套方案后,众人又再次震惊了,从开始不解到最后的震撼和佩服感激,两个陌生人讯息的打入了他们内部。

几乎见到他们的人都会恭恭敬敬的叫声先生,虽有一部分是因为李维的命令,但是也是因为他们心服。

金陵这边,瑞王这些天一直都很暴躁,特别是在绫罗国皇女带兵离开之后,他的暴躁与日俱增,倒不是担心绫罗国,相反,绫罗国真灭的话,他还要仰天长啸呢。

不过,这个时候是非常时期,虽然他表面总装得很淡定,显得气定神闲,让人以为绫罗的事情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实际上他一直在担心,从绫罗开始得到消息的第一天就一直在担心,担心金陵会步绫罗的后尘,虽然皇兄已经传书说明金陵的情况,也表明,金陵的实力和绫罗不同,不是那么容易吞的,以花间现在分身乏术的情况,是不可能在进攻绫罗,分守四边境和抵抗宛城之危,还再来攻金陵的,让他放心,尽快拿下宛城。

只要宛城一倒,那么花间也会立刻陷入危机,一座宛城到手,也就相当于肃城也到手,那么再继续前进,进入花间的腹部,到时候花间其他的兵力一定会集中到腹地,他们就能一举拿下了。

可明知道是这样没错,他还是会忍不住的焦躁。

花间皇帝下的这一步棋,让他总觉得,好像他们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而且周围两边又多了两只看似一条心,事实上却是各自心思的两匹狼,他怎么也无法安心下来。

明天的攻城,他已经决定了,来此背水一战,他不想再继续拖下去,他心里的不安,也迫切的需要一场胜利来安抚,告诉他,一切都只是想太多而已。

“王爷,明天的攻城,已经安排好,我放军队,已经各自守好岗位,只等明天天一亮,就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嗯,恒国和幕阳国那边怎么样了?”

“那边已经派人传来消息,一切准备就绪,明天都只会有一个目标,拿下宛城,其他的,在宛城中再议。”

显然那两边也都一直明白金陵这边的顾虑,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

听到这话,算是稍微给了瑞王半颗定心丸了。

其实他最担心的,是在他们背水一战的时候,恒国和幕阳国会不会突然倒打一耙,把他们给打个措手不及,这才是最重要的,现在有他们这话,也算放下一半的心,另一半,就看明天了。

是否一切都在花间皇帝的掌握之中,就看明天宛城他们能不能守住了。

五更天开始,鸡鸣响亮。

每隔一段时间的鸣叫,都如同擂鼓一般敲击在众人心头,联军这边,都紧张的等着黎明的到来,心里说不上的激动还是其他的,但都是士气大振就是是,或许都认为,这次一定能拿下宛城。

好不容易,天边终于露出了一丝鱼肚白,然后慢慢的扩大。

各方都看向各自的领将,等待命令,此刻他们看着宛城那边,就好似饿狼在看到猎物一般,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死撕碎然后吞吃入腹。

“宛城那边可有什么动静?”瑞王转头,问旁边的人。

旁人立刻回答,“坼堠那边传来消息,并无任何异样,和平常一般,想来他们也以为会如同战帖中所言,午时开战,现在应该都在养兵蓄锐呢。”

“可我们如此,是否有些违反战争规则了,尚自改动战帖……”

“哼,这也应该算兵不厌诈的一种,是他们自己蠢,怪不了别人,再说,那战帖,除了我们几个和恒国幕阳国两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只要我们不说,而宛城那边也没有能说的人,不就没人知道么。”

“你是说,到时候要屠城?”旁边人惊讶起来。

“那是当然,不能纵虎归山,就算俘虏了他们,又有什么作用,若能抱他们招安的话,也是很冒险,他们能背叛花间,就可能背叛我们金陵,所以收不得,放不得,便只能杀之,怎么,你有意见,还是不忍了,战争就是如此,不是你亡就是他亡,若你也落到他们手上,估计下场也会如此。”说话的人一脸的不屑,眼中明显带着毒辣和阴狠。

那个被说的人,还是一脸的不赞同,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阴狠的男人,有些忌惮和排斥。

“好了,别多说什么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该准备了。”一直听他们说话的瑞王终于开口,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起来,虽然太阳还未升起,但是朦胧的白天才是偷袭的最佳时机。

所有兵马各就各位站好,然后,随着红色旗子挥下,所有军队按照原先的布置,整齐前进。

当军队顺利到达宛城城下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不算刺眼的阳光把宛城包裹在其中,看起来如同镀上金色的城堡。

地面因为众多人的脚步而飞扬起了尘土,如同纱帘一般飘摇着。

地面也被震动得有些晃动。

可是让他们疑惑的是,见到他们到来,城上的守将士兵全都没有任何动静,好似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也没有和往日一眼,立刻有人指挥搬动器械抵挡,一切都平静得好像他们不是来攻城,而是来议和的。

在军队后方的四国首领都同时皱起眉,互相看一眼,都明显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和防备。

如此安静,倒让他们有些不甘冒然进攻了,就怕他们又会有什么暗招。

带头的领将纷纷来询问,左等右等,又在下边叫喊了一炷香,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们终于是等不住了。

反正现在他们人多势众,怕什么,里边就算各路援军都到了,也不可能那么快凑齐一百多万兵马吧。

几人商议过后,统一下达命令,攻城。

得到命令,各领队立刻有条不紊的指挥起来,有的搬云梯上城墙,有的推木桩撞城门。

一切都是顺利得诡异,中间没有任何的阻碍。

而当那些负责上城墙的人都成功上去之后,他们终于得到最先怀疑的一个答案,为什么他们这么多人来,上边却没有任何反应,因为那些都是稻草人,稻草人会有什么反应。

这个答案让他们震惊,然后就有些不安起来,果然有炸么。

可都这个时候了,也不可能因为不明不白的猜测而退兵,或许是敌人故意这样来迷惑他们的呢。

再派了一队进入做先锋,一队打开城门。

然后,顺利进入城里的他们,得到一个令他们很是无语又郁闷愤怒的答案,城里已经人去楼空,昨天晚上明明还人数众多的城,今天诡异的空了。

瑞王气得脸色发黑,那种一切都被掌握和控制的感觉又来了。

而其他几个也终于真正打起精神来,认真对待,不敢轻敌了。

他们的计划都是秘密进行了,除非里边出了奸细,不然宛城那边不可能知道的。

而且他们做出决定都是昨天晚上才公布下去的,就算要通风报信,也不会让他们那么快撤退,也就是说,他们是在得知消息前就撤退了,而且还故意留下稻草人扰乱他们的视线,明显就是一处计谋。

可他们也想不通,他们要做什么,为什么放弃宛城,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还是说,其实都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他们终于知道打不过,而匆匆忙忙退走。

这个猜测,在得知城里的粮仓都还在的时候,被他们进一步证实了,粮食没能带走,就是说他们退得太匆忙和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