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出门撞奔驰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03出门撞奔驰

“你眼睛瞎了,知道这是什么车么?”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中年胖子指着李易破口大骂。

李易愕然地看了看白风衣胖子,又看了看身前姿势暧昧的两辆车子,认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认识这辆被自己的桑塔纳委委屈屈地顶着屁股的车子。

“看什么看,SB啊你?”白风衣胖子伸出不论色泽还是形状都比较像胡萝卜的手指头,指了指在夜色之下仍然锃光瓦亮的奔驰,用带着一点京腔的普通话骂道:“老子真是流年不利,出门尽踩狗屎!刚花几十万买来的新车,这还没开几天呢,就被你这小畜生撞这样儿了!”

李易满不在乎咧开嘴笑了笑,说道:“出了事情咱们好好解决,骂人干什么?”

白风衣胖子瞪大了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有点狰狞:“解决?你TM的怎么和我解决,啊?你这破车都不值老子的一个车轱辘,你拿什么赔?”

说到这里,白风衣胖子的火气又上来了:“你小子没这把式还玩什么车,真以为鼻子里插俩葱你就成大象了?草!”

白风衣胖子越骂越起劲,仰着胖乎乎的脸,口水几乎要喷到李易的脸上。

随着白风衣胖子越来越污秽不堪的用词,李易翻了翻白眼,道:“倒霉透了,出来买个影碟都要撞车。那你到底要不要解决事情?骂来骂去的能把你的车骂好么?”

李易的语气很平淡,似乎自己撞坏的是一颗大白菜而不是一辆大奔。

白风衣胖子瞪大了眼睛,显然不相信这个开桑塔纳的“穷货”居然会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想要动手,不过他立刻衡量了下双方的实力对比,觉得自己大的那几岁全然是虚长的,真正动起手来肯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白风衣胖子意识到动手不可能战胜对手之后,便继续发扬自己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的风格,骂得更加凶狠起来。

李易倒也光棍,他看明白了要和白风衣胖子心平气和地协商是不可能的,干脆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机,斜靠在车旁边发起了短信。

白风衣胖子或许是骂累了,也或许是觉得少年多少就那块料,根本不必放在眼里,他转身走进了市民广场边上的烟酒专卖,几分钟后,抱着一箱老白汾酒走了出来。

将汾酒放到地上,白风衣胖子先喘了几口粗气。随后费力地蹲下,打开箱子。

看着白风衣胖子一手拎着一个酒瓶站起来,围观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李易则已经完全无视了这胖子,靠在车旁边,掏出一包中南海慢条斯理抽了起来。

嘭!嘭!

两声闷响,酒瓶砸在桑塔纳的前盖上,顿时酒水四溅。李易靠在车旁边,被溅了一脸。不过,他似乎跟没事人一般,将手中浸湿的烟扔掉,又抽出一根点上,正眼都没有看了一下白风衣胖子。

倒是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几个看起来比较稳重的年轻人纷纷出口劝胖子,大致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类的话。

常年上路的老司机都明白,遇到事故,心平气和地解决才是正道,如果要耍威风掰腕子,那在老鸟眼里纯粹是吃饱了撑的实在是幼稚。不过,白风衣胖子显然不懂这个道理。

“老子不缺钱,也知道你修不起车。解决办法老子已经给了,这箱酒砸完,老子立刻拍拍屁股走人,一毛钱都不要你的!”

白风衣胖子举着另类的“板砖”,嘭嘭嘭不停地往桑塔纳身上招呼。不一会儿,桑塔纳四面的玻璃就全被砸了,车身也坑坑洼洼的,光从外表看,这车绝对是要入厂大修。

白风衣胖子砸得正起劲的时候,就有一个车队从市民广场的入口呼啸着冲了进来,一辆悍马、一辆红色法拉利、一辆保时捷卡宴以及两辆劳斯莱斯幻影,就算是在豪车遍地的东古市,这样的场面也不多见。

在白风衣胖子惊惧的目光中,五辆车全部都是大灯全开,明晃晃照在他身上。

看着这个任何一辆车子售价都不低于被撞的那辆奔驰的车队,场中的每个人都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无法善了了,所有人都猜到了这个车队的由来,所有的目光都汇集到靠在桑塔纳旁边抽烟的李易。

半分钟之后,李易掐灭了烟头,钻进了惨不忍睹的桑塔纳。他按了两声喇叭,停在桑塔纳正后方的那辆保时捷就缓缓向后倒去,显然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干了。在众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他们已是心有灵犀。

桑塔纳启动,李易踩着离合不放,狠狠瞪着早已不知所措的白风衣胖子,用力地一脚又一脚的轰着油门。终于,桑塔纳动了,以一种完全不属于桑塔纳的强劲动力,在一道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产生的刺耳响声过后,桑塔纳猛的一头撞向了奔驰的侧门。

一声巨响过后,奔驰猛然颤抖着向侧面滑行了半米之多,围观的众人看到这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全都是情不自禁地一抖。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桑塔纳又猛然向后倒车,随后又冲向奔驰。

后退,冲撞;后退,冲撞……

白风衣胖子满头大汗,不知道是担心自己的命运还是心疼爱车。

终于,奔驰被**得不成样子了。这时,最为劲爆的一幕上演了——桑塔纳绕了个大大的圈,来到奔驰正面,不知李易在车内是如何操控,猛然一冲,居然从奔驰的车顶上压了过去。

如果说刚才得那些撞击还可以修补,那么现在,这台几乎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奔驰,可以确定已经完全报废了。

李易从屁股还压在奔驰后备箱上的桑塔纳上下来,他叼着一根烟走到白风衣面前,用指头戳着白风衣胖子的胸脯,笑嘻嘻道:“小胖子,你还认识这块废铁是什么车?我反正不认识!你说怎么办吧?”

白风衣早就没有了刚开始凶悍的气势,望向少年的眼神满是惊恐,这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一把想平心静气解决问题但又没有机会开口的痛苦。

李易瞥了白风衣胖子一眼,冷声道:“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早就说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解决,你个二货非得闹到这种地步才开心?”

也许是因为胸口肉多怕疼,也许是李易力度惊人,李易每戳一指头,白风衣胖子就往后退一大步。

李易戳了几下,看到白风衣胖子满脸的横肉由于惊恐而一抖一抖的,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他转身走到那辆悍马跟前,抬脚踹了踹门。

车门开了,一个油头粉面的高瘦青年一脸委屈地走了下来。

“大少,我好不容易把一台法拉利改成桑塔纳的样子,你也不能真把它当成桑塔纳来糟蹋嘛!”

他说话的时候,满脸幽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丝毫的不自然,颇让人无语。

“滚蛋,除了你这个变态,还有谁会这么白痴把法拉利改成桑塔纳!”李易瞪了他一眼,钻进悍马。

“做人要低调嘛!”说着,高瘦青年怪笑道:“你不是发誓为了你的林妹妹要当好学生嘛,怎么还不到一个礼拜就惹事了?”

“你问那二货,对了,杆子,你那辆法拉利算报废了,换了吧。下次别改车了,你这销魂的气质,就算把悍马改成QQ也是掩盖不了的。”

李易说完,按了两声喇叭,随后,还是由悍马打头,五辆车扬长而去。

杆子走到采用上下体位的两辆车旁边,啧啧惊叹了半天,随后又瞟了白风衣一眼:“京城牌子,了不起啊!胖子,你是京城来的?”

白风衣胖子耷拉着脑袋,欲哭无泪,哪有精神回答他的问题。

“不是我说你,你说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你跑来装什么逼啊。现在怎么着,从牛逼大步迈向了SB了吧?现在咱们算算怎么赔我的法拉利吧。”

白风衣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