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美丽的冥蝶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09美丽的冥蝶

在卫灵的暗示下,接下来的两天李易继续“抱病在床”。李弥勒和李逸淑再怎么强势,对这小子的无赖手段也毫无办法,他们总不能把李易从病**拉下来教训一顿吧。

两天后,李逸淑实在耽搁不起了,跑到李易房间里撂了几句狠话之后,怒气冲冲的回乡里去了。与她一起离开的,还有李弥勒。

李弥勒是个十分爱面子的人,就算自己儿子做错了,也不愿意让其低声下气给人家赔钱道歉去。如果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村民,认个错也就罢了,毕竟那是无关颜面的事情了。但如果是对一个陌生人,还是因为置气发生的事情,就像卫灵说的那样,李家的人,丢不起这个人,赔钱可以,想要道歉?——没门!

李弥勒此去,就是用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个事情去的。

两人一走,刚刚还病恹恹的李易就拔掉葡萄糖液的输液管,目标明确,直奔尺老爷子的小院。

尺老爷子正站在院子里面打太极,所谓“太极”,在李易的观念里就是大街上随便拉一个老头老太太都会比划那么个一招半式的健身拳。尺老爷子玩这个,纯粹就是给自己的形象减分!

大黑懒洋洋地趴在老爷子脚边,看到李易过来,似乎是想起了某件不堪回首的往事,狗毛炸起,对李易低沉地嘶吼起来。

李易这个坏种居然朝大黑嘟了嘟嘴,大黑狗眼大睁,三秒之后落荒而逃。

李易撇了撇嘴:畜生就是畜生,不要以为你夺走我的初吻,就掌握了我的把柄,嘿嘿,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何况对付你这条没胸没脑的狗!

尺老爷子看到这一人一狗眉目传情,乐不可支:“哟,小王八蛋,没想到除了爬墙有一手,调戏畜生也是一绝啊。谁跟你说过大黑是条母狗来着?”

李易的脸色顿时就成了猪肝色,这老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走哪里都招人嫌!

不过,想了想自己来找老头的目的,李易又不能嫌老爷子。他凑到尺老爷子跟前,一脸微羞的笑容,说道:“那个,老爷子,您会不会玩刀?”

尺老爷子听到李易的问题,先是愣了愣,然后突然像是听到什么极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起来。

看到尺老爷子突然发疯,李易不爽起来,李大少一不爽,所表现出来的那面就是真性情纯本色了。他一手叉腰,指着尺老爷子怒道:“你这老头,有事说事,我的问题真有那么好笑么?”

尺老爷子淡然地看了看李易,微微一笑。这副样子,实在是一副不折不扣的高人形象。

李易翻了翻白眼,你直接说个“会”或者“不会”不就完事儿了么,都什么年纪了,这老头还想着装逼!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造型摆够了,过犹不及,尺老爷子这才傲然道:“小子,如果说玩别的,老头我可能不在行。不过玩刀嘛,这么跟你说吧,十五年前,还只有那么一个人够资格与我一争长短!”

老爷子的话里意思很明显了,现在估计论玩刀的话无人能望其项背了。李易不禁两眼大亮,问道:“你可以用意念控刀,飞奔千里,杀人于无形么?”

尺老爷子愣了愣,老实答道:“不能。”

李易微微失望:“那你可以飞刀杀人,无论遇到什么对手,只需要一刀就解决问题么?”

尺老爷子赧然道:“不能!”

李易眼中的崇拜之光在以可见的速度锐减:“那一刀在手,天下我有,这一点,你总能做到了吧?”

尺老爷子几乎要无地自容了:“这个也不能!”

“这也不行,那也不能,你还嚣张个屁啊!”

李易咧了咧嘴,满脸鄙夷。话没说完,他脑袋上就挨了一记爆栗。

尺老爷子收回了敲李易的手,笑眯眯地说道:“臭小子,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老子不是李寻欢,更不是李逍遥!你真以为我看不出你心里打的那点小算盘啊?”

李易的笑容又开始羞涩起来:“老爷子英明!”

尺老爷子背着手朝屋里走去:“老头子我这辈子玩过的漂亮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就你还想糊弄我?”

李易跟在尺老爷子身后,连连称“是”,如果不看他那副不屑一顾的贱样,还真以为他对自己有多么推崇呢。

尺老爷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的人品太有信心,还是对李易这厮太没信心,一直没有回头看。

“你要学刀,不就是胜过周成那小娃娃嘛?这个简单啊,老头子收你做关门弟子,这样,论辈分,那小子都得管你叫声师叔!”

李易听到老爷子这不无调侃的话,气急之下猛然窜到尺老爷子身前,怒道:“我说老头,男人报仇,能靠名分辈分压人么?”

尺老爷子两手一摊,说道:“这我有什么办法,你觉得除了这个,你还能通过什么方法,唔……报仇?”

李易咬牙切齿道:“血债,必须血偿!”

尺老爷子哑然失笑:“你怎么不说你图谋不轨,先在人家房梁上趴了一个礼拜的?”

李易强词夺理:“一码归一码,他们愿意趴我的房梁,趴一年我都不介意!”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不怀好意地补充道:“而且,他们想看什么,我都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尺老爷子脸色变了变,抬手指着李易,还故意抖了抖手指以示自己的气愤,大义凛然骂道:“你无耻!”

李易不说话,羞涩地笑起来:“您看,您是多好的老师啊,在这方面我不是已经从您这里出师了嘛。我这么高悟性的徒弟你哪里找去?”

尺老爷子上上下下扫视着李易,在李易看来那“猥琐”的目光和富婆挑鸭子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直到李易遍体生寒的时候,尺老爷子才撇嘴道:“你这小身板,习武不合适!”

李易真急了,一把拽住老头的袖子:“我说老爷子,这事儿您可不能撒手不管的,看在我这么多年好书好片的供奉上……”

他那样子,像极了被孙猴子打惨了跑到天庭求救的小妖怪。尺老爷子遭受不住了,问道:“真想学?”

李易恶狠狠点了点头。

“好吧,看在你老子这么多年好就好肉的份上……”在那自尊心过甚的臭小子没有翻脸之前,尺老爷子慢悠悠地说出了下半句话:“我就让你试试吧!”

李易:“……”

“你跟我来!”

李易跟着尺老爷子走进屋子,之后,老头小心翼翼翻开炕上的被褥。李易还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如此恭谨的表情。

尺老爷子的院子和佛堂,是李家大院仅有的两个带炕的院子。尺老爷子这炕李易也睡过一次,没睡习惯的人,一晚上足以让你心火旺盛,满嘴起泡。从那以后,李易就再也不愿意在这个院子里留宿了。没想到,这炕下面别有洞天。

翻开被褥,就看到原本应该平整的炕面正中央,有一个方方正正的洞,里面放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箱,看那古朴的花纹,似乎这箱子经历过的年头不短了。木箱顶和炕面齐平,再盖上被褥,睡在上面根本感觉不出什么。

他冲着李易神秘兮兮的一笑,伸手从炕里拿出木箱——轻拂着木箱上沾附的尘灰,这位老大叔竟像奉圣旨一样把木箱裹卷高举过头,以那等虔诚崇敬的形态,回到桌边。

看到这一幕,李易心情不由得庄重肃穆起来,他似乎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前辈高手将本门秘籍传授给下代弟子,谆谆教诲他要将本门发扬光大!

不过,看到尺老爷子小心翼翼地取箱子的样子,李易终于忍不住道:“你手上的东西,可是贵府的祖宗牌位?”

尺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似乎是不满他破坏现在的这种氛围,开口道:“祖宗牌位应高高供奉于上,岂有埋在地下的道理?不要瞎说,你给我过来!”

尺老爷子依旧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从身上摸出一把小钥匙,打开箱子。直到现在,李易也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这个最宽的地方也没有半条胳膊宽的小箱子里面,能装着什么了不得的珍宝?

如果,这装神弄鬼的老头最后猛然把箱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然后老头大叫一声“什么都没有,逗你玩的”,这倒比较能让李大少接受。

可是,老头开箱子的速度着实让人有些看不过眼,太慢了!而且,里面并不是空空如也,展现在李易眼下的,是两把平平无奇的带鞘短刀,看上去非竹非木的黄褐色刀柄,木制刀鞘也是非常普通。

李易咧咧嘴道:“老头,这宝贝的模样太普通了吧?”

尺老爷子似是听得出李易的弦外之音,他淡淡的道:

“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能用斗量,看人如此,名器亦然。若是不信,你拔刀看看!”

李易漫不经心地拔刀出鞘,只闻得一长声清越的颤响——似是胡弦的尾韵,又好象薄刃在弯弹之后的波波散音,就是那么幽幽渺渺的吟颤中,一渺青蓝色的璀璨光华已如一汪流水、一片轻烟,刹时溢满整个房间,在这样又是晶莹、又是朦胧的彩芒闪炫问,映得人的面孔须发宛如沾上一层霜,宛如隐现在淡淡飘浮的雾氲之中。

刀刃是一条完美得令人心悸的弧线。刀背的线条一点都不规则,形状如同半片蝴蝶翅膀,凹凸有致,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宽短的刀锋流闪着烟烟的青蓝冷焰,刀尖上一抹尾芒不时闪烁掣晃,而在刀锋的一面上精雕着一只人眼,这只眼中也闪炫着冷森的光辉,刀身微动,仿佛眼睛亦在霎眨,栩栩如生!

屋里一片寂静,空气像是冻结住了,尺老爷子定定望着李易,李易则定定瞪着这把刀,这瞬息间,他的全部意识都已贯注在这把刀上,他似是听到了刀在轻轻呼唤,感觉到刀身的脉搏在微微跳动,甚至,刀面那只眼睛也正瞧着他,将某种契合传送于心灵……

好半晌,尺老爷子才低沉的开口道:

“刀有名字,叫冥蝶。”

长长透了口气,李易归刀入鞘,哺哺念着:“冥蝶。”

三秒钟前,如果有人问李大少:“你觉得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最吸引你的东西是什么?”

大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女人,漂亮的女人,尤其是赤果果的漂亮女人!”

他一定会回答得铿锵有力,毫不犹豫——作为一个还没谈过恋爱还被迫练了十年童子功的青春期纯情小处男,答案不是这个才显得不正常吧?

不过,现在大少觉得自己以前的理想简直是太没追求了。女人再美,也美不过眼前的这把刀!

尺老爷子把刀接过,问道:“漂亮吧?”

李易重重点头,这是这一老一少首次意见一致地认为一件东西漂亮,当然,黄色杂志上的美女图片除外!

“冥蝶,与乾坤刀并称两大袖里刀。它不是杀伤力最大的刀,但绝对是饮血最多的刀!”

李易不由得瞪大眼睛,他不是因为怀疑老爷子的话,尽管这把刀长得十分“娇弱漂亮”,似乎一折就断,但李易毫不怀疑它的威力。他只是震惊,这刀居然有这么大的名头!

尺老爷子双瞳中光芒闪动:“臭小子,我告诉你,练武练到我这般境地,还手头如此干净的,真不多见!持刀者一刀在手,当勇往直前,誓死不悔,遇神杀神,遇佛弑佛!”

这时,李易有些惊惧的看向眼前整日与自己嬉笑玩闹的老头,猜不出他此生经历过些什么动人心魄的事情。

尺老头双眼一瞪,骂道:“看什么看?你以为看看我,我就真成杀人魔王了?”

李易翻了翻白眼,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始终无法在心目中为这老头的竖立起一个高大伟岸的形象了——敢情都是这老头自找的!

“想学刀?”

很简短的三个字,尺老爷子问出来,就别有一番风味。老爷子语气里充满诱惑,似乎问的是“想上红楼不”“想偷窥美女洗澡不”之类的问题,有些“猥琐”,但有极具诱惑力!

于是,李大少很没尊严的沦陷了。

儿童节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请多多支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