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失算的戴琴评价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19失算的戴琴 求推荐票评价票

才坐下没一会儿,下课铃就响了起来。教学楼门口,陆续有老师出来。

市一中有自己的接送车,毕竟就算在山脚下住,那条长长的陡坡也怪让人累得慌。

这时候,王刚也从那辆奥迪上面下来,走到教学楼门口,等着戴琴。

李易挑了挑眉,恰好看到戴琴和两个老师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看到她的这幅样子,大少颇为无语。

不是说高学历往往代表着高智商么?怎么这个女人没心没肺到这种地步,人家都说好了放学后等她了,她居然还敢这么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出来。

平时她不看新闻么?莫非她真的以为光天化日之下别人就不敢对她怎么样,她未免也太高估王刚的道德底限了吧。难道非要自己吃了亏才知道社会有多残酷?

看来,千说万说,还是老祖宗说的话最实在:胸大,果然无脑啊!

果然,王刚一见戴琴出来,就微笑着迎上前去。他不知道和那两个老师说了什么,那两个老师就笑着离开了,毕竟王刚卖相好,又多金,他们多半是以为冷着脸的戴琴正和男朋友闹别扭呢。

不一会儿,三辆大巴车陆续驶出校门。刚刚还闹哄哄的学校前院顿时空荡荡的了,王刚和戴琴仍然站在教学楼门口。王刚手舞足蹈地解释着什么,可是戴琴却不为所动,只用冷脸回答。

很快,时间就过去二十多分钟,李易看着王刚那越来越不耐烦的神色,估摸着王刚那点不多的耐心快被消磨光了。他知道该自己出场了,他捏了捏屁股下面的板砖,想了想又放开了手,把手机扔到口袋里,摇摇晃晃朝两人走去。

王刚的耐心确实就要消耗殆尽了,他此刻觉得戴琴简直有些不可理喻。不就是和朋友出去玩酒吧玩,喝高了逢场作戏玩了回双飞,还在手机里保留了几张照片么,现在的有钱人哪有不出去玩的,用得着为这点小事和自己要死要活的闹分手么?

话说自己为了追这个高中时期的校花,可真下了不少苦工的,天天琢磨着怎么讨美人欢心,花了不知多少功夫,最后能够抱得美人归,那也纯属运气。人家是毕业于京城名校的博士生,如果不是因为恋家回到东古这个弹丸之地,外面比他王刚优秀比他家有钱的追求者都能组队踢一场标准赛制的友谊赛了。

现在,双方家长也见了,万事俱备,只差定亲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分手,那不是赤果果地让王家颜面扫地么?

更让王刚无法接受的是,交往了这么长时间,除了拉拉手亲亲嘴之外,连抱的地方往腰部下面移一点点都不行。戴琴坚持先婚后性,两人还没有尝试过任何实质意义上的肌肤之亲,还没上过就分手,这让一直在哥们面前自诩为花丛圣手的王刚面子往哪里搁?

见这个女人一点都不通情达理,以前对她爱得要死要活的王刚彻底失去了耐心。今天如果她说回心转意,两人和好如初那就罢了,如果不答应,那少不得要来点强硬手段来做一些自己一直爱做的事情了!

“这么说,这件事情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李易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王刚面带厉色和戴琴说道。

戴琴冷笑着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把我的终身托付给你这样的人么?”

“你……”

“戴老师,怎么下班了还不回家呢?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么?”

王刚正要恼羞成怒的时候,李易笑眯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王刚面色阴冷,扭头看了看李易,问道:“李易,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理。”

李易依旧是一脸笑眯眯的表情,说道:“刚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戴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我作为她的学生,看到校车走了她还没回家,不应该关心一句么?”

王刚冷笑道:“我会送她回家,这个就不用你关心了。”

听了王刚的话,李易又不好意思起来,似乎也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了。他不好意思地问戴琴:“戴老师,你要他送你回家么?”

戴琴一直在看着大小两个男人争锋相对地对话,她一直没有出声阻止。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身份面对李易,刚才王刚的反应确实让她感觉到了害怕,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有可能需要李易的保护呢,毕竟,如果李易执意要插手,王刚也不好对自己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冷冷说道:“不用,我自己走回去!”

仿佛戴琴这句冷冰冰的话是圣旨一般,李易立马变得趾高气昂起来,对王刚说道:“刚哥,你看,戴老师她也不愿意让你送,你还是自己先走吧!”

王刚深深看了戴琴一眼,随后冷笑着扭过头,嘲讽道:“恋爱中的女人,闹点别扭也是正常的嘛。你年龄还小,不懂这些!”

说到这里,王刚话锋一转,继续道:“话说,就算你大点了,估计也不会明白的。你们李家的人,有几个懂这个的?你二姐李逸淑,成天摆出的那副贞德圣女的模样,我都要怀疑她是性冷淡了!”

李易的脸顿时冷了下来,静静地盯着王刚。戴琴小口微张,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方面,她没有想到这群少爷斗争方式居然如此直接,一言不合就辱及家人;另一方面,她也是惊异于平日里道貌岸然的王刚居然会说出这么下流无耻的话。

“至于李疯子,那完全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主,下面那话儿除了撒尿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作用,不然为什么卫灵进门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生出一子半女的,而你母亲……哈哈,不用我再说了吧?”

李易轻声说道:“你在找死!”

王刚冷笑:“小子,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和着尿玩泥巴呢,你觉得我们两个人是谁在找死?”

李易轻笑。

你敢骂我,我就打你。你敢辱我,我就打你。辱我父母,往死里打!

PS:诸友相当给力!一下午会员点击就涨了200多,希望我的书能带给大家越来越多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