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持刀傲如爷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82持刀傲如爷 求票票

公鸭嗓子洋洋自得的打算用最传统的方法自报家门:“我爸是……”

一轮炫闪的明月忽然出现在每个人的眼前!

饶是现场的人都算是见过风浪的主儿,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个目瞪口呆。

“喀喇”一声,半截手枪掉到地上。不知何时,李易手中已拿着一把短刀,那轮明月竟是挥刀太快,刀光所留下的残影!

公鸭嗓子吓得眼睛发直满头是汗,口中无意识的发出“啊啊”的声音,他何时见过此等刀法。此刻他的表情满是惶恐,哪有刚刚那副得意的样子。

李易阴沉着脸,缓缓道:“我不管你老子是谁,天王老子也不能在老子的场子里闹事!如果你不答应,大可以让你老爹亲自来试试!现在,全都给我滚!”

闹事的小混混全被李易的这一手镇住了,李易一吼,他们立刻作鸟兽散,离开了游戏室。

此刻,李易的眼睛还通红,他认真的看了看在场的那些保安,在场的一干保安不自觉的齐齐退开一步,一个个噤若寒蝉,避开了李易的眼神。李易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李易的一声冷笑,弄的刘保安心里发麻——这小子,刀法太恐怖了吧!

把人轰走以后,李易径直来到柳芝士的办公室。然后,刘保安被叫老板叫进了办公室。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出来了。刘保安面无血色,几乎行尸走肉一般来到休息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的队员都没敢上前去询问,谁都看的出来,刘保安是被老板炒鱿鱼了。

李易一直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刘保安收拾。

凌晨一点,酒吧打烊,李易把保安队员召集在一起开会。

这次,这些人站在李易面前的时候不是东倒西歪的一副**样了,一个个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显然,李易惊艳的一刀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出来混的人,自然尊重实力。

与他们相比,身材并不算十分高大的李易轻轻巧巧站在他们前面,淡淡的说道:“晚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我没有什么废话,很简单的一句:谁觉得自己屁股比较大,场子里放不下,可以趁早滚蛋,我们这里,不缺人!”

听到李易这句话,几乎所有队员的胸脯都努力挺了挺。

滚蛋?

当时求爷爷告奶奶才找到这份工作,薪水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已经算是顶尖儿的了,谁嫌日子过得不轻省主动撂挑子不干?

李易阴冷的目光在队员们脸上转了转,淡然说道:“没有人有这个打算么?很好!既然想留下来,就给我好好干,别他妈的梦游!以后,在自己场子里,不要像个娘们儿一样。要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这里闹事的话,还要你们做什么?这种事情,再有下次,你们就都滚回家吃奶去吧!”

说罢,李易转身就走。保安队的队员们长出一口气的时候,李易突然定住身形,扭头说道:“可能你们对刘保安的事情有点想法!没错,是我让他滚蛋的!刘副队出门的时候还想着做队长吧?嘿嘿!”

…………

自从李易快刀斩乱麻利落的解决了之后,他明显感觉到同事们看他的眼光不同了。

刚到青春舞带的时候,因为是董川介绍的,而且李易也十分乐谈,和同事们打成一片。所以,大家都和他十分亲近,经常开玩笑或者支使他帮忙。

升任保安队长以后,大家对李易虽然多了一些尊敬,虽然以前经常叫李易帮忙的那些小姑娘热情了不少,甚至已经有几个大胆的找机会做一些挠手掌心之类的暧昧动作,但李易明显感到了一种生疏。

如果说,以前大家给予李易的尊敬只是出于柳胖子对他的赏识以及保安队长这个位子的话,那么在那惊艳一刀之后,大家再看向李易的眼神之中就掺杂入对李易个人实力的敬畏了。

前几天只是和李易玩暧昧的小妹妹,最近也越来越大胆了,几乎已经是**裸的**。

在夜场做工的女孩,见识过别人纸醉金迷的生活之后,很容易养成一种惰性,渴望不劳而获的生活。作为一个长相还不错的打工妹,她们选择的道路可想而知。

除却这些,就算为了能够在秩序比较混乱的环境中保护自己,选择一个有实力的靠山也是十分有好处的。

不过,几天过去了,还没有哪个女孩成功钓到李易,让一些开盘下了赌注的员工大失所望。

当然,不是大少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毕竟是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十八岁的纯情小处男,有热情奔放的美女**,他也有些把持不住。

之所以没有被场子里那些如狼似虎的小妹妹连皮带骨吞进肚里,那是因为大少太忙了。

说来也怪,高立恒当队长的时候,虽然隔三差五也有几个不开眼或者喝多了的家伙在场子里面闹事,但那毕竟是少数情况,一周最多就一两次。

但是,自从李大少走马上任之后,青春舞带仿佛扫把星进门,灾星不断。

这会儿有客人喝多了在舞池里调戏女客人,过一会儿又有人因为一点小摩擦大动干戈。

这些事情说大也不大,处理起来并不棘手,但架不住事情多啊。

大少的保安队长还没有风光几天,就摇身一变化身为居委会大妈,每天磨破嘴皮子帮客人调解。

他这个队长的帽子还挺好用,虽然和客人们不怎么熟,但大多数人还是给他几分面子的。不过,有些时候遇到实在将不同道理的,大少说不得就要用些暴力手段把人直接架起来扔出去了。

这样做虽然爽快,但是平白添了几分火气。而且,投诉保安队长的人数也直线上升,让李队长没少挨柳胖子的臭骂。

有些时候,被骂得狠了,李易也想撂挑子不干,但想起谈欣蓉,想起段三爷,他又咬牙坚持下去。当然,那些额外的香艳福利对大少的诱惑有多大,就只有大少自己才知道了。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并不是李易运气不好,而是事出有因的。

柳芝士为了扶李易上位,把高立恒赶走的内情,很多人都知道。高立恒在安保公司干了这么多年,主管的一只都是夜场安保方面的业务,他在这方面的人脉必然不浅。

虽说高立恒对青春舞带这份工作并不是十分看重,以他在这个圈子里面的资历,去哪里都能混口饭吃。离开的时候,柳芝士也依照规矩给他包了一份不小的红包,不过这并不足以完全谋取高立恒心中的不快。

自己毕竟是在这行当里面混了多少年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居然还要给一个小年轻让位,这事情怎么想都不痛快。

高立恒不痛快了,一些与他有交情的客户或者平时卖高立恒的面子不怎么闹事的刺头就纷纷跳出来找李易的不痛快,交好几乎在海州所有的场子里面都有几分面子的高立恒,对于这类人来说完全是有利无害。

他们闹事,但从来不把事情闹大,只是让李队长疲于奔命,有苦难言。光凭这一点来说,如果没有高立恒的授意,鬼都不信!

柳芝士当然知道这一系列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默许之下才发生的。要不然,高立恒在怎么牛逼,只要柳老板一句话要搞他,那么高队长以后就不要在海州混下去了。

高立恒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和柳芝士的关系不差,这件事情上柳老板有些理亏,互相卖个面子也就是了。

不过,柳胖子和高队长眉来眼去玩默契是一回事,该训李易的时候,柳老板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口下留情。

人是我打发走的,可好处是你得了去的,高立恒这事情做的是有些不厚道,但也算是情有可原。因为你,闹出了这么多麻烦,不骂你骂谁?

这段时间里,以前亲近刘保安的一些保安队成员倒是十分清闲。在李大队长和客人磨嘴皮子讲道理的时候,他们几乎就是站在一旁看热闹。

这个周末,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李易独自坐在大厅角落的一个沙发里抽烟。

折腾了一个礼拜,他再愚钝,也知道最近的一系列事情有问题了。和场子里的一些老鸟旁敲侧击一番之后,他总算明白的事情的症结所在。

思来想去,李易终于想到一个办法:自己做东,让柳芝士出面请高立恒吃顿饭。

对李易的开窍,柳芝士还是很高兴的,不过,他当着李易的面给高立恒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和他嘻嘻哈哈应付了半天之后,却拒绝了李易的邀请。

这让李易松了口气,话说大少虽然月薪不菲,但自力更生之后却是越发小气起来。如果不是实在没辙了,鬼才想请高立恒吃饭。

对于高立恒这种一把年纪了还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举动,李易真心鄙视。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少怨恨。

出来混,大家讲的就是个面子。严格说起来,高立恒的做法属于恶搞性质的大叔级卖萌行为。这样的老江湖为了争面子使出这一手,对李易来说,已经是最大的面子!

总而言之,这场闹剧算是告一段落。

八点多钟,苏绿登台。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李易对这个女孩的观感渐渐没有以前那样差了。

这个女孩每次唱完歌之后,从来不在场子里逗留。李易还从来没有发现她和客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除了每个周末她都会去柳芝士的办公室里面待一段时间之外,她比很多在夜场里面求生计的女孩子要好多了。

苏绿的气质很冷,也鲜少唱那些**四射的歌曲,可是她的歌曲却总能够引起场中这些饮食男女的热情。她就像是一根不温不火的引线,看似温柔,但总能够引起狂野的爆炸。

苏绿今晚唱的是一曲《挪威的森林》,客人们热情依旧。

一曲终了,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这种待遇,在青春舞带的聘请的歌手中可是独一份的。

这个时候,李易的眉头却皱了皱。他发现,二楼有一个人踉跄着走下楼梯,在这个人身后,两个保安亦步亦趋的跟着,却始终没有扶那人一把。

二楼是包厢区,高昂的费用足够足够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点包厢的客人,差不多都有一定的背景。

不过,李易来了一个多月,还从来没见过包厢的客人闹事。看刘保安那些人面对这些客人有些谄媚的笑容,李易也不觉得的这些人要闹事的话,他们敢管。

饭碗不是丢不起,有些人却不是小保安能得罪得起的!饿死要花十天半月呢,可是这些人想弄死他们,那就是伸伸指头的事情!

看到二楼出了状况,李易立刻站起身来,向楼梯口走去。

跟在那人身后的两个保安见李易走过来,有些尴尬的看了看那连滚带爬往楼下走的年轻人。

李易瞅了瞅那个满身酒气的年轻人,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两个保安还没有说话,那年轻人就狠狠推了挡在他面前的李易一把:“好……好狗……不挡道,滚开!”

李易厌恶的看了这个说话都不利索了的年轻人一眼,但还是伸出一只手扶住他,以免他从楼梯上滚下去。

一个保安惧怕的看了醉酒的年轻人一眼,走到李易跟前,耳语道:“易哥,这位客人喝高了,非要下来,说是……”

身子被那年轻人斜倚着,鼻子里不断钻入对方呼出来的酒气,搞的李易胃里翻江倒海一般,他不耐烦的问道:“说什么?”

那保安看了年轻人一眼,有些为难的道:“说是要点苏绿的钟!”

李易怒声道:“胡闹!客人喝醉了,你们也喝醉了?怎么没拦住他?”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诺诺的没有说话。他们这些人个个长得五大三粗,看起来霸气十足。可是在这种场所求生活,薪水虽然很诱人,但受的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他是哪个包厢的?把他架起来,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