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徒弟救师父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05徒弟救师父

天已经黑了,外面街灯把四周照的十分明亮,李易来到广场中间,回过身来向韩天林看了一眼,“咱们也不用走的太远了,就这吧,怎么着,你们是一起来,还是一个个来?”

韩天林把手一举,“姓李的,你不过是个小兔崽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今天我就要个公道,你把手伸出来,我把你手指头砍下来,立马放你走人。”

李易直接一口吐沫吐在韩天林脸上,“谁要你让,你不服你先上来。”

其实大少心里一直想着找机会逃走,可是对方加在一起好几十人,又能往哪跑?真要是一跑,几十样家伙丢过来,弄不好就得没命,不但没命,还丢脸丢大了。

心里一盘算,反正这这样了,索性跟这帮人斗一斗,赌一赌这些人敢不敢真下死手,大不了丢根小指头,也不碍着吃饭睡觉,这才死命硬到底。

韩天林一看李易底气十足,心里却有点发虚。略有家底的人通常容易瞻前顾后,如果有人有恃无恐的挑拨,就会多疑别人是不是有底牌。韩天林怎会想到李大少仅仅是豁出去了而已。

韩天林思前想后,拿定主意,今天就把李易小手指头砍去一小截,多多少少找回些场子,这事儿就算完了,以后把怨气都撒在苏绿那个**身上就行了。

双方对峙了一会儿,广场上静的吓人,韩天林打定主意,眼露凶光,“李易,你还真有种,行,我真没见过这么有种的人,今天我别的不要,就一截手指头,砍完了我回头就走。

来人哪,你们都给我上,把他按住,左手小手指头砍下来,都上,快点。”

韩天林这次找来这些人都不是吃素的,从来没听说过道上还有什么李易。哪来个姓李的,一个毛头小子,掉点儿零件有什么,这些人根本没把李易放在眼里,相反的还十分看不起韩天林的胆小和怯懦。所以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便是这个道理。

韩天林一声令下,他身边十几个手下呼的一声就冲了上来。李易双眼不错的盯着几个人的身形,盘算着第一个应该朝谁下手,这个时候李易全身心的都放在了如何打架上,心里根本没想到害怕。

就在这些人冲到李易身边不到两米时,忽然远处有人高喊一声,冲过一个人来,这人人高马大,身材壮健,李易一看就认出来了,原来是李国柱。

李易心里又惊又喜,李国柱几步就跑到了李易身边,一闪身挡在李易前面,“兄弟别怕,有我在,他们想动你就得从我身上踩过去。”

李易不禁一阵感激,“李哥,你怎么来了?”

李国柱背对着李易道:“我这几天一直在附近转悠,就想见你,但是那种地方我从来没进去过,所以就在总在外边转。刚才一看这么多人冲出来,开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看清是你。别说了,兄弟你先跑,我给你顶着。”

这是李国柱第二次救李易了,李易再怎么着也不能叫这么一个人替自己挨擂,那可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李易一拉李国柱,“李哥这事儿跟你没关,你赶紧走,我一个人对付的了。”

李国柱哪能走,这个时候对面一个壮汉拿着铁棍抢过来,对着李国柱就是一棍。

原来这壮汉见李国柱虽然长的人高马大的,但却是一副农民气质,打心眼里看不起他,所以第一个冲上来,举棍便打。

李易知道李国柱有两下子,上次见过,可是不知道能不能对付的了这壮汉,人家可是专业打手。

李易一看那壮汉冲过来的身形和举棍的姿势,就知道破绽在右边腰上,只在矮身刺他一刀,就能叫他躺下,李易怕李国柱吃亏,动了动疼痛的手指就要摸刀。

哪知李易还没等摸出刀来,李国柱就已经出了手,一棍子正砸在对方棍上,就在这一瞬间,李易清清楚楚的看到李国柱手臂上的肌肉突然暴起,力量显然极猛。

对方那壮汉本本以为一棍子就能把李国柱砸躺下,谁成想反而被李国柱把自己手里的棍子给磕飞了,不但这样,李国柱手一转把手里棍子向下一砸,正砸在壮汉肩上,当时这家伙右胳膊就不能动了,“哎哟”一声,躺在地上。

韩天林一看大怒,“哪来的傻农民工,跑这来耍横,给我上。”

呼啦一声,又是七八个人冲上前来,李国柱冷冷一笑,把手里棍子抡开,不出片刻又有三个人躺下。

李易也没闲着,他不敢使劲,仗着手里蝶刀太过锋利,使巧劲专划对方手腕,现在李易眼力极强,对方只要不是高手,他一眼就能看出破绽来。

二李合力拼斗,只一会儿功夫就把这七八个人都放躺下了,李易那四根倒霉手指疼的要命,被刀一磨已经流出血来。

韩天林一看有人出来挡横,身手还不错,心里更气,身上的肥肉忽的一颤,大声吼着,“都上去,都他妈给我上,把李易那只手给我剁下来,出了事算我的。”

欧国威那些人也都跟着起哄,一齐围了上来。

阿龙对青春舞带的保安道:“不行就报警吧,可别弄出人命来,遇到这种事还不报警,事儿可就大了。”

二李一看这些人张牙舞爪的冲上来,知道今天一定交代在这了。李国柱手里棍子握的紧紧的,面无惧色,李易大为佩服。可是大少心里却从没放弃,心念急转,目前这个局面,任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两个人打八九十人,非得想个办法不可。

李易看着这些人冲上来,心里忽然一闪,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要是能把韩天林一举抓住,说不定局面能有转机。

李易看韩天林离自己不过十多米,可是中间隔了好几层人,说不得只好硬冲过去,那韩天林长个死肥猪的身子,肯定跑不过自己,只不过要是被更多的人拦住,那就连这半点儿希望也没有了。

李易想到这,心想再也不能耽误时间,一弯腰就要冲过来,忽然远处一群人轰隆隆的跑了过来,高声吆喝着,还夹杂着几辆车的发动机嗡鸣声,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在灯光下一照,明晃晃的,听脚步声竟然不下一百人。

广场中众人都大吃一惊,扭头一看,只见马路东边跑过来一大群人,前面三辆车开道,大灯开着,照的众人一时睁不开眼,车开到近前一个急停,发出刺耳的声音。

车门一开,立即从车上又下来二十多人,为首那人正是先前要拜李易为师的那个公鸭嗓。

李易一见大为放心,这小子肯定不是来对付自己的,看来是带人帮忙来了。

果然那公鸭嗓边跑边喊:“师父,师父,别害怕,我来了。”

这小子声音不大好听,但此时听来却感到极是亲切,李易心里大为感动,面上却笑骂:“我又不是唐僧,你老喊什么师父。”

公鸭嗓跑到近前,回手招呼那些人,“快点,都快点,上来,给我围上。”

公鸭嗓带来一百多人,冲到韩天林这些人外边,又把这些人包在了里边。

阿龙那些人站在外边都傻了,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连警都忘了报了。

苏绿见来了帮手,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她站在台阶上,看着李易眼神锐利,临危不惧,面上也不禁一动,可是表情立刻又转为冷淡,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公鸭嗓极为兴奋,分开人群挤了进来,兴冲冲来到李易身边,“师父别怕,我带人来了,谁也动不了你。”

转头对韩天林道:“姓韩的,识相点儿快走,要不然你以后就别想在开发区露面儿。”

韩天林打量公鸭嗓一眼,道:“你谁呀,哪来的小兔崽子,带一帮高中生就敢来整事,滚回家去。”

公鸭嗓一指韩天林鼻子,“你XX的,你骂谁呢?我叫你滚蛋你就得滚蛋,敢动我师父,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看看今天谁人多?我们想收拾你还不跟玩似的。”

欧国威毕竟只是少爷羔子,他不是在道上混的,一见这场面就有点害怕了,再加上陈岚珍一个劲的拉他衣角,这小子就有点怯阵。

欧国威突然一笑,“嘿嘿,这事跟咱们可没什么关系,老弟,我跟李易是同学。李易,明天还有课,我们得先回去了,是吧岚珍?”

陈岚珍虽然是女的,但是也觉得欧国威有点丢人,不住的向他翻白眼。

公鸭嗓看看李易,李易也不想跟欧国威有什么太大的冲突,跟这种人打一架没什么太大的意思,再说有陈岚珍在场,总是不好,于是故作随意的一挥手。

公鸭嗓向欧国威一摆手,“滚吧,带着你的妞和你的人赶紧滚。”

欧国威向手下人一招手,这三十多人灰溜熘冲出人群,欧国威不住的回头,等到这些人走的远了,欧国威突然大喊一声,“李易,**等着,今天没完。”

他话没说完,陈岚珍已经打了一辆车自己走了。

韩天林向外围看看,“小子,就你们这些小崽子还想跟你爷爷动手,长毛了吗?配吗?”

公鸭嗓还没说话,人群外面一个极为厚重的声音道:“老韩,你看我长没长毛?你看我配不配?”

韩天林听这声音有点熟悉,东面的人群闪出一条胡同,另一个大胖子慢悠悠走了进来。

公鸭嗓冲上去道:“爸,这姓韩的太嚣张,敢打我师父。”

这个大胖子走到韩天林身边,却看向了李易,微微点了点头,转头对韩天林道:“老韩,还认识我吗?”

韩天林一拍脑袋,脸上肥肉立刻堆出笑容来,“哎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郑哥,郑哥今天真清闲,怎么来开发区了?”

李易小声问公鸭嗓:“这是你爸?”

公鸭嗓十分得意,“师父,这是我爸郑国平,我叫郑好,师父你放心吧,我爸在开发区黑白两道通吃,有他在没人能动的了你。”

郑好?!这个名字起的正好。

韩天林显然也知道郑国平的能量,眼前这个胖子和蔼可亲,可是道上对他的传闻表明,这人绝对是个笑面虎,笑着吃了你下半截身子,还能把骨头一根根的吸吮干净,吐出来一根根摆在你面前叫你看。

只不过两人井水不犯河水,韩天林又是刚到开发区来,真正打交道这可是头一次。韩天林毕竟是搞实体的,不是真正意义在道上混的人,他听闻郑国平的传闻太多了,今天还真有点儿心里发虚。

郑国平道:“老韩,天底没有永远的仇人,咱们岁数都不小了,何必跟小孩子过不去?再说按道上的规矩,你带这么多人来对付一个人,有点儿说不过去呀。

你在开发区上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有没有跟我打过招呼?开发区的白事我不管,黑事可全归我管,你不跟我打招呼就是不给我面子,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郑国平语气也是平平的,可是每一个字说出来都叫韩天林肥肉一抖。

韩天林的气势立刻被镇住了,可要是这就转身走了,以后还怎么在开发区混,韩天林看自己手下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心想总得说句场面话,“郑哥,我不是不给你面子,只不过这姓李的小子欺人太甚,我这截手指头怎么算?我要是就这么走了,以后还怎么在开发区混?”

郑国平脸色淡淡的,语气却阴沉了下来,“我听说你在开发区也有分店,老韩,差不多就行了,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管不住我手底下的弟兄,他们要是常到你店里去光顾,出个什么意外,那也是没准的事儿。”

韩天林怒道:“郑哥,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搅我的生意?那你就试试看,今天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对手?”

郑国平冷哼一声,毫不迟疑的把手举了起来,李易知道他这只手要是一放下,外面那一百多人往里一冲,场上这一百六十多人就得发生群殴火拼,事情可真就闹大了。

就在郑国平这只手还没放下的时候,李易走到郑国平身前道:“郑叔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