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我是李青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09我是李青天

那候扒皮一进饭馆,抬头看屋里这么多熟人,再一看李国柱也在,脸立刻就沉下来了。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你们暗地里还在一起喝酒,本来我打算下个礼拜就把工资发了,现在没了。”

老板这话显然比放屁还臭,骗鬼鬼都不信。

老马小赵几个人听完,脸比苦瓜都苦,“候老板,大伙实在是挺不下去了,再不发工钱饭都没的吃了。”

小赵一激动上去就拉候扒皮的西服,候扒皮大怒,“**的狗爪子往哪摸,西服弄脏了你赔的起吗。”

候扒皮一推小赵,小赵没站稳,向后倒退好几步,眼看就要摔倒,忽然后腰被人扶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李易。

李易把小赵轻轻推到一边,举着两只油手,笑嘻嘻的向候扒皮道:“候老板,没想到你一个大老板也来这种小店吃饭哪。”

候扒皮看看李易,鼻子里哼了一声,“这种地方我才不会来,只不过今天突然想过来看看。你是干嘛的?”

“我呀,我叫李青天,专管天下不平事。”

一句话把候扒皮那几个人给逗乐了。

“李青天,我还候青天呢。”

“小逼崽子一个,刚长毛就出来装黑社会老大,看那德性。”

“候哥,走吧,跟这帮小虾米逗什么咳嗽,没那闲功夫。”

候扒皮撇了李国柱一眼,又在老马胸口点了几指头,“你几个好好表现,要不然想发工资,哼哼,那就别想了。”

老马一拉候扒皮胳膊,带着哭腔道:“老板,可不能再拖了,我家里婆娘有病,就等我赚钱回家看病呢。”

候扒皮使劲抽回胳膊,骂骂咧咧的道:“她有病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老婆,说不定你不在家,她出去找野男人染了什么病吧。”

一句话说完,候扒皮手下那几个都笑了,简直就是没心没肺。

老马气的脸色泛青,双手颤抖,说不出话来。

候扒皮拍拍胳膊正要出门,却听李易道:“候老板,你今天最好别走,把欠大伙的钱都发了,大家见面还能打声招呼。要不然,今天你可要吃亏,你信是不信。”

李国柱向李易看了看,示意这事由他自己来解决,不用李易出头。李易笑着摆摆,指了指候扒皮的背影,一脸的轻松。

候扒皮半转回身,嘴撇到耳朵下边,一脸的鄙夷神色,“就你,你算个什么鸟呀,你管得了老子吗?”

说罢转身就走,李易道:“我这么跟你说话是给你面子,你要是给脸不要脸,我可叫你动都动不了。”

候扒皮根本没理这茬,继续往前走,忽然只觉得后背似乎被人点了一下,脊柱上有点儿紧,也没觉出其它的什么来,但是当他再次要迈腿时,却发现两条腿都迈不动了。

候扒皮以为是腿上没劲,可是接下来无论怎么动弹,两条腿都动不了,不但两条腿动不了,就连胳膊也动不了。

这一下候扒皮可吓坏了,用力动了几下,仍是一动不动,就像进入了梦魇。

候扒皮差点哭出来,赶忙把叫手下人叫回来,“快回来,我可能中风了,腿,腿,全身都动不了啦。”

刚才在店里,候扒皮手下带着四五个人,后来候扒皮往外走,店里狭窄,这些手下没以为李易这种年轻人敢动手打人,很放心,也就没让候扒皮先走,为了不挡路,就都先出去了。

这时听到候扒皮叫唤,这些人都吃了一惊,捋起袖子闯进店来,“谁呀?怎么的?想打架呀?站出来。”

可是进店仔细一看,候扒皮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老板,你怎么的了?”

“我,我好像中风了,不能动了。”

这些手下有一个小个,家里有人中过风,这小个仔细看了看,“老板,你不像中风啊,中风一般半边身子不会动,你是全不会动,这是咋回事呢?”

候扒皮怒道:“什么咋回事,还看着干什么,送我去医院哪。”

几个人正要搬人,李易向李国柱一使眼色,李国柱抄起一把椅子冲到店门口,把出路堵住了。

那个小个骂道:“李国柱,那狗不挡路,滚开。”

李国柱根本看不起这些打手,把头一偏,哼了一声。

候扒皮声嘶力竭的喊道:“谁挡着就打谁,都给我打,小赵,你们也上,打了就发工钱。”

可是小赵几个人却都一动不动,因为他们刚才看到李易从座位上轻轻起身,用食指在候扒皮的后背点了那么一下,候扒皮就不能动了。

根本不是什么中风!

李易又吃了几只虾,这会功夫里,那小个和其余几个人都已经被李国柱削爬下了,只留下候扒皮一个人站在过道中间。

店里老板娘吓坏了,李易回头笑道:“大姐,别怕,没事,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不用报警,一会儿打坏什么东西,我赔给你。”

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钱扔给了老板娘。

这店里还有几个顾客正在吃饭,刚才听了这两伙人说话,就知道要有事儿,没想到还真就打起来了,这些人本来想走,可是李国柱挡着,谁都不敢走。

李易笑嘻嘻的安慰这些人,叫他们不用害怕,一会儿就打完。

候扒皮从没被人点过穴,心里十分害怕,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这就是点穴,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怪病,四肢瘫痪了。人对于未知的事最是恐惧。

李易慢悠悠走到候扒皮面前,把一双油手在他西服上用力擦了擦了,拍拍候扒皮的脸,“你们这群傻货,不劳而获,还剥削农民工,要脸不要?我说过你走不出这店,你就是走不出,这回你信了吧?

我不跟你这种人废话,把欠工人的钱拿出来,我就给你解穴,要不然你恐怕要终生残废,想告我你告不了,法律和西医都不承认点穴。”

候扒皮还在嘴硬,“放屁,**的放屁,就你?你会个**点穴。”

李易故意一笑,“怎么你们这种胖子,都喜欢说脏话呢?我昨天刚砍了一个胖子的手指头,就是因为他说脏话。

总说****的,多难听,你有没有文化?没文化当什么包工头?我也把你手指头砍下来,你看行不行。”

老板娘大着胆子道:“大兄弟呀,可不能砍手指头啊。”

李易向老板娘摆摆手,道:“放心吧,老板娘,我不给你这地方见血,我一会儿把这候扒皮抬到外边儿去,找个没人的地方一根根砍手指头。”

候扒皮还在死抗,“你敢,我找人废了你丫的。”

李易对着候扒皮的裆里头轻轻顶了一下,那也疼的候扒皮大声叫妈。

李易用刀子在候扒皮脖子边轻轻的游了两圈,道:“我把你手指头砍下来,给老板娘留着做猪蹄。”

候扒皮终于软了,“行行,算我栽了,你想怎么样啊?”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把钱发给大伙。”

“我现在没钱哪。”

“那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你看看钟,再过三十分钟不解穴,你就终生残废了。”

候扒皮这个时候不得不信了,“好好好,我给,我给还不行吗?可是我身上真的没有那么多,我得打电话叫人把钱拿来。”

李易也知道他不可能带着十几万块钱出来,可是他一打电话,那就有可能叫人来,局面就不好收拾了。

李易正要说话,忽然外面一个公鸭嗓叫道:“师父,你在店里吗?”

李易大喜,向李国柱使了个眼色,李国柱回身把店门打开,叫郑好进来。

郑好屁颠屁颠的进来,“师父,我上酒吧去找你,他们说你可能到这来吃饭了,咦,这是怎么回事?”

李易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郑好他爸是黑老大,也没什么仁义道德可说,平时干的欺负人的事儿也不少,所以对老板骗农民工钱这种事情也不大感冒。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是李易的徒弟,这些农民工是李易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的事,这得管。

郑好道:“师父,你叫他把钱拿来,我这就叫人,他要是敢出花招,我就带人把他的车砸了。”

候扒皮常在开发区这一片,对这片的情况大体了解,知道眼前这公鸭嗓的老爸郑国平可不是好惹的,心想今天可吃了大亏了,但是迫不得已,只好破财免灾了。

候扒皮赶紧打电话叫人把钱拿来,工地就在附近,没过十分钟,人就来了,两个人一起过来,带着一个皮包。

小赵和老马他们一看,心里都乐开了花,可是也有些担心,怕候扒皮以后报复。

PS:有一哥们很胖,有段时间没见他,一个月后,看到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大惊失色,

忙问,哥们你怎么的了?

哥们答,砸的。

又问,啥砸的?

哥们答,踢球砸的。

大惑不解,继续追问,踢球怎么砸成这样?

哥们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答曰:踢球左脚绊住右脚了,一屁股坐自己脚上了,就给压成粉碎性骨折了……

粉碎碎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