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再见韩胖子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13再见韩胖子

李易讪讪的咳嗽两声,把头扭向别处。

苏绿忽然灿烂的一笑,把吉它往肩上一背,道:“我自己的事还是自己摆平吧,也没什么,天底下这种哪都有,躲是躲不开的。

挨几下打又算的了什么,大不了以后不来青春舞带唱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李易一听急了,“再也不来了?为什么呀?谁打的你呀?这人怎么这么牲口!连你都敢打!

苏绿你跟我说,我给你撑腰,我去帮你摆平,教他以后再也不敢来惹你。”

苏绿微微摇头,“还是算了,我可不想欠你人情,这个人情欠下来,根本还不了。

这人很难缠,属于那种穷打苦赖的人,他会一直来找我的麻烦,我还是打算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虽然这人怕你,不敢惹你,但是只要他死不了,明里不行就会暗里来,这种人见了棺材也不落泪,你拿他也没有办法的。”

苏绿越是这样说,李易心里越是痒痒,恨不能跳到苏绿那张樱桃般的嘴里,把这个人的名字掏出来。

听苏绿说话这意思,自己和这人还打过交道,就是不知道是谁。

“苏绿,你都快急死我了,你快跟我说,这人到底是谁呀?我见过他吗?你不用想太多,也不用怕欠我人情,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苏绿叹了一口气,扭头向远处的广场看了看,李易立刻明白了,韩天林!

可是……,不会吧?这个死胖子、肥猪佬,接连两根手指头都被我削掉了,他还敢来!?他不想戴戒指了吗?!不想竖中指了吗!?如果按一次一根的规律,这个死胖子还能来八次。

李易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是头猪,这下可更好办了,对付别人未必成功,可是对付韩天林那是驾轻就熟。原来这死胖子明着不敢再来青春舞带,暗地里却去找苏绿的麻烦。

哎?这样说的话……,苏绿有没有……

李易内心忍不住要问问,可是又觉难以启齿,虽然苏绿每周末都去柳胖子的办公室,李易一直猜测他俩之间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事情。

可是自从见到苏绿在南大旁听后,李易对苏绿印象大为改观,内心深处一直在努力幻想,苏柳二人之间没什么,尽管大少明知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实在是不切合实际,但是仍然愿意把苏绿想象成纯洁的。

所以今天一听韩天林暗中一直在找苏绿的麻烦,苏绿身上又有伤,李易自然而然的猜测,这个韩肥肥应该对苏绿已经做出了那种事情。

李易想着心事,表情上就带出来了,苏绿又不是笨人,一见即知,苦笑一声道:“你们看我的眼神,我自然清楚,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韩天林倒没对我做什么,他有那方面的要求,被我拒绝了,我从没有在人少的时候跟在他一起过,他也没什么机会。

他总是到我另两间唱歌的酒吧里掻扰我,说那两间酒吧又没有给我撑腰的人,他没什么可怕的,这事不算完。

唉,也没有什么,做我们这行就是这样,我明天最后一场去狂舞热血,我自创了一首新歌《巧遇的美》,打算先在狂舞热血里先唱。”

苏绿说完,吸吸鼻子,背起吉它,向李易笑着招了招手,转身潇洒的走了,留下李易一个人好不空虚。

李易直到苏绿的背影完全消失,这才转身回去,心里却打定了主意,看来明天韩胖子一定也去狂舞热血里捣乱,绝不放过这头死猪

李易走回大厅,正巧里面两个青年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眼看两人就要大打出手,李易从两人中间走过,看都不看,双手探出,一手抓住一个,反手便将两人扔到大门口,摔的两个小子再也不骂了,相互扶着,团结友爱的走出了大厅。

这种事情自然常见,每隔几天就得扔出去几个,可是众保安看了李易阴沉的表情却是都心下惴惴,李易阴沉着脸,扔完了两人径自回到角落里,坐在那不住的咬牙,一句话也不说。

李国柱对这种情况也是从来不问,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双手背负,站在李易身后。

李易盯着眼前的地板,心里想着明天该当如何对付韩胖子,若是单打独斗,或是以一对少,那绝没有问题,可若是对方人数太过,超过三十,那就算带上李国柱,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虽然自己有刀,可是总不能杀伤太重,那种匹夫做的事,纯属没脑子的人才会去做。

李易手中摸弄着那一对蝶刀,翻来覆去,忽然心中一亮,计上心头。

第二天是周一,李易不用到青春舞带来,他心里做了计划,要一个人行事,是以连李国柱也没有告诉。

李国柱在李易不上班的时候,就跟其余那些保安在一起,但是他不大合群,不过别人也不敢欺负他,李国柱就只是普通的巡巡逻,有了事情,都是阿龙出来摆平,阿龙却也从不指使李国柱。

天气有些凉了,李易戴了一顶鸭舌帽和一付墨镜,在青春舞带门口探头看了看,见李国柱安安静静的呆在那,心里也就放心,便躲在酒吧的附近转悠。

过了不久苏绿来了,苏绿一进来发现大厅里李易不在,微微有点意外,她虽然知道今天李易未必来,但是仍掩不住那种失望的神情。

李易躲在暗中都看的清清楚楚,也不露面。

等苏绿唱完了歌,又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儿,似乎在是在休息。苏绿不住的向李国柱看去,却什么话也没去问他,过了五分钟,苏绿终于垂着头拿着吉它出了大门,李易轻手轻脚的跟在后面。

狂舞热血是新南区的一处酒吧,李易去过一次,论规模和青春舞带差不太多,离青春舞带倒是有些距离。

苏绿招手要了台出租车,上车前向四周看了看,这才坐上车走了。

李易忙从暗处跑出来,拦了辆车,叫司机跟在前面出租车的后面。

车子行了十五分钟,到了新南区,这地方有一座立交桥,桥头就是狂舞热血酒吧。

苏绿下了车,略微向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走到酒吧门口,微一犹豫,还是推门进去了。

李易叫司机靠边停车,付了车钱,赶忙下车抢到酒吧门口,刚一到门口,就听到里面高喝着苏绿的名字。

李易整了整了帽子,推了推墨镜,推门进去。

狂舞热血的酒吧格局和青春舞带差不太多,只是大厅里第一排是长条沙发,有时结伴来的七八个人可以坐在一张沙发上,倒像是看电影。

李易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为了制造微醉的感觉,要了一大杯红酒,一口喝掉,然后就窝在沙发里摘掉墨镜,盯着大厅里的变化。

苏绿已经上台了,简单的说了两句,开始唱起了新歌,歌声轻快,虽然曲调稚嫩了一些,但做为一个业余歌手,能独自创作出这样的歌曲,已经很不容易了。

李易见头一排沙发仍旧空着,环顾四周,不见韩天林的人影,知道这死胖子还没来。

苏绿一首歌刚唱到**,大厅门一开,韩天林为首,走进来十多个人。

李易把身子向暗处又躲了躲,偷眼看这些人大都是上次韩天林带过去的,个别人因为头发颜色太特殊,脸上的环太多,李易到这时候还印象十分深刻。

韩天林根本没料到李易也能到狂舞热血来,看都没向四下里看,径直就奔前排沙发去了。

那些打手稍微有些身份的,都坐在了韩天林的身旁,没有座位的都站在了韩天林的身后。

李易忽然在这些人中发现了一个小矮个子,瘦小的程度和周成倒有的一拼,看年纪四十来岁,一张苦瓜脸,进来以后一句话不说,就坐在韩天林身边,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盯着苏绿的大腿中间,毫不掩饰。

可是李易看的是门道,这个瘦子色是色了些,但显然不是碌碌之辈,这人两只手显得十分诡异,十根手指又粗又短,除了拇指,那四根手指头几乎一边长。

手掌又小又薄,像是一张面饼,可是偶一翻手的时候,李易却见这瘦子掌心有一个淡淡的黑圈,虽然不知是什么意思,但一定不是病态。

李易忽然想起一个笑话来,说是男人**,要是常用左手,那么左手的手心就黑,反之亦然,看来这个瘦子正是撸至深处撸自呻的高手。

苏绿一见韩天林来了,脸上微微变色,但仍作出一副笑脸,喝起了歌曲的**。

这新歌**这段曲子设计的还真是不错,叫人听了十分欢快。

韩天林自打一进来就拍手叫好,每叫一声好脸上的肥肉就抖一下,不知要甩下来多少肥油,每叫一声好也都差点引的苏绿跑调。

李易仔细看他双手,两根小指各戴一截钢指套保护着接好的手指,虽然不大方便,但是看上去却很有气派。

苏绿唱完以后,向顾客们点点头,就要提着吉它离开,韩天林两只大肥手一张,**笑道:“苏绿,我们来的晚,还没听过瘾哪。你把歌重唱一遍。”

PS:大家多点去书评区留言,因为每周有60个精华可以加精,想赚分升级的兄弟多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