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把妹辩证法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14把妹辩证法

韩天林带的那几个打手也都附和着起哄,“对,再唱一遍,新歌没听完。”

苏绿抿抿嘴,道:“我这首歌是两段重唱的格局,旋律前后都是一样的,各位大哥刚才进来的时候,正好是第一段的**部分,后来各位听到的,其实就是对前面的一种重复,所以已经听全了,我看咱们没必要重唱了吧?”

韩天林的一个手下哄笑道:“我刚进来你就**了,我靠,我怎么那么厉害。”

其余打手都想找些渣子,自然也纷纷道:“妹子,怎么这么容易就**啊,韩哥还没使劲呢?”

“是啊,这么容易就爽翻了,敢情是节能型的呀,哈哈哈哈。”

苏绿脸上又羞又怒,不再解释,背上吉它就走,韩天林一招手,几个打手堵住她去路。

“韩哥叫你回去,别不识抬举。”

“看来还是没记性啊,上次刚挨完打,这么快就忘了?”

苏绿闯不出去,狂舞热血的保安受了韩天林的好处,也不过来解围,到后来实在没有办法,苏绿只好又重唱了一遍。

本来韩天林来之前,还有很多人追捧苏绿,可是韩天林带了人来以后,这些人也不敢声张,听到苏绿唱歌,便没有喊好了。只有韩天林和他一群手下不住的喊着好。

终于一首歌唱罢,苏绿低着头便走,韩天林从沙里忽闪一下跳起来,全身的肥肉随之剧烈的直上直下,站到苏绿面前。

“苏绿,你还要叫我等多久?上次答应我这个礼拜给答复,怎么这就要走了?

你以为还是在青春舞带呢?有那个小王八蛋给你撑腰?在这片地盘上,我说了算。

我告诉你,我已经忍到极限了,今晚上非得跟我走,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要不然你就别在开发区这一片混,我管叫你唱歌的时候,没人敢给你喊好,你信不信?”

还没等苏绿回答,忽然不知是谁大声的喊了一声好,吓的韩天林跳了两跳。

他手下人四下喝问,“谁?谁他妈喊的?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谁!没有韩哥批准,谁要是再敢支持苏绿,韩哥准叫他以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厅本来就乱,人多音杂,背景音乐又放着,灯光红红绿绿不停的闪动,所以谁也没发觉喊好的人坐在哪。

李易喊完了好,又缩在沙发里,静观事态发展,如果韩天林再要动手,自己就不得不出手,擒贼先擒王,先制住韩天林,给他点教训,叫他以后再也不敢打歪主意。

可是韩天林身边那个瘦子在大厅里四下看了看,却忽的将目光集中在李易的方向。

李易和这瘦子隔了十米远,可是仍能感觉出来瘦子两只眼睛里射出来的杀气。

说杀气似乎有些狗血,可是李易当时确实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感觉以前只在周成的身上感受到过,李易不禁一阵紧张,心中暗暗警惕。

李易轻轻戴上墨镜,透过墨镜看见那瘦子,只觉他两只眼睛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知道这人不好对付。

韩天林两边看了看,见不再有人喊好,一把提起苏绿的胸口衣服,其他打手一见,都吹起了口哨。

苏绿想把韩天林推开,可是力气不够,韩天林用力一提,苏绿两只脚就要离地了。

李易心里暗骂:“畜生,放开她。”把酒杯拿在手里,用力掰下两块玻璃,中指连弹,两块玻璃一先一后直奔韩天林后颈。

这是周成教他的抛刀手法,其实只教了个皮毛,李易把这手法稍微变化了一下,改用弹的,打算用这块玻璃把韩天林脖子划伤。

要说把玻璃嵌到肉里,以李易目前的功力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直接抛刀。可是手底下没准,蝶刀太过锋利,要是一下力气使大了,割伤了韩天林的颈椎,造成个什么截瘫,还是高位的,那事情可就大了。

所以李易只打算用玻璃划他一下,叫他知难而退,还能制造一些神秘感,等一会儿到了外面,再暗中给韩天林几下重的,叫他怕到极点,就不会去找苏绿的麻烦了。

哪知这两块玻璃刚刚飞到韩天林脖子后边,忽然那瘦子一伸手,用中指一弹,啪的一声把第一块玻璃弹的老远,又手腕一翻,把第二块玻璃轻轻接在手里。

这瘦子露了这一手,虽然手法干净利索,可是声势却不大,在普通人眼里,这瘦子只是略微动了动,伸手点了点,就又坐回了沙发里。

可是李易一见却大吃一惊,虽然早知道这瘦子不是一般人,但是没想到接暗器的功夫竟然到了如此地步,这韩天林难怪嚣张,原来请到了高手,看来是最近才请到的。

李易不能不紧张,手心汗水渗出,把酒杯都弄滑了,啪的一声把酒杯顿在桌上,手指一拨,搭到了蝶刀的柄上。

那瘦子接过玻璃,又坐回沙发,似乎不经意的向李易这边看了一眼,又转回头去,盯着苏绿的胸部看。

韩天林不知道刚才一瞬间发生的的事,正要将苏绿用一只手举起来,苏绿忽然一踢,正踢在韩天林裆上。

韩天林怪叫一声,一把将苏绿摔到地上,双手捂裆,一屁股坐在沙里里,把两边的人震的都弹了起来。

苏绿再也不顾吉它,双脚刚一着地,便向外面冲去,大厅里有些看热闹的闲人立刻起哄。

“跑哇,跑哇,美女快跑,跑慢了**就不保了。”

李易看苏绿出手干脆,心里也是一笑,如果苏绿能直接跑了,自己再对韩天林暗中做些什么,那也方便些。

可是苏绿刚跑出三步,那瘦子忽然从沙发背上翻过去,反手一抓便抓住苏绿衣领,只一甩就把苏绿甩的离地一米多高。

苏绿大声尖叫,那些闲人也跟着尖叫,酒吧里头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李易再也坐不住了,虽然半路不知从哪跑出来一个高手,但是苏绿有难不能不救。

李易从远处一下子冲出,在苏绿背上一托,肩膀向下一沉,就将苏绿轻轻放在地上,靠在自己肩头。

苏绿扭头一看是李易,脸上显出复杂的表情来,“原来你来了,我还以为……”

她话没说完,那瘦子已经抢到近前,对着李易就是一掌。

这一掌没到近前,李易却觉得一股热气已经扫到了脸上,忙提起一把椅子一迎,啪的一声,把场子里所有的声音都压下去了,那椅子竟然碎成七八段。

就在这一瞬间,李易看的清清楚楚,这人掌心黑迹加深,像是涂了一层墨,头脑中立刻反应出周成跟他提及的一种功夫,这功夫他在武侠小说里也常见到,那就是黑砂掌。

听说得把铁砂烧热,里面浇上醋,然后把手掌不断的拍向铁砂,越慢越重越好,练到后来,掌心就会有一团黑,一运气黑迹就加深。

李易不敢硬拼,拉着苏绿向外就跑,那瘦子追过来,对准李易后背又是一掌。

李易就知道这瘦子必定要下死手,听到风声不对,使劲向前一窜,将掌力躲开,只被扫到了一点边。

可是就这一下,李易就受不了了,差点被打的吐出血来,忙放松全身,借力向前一冲,冲到门口,推门就向外跑。

苏绿哪有大少跑的快,这一小段路上几乎是被大少抱着跑的,慌忙中鞋还掉了一只。

大少右手托在苏绿屁股上,只觉得掌心软绵绵的,极有弹性,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无心享乐,但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也是英雄救美,摸就摸个痛快。

李易本打算暗中给韩天林一点重的教训,到最后用重手法点穴点他腰眼儿,好叫这个死胖子终生**,正好也试试自己的点穴是不是每次都好用,但是没想到多出个会使黑砂掌的高手,全盘计划搅乱。

看来现在只有先把苏绿救走,然后再想办法对付韩天林。

两人冲出大厅,苏绿忽然把脚崴了,李易一见,一把将苏绿横着抱起来,反着一腿把酒吧大门玻璃踢碎了,借力纵出去,跑向一辆出租车。

忙乱中李易也是胡乱抱的,大少左手绕过苏绿左腋,指尖已经碰到了苏绿娇嫩的Ru房,跑动中时不时的碰到苏绿的**;另一只手托着苏绿的腿弯,跑动中苏绿的短裙被风一带,裙内春光叫李易看了个清清楚楚,哇,粉红色的!

李易边跑边想:“妈的,要不是胖子和瘦子追我,少爷这次可爽大发了。不过要是没有这些人追我,我也没理由抱着苏绿,都是相辅相成的,这好像有个说法,叫什么来着?对,辩证法,看来还是马爷爷把妹有智慧。”

苏绿脸红红的,可是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要是下来自己跑,没跑几步就得被人追上。

苏绿挣扎身子,想叫自己Ru房离李易左手远些,李易故意怒道:“你别乱动,找死吗?”说着把她的身子向上又掂掂,调整了一下位置,这一下可好,左手干脆直接按到Ru房上了。

大少嘴里骂着,心里可乐没边了了,怎么着?就是摸你,还得有理。你再动?再动另一只我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