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擒贼先擒王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15擒贼先擒王

李易虽然有被大**出来的跑功,但是毕竟抱着一个人,又不是青翼蝠王,还能当真抱一个人如同无物?

没跑出一百米,李易就明显慢了,回头一看,好几个人都紧紧跟在后面,边跑边喊,不过那瘦子离的还算远,看来这人掌力厉害,腿上的功夫却是一般。

酒吧旁边不缺出租车,李易又跑了几步,到了一辆出租车附近,正要开门,哪知那车忽然跑了,看来是司机见有人打架,不想惹事,这才把车开跑了。

李易破口大骂,再要找车已经来不及了,韩天林的人已经围了过来,把李易和苏绿围在当中。

过了一会儿,瘦子和韩天林也都到了,韩天林一瘸一拐,一手捂裆,另一只手指着李易恶狠狠的道:“小子,我不去青春舞带也就算了,你居然反倒来了我的地盘,这地方是我的地盘,知道吧,清楚吗?

你小子懂不懂规矩,各有地界,这是我的地方,你到了我这就得服我管,我叫你跪着你不能爬着。

说吧,这次怎么着,苏绿肯定是我的人了,你赶紧滚回青春舞带去,要不然我今天就叫你看看现场直播,看我是怎么干这个小婊子的。”

苏绿向李易道:“你就一个人,别跟他们斗了,快走吧,帮我报警。”

李易也知道今天有点危险,可是无论如何不能离开,苏绿这样一说,那就更不能离开了,这种情况要是走了,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李易把苏绿往身后一挡,冷笑两声,“苏绿是我女朋友,当然不能让你碰她。”

苏绿扭头向李易一看,脸上闪出一丝极为鄙视的神色,这神色一闪即逝。

韩天林大笑,“她是你女朋友?**蒙谁呢?她能看上你这种小瘪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这么威武有钱她都看不上,会看上你?那个**郑好都比你强啊。”

李易却一点也笑不出来,脸上越来越冷,“韩胖子,我看你是十根手指头都不想要了吧?”

韩天林脸上变色,不自觉的把双手藏在背后,“你小子太不懂规矩了,我当初给你面子,你今天不给我面子,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以为你会两下武功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我手底下也有高手,你想不想见识一下?铁东,替我狠狠收拾他。”

铁东?没听说过这名号。

那小瘦子站出来,向苏绿挺起的胸口看了看,对李易道:“你功夫也不错啊,是谁教的?跟我说说,要是我认识,就对你手下留点儿情。”

李易心想:“原来这小瘦子叫铁东,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的功夫是自己悟的,少爷我天生聪明,你不服就过来试试。”

李易嘴上强硬,心里却盘算着,硬对掌力肯定不是对方对手,说不得,只好偷偷出刀伤他。

李易知道这个铁东不好对付,轻轻把苏绿挡在后面,全神贯注的盯着铁东的双眼,他早就把蝶刀藏在了袖子里,只要铁东出手,立刻用蝶刀削他手指。

正这时,一个公鸭嗓叫了起来,“师父,是你吗?你们这些人都干嘛呢,躲开!”

李易一听就知道是郑好的声音,看来这个徒弟收的可太值了,哪有事哪到,自己这边人数一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哪知李易往外一看,心凉了半截,外面那人确实是郑好,不过郑好身边只带了五六个人,而且都是年纪轻轻的高中生,染着红绿头发,满脸的环儿,这种不良少年在学校欺负欺负人还差不多,要是在社会上火拼打架,还不够给人塞牙缝的。

李易示意郑好快跑,可是郑好这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虽然人是混蛋,但是只要服了一个人,为这个人上刀山下油锅都行。

郑好把韩天林这帮人往外一推,来到李易身边,“师父,有我呢,这帮孙子要是敢动你一根手指头,丫挺的,我挑了他丫的筋。”

郑好转头看见苏绿了,连忙弯腰陪笑脸儿,“师娘好,我叫郑好,以后请多多关照。”

苏绿哪有心情搭理他,只是点点头。

李易心里大骂:“你二啊?看来脑袋是缺根筋,赶紧去叫人哪,在这等着挨擂哪?”

李易正要把郑好拉到自己身后,郑好已经冲到韩天林面前,用手一指,“你是不是没记性啊?上次教训你,你都给忘了?啊?**的记吃不记打是吧?你手指头多是吧?赶紧滚,要不然我改天带人到你店里放火。”

这小子扯着公鸭嗓子乱喊倒是有点气势,可是这种事情光有气势有什么用啊。

韩天林对郑好他爸郑国平确实有点怵,可是出来混讲的是面子,再说这地盘也不是郑国平的,八杆子打不着,用你姓郑的出来给李易撑腰吗?

现在这帮年轻小崽子都太嚣张了,跟我这么叫嚣,看来不给他们点儿教训,就能压住他们的威风。

韩天林嘴解一撇,向铁东扬扬下巴示意。

铁东冷着脸看向郑好,郑好也把头扭向铁东,“你是干嘛的?长的像个驴似的,你个傻……”

那个“逼”字还没出口,铁东就把右手提起来了。

李易一见铁东右肩一动,就知道不妙,喊道:“郑好,快躲!”

可是为时已晚,铁东早就一掌打出,正中郑好肩头,郑好一开始还没感觉特别疼,只是感觉左肩膀像是被一辆火撞了一下似的,紧接着左肩传来剧烈的疼痛,咯吧一声,左胳膊已经脱臼。

郑好的身子就像一捆稻草一样被铁东击飞,越过人群正跌在一辆从旁边路过的出租车上,把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砸碎,滚进了车里。

司机吓了一跳,忙踩刹车,可是郑好顶在司机脸上,司机非常慌乱,一脚竟踩在离合器上,车子没有立即停下来,而是继续向前冲去,车头一拐正撞在路边一棵树上,郑好再次被甩了出去,在树上一磕,滚落在地,当时就晕了。

毕竟是自己人,郑好对自己也十分忠心,李易扭头看去,心里还是一痛,正这时李易就感觉背后有风,知道是铁东趁自己扭头之际,打来一掌。

人家这种功夫纯粹是硬气功,李易想仗着自己身子强壮,硬碰硬的去接是根本不行的,可这个时候李易要是低头躲开,这一掌就打在苏绿身上了。

情急之中,李易根本来不及多想,回过身的同时双手刀早出,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李易左手刀正中铁东掌心,可是铁东掌力太强,啪的一声,把李易左手蝶刀震断,半截断刀留在铁东手心。

而李易的右手刀正巧刺空,李易百忙中灵机一动,乘着右手刀这一刺之势,手掌一送,顺势将这一刀抛出,正刺在铁东左肩。蝶刀异常锋利,一刀刺入,直没至柄。

这一下交手只有不到一秒,所有人都没看清两人是如何出手的。两人都被对方所伤,痛的闷哼一声,各退数步,铁东退了两步便即停住,李易却直退到了苏绿身上,把苏绿撞倒在地,他这才借力一挺腰,站在当地。

两人相视而立,双眼除了对方,没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铁东右手掌心仍刺着半截断刀,鲜血顺着他指尖哗哗的外流出,滴在地上。左肩伤的最重,几乎整把蝶刀都刺了进去,外面只剩不到两厘米的刀尾。

李易却痛得肌肉都快抽了,他左手中指被铁东的铁砂掌震断了,手指头已经肿成了胡萝卜,左臂也被震的直发麻,提都提不起来,垂在腿侧忍不住的发抖。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四目相对,这次如果按伤势来说,自然是铁东伤的重。

如果从公平角度来看,李易用双手刀确实占了很大的便宜,但这次却是铁东先行偷袭李易,铁东却是占了先机。

可是如果两个人面对面的打一架,就算叫李易拿双刀,也不能把铁东伤到如此程度。

两人各怀心事,谁也不说话。

过了足足十五秒,韩天林终于忍不住了,“李易,你小子就这两把刀吧?你砍我两根手指,这笔帐我本来不想跟你算了,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今天跑不了,我非把你两根手指砍下来不可。”

韩天林从手下人手里拿过一把弹簧刀,把刀弹开,恶狠狠的冲李易手背砍过来。

上次李易叫他砍他都砍不中,韩天林心里也清楚李易的身手不错,所以这一次他是虚张声势,等刀到了中途,竟然一拐弯,刺向苏绿。

像他这样又胖又蠢的人,身子微微一动,李易就能知道他的意图,一看他眼睛往旁边一闪,手肘微微一收,就知道这一刀要转向,心里早做好了准备。

果然韩天林这一刀离苏绿就差十五厘米的时候,李易右手食指已经点中韩天林的手腕,啪的一声,刚柔相济,指力恰到好处。

韩天林肉虽然厚,可是也有穴道啊,被李易一指点在阳谷穴上,手腕一麻,弹簧刀落地。

李易知道铁东右掌和左肩受了得伤,再也不能出铁砂掌了,所以放心的转向韩天林,一指点中之后,身子一转,到了韩天林身后,看准他至阳穴,一指点出,啪的一声,韩天林摆了个弯腰捡刀的姿势,就再也不能动了。

李易现在左手有伤,更加要擒贼先擒王,一点住韩天林立即用手掐住韩天林的脖子,向众人沉声道:“想要他活着吗,都给我滚开!”

这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慢慢让开一条路。

PS:晚上12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