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苏绿的意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19苏绿的意图

李易本以为要这个看守所里呆上一两个月,没想到刚一个星期就被人提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李易以为是提审,也就没怎么和李哥这些人告别。这一个星期里,大伙相处的还算融洽,李易知道这个李哥叫李全忠,名字是土了一些,但是新南区这块地盘上,李全忠却是一号人物。

这人从来不跟白道套交情,信奉纯粹的**主义,一切都要按道上的规矩来,认为这才是正路子,其余的全是左道旁门。

所以在新南区这一带,名气虽大,势力却不是很大,不过道上的人一提李全忠都挑大拇指赞同。

李易被人提到前面,这次审他的不是那一胖一瘦的两个警察了,是个黄脸的中年警察和一个年轻小警察。

黄脸警察又问了本易的姓名、性别、年龄等等一系列问题,低头不断的填着表,几分钟后叫李易在那张表上签字,再按个手印。

李易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是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等按完了手印,还没擦手呢,就被小警察押了出去。

一路向外走,到了外面一间房里,有人把李易的衣服和物品拿给他看,叫他把身上的牢服脱下来,换上自己的衣服。

查看物品无误之后,叫李易在单子上签字,然后那小警察就带着李易出了大铁门。

铁门一开,小警察把李易向外一推,李易向前抢了几步就跨到了铁门外面,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惊,原来眼前都是熟人。

李易一时糊涂了,怎么着,就这么把我给放了?连个屁都没叫我放就把我放了?

李易满脸疑惑,回头看看了看守所的大门,忽然一个人喊道:“别回头看。”

听声音正是秦少冰。

李易这才回过头来,走向这些人。

来的都是熟人,没一个不熟的,从左至右分别是秦少冰、王东磊、郑国平、周成、郑好、李国柱,后面还站着十几个人,应该是郑国平的手下。

李易一时间都不知道先跟谁打招呼好了。

王东磊上来一把拉住李易道:“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压压惊。”

周成冷冷的看着李易,眼神中充满了掩饰不住的鄙视,李易似乎都能听见周成鼻子里的哼声。

李国柱一言不发的走过来,接过李易手里的包,站在李易身后。

郑好身上还吊着绷带,活动不便,但是仍然满脸是笑的挪过来,“师父,你在里边没人打你吧?要是有你跟我说,我去给你摆平。”

郑国平重重的哼了一声,看都没看李易转身就走。

秦少冰上来小声道:“学校已经知道这事了,听说在档案里都有记录,可能会对以后毕业有些影响。

不过你放心,这事好办,以后的毕业证书可以做个假的,学校的电脑记录还有我呢,修改信息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把你的成绩全改成优都没问题,你放心吧。

本来学校要通知你家里,但叫彭校长给拦下来了,他要你出来以后去找他谈谈,这事我看有门儿,你到时候态度好点就行。

我昨天侵入了济世堂老板的私人电脑,从他的电脑里找了一张药方,你照着药方上的方法泡手,可以加速骨折的愈合。”说着往李易兜里塞了一张药方。

李易记忆当中基本没哭过,他觉得哭是一种没出息的表现,可是这个时候李易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了,眼泪很快就掉下来了。

大伙都很识趣,嘻嘻哈哈的转身走开,秦少冰递给李易一张面巾纸,道:“王局说要请你吃饭,也叫我去,我想我还是不去了。我这几天遇到一些对手,来给我的网站找麻烦,我手底下的人对付不了,我得一直盯着,这就回去了。”

“谁找你麻烦?用不用我去给他点儿……”

“好了,好了,没事了,快去吧,王局还在那等着呢,我先走了。”

秦少冰说完向王东磊打个招呼,转身走了。

还是万国居的那间小包间,现在坐了六个人仍不嫌挤。

王东磊开了一瓶红酒,先给郑国平倒上,然后给周成倒上,要给李易倒的时候,李易死活不肯,最后只得由他自己来倒。

李易也不敬别人,自己先一口把酒喝了,他酒量本来还可以,可是心里烦,一大杯酒进肚,脑子就乱了。

王东磊笑笑,又给李易倒上一杯,李易照样一口喝光。

李国柱道:“队长,别喝的太多,手上有伤,喝酒对伤口不好。”

郑好却道:“你个农民懂什么,有伤怎么了?越喝酒伤好的越快,凭我师父的气功,什么伤都白扯。

师父尽管喝,等咱爷们养好了伤,再去找韩胖子的麻烦,这场子非找回来不可,咱不用怕他。

出来混靠什么?就靠四样东西,票子,马子,刀子,车子,这些咱都有啊。

下回韩天林再敢来,那就打呗,谁怕谁呀,就他有金箍棒啊?咱也有啊。就他牛逼呀,咱比他更牛逼。

到时候叫……,对了,就叫这个农民去打头阵,他不行我再上,我不行师父你再上,非得……”

李国柱不管郑国平在不在场,还是狠狠的瞪了郑好一眼,郑好向来对这种杀气十分感冒,被李国柱一吓,吃到嘴里一块鱼肉差点没呛到气管里去。

王东磊脸上带着职业般的笑容,“老弟,是我出手晚了,这才把你捞出来,这事儿怪我。

不过你不知道,新南区的公安局局长吴明宇是我的死对头,当初争开发区分区公安局局长的时候,我是他的竞争对手,就是因为我的出现,吴明宇才会被安排到新南区去。

他那个区的……,嘿嘿,‘收入’少一些,我现在坐着的这个位置可是很多人都眼热的,他被我挤走了,心里能没有怨气?

其实第二天我就得到消息了,我给吴明宇打过电话,可是反倒耽误事儿了。他一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就摆起了官腔,死活不吐口,把你押着不放。

后来大伙一起来帮忙,我又找吴明宇好好谈了谈,这事才算结束。本来狂舞热血的老板还要求有几万块钱的赔偿,但是郑哥也去找他谈了谈,这几万块钱就不要了。”

李易咽下一口酒,点了点头,给桌上所有人都倒了一杯,起身举着酒杯,道:“大伙都在这,我不多说了,敬大伙一杯,我李易向灯发誓,要是以后再有今天这出戏,我就从这窗口跳出去。”

桌上人谁都没说话,看着李易把满满一大杯酒一口全喝了下去,李易松手把酒杯摔在桌上,身子一晃,前额当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桌上。

……

……

李易头痛欲裂,左手也疼的厉害,梦里眼前各种影像都在乱动,一会是韩天林那张肥大的脸,一会是苏绿那张冷冷的脸,一会是刀影,一会是闪光。

李易忽然感觉左手有些凉,像是有一条小虫在使劲往里爬,那小虫爬了一会儿,骨折的地方疼痛大减。

李易知道是有人在给自己用秦少冰的药方泡手,这药方果然有效,李易只觉得手指头麻酥酥的,里面的血肿正在不断的化开。

等李易再醒来的时候,李国柱正坐在床边打盹,四下一打量,原来是李国柱租的那处房子。

李国柱一听到李易醒来的动静也立刻就醒了,“队长,你感觉怎么样?我用你同学的药方给你泡了泡手,我看效果不错,这方子挺有效。”

李易举起左手看看,纱布和小夹板已经去了,手指头被药水泡的有些发黄发红,轻轻动了动还有些疼,但是和以前相比可轻了不少。

“我睡了几天了?”

“从万国居回来你就没醒,睡了一天一夜外加一天,现在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李易以手支头,轻轻摇摇脑袋,嘴唇又干又焦,李国柱递上一杯水来,李易一口喝下,肚子里咕噜噜一叫,这才感到饿。

李国柱道:“队长,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

李易摇摇头,“不用了,你今天先去上班吧,我一个人静一下,跟阿龙说一声,我过两天就去上班。”

“我先不去了,在这照顾你。”

“别,这样不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要是柳胖子把你炒了,这可犯不上。”

“炒就炒呗,我都无所谓,要不我给你煮点粥,你先喝着。”

李易心里感动,一个劲劝李国柱去上班,李国柱只好点头答应。

李国柱走后,李易拉开窗帘看看,灯光闪耀下的开发区,夜景其实挺美的,可是李易心里却像堵了一块大石头。

他现在脑了里就想着两个人,一个是韩天林,一个就是苏绿。

韩天林是个废物加混蛋,这个好办,可是那个苏绿……,李易心里不知道怎么想才好,为什么自己被抓的时候,苏绿不替自己说话,就算她不想说谎,可为什么也不来接自己,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

李易回想起苏绿前些日子对自己的殷勤,脑子里已经恍惚了,难道那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