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厕所与考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35厕所与考场

秦少冰把李易的手机开了机,还给李易,笑道:“算是成功了吧,本来我打算把他们的来电信号屏蔽掉,方法有很多。最快的一种是通过电话卡公司的官网,把给你打过来的手机信号范围设定一下。

但是你一问我,我设的临时程序落点没落对地方。看来这个公司从今以后,每个月都要损失几万块钱了。不过他们不能再来骚扰你了,除非他们换个地方。”

李易看看手机,又看看秦少冰,就像看外星人,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是正规途径吧?”

秦少冰道:“电脑的高端技术,在我眼里,都不是正轨的,没有固定套路,而是自己找路,借助各种已知的知识和功能,来重新搭建一种途径,只要能达到目的就是高手,不管是怎么达到的。所以说程序漏洞永远存在,漏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种途径。

打个比方,如果我想给你照张正面照,但是你不允许。那么我也不用非得站在你面前给你排照,可以通过其它的途径。

比如别人有张照片,照片里有面镜子,能隐约看到你在这个镜子里的虚像,那么我就可以按色彩关系公式,推算出你当时穿的衣服应该是什么颜色。

再按你的身高、体重和三围,推算出给你正面照相时应该有的阴影和平面变形,于是就可以制作出一张你的正面照,和真正的正面照也相差无几。

所以说,自己的手段就是主流的手段,手段永远和目的相对应,其实不应该分什么主与非主,只看与目的的对应性。”

李易满头黑线:“……”

这时天已经亮了,李易拿着自己的手机就像是拿着一个饱含科学技术的数据箱,充满了一种安全感。

两人出了网吧,李易请秦少冰饱饱的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这才回到学校。

两个人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听见极为响亮的鼾声,不用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孔宇。

推门进屋一看,只见孔宇衣服也没脱,正躺在**打鼾,声音传千里,响遍八方,那响声简直叫人心惊胆颤。

离考试就剩半个小时了,这家伙居然睡的这么香?再看翟志文,正抱着书本,还在那看呢,可是等走近一看,这小子却在睡觉,居然是睁着眼睛睡觉,干脆以后改名叫张志文吧。

李易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推醒了孔宇这位“大仙”,哪知孔宇“醒后疯”,本来就严重睡眠不足,一被李易推醒,居然大吼一声,把手里的书狠狠的扔了过来。

李易吓了一跳,没想到孔宇居然用“暗器”伤人,赶忙用手一封,把书推到一边。

孔宇翻身接着睡,鼾声!又见鼾声!

李易摇了摇头,又去推翟志文,他倒是没“醒后疯”,不过在李易的一推之下,翻身倒地,把李易可吓坏了,难道这哥们连夜熬战,终于“死而后己”了?

就在李易担心害怕的时候,翟志文却抱着床脚,又睡了起来。

李易和秦少冰互相看看,连连摇头。

等了一会,离考试没有多长时间了,李易索性把孔宇的闹钟弄响,这一下两个人都像安了弹簧一样,噌的一声从**和地上跳起来。

孔宇先是啊了一声,随即道:“几点了?”

李易笑道:“还有十五分钟八点。”

孔宇还没动呢,翟志文却一跃而出,夺路而去,边跑边喊:“来不及了,考试来不及了。”

孔宇脑袋晕沉沉的,也顾不得洗脸刷牙了,拿着文具就往外跑,李易和秦少冰跟了出来。

可是孔宇跑了几步,忽然面显难色,“李易,我求你件事。”

“什么事?你座位可不在我附近,想抄也抄不着啊。”

“不,不是,主要是……,我有点,我有点,我要上个厕所。”

“啊?大的还是小的?”

“大小都有。”

“今天可是在图书馆考试,你还来的及吗?”

“不行啊,要是带着这堆东西,我根本答不了题啊。”

“那这样吧,你直接去图书馆上厕所,我回去给你拿纸。”

“我在外边拉不出来,就得在宿舍的厕所里才行,再说我现在也走不了那么远哪,两条腿一动就……”

李易哭笑不得,只得叫秦少冰帮孔宇拿着文具先去图书馆,自己回去给他拿纸。

就在李易从柜子里拿纸的时候,厕所里传来“啪”“咚”两声响,地面都颤了一颤,吓的李易把手纸都掉在地上了。

“我的妈,这孔宇刚才放了两个手榴弹吗?”

李易拿着手纸来到厕所,捏着鼻子问:“你在哪个坑?”

只听第四个坑里孔宇道:“这边,这边,从上边扔进来。”

李易把手纸扔进去,却听扑通一声,估计是掉坑里了。

果然孔宇带着哭腔道:“掉进去了,你再帮我拿点儿。”

李易就差破口大骂了,气冲冲的回去在翟志文的柜子里拿了一卷手纸。这回孔宇没敢叫李易从上边扔,而是把门打开,伸出一只手来。

李易把头离的远远的,侧着身子把手纸递进去,赶紧跑出来,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李易道:“我得去考试了,等不了你了。”

说罢一路小跑来到图书馆。

李易到图书馆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两分钟了,监考老师教训了他一通,这才叫他回到座位。

图书馆的桌子叫李易刻了好几张,他坐的位置有,身后欧国威的座位上也有,前边那张桌子上也有。

只不过只有欧国威才知道个中奥秘,心里偷着乐,前边那个同学可惨了,身在宝山而不知,还埋怨不知是哪个短命鬼在桌子上乱划乱刻,弄的他写字都不平。

只不过监考老师不知是怎么了,总在李易身边转悠,李易抄的不痛快,心痒难搔,可是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足足过了五分钟,孔宇才进来,进来时狼狈不堪,老师也懒的问他什么原因,眉头一皱,叫孔宇快点入座。

哪知孔宇一走到中间,屋子里不少人都笑了起来,紧接着好几个女也轻声尖叫,李易正在发愁抄不着,听到笑声,抬头一看,差点把钢笔扔出去。

只见孔宇头发乱篷篷一团,眼睛发黑,神色慌张,这些倒没什么,就是他屁股后边拖着很长的一条手纸,手纸的一端夹在他的裤带里,另一端直拖到门口,就像凭空多了一条白色的尾巴。

可怜的孔宇呀!

这时候所有人都发现了这道风景,立时哄堂大笑。

孔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大家是笑他来晚了,于是咧嘴傻笑一声,道:“不好意思,嘿嘿,来晚了,肚子疼,上了个厕所。”

这一下大家笑的更厉害了,翟志文坐在前排,仔细的看了看,居然说道:“这不是我的手纸吗?你自己的怎么不用啊?非得用我的。”

这一下屋子里有一半的人笑的肚子都疼了。

监考大声叫大家安静,可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家越笑,孔宇越紧张,还偏想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来,连声叫翟志文别跟他闹。

翟志文道:“谁跟你闹了,寝室里我的手纸最窄,这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

孔宇摸不着头脑,双手乱动,忽然摸到屁股后边似乎多了点什么东西,顺手一拽,脸登时就红了,直接红到脖子里。

孔宇脑袋也有点抽筋了,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解裤带,可是随着几个女生的尖叫,孔宇这才意识到这种举动不妥。

忙用力一拉把手纸拉断,回身一点一点的去收,这家伙不站在原地,居然顺着手纸一步步的走到了门外,总算是把手纸卷成了一团,这才从门外边进来,把一卷手纸立在翟志文的桌子上。

翟志文道:“你用过的不知道沾了什么东西,拖了一路,还叫我怎么用?”

孔宇也觉得有道理,只好把手纸扔到纸篓里。

监考老师一看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大喊一声,叫两个人不要吵,各回座位答题,否则收了他们的卷子,给他们零分。

两个人这才安静下来,各自回位答题。

这段时间里,监考老师已经从李易身旁走开,李易一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立刻用眼如飞,一眼就记住十个字母,没几下就答完了。

这时候老师又慢慢踱了回来,停在李易的身后,正好是欧国威的身旁,可怜欧国威刚才只顾着看笑话了,一个选择题也没答。

这时候老师就在身旁,根本没法看,只急的欧国威满头大汗,虽然像他这种富二代对考多少分并不感兴趣,但是总不能挂科,否则太麻烦了。

欧国威一着急,就想上厕所了,这家伙急中生智,把左手悄悄往桌面上一按,把字母的印迹留在手掌上,然后向老师说要去上厕所。

等到了外面,趁着手上的肉还没恢复,迅速的看了一眼,但是毕竟恢复的比较快,他一次也只看清了几个字母,而且还不知道顺序。

于是欧国威一次次的请假上厕所,老师也觉得奇怪,年纪轻轻的,怎么尿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