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竟然是星探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41竟然是星探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141竟然是星探

141竟然是星探

车上几乎没人了,因为下一站就是10路车的终点站。

车子到站,李易吹着口哨下了车,到马路对面去,准备坐回青春舞带。

见10终点站那停了好几辆10路,几个司机正在聊天,匆匆看了一眼,不见有董川在,估计是上路了。

李易在站点这等了一会,忽然见那个光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李易一看这人还不死心,反正也没什么悬念了,干脆把话挑明,然后给他点教训,看他跑路的样子,身手就不会很好。

李易看旁边有条小胡同,便向那光头招了招手,又指了指那小胡同,又冷又酷的走了进去。

那光头跑到小胡同,喘的像头牛。

还没等他说话,李易就呼的一声转过身来,冷冷的道:“朋友,你找我吗?跟了一路你不嫌累吗?”

那光头道:“你,你是不是,一直,在,在我,我后边呢?”

李易点点头,忽然双手抖出两把冥蝶,小胡同里立刻寒光一闪,寒光又一闪,两把短刀交叉一割,又迅速收回了袖中。

忽然那光头咦了一声,啪嗒啪嗒两声轻响,光头衣服上的两粒扣子竟然掉在了地上。

李易道:“如果刚才我的刀再向前递上两厘米,你的胸口就会多一个大大的叉,然后每天在你光着胸脯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都会提醒你,你错了。”

那光头一愣,笑道:“你还真有范儿,看来我没走眼,没挑错人。”

李易不出声,还是那么严肃的看着光头。

光头一笑,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道:“我叫杨光,是个星探,我看过你的视频,没想到今天在10路上碰巧遇到你了。

我觉得你身手很好,性格也够外向,容貌也是中上等,所以很适合排戏。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qq和邮箱,你可以到网上查我的资料,上面有照片,如果你相信我,打这个电话给我,我可以介绍你排些动作戏,如果你不信,咱们就交个朋友。”

李易心道:“星~~探?……,什么情况!?”

杨光很大方的一笑,道:“我就是在各种场所寻找具有明星潜力的职业星探。”

大少的脑袋里渐渐清晰了,脱口道:“就是专门勾引小姑娘的人吧?”

杨光满额黑线,豆大的汗珠如雨点般散落,“这个,这个,呵呵,其实也不排除我们这一行里有人做这些不道德的事情。

但是我不是,而且,哈哈,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我能对你有什么邪念?”

李易意味深长的摇摇头,“那可不一定,我的菊花现在微紧。”

杨光的感觉有如热水泼头,“老弟,你很幽默,不过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在业内还是很有名气的,在我手里捧红的影星有不少,像周雪梅和胡原,还有那个小童星焦雨。”

李易平时不大关注这些娱乐明星,但是这些人的名头还是听过的,李易没正经归没正经,但是一听这光头有点门道,便道:“那你一路跟着我到底有什么意图?你要真是娱乐圈的怎么还能做公交车?你自己没车啊?”

杨光道:“我是职业星探,我们的工作场所不固定,就是在人群相对集中的地方,所以不管是超市,还是公交车上,还是其它的地方,我都有可能出现。

因为有明星潜质的尚且不是明星,他们在什么地方出现都是随机的,所以我们得广泛撒网,四处去碰运气。

我遇到焦雨的时候,就是一个超市里,他给他妈妈唱歌,演在幼儿圆演出的小话剧,就是这样我才选中她的。”

李易哦了一声,缓缓的点点头,道:“那你觉得我有当明星的潜质?所以才跟着我?我可没唱歌,也没表演话剧。”

杨光一笑,道:“很简单,我已经说过了,我看过你的视频。”

李易想起在事故中心发生的事,心里也有些得意。

杨光见李易进入了状态,这才长出一口气,道:“我也今早才从网上看到的视频,你在大货车上和宝马车上那几个腾跃动作做的很漂亮。

而网友们对你对宝马车主的态度也都大声叫好,甚至有人说你是中国的蜘蛛侠,专对对付为富不仁,仗势欺人的人。

很多人都知道那个宝马车主的傲慢态度,都想教训他,可是你在现实中做到了,所以大家对你都很感兴趣。

就连记者对交警的采访里,交警也对你大加赞赏。

我看你平时不上网吧?你知不知道你那个视频点击率是多少?”

大少很萌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杨光道:“点击率是10万,就一天的功夫点击率就这么高,简直……”

大少忽然又道:“什么是点击率?”

杨光只觉得头上天雷阵阵,确实无奈了,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懂电脑的?

杨光道:“这个,就是说,你的视频仅一天功夫,就有十万人次来看。”

李易似懂非懂的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我还是没太听明白。”

杨光终于知道什么叫“无语”了,只得道:“说的简单些,就是你很受欢迎的意思。”

这回大少总算是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不过,那又怎么样?这就说明我能当明星了?”

杨光很严肃的道:“这倒不是,但是说明有当明星的潜质,可以先尝试着接部戏,如果能进入状态,以后说不定就能进入星途。”

还真别说,这番话说的李易怦然心动,虽然对明星这个圈子不大明白,心里却也开始有些向往了,鲜花、掌声、名誉、灯光。

杨光是专业的,一看李易的状态就全都清楚了,趁热打铁道:“娱乐圈里的事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全看你的悟性和闯荡,当然主要的还是演技。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怎么称呼?我听那个司机叫你阿易。”

李易道:“我姓李,叫李易。”

杨光道:“我肯定比你大了,也叫你阿易吧。阿易,你现在不用对这些事想的太多,我主要是想先了解一下你的资料,你回去可以先准备一下,然后用rd的形式发到我的邮箱里。

我再拿着你的资料去和其他人联系,等有了消息,有了适合的机会和本子,再来联系你。你有什么情况,也可以打我的电话,名片上都有。

好了,咱们这就算认识了,阿易,某些路看起来模模糊糊,其实如果把握住了机会,其实前景还是很好的,希望你能把握住这个机会。”

李易点点头,本以为这个杨光还要再和自己说点什么,没想到这个杨光居然潇洒的一摆手,道:“我还有其它的事,这就走了,咱们回头见。”

本来一开始是李易占上风,采取主动,没想到就在自己怦然心动,正要再了解一些相关情况的时候,这个杨光居然潇洒的走了,留下一个极虚的空间给自己,这一来形势立刻倒转,反倒叫李易开始闹心起来。

李易想把杨光叫住,可是又觉得掉架,后来一想,干脆回去找秦少冰帮忙,杨光说的那些都听不大懂。

他说用什么形式发到他的邮箱里来着?哦,“我的”形式,也不知道什么叫“我的”形式。难不成还有“你的”形式?

李易胡思乱想,看杨光的背影消失在胡同口,也不坐公交车,而是打了一辆车走了。

李易拿着杨光的名片,心里感觉没着没落的,大少顺手把名片塞到兜里,来到10路车站点,一看董川还没回来,就向几个司机师傅道:“我是小川哥的朋友李易,小川哥要是回来,麻烦帮我告诉他一声,就按说好的,在青春舞带见面。”

几名司机师傅点头答应了,李易看时间还早,便步行回了青春舞带。

李易一直没停止过练功,可是跑步却很久没练了,李易看四周没人,走了两步便弯下腰向青春舞带飞奔回去。

很久没跑了,没想到这次一跑居然轻松愉快,李易不断的加速,到最后感觉像是飞起来一样。

跑了一段前面便是青春舞带的大门,忽然大门前从对面开来一辆宝马,正是章煜的车。

李易一下停了下来,身上的衣服因为惯性啪的向前一荡。

李易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心胸大度的人,但是看见章煜的车,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李易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躲在一处角落里向外边偷看,心中暗想:“中午刚过,苏绿怎么来这么早?”

只见车子慢慢停下来,车门一开,苏绿从车上下来,可是看脸色却十分低落,这种脸色李易似乎在哪里见过。

错,就是昨晚,昨晚苏绿向自己瞪视的时候,就这是这种眼神。

虽然大少知道自己不招苏绿待见,可是按苏绿的风格一向是以冷淡示人,现在她用一种带有恨意的眼神看自己,这倒是很反常。

苏绿下了车,没背吉它,站在车边不走。

李易现在眼神很锐利,一看苏绿站在那右臂稍微动了一动,但下巴很快的便向前挑了一下,便知道她其实很想去拉车里的章煜,可是控制住了。

以苏绿的性格,她是不会主动示好的,果然苏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动。

离的太远,又有太阳反光,李易看不到车里面,不知道章煜是一种什么态度。

车门关上,车子缓缓开走了,车经过李易前面时,李易看车里的章煜表情十分凝重。

李易看车走了,这才从角落里出来,见门口的苏绿仍然站在那没动,脸上的表情有些叫人心疼。

李易只在林子珊的脸上能找到这种感觉,可是林子珊的叫人心疼是出于一种天生的柔弱,里面渗透着单纯和质朴,像是没有被污染的清水。

可是苏绿的脸上却是一种历经沧桑和辛酸之后的痛苦。

李易慢慢走到苏绿的面前,苏绿一动没动,像一朵污泥中艰难长出来的荷花,被风吹的一摆一摆的。

苏绿早就看见李易了,可是她没躲,也没向李易瞪视,脸上仍是那副表情,叫李易有些不忍多看。

李易故作轻松,嘻皮笑脸的道:“大歌手,怎么了?”

苏绿似乎还没从低落中回过神来,盯着章煜的车,眼里闪着泪花,却不流下来。

李易叹了口气,道:“你不说我也猜的出来,分了嘛,正常,人家是干干净净的商人,据我朋友说,章煜的生意全是正行,人也积极进取,应该算是上流社会的人。

咱们是什么?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混口饭吃。哼,不是一路人,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苏绿忽然用极为仇恨的眼光看向李易,道:“是,我不干净,我全身上下都不干净,你们都是体面人,只有我不是,我是个卖唱的,我堕落,我不知廉耻,我不配跟他在一起,你,要不是你……,你现在满意了吧!”

苏绿似乎要哭出来,可是眼泪硬叫她逼了回去。

李易多少有些明白了,但也有些糊涂,道:“你发什么疯?”

哪知苏绿扬手便是一巴掌。

这一下李易要是想躲,她怎么也打不到,可是李易内心深处总觉得对苏绿报有歉疚,微一犹豫,便没躲。

啪的一声脆响,苏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李易左脸上登时起了五个指印。

女人发起疯来手劲也不小,竟然把李易打的晃了一下。

李易这几天的遭遇实在是太离奇了,刚做了个明星梦,就被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打了一巴掌。

苏绿下手根本没留情,指尖打到了李易太阳穴上,李易只觉得一阵眩晕。

从小到大,除了他那疯子老爹李启明和大黑,还有谁动过他一根手指头?

呃……,看来除了老爹与狗,谁都不得动手。

李易本能的便挥掌打还。

可是巴掌离苏绿的脸还有几厘米的时候,李易还是硬生生的停住了,看着苏绿毫不畏惧的脸,看着她愤怒的眼神,李易怒气渐消。

哼了一声,李易绕开苏绿走向青春舞带。

苏绿坐在马路牙子上,把头深深埋在两腿之间。

李易没头没脑的挨了一巴掌,进了大厅,径直上了三楼自己的休息室。

把屋门一关,李易蒙头便睡。

这都是怎么了?简直像排电影一样。

李易糊里糊涂睡着了,忽然电话响,李易没好气的接起电话道:“谁呀?”

“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是我,小川哥,我快到了,你出来吗?”

李易翻身坐起,这才回过神来,“是小川哥呀,我这就出来,等我。”

李易挂了电话,嘴里嘶了一声,感觉左脸到现在还有些麻,对着镜子一看,居然肿了!

李易苦笑一声,出了青春舞带。

海州是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李易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刚刚结束,现在正是一月份,天气只是有些凉罢了,要是在北方,怕是要飞雪连天。

现在还不到六点半,外面仍然亮着,阳光变的老了,照在身上并不热。

苏绿已经不在门口了,马路上只有或三或两的行人说说笑笑的,生活气息很浓,叫李易看着心里怪舒服的。

李易站在10路站点,过了不到一分钟,董川开着10路车到了,车门打开,李易上车交钱,和董川打过招呼,坐在董川身后的椅子上。

车里人还有很多,两人不便说话,可是董川自打李易一上车便看见他脸上掌印,虽然明知是女人打的,可是董川还是忍不住问道:“脸怎么了,谁打的?”

李易叹了口气道:“别提了,打的我莫名其妙,女人打的。”

车里几个年轻人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也有人跟着叹了一口气,脸上表情极为复杂,似乎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李易向这几个人笑笑以示友好,道:“小川哥,这趟线怎么样,车子好开吗?”

董川道:“10路这趟线不错,单位领导算是照顾我了。路平好走,人也不多,末班车又结束的早,两千多块钱哪,算是够本了。”

李易对董川的人生态度极是佩服,活的轻松潇洒,又能够急流勇退。

车子到了终点站,所有人都下了车,董川像是卸下了身上的包袱,显得极是轻松,和单位的同事打过招呼之后,换了一身衣服,便和李易走了出来。

“阿易,嘻嘻,你现在赚大发了,月薪一万,今天虽然是我找你,可是也得你结账哟。”

董川笑嘻嘻的道。

李易一拍董川后背,笑道:“你这是说哪里话,吃个饭嘛,我这个饭碗不还是小川哥给找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你就没有我嘛,今天想吃什么?我请。”

两人相视大笑。

李易本来打算请董川到上档次的地方大吃一顿,可是董川却只想在街边吃烧烤,李易也觉得在街边吃烧烤,喝些啤酒,其实也很有情调,便欣然答应。

天色渐黑,夜风吹过,只是稍微有些凉,两人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摊。

这家小摊看来生意还不错,炭火炉烧的红红的,在鼓风机的吹动之下,点点火花从一旁飘过,显得十分有温暖感。